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一章 我是蝴蝶,难渡沧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一章 我是蝴蝶,难渡沧海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为盟主玑缇加更,谢谢大佬打赏)

    雨越下越大,才放晴一天的乌盘城再次被这大雨浇得里外湿透。

    城里百姓免不了抱怨,虽说夏日多雨,但再这么下下去,雨水就得堆积成水涝了。

    这些年,乌盘江总是如此,稍有不慎就得决堤淹田。以往一年一度的祭祀大典,从前年起便已经被提升到了一年三次,若不是吕观山以太过劳民伤财为由压着此事,恐怕这祭祀都得变成一年四次了。

    其实老一辈的乌盘人多少还会记得,当他们还是孩童的时候,乌盘江可没有这么闹腾,城南也没有那座奢华的神庙,他们拜的江神也不是什么龙王。但至于那时的江神叫什么,老人们大抵都记不真切,只是隐约记得那破烂神庙中的神像是一只头生双角野兽……

    至于后来为什么朝廷要拆了原先的神庙,换了这乌盘龙王,那就更不是这些百姓们能够知道的事情了。

    “其实修行,就像是登山。”

    一身白衣的儒生撑着油纸伞,与魏来并肩而行。

    两人身上的衣衫都已湿透,在这样的情况下打着雨伞多少有些亡羊补牢的味道,但幸好暴雨倾泻的城郊小路上并没有其余的行人,倒也不必担心旁人的指指点点。

    “武阳、灵台、幽海、玉庭、瑶台、玄都、紫府。”

    “每一境都像是横在这山路上的山门,只有推开一道道山门,你才能继续走下去。”

    “也正是如此,修士每破开一境,体内便会多出一道神门。”

    魏来抬头看了看顺着雨伞的伞骨连成线落下的雨水,问道:“那推开所有山门之后呢?”

    吕观山微微一笑:“那就还有最后一道门。”

    “什么门?”

    “所谓八门齐开,谓之圣。”

    吕观山不急不慢的继续着自己的讲述,而二人所行郊外小路也在这时走到了尽头,前方是一片杂草与矮木丛生的泥泞。

    “慢点,地滑。”吕观山嘱咐了一句,却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依旧继续朝前迈步。

    魏来从未到过这里,但也不去多问,只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吕观山的身后。

    “这最后一门,便是圣门,也是天下修士最想抵达之处,所以,无论是各国的朝廷,还是各个宗门,都会从门下的弟子或是臣民中选出天赋极佳者,给予圣子之位,然后不息代价大力培养。”

    “哪怕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圣子,能推开最后一道山门之人还是凤毛麟角。但各方势力依然对此乐此不疲,毕竟,在大多数时候,一位大圣便足以保一国气运百年不散,又或者一座宗门传承不灭。”

    一般这个年纪孩子,在听闻这些故事后,都会问一些诸如圣人到底如何强大,又为何如此强大的问题。

    可魏来却歪着脑袋看向吕观山,问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那推开了最后一道门,再往上走呢?那里还有什么?”

    吕观山愣了愣。

    然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山上面到底有什么,只有去过山巅的人才能知道。”

    “或许是云霞齐飞,日月共明的旷世美景,又或许是更多的山门。”

    说道这处,吕观山还顿了顿,又才言道:“曾经我便听人说过,在遥远的东境,出现过开有十二道神门的洪荒异种,只是到底是以讹传讹,还是确有其事,便无从得知了。”

    这时,二人已经穿过了那片泥泞,拦在他们身前却是一片藤蔓与树枝交错,几乎容不下身子的茂林。

    路更难走了。

    吕观山收起了油纸伞——这样的密林,头顶茂盛的树叶便是最好的雨伞。

    “小心一些,你这身衣衫可不便宜。”吕观山说道。

    魏来的心底泛起了阵阵疑惑,不解于此行的目的,他更多还沉浸在对于吕砚儿离去的不舍中。

    但他终究没有多问,而是继续着之前的话题:“那你现在走到那一座门前了?”

    “第四道门。”

    “推开了吗?”

    “嗯。”

    得到这个回答的魏来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又抬头看向前方的男人说道:“我爹也推开过。”

    男人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脚步停滞了一小会,这才点了点头,应道:“我知道。”

    那句“既然知道,那为什么你还要去做”在魏来的嘴里盘旋了一会,最后还是被魏来咽了回去。

    二人之间陷入了沉默,他们默契的赶路,在这样的密林中缓慢的前行了半个时辰,吕观山忽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说道:“到了。”

    低着头想着心事的魏来闻言,抬头看去。

    却见一座石料堆砌而成的建筑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密林中。

    建筑老旧,外侧的石壁上生满了青苔,石料的缝隙间长出了杂草,甚至右侧的一小部分已经坍塌,几棵魏来叫不出名字的大树从废墟中生出,看那大树粗壮的树干,可以推测处这处坍塌的发生距今也有些年岁了。

    魏来意识到眼前这座破败的建筑就是他们今日的目的地。

    “这里是?”他问道。

    吕观山却故作神秘的眯起了眼睛,说道:“进去不就知道了?”

    魏来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也就懒得去戳破吕观山这个并不有趣的调笑。

    大概是存在的年岁太久的缘故,那建筑整体都已经开始下沉,露出在泥土外的大门只有半人高的样子。魏来不得不佝偻着身子,方才通过大门以及门口那段并不算长的却异常狭窄的过道。

    “每推开一道门,便会拥有一道属于自己的神门。”

    “依仗这这道神门,修士便可在这些神门上铭刻属于自己的纹。”

    “当这一道道纹连成一片,形成一个整体之后,这纹便会产生灵。”

    “而这也就是所谓的灵纹。”

    不知是否是觉得这样一路走来太过沉闷的缘故,吕观山忽的又一次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再次继续起了之前的话题。

    魏来默契的不曾打断他的话,只是静静聆听。

    “通常情况下,前四道神门,可以铭刻出一道完整的灵纹,第五道与第六道神门又可铭刻出一道灵纹,第七道神门,再可铭刻出一道灵纹。”

    “也就是说,若是你足够幸运,一路跋山涉水,推开了第七道门,那时你便可拥有足足三道灵纹。”

    这时,二人已经一前一后的穿过了狭窄的过道,眼前的景象也豁然开朗了起来。

    那是一处十丈见方的大殿,殿门两侧的石壁上色彩斑斓,却又杂乱不堪,应当是许久之前,这些石壁上曾被人以彩料勾画过些什么,但随着岁月的侵蚀,这些壁画不复了当年模样。

    而最让魏来诧异的是,那殿门的正前方,是一座神台,神台上一尊三丈高的人像立于那处,只是同样也碍于岁月的侵蚀,那人像的五官已经模糊,只能从他手中握着的长枪与身上雕刻的铠甲中隐约得知,这座神像应当是为某位武将所立。

    “当然,这也并非绝对。”走入殿中的吕观山继续言道:“铭刻自己的灵纹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不仅需要足够的修为,还需要很强的悟性。有些宗门会为了让自家的圣子或者门徒尽快的成长起来,或捉拿大妖,或取来前人遗留的灵纹强行将之强行铭刻在弟子的身上。而这样做法,利弊权衡,不可一言度之。”

    说着这些的吕观山已经走到了那座神像面前,那里还摆放着一座已经锈迹斑斑的铜铸香炉。奇怪的是,这处神庙显然已经废弃良久,但那香炉上却插着数十支似乎近来才燃过的香烛。

    魏来瞥了一眼从怀里掏出了数支已经被淋湿的香烛的吕观山,心头的疑惑便有了答案。明晓了这一点的魏来又看向吕观山的眉心,那里正有一道光芒亮起。

    “灵纹?就像你的蝴蝶吗?”

    “嗯。”吕观山握着那六支香烛,点了点头。他眉心处的光芒愈发的明亮,渐渐的化作了一道金色的蝴蝶纹路。

    他的衣衫忽的鼓动了起来,眉心处那金色蝴蝶脱体而出,围绕着吕观山扇翅而舞。

    金色的粉末从蝴蝶的翅膀下涌出,萦绕在这破败的神庙中,恍惚间竟让魏来生出一种如置星空的错觉。

    而在那些金色粉末落下之后,魏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以及吕观山湿漉漉的衣衫都飞速被抽走了水分,很快便变得干爽了起来,倘若闭着眼睛闻一闻,甚至还带着一股被太阳晒过后特有的“香味”。

    做完这些的蝴蝶落在了吕观山的肩头,亲昵的蹭着吕观山颈项,像极了撒娇的小猫。

    吕观山从手中分出三支香烛递到了魏来的手中,问道:“你要拜一拜吗?”

    魏来接过了香烛,却并不回答吕观山此问,反是问道:“他是谁?”

    吕观山的眉头一挑,嘴里轻声吐出了三个字眼:“关山槊。”

    魏来的身子在那时一颤,拿着那香烛的手一抖,三支香烛“啪”的一声,尽数落在了地上。

    他不可思议的看向身前那座已经不辩真容的神像,脸色有些发白的喃喃自语道。

    “前朝阴神!”

    ……

    前朝阴神。

    无论在哪一个王朝,有多开明贤能的君主。

    前朝阴神永远都会是一个禁忌一般辞藻,祭拜前朝阴神,轻则免职流放,重则性命不保。而在素来以律法严苛的大燕朝,这就是株连九族万劫不复的重罪。

    走出神庙的魏来脸色阴翳。

    他看了看前方脚步不急不忙的男人,鼻梁上的眉头几乎堆成了山丘。

    他犹豫了一会,却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前方的男人停下了脚步,沉默着看了男孩好一会的光景,方才言道。

    “书里教人的道理大抵都是正邪两端,黑白分明。读得多了,便入了魔。”

    “就像你这件衣衫,从前白洁无暇惯了,今日染了泥土,洗不净,掸不去,从此以后怎么看都是扎眼。”

    “有的人穿着这衣衫得过且过的走下去,但入了魔的人,就不行。”

    “他得洗干净衣衫,才能上路。一日洗,日日洗,洗不净,便永远止步不前。而有一天,他洗累,他决定换个办法,去找那个让他衣衫沾上泥土的人理论一番。或许免不了会动手,或许他打不赢那人,但他一定得去做。”

    “因为他看的书,读的文章,学到的道理,都告诉他,他是对的。”

    “而既然是对的,那就得争到底,不是吗?”

    男人这番话说得很慢,也很有耐心,像是极力要与男孩讲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但遗憾的是,男孩脸上的困惑却愈演愈烈,并无半点消融的迹象:“那他可以等,等到他足够强,足够厉害的时候再去寻那人理论,不好吗?”

    男人摇了摇头,一只手伸了出来,那只金色的蝴蝶悄然落在了他的指尖,挥动着翅膀,煞是好看。

    “北境最大的书院,叫无涯。”

    “何为无涯?”

    “学海无涯,苦海亦无涯。”

    “我的灵是蝴蝶,我的路却是沧海。”

    说道这处,男人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他耸了耸肩膀,语气变得萧索了几分。

    “但很遗憾的是……”

    “蝴蝶注定飞不过沧海。”
友情链接:爱乐透彩票官网  易中彩票  ag奔驰宝马  彩票777平台  一号彩票  网盟彩票快三  V8彩票  蚂蚁彩票手机版app下载  520彩票网  快乐飞艇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