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五十三章 结草衔环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五十三章 结草衔环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子死了快六十年了。

    她的身体一直很好,又有和尚留下的舍利相护,按理来说,活个百岁不成问题。

    但她死的时候才四十五岁不到,舍利中的光影中,她躺在病榻上的时候,虚弱得不成样子,就像是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一样。

    我倒好,舍利归来后,我本来撑不过几年的身子,竟然硬生生的撑了下来。

    虽然依然被困在江底,动弹不得,但却能靠着那舍利神游身外,我第一时间便想到我儿子。

    他叫刘圭,我花了足足一两银子,请当时乌盘城最有学问的先生起的名字。

    他说圭者,玉也。是君子帝王之器,难损于岁,温软如春。

    我看着我才十五岁的圭儿独自一人葬母。薛家的亲戚倒是有心照顾,但他却记着母亲的遗言,一人那包子铺开下去。

    于是他独自和面、独自修理蒸笼、独自吃饭、也独自在夜里抱着枕头流泪。

    我很想抱着他,告诉爹一直都在。

    但舍利给我的力量只能让我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假装我还在他身边,还陪着他。他是个坚强的孩子,在薛家的帮助下,他总算长大成人。他记得他娘的话,一直开着那包子铺。我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从一个小男孩长成了男子汉 ,他有了心仪的姑娘,开始在夜里辗转反复,却偏偏有贼心,没贼胆。

    我很心急,恨不得给他两脚,告诉他喜欢就要去争取。

    好在他运气不错,薛家的长辈替他做了主,娶到了他心仪的姑娘。

    那姑娘人好、勤快、生得也还漂亮,小两口的日子过得红火,过了几年,日子稳定,夫妻有了些积蓄,姑娘也有了身孕,我儿子高兴坏了,那天在家里手舞足蹈,开心得就像是小时候我第一次给他做了个竹马时的样子。我也很开心,我在他的身边乱窜,只可惜他看不见我。

    后来我的大孙子也出生了,看着儿子与儿媳欢天喜地,我也跟着傻笑,也觉得心满意足。

    就在我以为他们小两口会这样无忧无虑的过完一辈子的时候,他忽然病倒了,就像他娘一样,毫无预兆的病倒了。儿媳用尽了所有积蓄,请了能请的最好的郎中,却也依然回天乏术。那时,我孙子才十岁。

    我察觉到了不对。

    这不应该。

    我回到了江底,开始审视这一切,也隐隐察觉到这应该与那股困住我、不断抽取我力量的东西有关。我在舍利的帮助下,开始追踪我体内力量的去向,顺着那力量涌动的痕迹沿着乌盘江逆流而上。

    我才发现,舍利给我的能力并非无穷,它极大的限制,它让我神游身外的意识只能停留在我身为江神所辖的流域,一旦超脱了那个流域,我便会变得极为虚弱,会有一股力量一直拉扯着我,将我往后拽。

    我不甘心,我尝试了无数次,每一次都以被那股拉扯力量整晕而告终,当我醒来时我便会又回到我的肉身之中。但我渐渐发现,每一次我前进的距离都会比上一次多出一点,哪怕这一点相对于绵长广袤的乌盘江无异于九牛一毛,但只要有希望我便愿意不断的试下去,我要找到事情的根源,为了我的妻子、儿子。

    很多年过去。

    我的孙子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但比起他父亲,他的遭遇更加不堪,他只活到了三十岁,他女儿的模样还没见到便撒手人寰。

    我意识到若是不解决掉这个麻烦,我的后代都会遭受到这样的境遇,它就像是一个诅咒,会跟随着我的后人,直到我们灭绝。

    我开始更加努力的逆流而上,我已经这样游了三十多年,但我所能抵达的最远处依然不过整个乌盘江流域的十分之一。我很绝望,尤其是看着青焰一天天长大,这样的绝望便愈发的浓郁。

    我不敢想象,有一天她也如她的父亲、她的爷爷、她的祖奶奶一般死在我眼前时,我该如何面对,我知道这一天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远。

    直到有一天,我游出了更远距离,当然那里并没有我想要找的祸首,那里有另外的东西——另一个江神,我上游水域的江神。

    它是一只乌龟,一只足足四丈大小的乌龟。当我见到他时,他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壳,只有巨大的龟壳还矗立在江底,我在他的尸首上面闻到了困住我的事物的味道。我打了个冷战,忽然意识到,那股力量想要抽取的是整个乌盘江的气运。

    他要做乌盘江的江神——真正的江神。

    一切豁然开朗,我是乌盘江的江神,我的儿子、妻子、甚至每一个后代都会在我这里分去些许气运,但哪怕只是微末的一点,那施法者或者说那法门本就是如此,穷凶极恶,任何怀揣着半点乌盘江气运之人都难逃那法门的吞噬。

    有时候答案比未知更可怕,也更让人绝望。

    是谁把乌盘江水域的江神赶入乌盘江的?是大燕朝廷。

    又是谁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让大燕朝廷放任他吞噬整个乌盘江的气运?

    无论那是什么,总归不是我一个小小江神可以抗衡的东西。

    我放弃了挣扎,龟缩在江底,我甚至不敢再神游身外来看青焰一眼,我害怕我看见会是她如她爹、她爷爷亦或者她祖奶奶那般的模样。

    刘衔结侧头看了魏来一眼,耸了耸肩膀,言道:“比起你,我在这方面的承受力似乎差了很多。”

    魏来对于刘衔结此言不置可否,他问道:“那后来呢?你是怎么逃出江底的。”

    刘衔结眨了眨眼睛:“因为你啊。”

    “后来,朝廷册封乌盘龙王为乌盘江江神的消息传来,我方才知晓到底是谁主使着这一切,不过这似乎并不能改变些什么。”

    “直到有一天,一个书生带着他的孩子破开了江面,来到了我的面前。”

    “他们给了我一枚铭血丹。”

    刘衔结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当年那枚丹药递到了魏来跟前,魏来接过那事物,微微一愣,眸中的神色依然有些困惑,显然,一枚铭血丹理应无法改变当时刘衔结尴尬的处境。

    刘衔结看出了他的困惑,便继续自己的讲述。

    ……

    一枚铭血丹当然无法改变我的困境。

    但我虽然处境窘迫,可靠着那枚舍利,我依然还算得上是乌盘江的江神。你拜了我,诚心诚意的拜了我,你我便有了一丝因果,你是认了我这乌盘江江神之位的。

    这当然也没有什么用处。

    可世上事奇就奇在一个因缘际会。

    你修炼那古怪的功法,似乎能让你与乌盘龙王的气机连成一片,在这天地法则之间,你便就是这乌盘江的正神。

    你看,如此一来,事情就奇妙了起来。

    既然乌盘江的正神都认了我是这方水域的江神,那我岂不就真的是了?

    那施压在我身上的法门,从你修炼那法门开始便一日弱过一日,到了后来我便有了自由行动的能力,再到后来我甚至可以靠着自己艰难的爬出乌盘江,重新踏足这片城池。

    你说,这一切不就是因为你吗?

    听到这处的魏来不免愣了愣,随即他哑然失笑,这一切不过是他年幼时的无意之举,却不想竟然成就了刘衔结的这番机缘。

    “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做?”魏来又问道。

    乌盘龙王的强大毋庸置疑,魏来现在不会是他的对手,刘衔结也不会是,那这样一来,似乎刘衔结即使逃出生天也并无法改变刘青焰的境遇。

    刘衔结微微一笑,从怀里又掏出了一样事物,递到了魏来跟前,魏来定睛看去,却见那是一颗光洁无华,却又如玉一般的黑色石子。

    “这是?”魏来接过那东西,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气息便顺着那石子涌入了魏来的体内,魏来的身子一震,恍惚间只觉神清气爽,昨日一夜未眠的疲惫感尽数消融,同时他周身的毛孔张开,整个人似乎都与天地连成一片,说不出的通透舒爽。

    这东西显然并非凡品,再一联想刘衔结方才的故事,魏来顿时明白它是何物。

    魏来握着那事物的手一个哆嗦,赶忙便将之递了回去。

    可刘衔结却在那时伸手挡住了魏来递回的手,他平静的说道:“和尚说让我将此物赠给有缘人。”

    “这些年没事的时候,我就想,到底什么才算是有缘人,我又该去哪里找?”

    “后来我才明白,有缘人不用去找。有缘自会相见。”

    “我与我老婆子就有缘,所以我将舍利送给了她,可惜她福薄留不住,这舍利又回到了我这里。”

    “你呢?命硬得很,咱们十年前江底一见,你给了我活路。十年后我逃出生天,我就该还你一个恩情。”

    “你说,这算不算得有缘?”

    刘衔结说罢这话见魏来还要推辞,他便又笑道:“收着吧。就算你用不着,日后你寻到了有缘人,送给他就行了,就当是替我完成和尚的心愿。”

    “毕竟,我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为他做到这事了……”
友情链接:爱乐彩票网  成功彩票官方网站  搜狐彩票官网  vip彩票  秒速快三彩票  非凡彩票  恒大彩票  新宝彩票  大财神彩票  幸运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