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三十五章 自残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三十五章 自残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月的乌盘城与寒冷二字决计沾不上半点干系。

    梁冠却在那时打了个寒颤。

    他没有心思去细想,是不是方才踩空的瓦片惊醒了魏来,又或者对方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他的手在短暂的惊骇之后,猛地伸出,握住了自己藏在腰间的匕首,身子顺势趴下,不顾仪态的顺着房顶坡面下滚,试图以此躲避背后的“毒蛇”。

    魏来显然反应不及,直到梁冠的身子滚落,方才挥出手中的匕首,虽是乘势割开了梁冠右臂上的衣衫,在他的臂膀上划开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但却远不足于取下对方的性命。

    梁冠吃痛,却不敢回头,反倒愈发用力的翻滚着自己的身子,而眼角的余光却打量着身着白衣杀来的魏来。

    这很不好,夜里对战本就考验双方的目力,穿着一身白衣,岂不是就是将自己暴露在敌人跟前?加上方才魏来并未一击取下自己的性命或者击溃他的行动能力,给了他出逃的机会,这便能很好的说明许多问题——魏来是雏儿。

    看着有些慌乱的追上前来的魏来,梁冠心头的不安稍缓。多年来出生入死的经验让他知道,面对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他是有机会逃出生天的。

    魏家老屋的屋檐距离地面足足有一丈之高,但在强烈的求生欲望的驱使下,梁冠没有半点的迟疑,整个身子都一并从屋檐上滚落。

    咚!

    高处落地带来的冲击力让梁冠的周身传来一震剧痛,尤其是被割开的手臂,更是在这样的冲撞中被撕裂得更大,血流不止。但他没有时间去抱臂哀嚎,落地之后便赶忙仓惶的站起身子。而另一边的魏来也旋即飞身跃下,落在了梁冠的跟前。

    从那样的高度的落下,少年的脸上却并无半点不适之色。这让梁冠不免有些心悸,暗道罗大人猜测的果然无错,这个家伙真的是在装傻!

    不过这对他却也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他弓着身子,手中用力握着那柄从腰间拔出的匕首,紧张的注视着魏来。他可以推测的是,从方才魏来反应的速度看来对方的修为应当并不太高,但他此刻右臂受伤,只能用不擅长的左手握匕,情形怎么看对他都是不利的。

    他的目光游离,既紧盯着眼前杀气腾腾的魏来,余光却也瞟向魏来身后那座半闭着的院门——那是他唯一的生机。

    时间在双方的僵持间流逝,梁冠看着始终按兵不动的魏来,心头渐渐察觉到了不对。他的身上带着伤势,血流不止,拖下去或许不待魏来出手,他便会自己失了战力。念及此处,他再次定睛看向魏来,却见那少年虽然一幅准备出手的架势,但浑身的气机却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凌厉,显然是防守的意图多过进攻。

    他要生生的拖垮自己!

    梁冠想明白了这一点,心头一凛便很快有了决断。

    只见他的脚步猛地迈出,嘴里发出一声爆喝,左手紧握的匕首挥舞,在黑夜中划出一道渗人的寒芒。

    这世上道理有千条万条,但在搏命的双方之间,只有一条道理能算作真理——狭路相逢勇者胜!

    梁冠想要活下去,就得一定要斩下魏来这条拦路虎。

    他笃定魏来虽有修为,却疏于真正意义上的临阵对敌,故而这次出手,不仅突然,所行杀招也是同样凶狠凛冽,大有要与魏来以命搏命的架势。

    魏来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面对这般凶狠的梁冠,魏来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在那匕首及身的瞬间,所思所想的并非如何御敌,而是出于本能的、下意识的朝着一侧躲避。

    而这般举动,却也正中梁冠的下怀。

    他凶狠的眸中闪过一丝喜色,手中高举的匕首忽的落下,点地的脚跟一转,身子便以他所能到达的速度的极限猛地顺着魏来躲避所留出的缝隙,朝着院门方向狂奔而去。

    魏来也在这时意识到自己着了这黑衣人的道,他自是不愿意放梁冠离去,反应过来之后,在第一时间提起匕首,朝着梁冠逃窜的背影刺去。

    这本应已经只能算作亡羊补牢的一刺眼看着已经追不上梁冠离去的背影,可就在这时,梁冠的身子却忽的停下,只见他的脚跟一转,手中那柄匕首借着身子旋转的力道脱手而出,化作一柄飞刀,直取魏来的面门。

    魏来显然未有料到已经溃逃的梁冠竟然还能有反击的余力,他措不及防之下,只能再次回身躲避。

    噗!

    一声闷响升起。

    梁冠知道那匕首刺入了魏来的体内,但他并不清楚,这一击给魏来造成了何等的伤势。事实上在扔出那一道匕首之后,他便已经头也不回的狂奔离去——他的伤势已经在这段僵持之间愈发的严重,因为流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脑袋甚至开始有些昏沉,方才那脱手的一刀几乎已经耗去了他剩余的所有气力。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祈祷那一刀足以阻止魏来追击的步伐,只要他回到曾经的吕府,向罗相武禀明一切,这魏来便注定插翅难逃,他又何苦非要在此时拼着性命不要,与他决出个生死呢?

    梁冠脑袋昏沉,思路却极为清晰。无论是之前的佯攻逃跑,还是之后的转头迎击,都起到了他想要的作用,以至于当他冲出院门时,背后传来的是魏来沉重又紊乱的喘息声而非追击之音,他知道,他成功了。

    他没有了顾虑,捂着自己的右臂,甩开了膀子在夜色中狂奔。

    ……

    趴在柴屋的门口,顺着房门的缝隙往外观望的刘衔结在梁冠离去后,终于鼓起了勇气,他推开了房门,快步走到了院子中,嘴里叫嚷着:“龟龟!刚刚那家伙是谁啊?这乌盘城治安这么差的吗?大半夜的匪盗横行,小阿来,我跟你说啊,方才也是老夫聪明……”

    刘衔结不分场合的继续着他的话痨,可当他叨咕着这些废话,来到庭院中,看见那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倒地不起的魏来时,刘衔结说到一半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他的眼睛瞪得浑圆,嘴巴张大,好似可以塞下孙大仁的拳头。

    庭院在那时随着刘衔结的沉默,安静了下来。

    但这样的安静却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刘衔结在静止了数息之后,猛地深吸了一口气。

    “啊!!!!”

    然后一声凄厉哀嚎便响彻于了夜色笼罩的乌盘城。

    “我的小阿来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刘衔结大哭道,身子快步走到了魏来的尸体旁,作势就要扑倒在他的身上。

    那张鼻涕眼泪纵横的皱皮老脸眼看着就要铺在魏来的脸上,一只手却忽的伸出挡在了他与魏来之间。

    刘衔结一愣,正觉这触感不对,那只手的主人却猛地用力,将刘衔结的身子整个抬起。

    被动的站直身子的刘衔结,心头疑惑,他定睛看去,却见方才双眸紧闭的魏来不知何时,眼睛已经睁开,此刻正面色不善的盯着他。

    “诈尸?”刘衔结心头一跳,脸色煞白。

    “我不是叫你不要出来吗?”但还不待他想明白这其中就里,一道冰冷的声音却忽的在他耳畔响起。

    是魏来!

    刘衔结终于回过了神来,他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着魏来,嘴唇上下打颤:“你是人……是鬼啊?”

    魏来白了神情夸张的刘衔结一眼,倒地的身子猛地坐起,那插在胸口处的匕首被他取出,刘衔结这才发现,那匕首上竟无半点血迹。

    到了这时,刘衔结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你是在装死啊?”

    魏来却并不理会刘衔结的大呼小叫,他若有所思的盯着那柄滴血不沾的匕首,脸上的神情在夜色中晦暗不明,只是那双眸子中闪烁的光芒幽寒阴森。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样的算计啊!”刘衔结对于此刻魏来的异状犹若未觉,还在自顾自的夸赞着魏来。

    可盯着那匕首的魏来目光却忽的变得愈发的阴冷,下一刻,他像是下定了某些决心一般,咬了咬牙,在刘衔结错愕的目光下,将那匕首高高举起,朝着自己的胸口……

    狠狠的扎了进去!
友情链接:乐八彩票  网盟彩票官网  凤凰彩票官网  百姓彩票注册  248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百姓彩票  一品彩票app  乐彩彩票  拉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