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九章 金蝶振翅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九章 金蝶振翅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燕朝疆域辽阔,所辖足足四州之地。

    一曰宁州,一曰茫州,一曰固州,一曰宽州。

    如此广袤的疆域自然是江河纵横,数不尽数,而其中大半江河都有朝廷册封的正神为镇。

    但无论是阳神还是阴神,都有各自的疆域为限,更不可能随意对朝廷命官出手。况且这儿是宁州,而宁州的水神尽数归于新册封的昭月正神乌盘龙王管辖,此处更是隶属于乌盘江流域,行云布雨皆应当由那乌盘龙王亲自出手,那此刻眼前这个敢于乌盘龙王辖区召唤风雨的家伙又是什么东西?

    前朝遗留的阴神?

    呼!

    呼!

    那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蒙面的黑布上露出的上半部脸蛋脸色发白,怎么看怎么像疏于锻炼的病秧子。

    但罗相武却不敢对他有半分的轻视,眼看着那群从惊骇中回过神来的苍羽卫再次围了上来,罗相武瞥了一眼倒在不远处的尸体,沉声说道:“前朝早已作古,我们当差也只是讨口饭吃,杀了我们,阁下既不能复国,也不能安民,反倒让自己身陷囹圄,此地位于大燕边境,阁下若是愿意,快些离开或许还能在别处寻到一处安身之所,续上一道香火传承。”

    这话既是服软,也是试探。

    金关燕死了,他得给他的顶头上司一个交代,弄明白眼前之人到底是个什么路数便成了至关重要的事情。

    “你们都得死。”

    黑衣人的声音极为沙哑,却又很不自然,像是在有意在更改自己的声音。但罗相武并没有再多的时间去思量其余的信息,在说完这话的瞬间,黑衣人的脚步便猛然迈出,踏碎了地面的积水。

    这时罗相武才发现,这黑衣人穿着的是一对破烂的草鞋。

    昂!

    龙吟之声再起,暴雨更急,那黑衣人的速度也陡然快了起来。

    周围的苍羽卫在第一时间拔刀向前,却只能追着黑衣人的残影,罗相武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对方的目标,他不敢大意,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却并未在第一时间出招。

    在无数濒临死境的搏杀中,罗相武学到了这样一个道理。

    越是摸不透敌人的虚实,出招就要越是谨慎,因为很多时候胜负往往就在一瞬间,而先出招的人,便意味着先将自己的势裸露在敌人的面前,而敌人若是有心,便可以巧妙之法应对。所谓后发制人,便是如此。

    雨水从罗相武的银甲头盔滴落到了他的脸颊,顺着他的额头流淌到了他的眉梢。水滴涌入眼眶的滋味并不好受,但罗相武却没有眨眼,更没有半点心思去擦去那阻挠他视线的雨水。他死死的盯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他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转瞬对方便甩开了身后的追兵来到了他的身前,而对方似乎也深谙此道,同样没有出手的意思。罗相武深知以对方的速度,若是在近身数尺,他恐难有反应的机会。

    不能再拖了。

    这样的念头涌出,罗相武的心头一凛,握住缰绳的手猛地用力一扯,那战马吃痛,顿时前蹄扬起,作势便要踩向已经杀到跟前的黑衣人。

    黑衣人显然没有算到这样的奇招,他眸中闪过一丝慌乱,而又很快被决然之色所覆盖。

    只见那只穿着破草鞋的脚猛地点地,积水四溅,如莲花开于暴雨。

    昂!

    龙吟再起,他黑衣包裹的后背隐隐有金光闪耀,他的身子随即高高跃起,双手握着匕首,顺着暴雨倾泻之势,直直的去向罗相武的眉心。

    罗相武等的便是这一刻,自是不会半点犹豫,那时他体内两道神门之中灵力奔涌,浑身气劲被灌注在了他的双臂之间,他口中爆喝一声,手里的虎贲刀便被他由下自上的猛地挥出。

    饶是是方才击杀金关燕之时,这黑衣人依然选择的是金关燕未被银甲所覆盖的颈项,可见对方速度虽快,但力量却不尽人意,只要愿意与他对撼,他有信心能在这一刀间将对方的匕首连同他的整个双臂一同斩断。

    匕首幽寒,刀锋雪亮。

    它们撕开夜色,割断了雨帘,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一切都如罗相武所预料的那般,削铁如泥的虎贲刀轻易便将匕首斩断,一往无前的继续去往那黑衣人的双臂。对方此刻身子凌空,没有半点的借力之处,自是不可能再改变自己的身形以此躲避这道杀招。

    这一刀势在必得。

    罗相武的脸上终于第一次露出了笑意,仿佛已经看到这黑衣人被他斩断双臂,倒地哀嚎的美妙景象。若是一切顺利,他甚至可以将之活捉回京,至少对金家方面他也算有个交代。

    而这一切的念想,都在他的刀割破那黑衣人的手臂的瞬间,烟消云散。

    那黑衣人的身子在那一瞬间忽的变得柔软,然后扭曲、崩溃,最后伴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带着一股鱼腥味的水团像是被人从盆中倾倒出来一般,淋了罗相武一身。

    是的,那黑衣人的身子,在那时化作了一滩江水。

    不好!

    罗相武心头一惊,知道自己着了对方的道,正要再次捕捉对方潜伏的行踪。可身后却猛然传来一道凛冽的杀机,幽寒的匕首如毒蛇一般穿过雨帘,去向他的后颈。

    其实这算不得一个合格的杀手能做出来的事情,所谓杀人无形,隐藏自己的杀气是每一个杀手入门的必修课,这个黑衣人无论是手法还是力道都是十足门外汉。就好比此刻,若是他能隐匿下自己的气息,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罗相武,可偏偏他不善此道,罗相武有所警觉的情况,以他洞开二境,推开两道神门的修为,想要做出些反应绝非难事。

    抱着这样的念头,罗相武便要抽刀转身,可就在握紧长刀的瞬间,他的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他周身的气机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平日在体内奔涌的灵力此刻却堵塞在了一起,难以催动。

    是方才那滩替身化作的江水!江水里藏着古怪,以此封住了他的经脉,让他难以调运起周身的灵力。

    罗相武想明白了这些,但似乎已经于事无补。

    黑衣人匕首的锋芒已经落在了他后背的颈项,他能清晰感受到了那抹凛冽的寒意从锋尖传来,死亡的气息将他笼罩。

    在那一瞬间,时间似乎停滞。

    他看见姗姗来迟的苍羽卫目光惊恐、嘴唇张大,也看见豆大的雨珠层层叠叠又粒粒分明的密布眼前。

    那些雨粒中倒映出他模样,他看见了自己放大的瞳孔,惨白的脸色,在这一刻,罗相武才知道,原来在面对死亡时,自己与那些曾经死在自己手下的人,并无半点的区别。

    忽然雨粒中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微弱、绵薄,却又明亮刺眼,晃晃夺目。

    不止是那粒雨珠,眼前所有的雨珠都在那时亮起了这样的光芒。

    那些金光滴滴点点,在昏暗的雨夜却又恍若星辰,竟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而在罗相武看不到的身后,一只金色的蝴蝶缓缓的落在了黑衣人匕首的锋刃上,黑衣人似乎认得那事物,他杀机奔涌的瞳孔中泛起了异色。

    也就是在这时,一只裹在宽大白袖中的手忽的伸了过来,他穿过雨帘,却滴水不沾。

    “回家吧。”一声叹息响起,那只手抓住了黑衣人衣衫的领口。

    金色的蝴蝶轻轻振翅,漫天的金光散去。

    停滞的画面再次动了起来,雨粒倾泻,漫天金光散去。

    罗相武心有余悸的回过头,黑衣人的身影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只有那把遗落在雨地中的匕首在提醒他,就在方才他曾与死亡如此之近。

    ……

    曹吞云坐在吕府院中,简陋的木亭下,神情悠闲的看着庭外倾泻的暴雨。

    他伸出手,一旁蹲坐在木亭旁的黄狗便摇着尾巴来到了他的身前。

    蓄着花白羊角须的老人取下黄狗背上的酒葫芦,放在鼻尖嗅了一嗅,他顿时满脸陶醉。

    嘴里颇有雅兴的吟道:“唤起谪仙泉洒面,倒倾鲛室泻琼瑰”

    说罢,便扯开了酒葫芦上塞子,便要学着故事里的豪侠大饮一口。

    砰!

    可就在这时,吕府的府门被人以一种极为粗暴的方式一脚踢开。

    突兀的声响让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老人握着葫芦的手抖了一抖,于是乎葫芦口中的酒水倾洒了下来,浇湿了老人的脸与下巴处方才被他精心梳理好的羊角须。

    已经在老人脚边惬意蜷缩下身子的黄狗也警觉的站起身子,这一人一狗寻声看去,便见素来儒雅的吕观山一只手夹着一团黑色的事物,大步流星的穿过了院子中的暴雨直直走到了吕府角落处的厢房。

    同样粗暴的一脚,踢开了厢房的房门,然后他怀里的事物被他用力的一抛扔进了屋中。

    一道稚嫩的痛呼声从厢房中传来,曹吞云与那黄狗贼头贼脑的趴在木亭的边缘,伸长了脖子一幅看热闹的架势。可这姿势方才摆好,站在那厢房门口的吕观山便侧头狠狠的瞪了这一人一狗一眼。

    老人与狗几乎在同一时间在那目光下一个激灵,然后身子极为同步的缩回了木亭的角落,又如出一辙的露出心有余悸的惶恐之色,着实有些可笑。

    ……

    哐当!

    吕观山一脸阴翳的走入了厢房中,身后的房门自动合上,地上的烛台猛然亮起,将厢房中的一切照得一览无遗。

    穿着一身黑衣,浑身上下湿透的魏来以一个狼狈的姿势仰卧在床榻上,沉着目光看着眼前眉宇间煞气涌动的白衣儒生,不言不语。

    二人就这样立在原地对视着,双方的目光都格外凛冽,于半空中无声的碰撞。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直到足足百息的时间过去,儒生明显含着怒气的声音响起。

    魏来的神情倔强,嘴里吐出了两个字眼:“救你。”

    “救我?我看是送死吧!”儒生眉宇间的戾气更重了几分,很难想象素来温和的他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我与你说了多少次,你那鸠蛇吞龙之法气候未成,动用点微末之力杀些水鬼也就罢了。今日你竟敢冒然更易天相,你真以为乌盘江中的那头恶蛟是傻子不成?”

    “他若是察觉到有人在吞噬他的气运,莫说给你爹报仇,你自己能否活着走出乌盘城都难有定数!”

    吕观山的脸色肃然,语气极为不善,带着几分明显的苛责。

    但魏来却依然没有服软的意思,他的声音在那时大了几分,身子也从床榻上站起:“那你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还能坐在乌盘城知县的位置上,是因为江浣水那里压住了你递上去的奏折,可那苍羽卫若是去了,这折子便藏不住了。”

    “他们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你不杀他们,我便帮你杀!”

    魏来说罢这话,湿哒哒的袖口下双拳再次握紧,作势便要再次冲出房门。

    吕观山的手伸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你应该很清楚,那个折子递上去之后,我便没想过要给自己留后路。”

    “师父他老人家要压着我的折子那便压着,那是他的事情,我只要做我要做的事情。”

    魏来的双眸充血,仰头盯着男人,嘶吼道:“你要做的是什么?送死吗!!”

    “那是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手!”吕观山似乎也被魏来激出了火气,声音大了几分。

    而听闻此言的男孩却低下了头,他的肩膀开始微微颤抖,握拳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指节有些发白。

    “可我…”他说道,声音在那时小了下来。

    “可我不想你死…”

    “不想再帮任何一个人报仇…”

    吕观山眸中的光芒有些动容,房门中的烛火摇曳,将魏来瘦弱的身形照得真真切切。

    男人脸上的阴翳,周身弥漫的肃然,在那一刻尽数散去。

    “唉。”他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才缓缓伸出手摸了摸魏来湿漉漉的脑袋:“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什么意思?”魏来皱紧了眉头,追问道。

    吕观山的嘴唇微微张开,却欲言又止的闭了下去:“那恶蛟已经有所察觉,你若是再借它之力动用神通,不出三息时间,他便可锁定你的位置,你也就不要再去想杀谁了。”

    “再忍一忍,别让这六年的辛苦付诸一炬。”

    吕观山这样说着,显然已经准备结束这场谈话。

    但魏来却并不满意,他对于男人的执念有太多的不解,他作势便要再问些什么。

    可话未出口,却再次被吕观山所打断。

    “有什么事,过了明天再说吧。”

    “明日你得早起……”

    “赵共白来找过我了,砚儿明天就得走。”
友情链接:恒大彩票  百姓彩票  赛车pk10彩票  vip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官网  ag彩票网  盛兴彩票  九州彩票  PK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