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八章 画中人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八章 画中人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婶的包子铺生意红火,不仅因为她家的包子馅大面足,也因为价钱公道。

    成年男子一个拳头大的肉包也才三枚铜板,菜包就更便宜了。只需要五六文钱便可吃上一顿饱饭,味道还极为可口,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包子铺的存在不可谓不是一件幸事。

    张婶带着女儿回到了住处,时间已经到了亥时,但她还不得休息——她赶紧和面,为明日的生意做好准备。

    包子铺得一直开下去。

    这是她那个短命的男人临死前唯一交代给她的话。

    张婶一想到自己早死的丈夫,便是一阵咬牙切齿,当年她怎么也算这乌盘城里数一数二的美人,好些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们整日围着她献殷勤,她偏偏脑子一根筋,嫁给了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只会做包子的男人。

    要说靠着这包子铺一家三口,虽无法锦衣玉食,但也可以还算富足的过完一辈子,但偏偏男人命薄,孩子还未满周岁,便得了怪病撒手人寰。留下她孤女寡母,靠着一间包子铺维持生计。

    张婶想到这里,不免叹了口气,她的腰有些发疼——揉面是一件力气活,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更是如此。十余年来的日夜辛劳,加上年纪渐长,这样的毛病早就在她的身上显露棱角,只是张婶没有那闲钱,也没有那功夫去慢慢调养。

    “娘,水。”这时身旁传来一声脆生生的声音,梳着两个冲天鬏的小女孩乖巧的给正在辛苦劳作的那人递来了一碗清水。

    女人从自己的思绪中被拉了回来,她转头看了看笑起来有一对虎牙的女儿,自己的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方才的牢骚与背上的腰疼在这时似乎也烟消云散。

    她伸手接过了瓷碗,喝下一口,将之递还给自己女儿,言道:“青焰乖,先去睡吧,娘一会就来。”

    小女孩接过瓷碗,但却并未如以往一般听话的离去,而是有些踟蹰的站在原地,看那模样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出。

    张婶将她一手带大,那还能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她微微一笑,停下了手中的伙计,笑问道:“怎么了?”

    女孩又迟疑了一会,这才低声问道:“娘,你说真的是他吗?”

    这个问题让女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但很快她便回过了神来,笑容再次在女人的脸上荡开,她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女孩头上的冲天鬏,喃喃说道:“会是的,一定是的。”

    说着女人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屋内,那不大的正屋中有一座神龛,神龛上有些许贡品与一座小小的香台,却并无神像又或者灵位,只有一幅老旧的画像挂在其上。

    那是一位貌美的女子与一个头上用白布裹着厚厚一层,两侧微微凸起的男子。二人立在画轴中,或是年岁久远的缘故,画轴隐隐泛黄,一些地方还有些脱墨,以至于模糊不清。但二人对视时,那眸中的笑意,却好似能穿过油墨、破开岁月,直抵现世。

    ……

    夜色正浓,化为废墟的猴狐林中,一道身影在飞快的穿行。

    他的身后有几道身影紧紧尾行,但那人却并不慌乱,也无心阻止亦或者想办法将之甩开,他自顾自的飞奔,在瞥见不远处一道隆起的土丘时,眼前一亮,身子一跃便落入了土丘后。身后的几道黑影见状,隐隐察觉到不妙,便快步上前,只是当他们来到那土丘后时,却发现之前跟踪的人影此刻却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

    几人暗觉古怪,围着那土丘一阵找寻,甚至心有不甘者直接挖开土丘,一直忙活到第二日天明,却只得到一堆朽烂的枯树树干。

    ……

    “你被人跟踪了。”

    漆黑一片的地底神庙中,关山槊看着随着一道红光闪烁而出现的少年,如此言道。

    魏来站起身子,掸了掸自己衣衫上的尘土,随口言道:“朝廷派了近千人的苍羽卫前来乌盘城,看样子是定要将你擒拿。更大批兵马可能还在后面,那些江湖人士在此地盘踞多时,此刻自然是坐不住了。这几日那些以往还在观望之人也加入了搜寻的行列,整个猴狐林被挖得坑坑洼洼,却依然找不到你这神庙所在。大家相互猜忌,任何行踪诡异之人在他们看来都有可能知晓神庙的所在,被跟踪不足为奇。”

    关山槊闻言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塌陷之处足足二十里地,我早就料到会有这般后患,故而还将神庙下沉了数丈,除非他们将整个猴狐林掀个底朝天,否则短时间内他们是找不到这处的。”

    魏来听闻这话,瞥了关山槊一眼,又从怀里掏出了一支蜡烛,将之点燃,放到了烛台上。嘴里再次言道:“你能藏到何时我不知道,但我估摸着是快藏不住了。”

    “嗯?”关山槊疑惑的看向魏来。

    “宁州的翰星榜六月发放,送到乌盘城需要六到七日,距离今日也就只剩下十天左右的光景。”魏来平静的说道,身子却在那时盘膝坐下:“咱们的时间有限,开始吧。”

    关山槊大概知道一些魏来的处境,也明白翰星榜单一旦送到乌盘城魏来将会面临如何大的麻烦。他看了一眼已经盘膝而坐的少年,体内灵力奔涌,一道红光便在他驱使下遁入了魏来体内,这道力量足以护住魏来的心脉,让少年可以放心的摧毁自己体内的武阳神血,而并不担忧会留下什么后患。

    关山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他不禁再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如何?”

    魏来似乎并未察觉到这般异样,他低着头言道:“依照现在的速度,一天的时间足够我凝出一枚武阳神血,六天足够我抵达武阳十三重。按照之前你说的那位天才妖孽,他凝出第十三枚武阳神血后,推开第一道神门花去了三日时间,为以防万一,我预留四日,想来应该没有问题。届时你便可化作我的护道阴神,暂时寄居在我的武阳神门之中。”

    这些话他一口气便说了出来,整个过程没有半点的停滞亦或者犹豫,语气更是极为平静,就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以至于关山槊在听闻这番话后也不禁有些发愣,神庙中为此静默了数息光景。之后,这位前朝阴神的声音方才再次响起:“十三枚武阳神血,这就够了吗?”

    已经闭目准备开始今日修行的魏来抬头看了一眼神情古怪的关山槊,男孩的眉头一挑,语气调侃的言道:“前辈最近似乎有些患得患失。”

    关山槊身前可是八门大圣,死后化为阴神,在大周未灭前,各处神庙哪一个不是香火鼎盛,这世上敢如此调侃他的人并不多。但魏来带着戏谑的话语,却并未让他生出半分的不满或是恼怒。

    他只是低头盯着魏来,目光如炬,好似要将这少年看个通透。

    摆在魏来面前的是一份天大的、甚至可说是亘古未有的造化。跟这份造化比起来,他这个前朝阴神的传承也显得无足轻重,只要魏来愿意,他可以凝聚出更多的武阳神血。即使没有他关山槊的帮助,魏来所损失也不过是些许淬炼肉身的速度,但饶是如此,比起寻常修士来说,他凝练武阳神血的速度依然会快出百倍不止。

    而现在的魏来却愿意放弃这唾手可得的造化,为的只是救下他这个行将就木的前朝阴神。

    关山槊很难相信真的会有人“傻”到这般地步,毕竟若是二人的位置互换,关山槊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以己度人的方法虽然可耻了些,但在很多时候,却出奇的有效。

    许久之后,他率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苦笑言道:“看样子我得收回那天我对你说过的话。”

    “你当得起这份天大的造化。”

    魏来眨了眨眼睛,反问道:“前辈不怕我在骗你吗?”

    关山槊一愣,同样眨了眨眼睛,说道:“那你演技不错。”

    二人随即在这烛火幽深的黑暗庙宇中相视一笑,虽无多言,却已明彼此心迹。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官网  大乐透彩票开奖结果  奔腾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飞艇官网  北京28平台  极速赛车软件  大象彩票  澳客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