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章 剑,离,鞘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章 剑,离,鞘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天魏来起的很早,比平日任何时候都要早。

    在穿戴好自己的衣衫后,魏来看了看窗外还有些暗沉沉的天色,莫名叹了口气,然后便独自坐在了床沿上怔怔的发呆。

    “咯咯咯!”

    直到院子里的雄鸡高唱,魏来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回过神来。

    他又看了看窗外,东方露出了鱼肚白。

    “不好。”他暗骂了自己一句,赶忙站起了身子。

    但他还是没有急着出门,而是走到了那放置水盆的木架旁,先是用毛巾擦净了自己的脸蛋,而后又破天荒的取来放在角落中的铜镜,对着铜镜认认真真的打理了一番自己的头发。做完这些他又反复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仪容,可在看见自己身上那件洗得发白的麻布衣服时,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苦恼间,他忽的眸中神光一闪,像是记起了什么,又快步来到了床榻旁趴下了自己的身子。那木床的下方有一个小小的木箱。魏来使劲了力气咬着牙方才将那木箱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打开木箱,里面放着些许杂物。

    烛台、匕首、一本泛黄的古籍……

    魏来一股脑的将那些拿出,然后看向那箱底,顿时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那里,放着一套被折叠得齐整又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色衣衫。

    ……

    魏来走到吕府门口时。

    蹲在门脚逗弄黄狗的曹吞云抬头看了一眼魏来,微微一怔,骂了句:“人模狗样。”

    负手而立的吕观山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颇有乃父之风。”

    吕砚儿眉开眼笑,道了句:“阿来这么看来还有些好看,将来说不定还能骗个漂亮媳妇。”

    魏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傻笑着说道:“走吧。”

    今天的魏来确实有些不一样,换上了新马靴,穿上了白衣衫,脸上没了脏兮兮的尘土,头上也多出了一枚发簪。

    不难看出今天对于魏来来说很特别——吕砚儿与赵天偃离开乌盘城的日子被提前到了今日,具体原因魏来并不知晓,但却不难猜出,这个决定与昨日发生的一切有着直接的联系。

    魏来跟着一行人来到城门口时,赵家的车马已经在城门等候多时了。

    见着吕观山等人,赵共白父子便带着一干仆人浩浩荡荡的迎了上来,赵共白自然是热情无比,拉着吕观山便开始寒暄,吕砚儿见着了自己的情郎,那更是笑得宛如蜜糖,与之含情脉脉的站到了一起,反倒是魏来与那曹姓老人以及他那只背着酒葫芦的黄狗被扔到了一遍,无人搭理。

    曹吞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来此本就是受了吕观山所托,想要收魏来为徒,但被魏来拒绝之后,非但没有离去,还在吕府悠哉悠哉的住了下来。每日除了遛狗饮酒,寻到机会便会找上魏来旁敲侧击的给他讲上一大通天罡山是如何如何的了得,大有不将魏来拐走,便誓不罢休的架势。

    旁人只当是吕府新来的仆人,对他并不在意。但老人却并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这不无人搭理的老人便凑到了魏来的身旁,看了看不远处立着的金童玉女,然后在魏来的耳畔打趣似的言道:“小子,羡慕不?我给你说,咱们天罡山虽然比不得无涯学院,但也是北境排得上前十宗门,你要是...”

    即使并不会有人会在这时注意到这里,但魏来还是满脸傻笑,嘴里用只有老人能听到的声音回了句:“我爹说,只有狗才会仗人势。”

    曹吞云闻言下意识的便以为是这魏来在数落于他,但正要发作时却忽的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男孩说的是他自己。

    他看向男孩的目光不禁一变,于心底有些惋惜的感叹道:若非他身怀隐疾,单凭这份心性,也足以让这北境内那些宗门中高高在上的圣子们自惭形秽了。

    赵共白是个读书人,也是个讲究人。

    一开始,出行的日子之所以选在五月初八,是他请城里算命的周先生看过黄历,五月初八是个出远门求学的好日子。而现在出行的日子被改到了五月初六,这日子算不得好了,那总归得挑一个好时辰吧。

    而这个好时辰便是还差上半刻钟就到来的辰时。

    为了确保马车能够在辰时准时的开出城门,赵共白点燃了计时用的燃香。眼看着离别将至,吕砚儿也红了眼眶,先是拉着自家爹爹的手,哽咽着说个不停,诸如保重身体、好生休息、又或者不要熬夜的话翻来覆去的说过了几遍,还不绝厌烦。直到吕观山笑着打断了自家的女儿,伸手指了指在一旁傻笑的魏来,吕砚儿这才收起了自己的絮絮叨叨,又走到了魏来的跟前。

    魏来很郑重的迎接着吕砚儿的到来。

    他甚至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容,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正常人一点。末了还不忘整了整自己的衣衫,这才再次看向吕砚儿。

    只是这番做法,换来的却是吕砚儿的一道白眼。

    “平日里,你要是都好生打扮,也没那么多人把你当做傻子啊。”吕砚儿佯怒着说道。

    魏来闻言,那方才被他好生收敛起来的笑容,不自觉的又在他脸上荡漾开来,傻里傻气,又透着一股春风过境的味道。

    “小姐喜欢,那阿来以后都这么穿。”

    “噗嗤。”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吕砚儿听闻此话,却是破涕为笑。

    她可记得真切,魏来几年前就因为她说过一句自己喜欢吃城西某家店中的馒头,这家伙便自此之后无论风雨寒暑,每天都早早的等在那馒头铺前,买一屉馒头给自己送来。可再好吃的馒头吃得多了,都会觉得索然无味,到了后来,魏来送的馒头便成了累赘,她又不好直言,只能每日接过了馒头,转头又偷偷扔掉。

    后来不小心被魏来见着了此事,他还为此难过了好久,吕砚儿也未有哄他,只是后来他似乎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便也就不再送了。

    现在想想,大概也只有真心喜欢你的人,才会风雨无阻的为你做那么多事情,做到你自己都开始厌烦,他却还乐此不疲。

    想着想着,吕砚儿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便有些包裹不住了。

    她抽了抽鼻子,废了好大力气才将泪水压了回去,这才言道:“你啊!再好的衣服也不能一直穿啊!回头我叫爹给你多置办几身衣裳,你要换着穿,也得洗干净,知道吗?”

    魏来忙不迭的点头,嘴里大声的应道:“知道啦,小姐。”

    魏来没心没肺的傻劲总是让人又好笑又来气,可偏偏来的气又不知道该撒在何处。

    吕砚儿在这时自然是没了在如以往一般呵斥魏来的心思,她正要在说些什么,可那生得高大俊朗的赵天偃却走到了她的身后,在朝着魏来等人行了一礼后,便在吕砚儿的耳畔轻声言道:“砚儿,时辰到了,咱们该上车了。”

    吕砚儿脸上的神色一暗,又嘱咐了魏来一番,这才挥手与诸人告别,有些的落寞的随着赵天偃上来那驾马车。

    待到香燃尽,吉时已到。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便驶出了城门。

    吕观山与魏来挥手朝着透过车窗探出脑袋的吕砚儿道别,直到马车彻底驶出他们的视线,一老一少两个的男人方才默契的收回了各自的手。

    然后便是一阵良久的沉默。

    曹吞云歪着头瞥了一眼低着脑袋肩膀微微颤抖的男孩,他撇了撇嘴,少见的语气温和的说道:“要哭就要哭出声,憋着可好受。”

    男孩肩膀的颤抖在那一刻停了下来,然后忽的抬起头,看向天际。

    “要下雨了。”他这般说道。

    曹吞云一愣,心想这太阳都快爬上半空了,哪来什么雨。

    嗒。

    可这心思一起,一道事物便拍在了他的脑门。

    天色骤暗,大雨倾盆而至。

    老人又是一愣,暗道一声:邪门。正要询问魏来,哪里学来的这观天象的本事。

    可正当他看向魏来,却见那男孩正仰头看向身旁的儒生,嘴里问道:“他在怕,对吗?”

    儒生同样浑身湿透,他看向天际,脸上的笑容也带着几分傻劲:“很怕。”

    老人怔在了原地,他在那一瞬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也猛然扭过了头,看向暴雨倾盆的穹顶。

    他记起了很久很久之前,他师父与他说过的话。

    这世上越是好的剑,便越需要更好的剑鞘。

    剑藏于鞘越久,锋芒便越利。

    一旦哪一天这剑离了鞘……

    那川流当息,日月当暗,万籁当寂,神人…亦当低头。

    他以为,对于眼前的这个儒生来说,他的女儿,就是他的鞘……
友情链接:全民彩票官网  365彩票平台  澳客彩票网站  幸运赛车网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彩票直通车官网  甘肃快3开奖  秒速飞艇官网  170彩票平台  秒速pk1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