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十五章 浪吞城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十五章 浪吞城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空中那颗巨大的头颅眯起了眼睛。

    它盯着那只破开水雾飞遁而出的蝴蝶,极为笃定的做下了定论:“垂死挣扎。”

    水雾渐渐散去,借着天穹上时不时划过的紫电,远远观望的众人也终于看清了狼藉一片的刑场中,此刻的情形。

    他们的知县大人身形狼狈,那身干练的黑色长衫此刻褴褛不堪,各处破口下所露出的皮层都带着或大或小的各色伤痕,有的渗着鲜血,有的干脆直接是皮开肉绽,几近可见白骨。

    “看样子,你似乎认识那个家伙,也难怪,你们人类有一句话叫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你与他一般不自量力,自然也应该认识。”

    “你看,多么可悲,你想要为他报仇,可除了再送上一条性命,你还能做些什么?四境儒生,妄想擒拿神祇,这世上的读书人难道都是如你一般,读书读傻了吗?”

    披头散发的吕观山,并不回应天上之物的嘲弄,他抬头,眼神空洞的看向穹顶。有一只蝴蝶,振翅、加速、飞向穹顶。就像要划出苦海的扁舟,就像要横渡沧海的蚍蜉。

    转瞬,蝴蝶便来到了穹顶之上。它的双翼一振,一股气机在它的双翼之下被牵动,涌入吕观山的体内。那是乌盘城的气运,身为知县的吕观山尚且还是有能力驱使所辖之地的气运以为己用。那个儒生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他脸上的阴翳之色如春风拂过寒冬一般,尽数消融。

    “你说得对,一个四境儒生,哪能是高高在上的昭月正神的对手。”

    他这话说得坦然无比,但披散着头发的脸上真切的笑容,却让高高在上的庞然大物心生不安,那黑龙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困惑,而吕观山的声音却也在那时,再次响起。

    “但我才是朝廷钦定的乌盘城知县,在这一城之地,吕某人绝非羔羊待宰!”

    “我斩不了你这恶蛟的阳神真身,难不成还斩不了你居于此方蚕食乌盘气运的一道龙魄吗?”

    这话说到最后,吕观山的声音陡然倍增,旋即他那头披散着的黑发猛地扬起,一身褴褛的黑袍鼓动,他喝道:“乌盘知县吕观山,依大燕律法,着乌盘城神庙龙魄于此方问斩!”

    “给我拘来!!!”

    那一刻,那被摆放在监斩台案台上的书页已然泛黄不知多久为由被人翻阅的《大燕律法》,书页忽的开始翻动起来。

    书页翻动的速度极快,但在数息之后又戛然而止,停留在了某一页上。

    页面上密密麻麻的字迹中其中一排字迹开始亮起阵阵金光,那字迹如是写道——

    池,无水则不鱼,地,无草则不牧,家,无度则不兴,国,无法则不立。

    故铸以此书,以鉴天道,愿我大燕永续此法,万世不灭。

    那些字句,随着金光翻动,纷纷涌出,一一闪现在吕观山的身前,然后化作金色的流彩涌入他的身躯,那一刻,儒生周身所弥漫的气息猛然狂暴了几分。

    穹顶上的黑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眸中亮起愤怒与惊恐交加的神采,他暴喝道:“尔敢!”

    天地间收敛的风雨再起,暂歇的雷霆又急。乌盘城中乌黑一片,一派末日之景。

    吕观山神色肃然的伸出了手,他的五指张开,穿过密密的雨帘,伸向远方,涌入他体内的金光在那时汇集于他的手掌,如满弦之箭,蓄势待发,而那“利箭”所对准的方向赫然便是乌盘城的龙王庙。

    “吕某人堂堂正正有何不敢?”吕观山正色言道,伸出去的手掌猛然握紧。

    昂!

    远处响起一声哀嚎,金色的光芒涌出,化作一道手掌握住了那龙王庙,随着吕观山的用力一握。一只身形小了数十倍,但模样却与头顶上的庞然大物生得一模一样的黑龙虚影,被那金色的手掌握住了颈项,拉扯到了行刑台前。

    金光在那时一阵涌动,化作五条金色的锁链,一端分别困住了黑龙的四肢与颈项,另一端生生的扎入地面。任凭那黑色龙影奋力挣扎,也难以挣脱这金色锁链的束缚,而那把被遗留在行刑台前的大刀亦在龙影的跟前,闪烁着骇人的寒芒。

    “找死!”穹顶上的巨龙发出一声怒吼。“今日我便要看看,你如何斩我?”

    漫天的紫电奔涌,尽数朝着刑场倾泻而来,转眼间那本就狼藉一片的刑场之中更是电闪雷鸣不绝。

    吕观山沉默不语,他看着眼前的雷电炼狱,双眸之中寒芒一凝,下一刻便猛然迈出了自己的步伐,迎着漫天雷电走向行刑台。

    监斩台距离行刑台不过十丈的距离,对于男人而言却如隔天堑。

    但他却走的很坚定,哪怕他的身子在雷电的轰击下各处皮开肉绽,哪怕他迈出的每一步都比上一步沉重百倍。

    暴雨更大,仿佛要淹没整个乌盘城。但吕观山还是走到了刑台前,那时他的衣已经尽数碎裂,头顶为他牵动乌盘气运的蝴蝶以摇摇欲坠。可他眸中的火焰,却也越燃越旺。

    “吕观山!你敢斩我龙魄?就不怕我淹了你这乌盘城。”穹顶之上的黑龙怒吼,而被囚禁在金光中的龙魄却哀嚎不绝。

    吕观山看也不去看那黑龙一眼,只是沉默的伸出手,就要握住那把倒插在地面上的锈刀。

    黑龙见此状,已知任何的言语都无法改变这狂儒的心思,他巨大的眼球中闪过一道寒芒,然后,黑龙龙头一摆,巨大的身形开始在黑云之中攒动,直到这时,那些城中的百姓才得以看清这头黑龙的全貌——浑身密密的如金属一般的鳞甲、巨大又锋利的龙爪、所行之处牵动风云,呵气为雨,吞吐雷电。

    这样的事物,单单只是一瞥便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诸人的身子开始颤抖,却不仅是因为心头的惊骇,更因为随着那黑龙在云层游动,乌盘城的大地也开始颤抖。

    由轻及重,转瞬光景。大地开始抖动,两侧房屋开始摇晃,屋顶的瓦片坠落,到最后人群都开始难以站直自己的身子,在一片惊呼声中东倒西歪。

    “快看!那是什么?”忽的,有人发出一声惊呼,伸手指向乌盘城外那乌盘江所在的方向。众人抬眸看去,巨大阴影伴随着恐惧漫上了众人的眉梢。

    他们看见了压过城头的滔天巨浪从乌盘江中升起,正朝着这座风雨摇曳的小小城郭奔涌而来。

    他们豁然明白了,原来这位乌盘江神之前所言,绝非说说而已……

    声势浩大的巨浪,不过眨眼的光景,便已然兵临乌盘城外。

    大地在巨浪的席卷下颤抖得愈发的厉害,百姓们的惊呼在那时变做了撕心裂肺的哀嚎,人群的慌乱比起之前更甚数筹。毕竟方才的电闪雷鸣也只是天相有异,而此刻的巨浪滔天,那是真正可以在转瞬间摧毁整个乌盘城的灾难。

    在事关生死的恐惧面前,足以让任何人撕下虚伪的嘴脸。没有人再有心思去关心刑场上的变化,他们争先恐后的朝着另一侧的城门方向奔去。

    “有大燕气运护体,我一时杀不得你。”

    “但你大可握住那把刀,我敢保证,这乌盘城中的百姓,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这座城池!”

    “来吧,我要看看,你这满口大义的儒生是不是敢为了你的道义,让满城百姓为你陪葬!”

    黑龙闷声言道,那滔天的巨浪已然越来越近,似乎下一刻便会将这座城池彻底吞没。

    吕观山已经快要握住那刀柄的手,微微一颤,他抬头看向城头方向的巨浪,神情肃然。他沉默了下来,似乎在衡量龙王抛给他的问题。

    而那位龙王不急不忙,他眸中的愤怒在那一瞬间消逝,眼睛再次眯起。他很清楚这些读书人的软肋——沽名钓誉,爱惜名声,就和很多年前的另一位儒生知县一般,他们能做出的抉择,在他们饱读的圣贤书中便早已决定。

    不出所料的是,在那样一段沉默之后,吕观山伸出手的果然缓缓放了下来。

    黑龙眯起的眼缝中露出了笑意,他的血盆大口张开,闷声言道:“既然改注意了,那便学……”

    他的话,说道一半,便旋即戛然而止。

    那低头似乎已经放弃抵抗的儒生在他说话的档口,垂下的手再次伸出,握住了那锈刀的刀柄,一道裹挟着大燕国运的金光顺着吕观山的手臂涌向长刀,锈迹斑斑的大刀在金光的滋养下,转瞬便化为了一把闪着幽深寒芒的雪白利刃。

    只见浑身是血,身材略显瘦弱的儒生,手起、刀落。

    伴随着一声轻响。

    一颗硕大的头颅从行刑台上滚落。

    吼!!!

    穹顶上的黑龙双目尽赤,他扬天发出一声悲鸣,庞大的身形在空中扭动好似承受了无边的痛苦一般,他嘴里咆哮道:“你们都得死!”

    远处那已近城郭的滔天巨浪应声再次拔高了数丈,遮天蔽日,将整个乌盘城都笼罩其中。

    斩下龙魄头颅的儒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扔下手中的长刀,头顶那只已经奄奄一息的蝴蝶缓缓落在了他的肩膀。儒生伸手抚摸着蝴蝶的翅膀,蝴蝶用触手轻轻的触摸吕观山的颈项。

    接着,它的翅膀上开始浮现一道道宛如蛛网一般的纹路,金色的光芒从纹路中亮起,它周身的黑暗像是一层血痂一般快速的脱落,不过眨眼的光景,那蝴蝶又恢复了往日金光璀璨的模样。

    它轻轻的靠在吕观山的脖子,动作温柔,如贴耳倾诉着些什么。

    但他周身那璀璨的金光却渐渐变得暗淡,头顶的触角无力的垂下,连同着它的身子也在那时从吕观山的肩头跌落,飘飘荡荡,像极了深秋的枫叶。

    吕观山的手伸了出来,接住了蝴蝶下坠的身子。它艰难的想要抬头看上男人一眼,但脑袋方才抬起,便又再次无力的垂下。知道事不可为的它在男人的手中蜷缩下身子,宛如拥着棉被熟睡的孩童。他的翅膀缓缓扑腾,渐渐归于无声,像是告别,数息之后就连周身的光芒也完全熄灭。

    那只蝴蝶,终究没有飞过它的沧海。

    “谢谢。”吕观山缓缓的将熄灭了光芒的蝴蝶放在了地上。然后,他站起身子,抬头看向那越来越近的滔天巨浪。

    他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了几道旁人根本难以听清的字眼。

    他说道:“关山槊。”

    ……
友情链接:恒大彩票平台  千金城娱乐  加拿大28官网  永利彩票官网  彩盈彩票  赛车pk10注册  苹果彩票网  竞彩258平台  新生彩票  og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