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章 画龙点睛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章 画龙点睛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在江面上激起层层叠叠的涟漪。

    身材有些瘦小的少年蹲坐在一块石板上,他眯着眼睛,脸上的神色冷峻又阴沉,与之前那个在吕砚儿面前唯唯诺诺的男孩几乎判若两人。他看着从江底深处的淤泥中爬起的一道道森白色人影,心底默默计算着“一、二、三……”

    六只吗?

    他暗暗想道,眯着的眼缝中寒芒闪彻。

    水底那些生得人形却四肢着地的森白色怪物们,忽的停住了朝着岸边爬行的脚步,似乎是感受到了某些异样又充斥着危险的气息。

    魏来有些苦恼的喃喃言道:“看样子我这副皮囊是比不得玄水之体的。”

    隐匿在水底的妖物无法听到魏来的自言自语,他们踌躇着四望,在那股引诱他们的气味渐行渐远之后,对危险的恐惧也渐渐压过了辘辘饥肠——他们生出了退意。

    魏来的眼底流淌着一抹若隐若现的金光,依仗着这道金光他可以将江底的景象看得真真切切。

    他微微思忖,在那时将一只手缓缓伸入了自己的怀中,放到了之前他一直小心保护的胸口处。

    随即他便从那里取出了一个灰色的荷包,荷包的模样普通到了极致,若非荷包口挂着一道可以收缩的红色棉线,这东西乍一看之下更像是一块脏兮兮的抹布。

    他朝着江底摇晃了一番那个灰色荷包,自说自话的问道:“那这个呢?”

    魏来说罢,便将荷包打来,里面的事物被抖落在他的手中,那是一堆粉末状的金色颗粒,旁人看不出就里,但随着那些金色颗粒从荷包中抖落,一股隐晦的气息便忽的自金粒中涌出。

    嘶!

    江底那些已经快要退去的妖物们嗅到了这股气息,他们的嘴里发出一阵低吼,身子一顿,迅猛的转过了头看向江面。

    “想要吗?”魏来见状,便又将荷包倾斜,其中的金色颗粒,这一次被他尽数抖落手掌之中。

    那股自金色颗粒上溢出的气息在那一瞬间愈发的浓郁,江底森白色的妖物们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豺狼一般,双眼中亮起骇人的血光,他们的身子弓起,微微颤抖,喉咙的深处也不住的发出阵阵低吼,那并非畏惧,而是一种浓郁到极致的亢奋。

    魏来抖了抖荷包,在确定里面已经空无一物后,便将之收起,然后缓缓站起了身子。他面朝江面,脸上的笑容瞬间溃散,整个人都在那时阴翳了下来。

    “来吧。”他喃喃低语道。

    扑通!扑通!扑通!

    一连串急促的声音响起,江面接连炸开,六只森白色的人形妖物猛然跃出水面。

    魏来盯着那被妖物们带起的漫天水花,身子依旧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

    直到那些妖物们跃起的身子杀到了他的跟前,幽寒的利爪指向他的颈项,他能清晰的看清他们狰狞的面容,亦能闻到那股从他们身上传来的腥臭味时。

    魏来眼底流淌的金光忽的涌上他的瞳孔,淡淡的金光在他的眸中闪烁。

    从天际倾泻而下的细雨在那时如时光停滞一般,悬浮半空,魏来的手缓缓伸出,穿过密密的雨帘,将那些粒粒分明的雨珠打碎,食指的指尖轻轻点在了那妖物的利爪之上。

    “湮。”

    他轻声说道,帝王一般的威严忽的涌出,却又转瞬消逝。

    金色的涟漪从他的指尖涌出,层层荡开,所过之处,玉珠般的雨粒炸裂碎开,铺散成水雾,那些冲杀到魏来面前的妖物,从伸出的利爪到手臂再到整个身躯亦都随着音浪的铺开,血肉与白骨层层剥离,在一片尖锐的哀嚎声中,化作一滩滩烂泥。

    扑通!扑通!扑通!

    音浪收敛,数道与之前一般的轻响在江面荡开,妖物们的尸体坠入江水,鲜血顺着涟漪涌出,又很快被淹没在湍急的江流之中。

    一切归于平静。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江水依然奔流不息,就好像数息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荒诞不经的梦一般。

    那少年周身的气势收敛,脸色微微发白。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握着那金色粉末的手,此刻那些事物不知何时已经化为了灰白色的粉粒。

    他叹了口气,转头望向远处那座依稀还点着烛火的庙宇,喃喃言道:“又得再跑一趟了。”

    ……

    回到吕府时,吕砚儿还未归来。

    吕府的院落中静默一片,只有正屋点着烛火,一个男人坐在那处借着烛光翻阅着一本书籍。那是这乌盘城的知县,也是吕砚儿的父亲——吕观山。

    魏来皱起了眉头,他似乎并不愿意让吕观山察觉到自己的归来。为此,他刻意的压低了身子,放轻了脚步,想要不动声色的穿过正屋的门口,回到自己的偏房。

    “浑身湿透了去睡觉,不怕着凉吗?”

    但天不遂人愿,在他路过那正屋的房门前时,坐在屋中的男人合上了书本,站起了身子,从一旁的拿来一份早已备好的毛巾,递到了魏来跟前。

    “谢谢。”魏来停下了脚步,接过毛巾,嘴里的回应却多少有些冷冰冰。

    年过四十,两鬓已生白发,眼角也有些鱼尾的知县并未因为男孩的态度而生出半分的恼怒,他耐心的看着男孩用毛巾擦净自己身上的水渍,既不催促,也不发问。直到男孩做完这一切,吕观山才语重心长的叮嘱道:“你那功法邪门,本就是脚履薄冰,剑走偏锋的勾当,未有大成之前,用一次那蛟蛇知道的可能性就大一分。你得小心一些。况且……”

    说道这处,吕观山微微一顿,似有迟疑,但还是在数息会后言道:“砚儿已经推开了第一道神门,那些不入流的水鬼……”

    魏来抬头看了一眼这位有意与他示好的长者,他知道今日种种是瞒不过他的,也知道男人想说的话是什么,更知道这个男人是整个乌盘城,或者说是整个世界上唯一真正关心他的人。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打断了男人的话。

    “我的事情,我自己清楚。”

    他目光直视着对方,心中隐隐期许着吕观山会因此自生出些不悦。

    只是令魏来失望的是,吕观山的脸色如常,目光中甚至带着一份近乎宠溺的包容。

    这让魏来有些泄气,他知道自己拙劣的伎俩终究难以触动到这位在大燕朝官场沉浮了二十余年的男人,所以他心底的那股“气”在那一瞬间卸去了大半。他叹了口气,颇有些老气横秋的嘟囔道:“该小心的是你,我听说朝廷派来的督办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但魏来这段自以为称得上是噩耗的消息却同样犹如泥牛入海一般,在男人那里石沉大海,激不起半点风浪。

    吕观山只是眉头一挑,打趣道:“你的消息很灵通嘛。”

    魏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没有半点与对方调侃的心思。他暗暗想着:这朝廷要将乌盘龙王的昭星正神之位提拔到昭月正神的旨意两个月前便已经送达,乌盘江沿岸的城镇哪一个不是在好生修缮昭月正神应有的神庙,唯独这乌盘城迟迟不见动静。大燕朝的朝廷又不是摆设,哪能由着你这个知县胡来?这样的消息又怎能算作秘密?

    想着这些魏来心头方才卸去的怒气,又涌了上来,他既是不解,又有些恼怒问道:“你这样做能有什么用?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吕观山没有回答魏来的问题,只是反问了一句:“所以在你看来,你爹当年做的也是错的吗?”

    这话有没有解开魏来的困惑暂且不表,但却无疑是戳中魏来心头的痛处。

    男孩脸上的神色在那一刻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但又在下一刻恢复了过来,他并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再做深究,便有些生硬的转移了整个话题:“那小姐呢?你总归得为她想想。”

    “不是还有无涯书院吗?朝廷总归不会为了一个女孩与无涯书院为敌吧?”男人显然早已想好了退路,对于魏来的质问,他对答如流。

    无涯书院与乌盘城中的云来书院虽然都被叫做书院,但二者却有着云泥之别,前者是连大燕朝这般下辖四州之地的庞然大物都不敢得罪的儒道圣地,而后者却只是一处小地界中教人读书识字的学馆而已。

    魏来虽然已经足足六年没有走出过这乌盘城了,但年幼时多少听父母谈及过这些,也明白无涯书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但出于某种他自己也说不出来的心理,他还是极力寻找着吕观山话里的漏洞:“你又怎么知道无涯书院会愿意为了一个寻常弟子,惹恼燕国朝廷?”

    男人眯起了眼睛,自嘴里轻飘飘的吐出了两个字眼:“赵家。”

    就像提起吕家,乌盘城中的百姓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知县吕观山,而提及赵家,百姓最先想到则是云来书院的主人,院长赵共白以及他那位同样出众的儿子赵天偃。

    魏来也未能免俗,他想到了大家都会想到的那个赵家,但由于比起旁人知道得更多,在想到赵家的同时,魏来脸上的神色也忽的一暗。

    他沉默了一会,而后沉闷的点了点头,应了句:“也好。”

    ......

    吕观山虽然贵为乌盘城知县,但府中却并没有多少仆人,近日来还遣散了些许——当然这遣散所需的费用吕观山倒也不曾含糊。

    吕砚儿不在,府中更是冷清了不少,在那场谈话无疾而终之后,魏来借故告退,独自一人回到了他在吕府的住处。

    那是一间一丈见方的小屋,里侧放着一张木床,外侧放着一方用于摆放衣物与脸盆的木架,除此之外,这房间中便只剩下一张被安放在角落中的铜镜。

    魏来走入了房间,在第一时间转头锁上了房门,接着又一一检查了一番窗户是否被关好,在确定旁人无法闯入之后,这个男孩紧绷的神经方才缓和了下来。

    他吐出一口浊气,取来一道烛台,用火折子点燃,随即将之放到了床沿上,然后又取来清水,将铜镜擦洗干净。然后从怀里取出那个本应该空空如也灰色荷包,将之打开,再次从里面抖落出了小指甲盖数量的金色粉末。

    魏来沉眸看了那事物一眼,又从床底一阵摸索,在数息后取出了一把匕首与一道白色的毛巾。

    做完这些,魏来深吸了一口气,将白色的毛巾放入了自己的嘴中,死死咬住,而匕首则在那烛台上加热,直到锋刃隐隐有些泛红,他方才取下。之后又脱去自己的衣衫,再以一个古怪的姿势反手在自己的背上一阵摸索,另一只握着匕首的手便朝着之前那手在背上所确定的位置,刺了下去。

    滋……

    滋滋滋……

    ……

    炙热的锋刃刺入皮肤发出一阵火燎的嗞啦声,魏来的额头上顿时浮出密密麻麻的汗迹,但他的目光却在那时也变得极为凶狠,与平日里那傻乎乎的模样几乎判若两人。

    割开皮层的匕首并未就此停下,魏来在喘了几口粗气后,又是面色一沉,那匕首便顺着皮肤上既定的轨迹再次划开,在撕裂开一段距离后方才停下。

    魏来鼻尖的呼气声愈发的沉重,匕首被他扔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身子也开始颤抖,但他还是咬着牙,用手捻起了床沿上那些金色的粉末,将之小心翼翼的洒入背上刚刚被割开的伤口中。

    那金色粉末中带着一股奇怪的力量,它落入血肉后,魏来的伤口再次发出“滋滋”的声音,魏来的身子也在这样剧痛下一阵摇晃,他不得不依靠着那床沿方才面前稳住自己的身形。

    也不知过了多久,魏来才渐渐从这般非人的剧痛中平复下来。

    魏来坐直身子,呼吸依然有些困难,但却并没有急着去收拾狼藉的房间,而是拿起来那面铜镜对准了自己赤裸的后背。他的目光有些期待的看向铜镜,像是铁匠在看着即将出模的刀剑,又像是画师注视着正在收尾的山水长卷。

    铜镜中,映着的正是魏来有些枯瘦脊背。

    他有些泛白的皮肤上,金色的沟壑纵横,那是一道道被切开又愈合的伤疤,

    而就是这些伤疤,在他的背上勾勒除了一只头似牛,角似鹿,眼似虾,耳似象,项似蛇,腹似蛇,鳞似鱼,爪似凤,掌似虎,背有八十一鳞,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的异兽。

    这分明就是一条只差上些许鳞甲与最后一道点睛之笔的……

    龙!
友情链接:555彩票网  365彩票官网  新利彩票  网盟彩票  希望彩票平台  快三彩票登录  北京28平台  彩都会平台  七天乐彩票  大象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