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七章 刘衔结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七章 刘衔结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废了好大功夫,终于送走了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大哥”。

    在这个过程中魏来可没少下功夫保证自己认下这位“大哥”的忠心,这才满足了孙大仁不知从何处升起的保护欲。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魏来吃了两个馒头,喝了些清水,便开始打理屋中的一切。老屋里的东西当年那场大水后,坏的坏,烂的烂,如今除了正屋中这几张椅子,与厨房里石铸的灶台外便寻不到半个能用的物件。魏来将屋里打扫干净,索性便在地上铺上了自己的被褥,将就着倒也能有个下榻之所,而唯一烦恼的就是厨房中堆放的柴火早就潮湿发霉,没办法再用,他寻思着得找个时间去外面砍些回来,但这样的雨天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魏来叹了口气,又从怀里掏出了那张银票,也只有这东西在他才能稍稍安心。

    打理好一切,时间已经到了傍晚,魏来看了看阴沉的天色,又蹲在屋檐下啃完了最后两馒头,便拿出了雨伞,钻入了雨帘。

    与以往一般,他还是雷打不动的去了一趟龙王庙。一连这么多天的大雨,庙里的香客少之又少,魏来也免去了很多麻烦,不过半个时辰便做完了他那不可给外人看的“勾当”。

    雨很大,天色又暗了不少,站在龙王庙的屋檐下的魏来有些发愁。

    这么大的雨,饶是撑着雨伞,也免不了被大雨淋到,这怀里的荷包若是又被打湿,今天的辛苦可又白费了。但魏来也知道,这雨是小不下来的。

    他撑开雨伞,咬了咬牙,就要跨入这雨幕中。

    轰!

    一声闷响忽的传来,魏来一个激灵,抬头看向天穹,暗以为是雷声,可奇怪的是,这一道闷响之后,雨却小了下来。

    魏来眨了眨眼睛,心底泛起了嘀咕:难不成这老蛟蛇也有打盹的时候?

    他这样想着,倒也没有去细究其中就里的心思,赶忙便趁着这雨小下来的时机,撒开了脚丫子狂奔了起来。

    老屋距离龙王庙比起吕府近上不少,也不过半刻钟的时间魏来便窜回了自家的屋中。

    奇怪的是,他前脚才踏入屋内,天际便又是一声闷响,小下来的雨哗啦啦的又大了起来。

    收好雨伞的魏来,转头神情古怪的看了看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色,皱着眉头发了会呆,却终究想不明白,便也就索性不再去想。

    ……

    “啊!!!”

    六年未有人气的魏府中今日点亮了烛火。

    魏来光着膀子,用那把曹老头留下的匕首割开了自己的后背,将那些从龙王庙神像的后背刮下来的金粉洒入了伤口中。阵阵火辣辣的刺痛让魏来发出了痛苦的低吼,这样的状况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疼痛方才减缓。

    几乎昏厥的魏来趴在地上,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却也顾不得其他,第一时间便拿起了地上的铜镜,歪着脖子看着铜镜中的景象——那头未有点睛的龙相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还剩下三道画好的鳞片未有被镶入金粉。

    他掰着指头算了算,今日是五月初九,吕观山要做的事情时五月十四,他十六岁的生日在五月二十五,一切都来得及,只要天公还像今日这般作美的话。

    咚咚咚!

    正思虑间,府门的方向却忽的传来一阵敲门声。

    魏来惊坐起身子,熟练的将自家的家当一股脑的收入木箱,这才穿戴好衣物,站起身子透过里屋大开的房门看向那院门方向。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声音不大,却有些急促。

    魏来思忖着:这都已经到了亥时,什么人会来这里?难不成是那孙大仁去而复返?

    “谁啊?”魏来警觉的高声问道。

    咚咚咚!

    门外之人并不回应,只是依然一个劲的敲着院门。

    魏来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将那把名为黑蟒的匕首反手握着,藏于袖口下,又取来了烛台端在手中,这才小心翼翼的顺着院内两侧的走廊,走到了那院门前。

    咚咚咚!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魏来贴着院门,又高声问了句:“谁啊?”

    屋外之人还是不语,还是一个劲的敲着院门。

    魏来握着匕首的手微微用力,又沉下一口气,这才用手轻轻的推开了栓门用的栓子,将院门打开了一条缝。

    他凑到那条缝隙前,想要看清屋外人的模样。

    可脑袋方才凑上去,一只手便从屋外猛地伸了进来,一把死死抓住了院门的一侧。

    魏来背着忽然而来的举动吓得不轻,身子下意识的便朝着身后退去了一步,右手中摇晃的烛台火光明灭不定,魏来隐约间看清那只手森白无比,又爬满了如枯藤一般的纹路,水渍更是不断的滴下,打湿了院门前的高台。

    这只手像极了那年乌盘江中的水鬼。

    这样念头在那一瞬间在魏来的脑海中蹦了出来,他敏锐的嗅到那只手上滴落的水渍的气味绝非雨水,而是带着一股江水特有的腥味。

    魏来的心头一跳,藏在袖口下的黑蟒露出了锋芒,如毒蛇伸出獠牙,寒芒崩现。

    “小兄弟,请问这里是乌盘城吗?”可就在黑蟒的毒牙要割开“水鬼”的手臂的瞬间,一道苍老的声音却忽的从院门外传来。

    魏来握着匕首在微微一愣之后,收回了袖口内,另一只手则将手中的烛台往那院门外递了递,借着烛光魏来方才看清这门外之人哪是什么水鬼,而是一位浑身淋得浇湿,身材佝偻的老头。

    魏来暗暗松了口气,将握着匕首的手臂不着痕迹的放到了自己的身后,嘴里应道:“老人家,这里就是乌盘城。”

    背脊佝偻得几乎与地面平行的老人闻言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一头湿透又披散着的白发随之晃动,魏来隐约看见老人的头发中似乎夹着些植被。再联想老人的问话,想来这老人应当是外乡人,风尘仆仆的赶路来此。

    “小兄弟,老头子来这乌盘城投奔亲戚,好不容易走到了,却不想是这幅光景。现在黑灯瞎火又雨大风急,老头子腿脚不利索,不便寻人,不知可否在你这处借宿一晚啊?”老人的耳朵似乎不太灵光,他凑到了魏来的耳畔,却依然大着嗓门高声言道,那声音直震得魏来耳膜发疼。

    魏来皱起了眉头,既因为老人那与佝偻的身形极不相符的大嗓门,也因为对方提出的这个略显唐突的要求。

    他起了警惕,但还是客气的说道:“老人家这乌盘城我熟得很,你只要告诉我你那位亲戚姓甚名谁,我这便可带你去寻他。”

    佝偻着身子的老人,身形微微顿了顿。

    “啊?你说什么?”

    然后他便扯着更大的嗓门说道:“我年纪大了,听不见你说什么,我说我要在这里借宿一宿,你能不能行个方便。”

    那声音大得魏来都能感觉到自家这年久失修的院门在那时震了震,能发出这样中气十足的声音,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腿脚不便、耳朵也不利索的老人。

    但这毕竟是魏来的揣测,他还是礼貌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重复了方才的话:“老人家这乌盘城我熟得很……”

    “啊?你说什么?”

    “我年纪大了……”

    而老人也很是配合的在魏来说完那番话后又再一次提高了自己的声音,重复起了自己那套说辞。

    如此反复了两三次,魏来的耳膜有些发疼,他担忧的看了看自家老旧的院门,生怕这老物件会在老人那越来越大的声音中下一刻便轰然倒塌。

    “啊?你说什么?我年纪大……”眼看着老人的声音又提高了一分。

    魏来为了避免自己年纪轻轻便耳聋的惨烈境遇,果断的在老人的话方才起头时,抢先说道:“要是老人家你不嫌弃我这里简陋,那便住上一晚吧。”

    “唉,好勒。”这一次,魏来比起方才还小上几分的声音却被老人听得真真切切。老人唯恐魏来反悔时的,在第一时间便点头应了下来,然后也不管还在愣神的魏来,“腿脚不便”的身子却比猴子还灵活,一矮身便从门缝中窜入了院内。

    回过神来的魏来,关好院门,转头目瞪口呆的看向那已经穿梭在走廊中,推开一个个房门开始寻找自己中意的房间的老人。魏来的嘴角抽搐,赶忙迎了上去。

    “老头子以为我住的那个漏水的房子已经是这世上破屋的极致,却不想一山还比一山高啊。”但走上前的魏来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老人啧啧的评价声便抢先响起。

    魏来的嘴角抽搐的愈发的厉害,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足够冷静,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若是老人家觉得不合适,可把你那亲戚的名字……”

    “合适!合适得很!”但话未说完便被对方所打断,老人指了指正屋中铺着的被褥,眉开眼笑的说道:“你看这里虽然简陋了些,但老头子我客随主便,将就着还能住一住。”

    说完,那老人便根本不去管魏来作何反应,迈着步子便走入了里屋。

    “你!”魏来憋红了脸色,吐出一半的话酝酿半晌,方才说出句:“好歹把身子擦一擦啊。”

    平生第一次,对于自己这傻子的身份,魏来有些后悔。

    但幸好老人还算听进去了魏来最后的“忠告”,一件湿透的衣衫与长裤在房门关上前被扔了出来。

    “老朽知道啦,你也早点睡吧。”

    听那悠哉的语气,老人显然已经忘了自己“借宿一宿”的身份。

    魏来有些嫌弃的用手指捻起那衣裤,叹了口气,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晚上忍忍就过去,做好这样的自我安慰,他便要转身去到柴房,可老人的声音又再次从屋中传来。

    “对了,忘了介绍。”

    “老头子姓刘,文 刀刘。”

    “名衔结,衔草结环的衔结。”
友情链接:九号彩票  乐天彩票  ag体育平台  360彩票平台  网盟彩票  天天彩票平台  幸运快3开奖走势图  好运来彩票  秒速赛车开奖  网信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