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八章 可能你撞了门柱就会回头吧?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八章 可能你撞了门柱就会回头吧?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在柴房中将就了一晚。

    他对这些东西本就不太挑剔,加上又是夏日,虽然下着雨,但裹上些茅草,倒也足以保暖,唯一让魏来不太满意的便是这柴房中萦绕着的霉味。

    但今日忙活了一天,从清晨的搬家到打理老屋,再到来回于龙王庙,躺在草堆上的魏来很快便被倦意袭上心头,转眼间便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魏来睡得出奇的安稳,丝毫没有身处窘境的辗转难眠,那萦绕在鼻尖的霉味也在梦中被抛诸脑后。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魏来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

    屋外还在下雨,魏来走出柴房撑了个懒腰,想着去看看昨日那老人醒了没有,可敲了半晌的门,那屋中也不见有人应答。魏来皱了皱眉头,索性便推开了房门,只见那被褥被折叠得整整齐,老人却不见了踪影。

    “这就走了?”魏来暗暗想到,对于老人的不辞而别倒没有多做他想,只是有些许奇怪罢了。不过他看着那被褥,魏来的心中对于老人的恶感倒是减轻了几分,至少对方还算知恩图报。

    他的心情好了一些,嘴角也扬起了一抹笑意。

    但这抹笑意在下一刻又忽的凝固——走出柴房时他依稀记得地上还扔着老人那件湿透了的又脏兮兮的衣衫,而对方显然不可能光着膀子便在这样的雨天离去,那他能穿什么呢?答案同样显而易见。

    魏来一个激灵,快步走入了房中,目光直直的锁定在了角落中那个装着自己大半家当的木箱子上。箱门被打开,里面的物件散乱,很明显是被人翻找过。

    ……

    一刻钟后。

    魏来沮丧的坐在了地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反复核对过了,丢了一件衣裳与十多枚铜板,其余的东西大都完好无损,当然事实上那些诸如烛台、铜镜之类的东西似乎也并无法引起一位贼人的注意。

    幸好那把黑蟒与百两银票魏来都一直贴身携带,否则估摸着遭此“劫难”,也难以幸免。

    损失倒算不得巨大,不过好心没好报的境遇却让魏来有些耿耿于怀。

    报官的念头在魏来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转眼便被他摇头否定。

    毕竟昨天他才信誓旦旦的挥舞着拳头,叫嚣着要给吕观山报仇、收尸。就像长大成人的孩子离开父母,嘴里说着要另立门户、出人头地,转眼便引狼入室,跑回去向大人诉苦。哪怕魏来不算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但一想到到时候高坐在知县位置上的吕观山看他的眼神,魏来的双颊便有些发烫。

    他丢不起这个人,但又终究咽不下这口气。

    魏来紧皱着自己的眉头,踱步来到了柴房,蹲在了那块如破抹布一般被扔在地上的衣衫旁,想着看看能不能从老人的衣衫上寻到些许对方的蛛丝马迹。

    但很快他的眉头便皱得更深了——或许是昨日犯困的缘故,他并未细细的看过这衣服,今日简直提起,那股从衣衫上扑面而来的霉臭味让魏来一阵恶心,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昨日柴房中霉味的祸首便是这衣衫。

    他嫌恶的看了一眼,用指尖捻起那衣衫,准备将这块散发着恶臭的布块扔得远远的,而也就在这时,一样事物从那衣衫中脱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魏来的脚尖处。

    魏来下意识的低头看去,本着不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线索的原则,细细打量起那东西——似乎是某种植被的枝叶,像极了路边过膝的野草,但又有些不同,魏来索性也将这东西提起放到了眼前。

    绿色、狭长、柔软、湿漉漉,这大概便是这枝叶所有的特征,魏来愣了一会,很快反应过来,这东西他曾见过,是乌盘江中生着的水蛇草。

    味道有些犯苦,但能果腹,在乌盘城的县志中便有过记载,在闹饥荒的日子里,不少乌盘城中断粮的百姓便靠着在江底打捞此物为生,因为越是深水处,此物长得便越是茂盛与粗壮,当年因为打捞水蛇草还出过不少人命。观这根水蛇草的长度,起码得再水深三四丈的地方才能生长。

    “唉,看样子这老人家确实过得窘迫。”如今这年景虽然算不得天平盛世,但也远未到需要以这水蛇草为食的地步,老人的身上有这样的东西,很大程度上便说明对方如今的处境想来不会太如人意。

    魏来想到这里,心中那股想要寻老人发泄的怨气也散去了大半。

    他爹曾经说过,都说世如苦海,无涯难渡。但哪有无涯的海,只是渡海的人太多,而先沉下去的还总喜欢拉住浮着的人的衣角,浮得越高,下面拉着你的人就越多,最后大家只能一起越沉越深,无人到岸。

    魏来不想去拽别人的衣角,哪怕别人曾拽过他的衣角。他站起了身子,看向屋外,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魏来思前想后,觉得也无他事,便拿着雨伞,出了院门,去往龙王庙。虽然下着大雨,但好歹白天的视野清晰,比起晚上赶路要来得轻松。

    白天的龙王庙多少还有些香客,但好在魏来来的时间尚早,他也并不着急,而那些香客对于魏来这位常客除了抱有或鄙夷或同情的目光外,大都也不会对一个傻子产生任何的怀疑。魏来理所当然的可以一直呆在龙王庙中,直到所有人离去,方才慢悠悠的做完他要做的事情。

    但当他将荷包放在怀中揣好,来到庙门口时,魏来看了看天色,雨还是那般大,密密麻麻的让人几乎难以视物。魏来心底的那点侥幸在这时散去,他叹了口气,撑起了雨伞,一只脚方才迈入雨帘。

    眼前的景象忽的清晰了起来——雨小了下来,周围的一切也不再被淹没在雨帘之中。

    魏来眨了眨眼睛,迈出的脚被他收了回来。

    哗啦啦。

    雨帘又在他的眼前拉开,遮住了他的视线。

    这样的情形让魏来不免一愣,他又神情古怪的将脚迈了出去,大雨瞬息便又小了下来。

    魏来来了兴致,穿着草鞋的脚便在那时飞快的在龙王庙的屋檐下伸出、收回,收回又伸出。龙王庙前的大雨便一收一落,就像是有人握住了天上的闸门,有意的跟着魏来亦步亦趋。

    轰!

    魏来玩得兴起,但忽然穹顶上却响起了一声惊雷。

    他的迈出的脚一顿,更大的暴雨在这时倾泻而下,即使站在屋檐下,溅起的水花也让错不及防的魏来淋了个半身湿透。好在那个荷包被他贴身放着,并未遭难。

    魏来缩了缩脖子,退回去屋檐数歩,待到那忽然大起的暴雨渐渐又变回了寻常大小,他方才心有余悸的上前来到门口,不知为何在那时他的心底升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似乎方才发生的一切是冥冥中某个大人物对他的警告。

    咕噜。

    他咽下一口唾沫,再次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脚,这时,雨又小了下来。

    这愈发印证了魏来的猜想,他缩回了脚,转身四望,却不见任何人的踪影,他思虑了一会,也不管其他,便在原地朝着雨帘外躬身一拜,嘴里说道:“小子莽撞,前辈莫怪。”

    这话出口,仍无任何回应,但魏来却觉得心安不少,这才再次迈步,撑起雨伞走入了小下来的雨帘之中。

    ……

    与昨日出奇一致的是,当魏来的脚迈入老屋的屋檐下时,那小下来的雨便再次哗啦啦的倾盆而下,街上趁着雨小下出门的行人被这说变就变的天色搞得无所适从,不少人被淋成了落汤鸡,狼狈不堪。

    有了之前的教训魏来也不再去细究其中就里,收起雨伞,便推开了自己的院门。

    “唉!我说现在的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你就这样把我一个老头子扔在家里,这家里又一穷二白,半点吃食都寻不到!”

    “怎么?打算饿死握着古怪老头,谋财害命不成?”

    可还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魏来,怎么也想不到,推门之后迎接他的会是一张沟壑纵横又满脸怒气的脸,当然,他更想不到的是,这张脸的主人会有勇气对着他劈头盖脸的一阵怒骂。

    他愣在了原地,木楞的眨了眨眼睛,像是被这老人骂傻了一般。

    大概也是因为老人说得着实太过义正言辞,以至于他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是:“你……还没走啊?”

    穿着魏来的灰色长衫的老人狠狠的瞪了魏来一眼,说道:“走?往哪里走?这么大的雨,老头子这身子骨出去了还回得来吗?”

    直击灵魂的三个问题,终于是让魏来彻底醒悟了过来。

    他觉得他有必要让老人弄明白他们二者之间的立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来的双目一沉,迈步走入了屋中,哐当一声,院门关上。

    名为刘衔结的老人似乎也看出了魏来身上的杀气腾腾,身子竟是下意识的退去一步,双手抱在胸前裹紧了那件并不是属于他的衣衫,发紫的嘴唇打着颤:“你…你要做什么,老头子我可是答应过我那死了六十年的老伴,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的…”

    魏来黑着脸,懒得去理会老人无论是从情景还是逻辑上来守都一窍不通的胡言乱语,沉着声音便问道:“你这身衣服是哪来的?”

    刘衔结一愣,如实应道:“箱子里拿的。”

    “那我箱子中那十多枚铜板呢?”

    “也是我拿的。”

    魏来厉声喝道:“那你还敢回来?”

    刘衔结一脸疑惑的看着魏来,理所当然的应道:“我是拿的,又不是偷的,怕什么?”

    魏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老人,对方这一脸刚正不阿的架势让魏来一时间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世界观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撑起的气势在这时被卸去了大半,毕竟道理这种东西你得讲给讲道理的人才有用,而很明显的是,这个刘衔结并不是这样的人。

    魏来意兴阑珊的收起了自己想要理论的心思,问道:“衣服你也穿了,钱你也拿了,那现在你又回来作甚?”魏来这样问道,心底却暗暗下定了决心,这一次无论老人再说什么,他也一定不会收留对方。

    “没地方去,我只能回来了。”老人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

    魏来又好气又好笑,板着脸反问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话好似戳中了老人的痛处一般,他在那时扎起了袖子,吹胡子瞪眼的言道:“怎么和你没关系了?”

    “你看啊,昨天是你要收留我的吧?”

    魏来不疑有他,便点了点头:“嗯”

    “今日我去寻我那亲戚,旁人告诉我,昨天晚上他们出了远门,一时半会回不来。”

    “若不是你昨天非得留我,我就去寻他们了,这不就找到他们了?”

    “现在好了,就因为你,我亲戚没得投靠,我这孤寡老人,你要是不对我负责,那我就……就……”

    刘衔结说着,又哭丧着脸四处观望了一番,知道瞥见了那房屋旁的一根立柱,他顿时眼前一亮,嚷嚷道:“我就一头撞死在这柱子上!”

    说罢,刘衔结便摆开了架势,作势就要朝着那门柱撞了过去……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网  九号彩票  乐彩网  完美彩票官网  桔子彩票  AG真人计划  博旺彩票  500万彩票平台  V8彩票  pc28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