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十三章 吕观山的魔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十三章 吕观山的魔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群一愣。

    而钱旭贵与薛行虎更是神情错愕。

    他们立在原地,并无一人去执行吕观山所下达的命令,反倒是一个劲的相互对望,似乎是想要以此来确认自己方才到底是不是听错了些什么。

    “我的话你们听不见吗?”但却不待他们彻底消化下吕观山的这道命令,吕观山的声音便再次响起。那个素来给人儒雅、和煦之感,在上任的六年来从未耍过任何官威知县大人,随即抬起了头,看向薛行虎等人。

    儒生静如春水的眸中,在那一刻,竟翻起波涛千层,叠叠不休。

    钱旭贵等人心头愕然,顿时一个个低下了脑袋,不敢多言,但还是有所迟疑,同样也不敢妄动。毕竟他们若是退出了刑场,这刑犯谁来押送?又有谁来执刀呢?

    “敢问大人,说是问斩刑犯,此刻刑犯尚且不知身在何处,我等若是退下大人又当如何监斩?”而身为捕头的薛行虎到底是跟了两任知县的老人,在一阵迟疑之后,还是咬牙高声问道。

    “薛大人既有如此多的疑问,那不如吕某这知县交给薛大人来做,你来教我这犯人当如何监斩?”吕观山眯着眼睛,冷声言道。

    这越是平日里和气之人,一旦发怒,便越是让人胆寒。吕观山此言一出,莫说身为属下的薛行虎一行人,就是在外观望的诸多百姓一时间也都是噤若寒蝉。

    遭到呵斥的薛行虎脸色难看,于数息之后朝着吕观山咬牙一拜,言道:“属下明白了。”旋即便转身离去,那些衙役以及刽子手都以薛行虎马首是瞻,见他如此自是不敢再做多言,于那时纷纷退下。

    行刑人眨眼间就成了看客,与那些百姓们一道立到了刑场外,只是相比于百姓们的好奇,他们心中更多的却是困惑。

    吕观山站起了身子,走到了监斩台前。前方是空无一物的行刑台,没有囚犯,没有刽子手,只有一把砍头用的大刀斜插在地面上,刀身上还有些许锈迹未有来得及被磨净。

    “六年前。”站定身子的儒生,在那时轻声说道。

    众人纷纷静默,不再言语,一个个竖起了耳朵想要听清这位知县大人到底要说些什么,要做些什么。

    “也就是大燕历五十六年,夏。乌盘江决堤,大水淹城”

    “二十余处房屋倒塌,时任知县魏守夫妻遇害,稚子魏来存活。”

    “同年秋,城西鹿家小儿,于江边玩耍,久出未归,后寻之不得,至今了无音讯。”

    “大燕历五十七年,四月,暴雨十日,千亩良田被淹。城郊农夫徐家三口救田遇难,其老父白首葬子,七日后悬梁家中!”

    “同年八月,秋收将尽,却大旱三月,乌盘城粮田收成足足锐减三成。”

    “五十八年,春,熊家父子江边垂钓,忽起大浪,父子卷入江中,其兄闻讯来救,却尽数毙命。”

    “同年五月……”

    ……

    吕观山不急不慢的一一读来,这时诸人方才醒悟过来,原来他怀里的文牒记录的却是这些东西。不得不说的是,百姓们平日里早已习惯了乌盘江便时不时的闹出些祸端,但也只是最多抱怨两句,毕竟老天爷的事情,哪是屁民可以干涉的事情。可当这一切被整理成册,一次性展现在百姓们的眼前时,他们还是免不了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这六年来,与他们朝夕相处的乌盘江,已经夺去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我任知县六年来,乌盘江总计祸及人命三十有七,淹毁房屋二百一十六处,良田或淹或旱不计其数。”

    花去一刻钟的时间终于将手中文牒读完的吕观山如此说道,目光隔着的密密的雨帘扫视着刑场外围观的百姓。

    “这就是我所知的这六年来的乌盘江。”他再次张口,目光虽然依然平静,但嘴里的语调却忽的高亢了几分。

    “这就是你们每日祭拜的乌盘龙王做的事情!!!”

    轰!

    这时天穹之上却忽的响起了一声惊雷,雷声轰鸣,如有巨钟在耳畔敲响,百姓们始料未及,都猛地一个哆嗦,脸色煞白。

    暴雨更急,狂风大作,暗沉沉的天际黑云涌动,竟有缓缓朝着这小小城郭压来的趋势。

    “我!”迎着忽起的狂风,吕观山一袭黑色长袍鼓动,在风中猎猎作响。

    “吕观山!”

    “乌盘城知县!”

    他在狂风骤雨、电闪雷鸣之中高声喝道,他每说出一个字眼,那漫天的风雨便狂暴一分,以至于到了最后他不得不前倾着身子方才能站稳脚跟,而那些周围的百姓,更是在这样的疾风骤雨下,东倒西歪,雨伞脱手,狼狈不堪。

    “依大燕律法,着乌盘江江神于此方……”

    “问斩!”

    这话出口,周遭那些方才还一门心思想要看热闹的百姓们,顿时脸色煞白,直到这时他们方才明白,他们这位知县大人要斩的犯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轰!

    一声巨大的轰响随即炸开,紫色的雷蛇贯穿乌黑的云层,落在那刑场的中央。地面上的石板炸裂紫电随着飞射的碎砾四溅,化作电网在雨帘中激荡。

    “吾乃昭月正神,乌盘龙王,汝小小儒生,安敢斩我?”

    与此同时那黑云之中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浩大的威势在那一刻如潮水一般蔓延开来,直压得在场众人闷闷喘不过气来。

    周围的百姓哪曾见过这样的场景,在惊呼声中四散。

    只是雨大风急,此处又人潮涌动,这样的四散而走自然就免不了引来更大的慌乱。有人被后人推攘,有人被前人绊倒,有孩童惊慌失措嗷嗷大哭,有妇孺东倒西歪,进退不得。

    好在薛行虎等一干衙役跟随吕观山时日已久,耳濡目染之下并没有随着大流四散奔逃,反倒是出于下意识的想要维护人群离去的秩序。

    “诸位!不要惊慌!”薛行虎用尽了浑身的气力,大声的朝着人群吼道。

    轰!但紧接着响起的惊雷,很快便将他的声音淹没。

    人群更加慌乱,薛行虎见局势无法控制,只能带着手下的衙役们,一个接着一个找寻那些受难的百姓,加以救助。

    头顶上的黑云越压越低,似乎已经盖在了乌盘城的上空。天色昏暗,只有不断在云层中攒动的雷蛇,方才会短暂的照亮这漆黑的城郭。薛行虎在人群中艰难的奔走,他的浑身已经湿透,再又将一个孩童送归父母的手中之后,薛行虎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水渍,正要再去寻找。

    可目光一瞥,却恰恰看见了不远处一道与众不同的身影。

    那人穿着一身在这昏暗天色中显得格外醒目的雪白长衫,撑着一把米白色的油纸伞,人群在争先恐后的逃离,唯独那人安静的矗立,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立于扁舟上的剑客,不动如松。

    大概是对方此刻的模样与寻常时候太具有反差,以至于薛行虎愣了一会,这才反映过来——那是乌盘城公认的傻子,上一任知县魏守的儿子,魏来!

    “阿来!别傻站着了,快点走!”薛行虎大声的喊道,脚步也随即迈开,排开周围拥挤的人群,走向魏来。魏守与他多少还有些知遇之恩,他自是不愿意看着魏来留在这是非之地。

    只是不知是这不断轰响的雷鸣将他的声音盖住,还是魏来傻愣愣的性子让他完全无法意识到眼前的情况当是如何的危险,任凭薛行虎吼得声嘶力竭,那个孩子还是呆呆的立在原地,目光怔怔出神的看向刑场。

    当第七道紫电落入刑场,刑场内铺设齐整的石板路面早已狼藉一片,紫色的电流笼罩着刑场,细小的碎砾被电流拉扯,以一种几乎静止的姿态悬浮于半空中。奔走的人群已经散去大半,躲在道路尽头惊恐的张望,薛行虎终于来到了魏来的身前,他一把抓住了男孩的手,大声的吼道:“快走。”

    但那个瘦弱的男孩的身子在那时却好似铅铸一般,以薛行虎的手劲竟然未有在第一时间将男孩拉动。黑云压成,云层中翻涌的电蟒愈发的狂暴,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黑压压的云海中涌出,薛行虎心头莫名的不安,也没有心思去细想这一刻的不寻常,他再次吼道:“魏来!快走!”

    男孩还是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但这一次,薛行虎的声音多少惊扰到了男孩,他木楞的转过头,看向薛行虎,目光呆滞的喃喃言道:“他说得没错……”

    “他的心底早就住着魔了……”

    这本该是很莫名其妙的一番话,但出奇的是,薛行虎只是微微一愣便反应了过来男孩的话中所指。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刑场的监斩台方向,一道注定让他终身难忘的场景随即映入了眼帘。

    他看见那位儒生,在狂风之中发丝散乱,腰身却笔挺;他见那一身黑袍鼓动,曾经和煦如春水的脸庞上,此刻青筋暴起,双目血红。

    然后,那儒生猛地一跺脚,半空中悬浮的碎砾尽数落下,漫天的雷音在那一刻也似乎被儒生嘴里吐出的声音所压下。

    他说。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管你阴神阳神,龙王蛟蛇。”

    “我吕观山都尽数斩得!!!”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网  金华彩票  齐鲁彩票官网  恒大彩票  99彩票官网  南国彩票平台  南国彩票官网  吉林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秒速快三网站  彩缘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