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四章 阿橙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四章 阿橙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月二十七。

    乌盘城外曾经名为猴狐林,如今已经尽数塌陷化作一片废墟的荒原周围,时不时的可见行踪诡异的之人,或三五成群,或只身一人行走其间。他们或走走停停,或四处观望,像是在寻找着些什么。

    一个穿着麻衣的少年忽的凭空出现在一堆倒下的草木所隆起的土丘后,他的转头四望,在确定周围并无任何人察觉到他的存在后,便甩开了脚丫子朝着乌盘城的方向奔去。

    ……

    时间已经过了三日,罗相武一干苍羽卫也失踪了三日,魏来难以预料这样的变故会给乌盘城带来怎样的变化,故而他选择走小路归家,避开了可能有的一切耳目。

    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三日来除了进食,魏来所有的时间都用于了修行。

    这很辛苦,但收获也足够丰厚。

    魏来想着自己丹田处已经凝聚出的七枚武阳神血,嘴角不仅勾勒起一抹笑意。

    这也并非魏来一人的功劳,这个过程中关山槊起到的作用也至关重要——自废修为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伤到自己的根基,之前魏来之所以极力要求罗相武等上自己四天,要养的伤其实并非胸口处那道看似骇人,实则根本未有伤及要害的刀伤。而是自废修为后带来的内息不稳与经脉受损。

    但有关山槊的存在,他可以以他的修为护住魏来的心脉与要害,这样一来,魏来便可再无后顾之忧的尽情炼化又摧毁体内的武阳神血。

    当然,他不能一直呆在那里,毕竟离开得太久还易惹来旁人的猜测,他要救关山槊,在未有将之化为自己的护道阴神前,为了防止那些有心之人寻到关山槊神庙的所在,他还得打探消息,以防万一。况且一门心思的修炼,用关山槊的话说很多时候都是弊大于利。

    魏来从城西的小道入了乌盘城,又穿过一条小巷,走入了瑞龙街。此刻正是晌午,阳光正艳,瑞龙街两侧的饭庄平日里这时应当生意正好。可今日却是门可罗雀,食客罕至。魏来有些疑惑,也有些不安。

    而更让他不安的是,当他出现在这街头,饭庄中人数不多的食客与百无聊赖的老板们都在那时朝他投来古怪的目光,对着他一阵指指点点。

    魏来暗道莫不是哪里出了纰漏?但转念一想,罗相武本就想要独吞关山槊神庙中的传承,乌盘城盘踞的各路人马众多,他定然不会走漏风声,那么他随魏来寻庙之事自然也就只有他与他手下的一干人马知晓,而那群苍羽卫早就死在了魏来手中,尸体也被关山槊烧成了灰烬。此事定然没有传扬出去的可能,如此一来,那这些人异样的眼神,就另有所指了……

    魏来想着这些心中稍安,也打消了立马掉头逃亡的心思,他低下头快步赶路,想着回到老屋问一问那个刘衔结,这三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行至老屋前,远远的看着老屋房门大开,魏来便觉有些不对,正要快步走上前。可老屋角落的阴影处却忽的窜出一大一小两道人影。

    “阿来!你可算回来了!”其中一位年近四十,却风韵犹存的女子一脸焦急的小跑到魏来跟前,急切言道。

    “阿来哥哥!刘爷爷被那些坏人抓走了!你快去救他啊!”而女子身旁,一位生得可人,扎着两个冲天鬏的小女孩也急切附和道。

    ……

    魏来从六岁跟着他爹娘来到乌盘城后,便从未离开过这座位于大燕边境的小城,也算得上半个乌盘城人。

    旁人虽都道他是个傻子,又言他爹娘得罪了乌盘龙王,不愿与他亲近。但人心都是肉长的,魏守在乌盘城的这几年,颇受百姓爱戴。乌盘城的百姓没有舍己为人的大胸怀,可也绝非铁石心肠的恶人。

    百姓们虽无人敢接手当年孤苦的魏来,但时不时送给他一些吃食,或者旧的衣物也是常有的事情。而眼前这位女子,便是当年吕观山未到之前,待魏来极好的几位城中居民之一——亦是刘衔结最喜欢的那家包子铺的主人,张婶。

    张婶的包子铺没有名字,但在乌盘城也开了好些个年头,传闻张婶的夫家好几代人都靠着这个包子铺在乌盘城维持生计。张婶当年也算是这乌盘城头数一数二的美人,但她男人走得早,独自一人带着女儿又经营着男人留下的铺面,这些年老得极快,可饶是如此依然可以很轻松在她脸上看到些许当年貌美如花的轮廓。

    对于他们母子的到来魏来很是意外,而对于她们言说的内容魏来更感诧异。

    看张婶与小女孩一脸焦急的模样,想来她们已经在这处等了许久,魏来没有心思去细究刘衔结何时与这对母女熟悉到这种地步,也没有心思去细想,这对母女又是为何会想到找一个傻子来救人的“馊主意”。他面色一沉,安抚道:“张婶莫急,你且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自从男人走后,便一直守身如玉的半老徐娘,此刻却忘了男女大防,伸手便拉起了魏来的衣袖,一脸张惶的言道:“咱们边走边说,耽搁得太久,就来不及了。”

    魏来倒也不疑女人会诓骗于他,索性便应了她的意思。

    “今日早晨,刘老爷子就跟往日一般,来我铺中买包子,可不知哪里来了一群军官不由分说的将他给掳走。”

    “我特意去知县府打听了一下,说是昨日城里来了个大官,比那个罗大人还要大许多的大官,在清查吕知县的事情。然后也不知从哪里听说刘老爷子这号人,觉他来历不明,便将之掳走审问。”

    “我想他既是你家亲戚,你一定可以为他证明。”张婶牵着小女孩快步在前方赶路,嘴里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我还听说那些官老爷最喜欢动刑逼人招供,咱们得走快些,刘老爷子那把年纪,可挨不住几下啊!”

    正说着,快步而行的三人便来到知县府所位于的锣鼓巷。

    知县府与曾经的吕府比邻而居,而算不得繁华的锣鼓巷上,此刻却人潮涌动,一大批乌盘城的百姓围在知县府前,还未走近,魏来远远的便听到刘衔结的哀嚎声。

    张婶一个妇道人家,哪曾听得这样凄厉的声音,当下就是脸色一白,险些站不稳身子,反倒是她身旁那个小女孩,虽然身子有些颤抖,但却伸手扶住了自己母亲的身子。

    “张婶莫慌,我去看看。”魏来赶忙安抚道,便要迈步朝前走去。

    可一只脚方才悬空,身前的巷口处,便忽的走出一道人影,转神面向魏来。

    魏来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看向那人,那时,自认为心性还算不错的少年却是一愣。

    来者是一位女子,准确的说是一位极漂亮的女子。

    她内里穿着一件白衣,外配一件橙色的开衫,衣角绵长直至膝盖,脸上不施粉黛,头发梳成马尾,以一根红色的丝带绑紧。整个人看上去英气十足,却又不失女儿娇美。

    这样的装束配上她的容貌极具冲击力,让魏来也不免一愣,暗道自己似乎并不认识这样一位女子。

    “阿橙姑娘。”

    “阿橙姐姐。”

    正疑惑间,身后的张婶母女却发出一声轻呼。

    魏来回头一看,见二人的目光越过自己落在了那女子身上,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女子认识的不是他,而是他背后这二人。

    魏来皱了皱眉头,也无心去管这女子与张婶母女之间的事情,索性独自一人快步上前,走到了那人群前,排开密密的人群,挤入了其中。

    “这就是你们找的帮手?”名为阿橙的橙衣女子瞟了一眼离去的魏来,看向张婶母女问道。

    “是啊。阿橙姐姐,刘爷爷是魏来哥哥的亲戚,魏来哥哥只要能向官老爷们证明。爷爷就会没事。”张婶身旁的小女孩一本正经的言道。

    阿橙对于小女孩天真的想法不置可否,她盯着张婶问道:“那老头不就是你的一个食客吗?对你们很重要?”

    张婶面有难色,似有什么难言之隐,面对女子的提问有些犹豫。

    “当然!他是……”可以一旁的小女孩却并无这般念头,张开嘴便要说些什么,可惜话未出口便被自家母亲捂住了嘴巴。

    “没什么重不重要的,只是都是同乡,能帮一把就是一把。”张婶很是拙劣的想要遮掩自己女儿的失言。但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妇人自己脸上的慌乱便已经将欲盖弥彰这四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橙衣女子自是看出了些端倪,却未有拆穿妇人,只是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旋即便转过了身子:“那便去看一看吧。”

    “啊!!!”这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忽的传来,听声音便是那刘衔结的哀嚎。

    张婶的脸色愈发的苍白,身子颤抖着几乎不能站立,迈出的步子更是随即停止。

    走在前方的女子感受到了身后的异样,她转过头,看了脸色苍白的母女一眼,平静言道。

    “放心,我看过了。”

    “死不了的。”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网  360彩票网  齐发国际游戏  999彩票  乐橙彩票  中华彩票网  新利彩票  百姓彩票注册  ag体育平台  搜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