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五十五章 夜听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五十五章 夜听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看着就要乱做一团的几人,互望一眼,纷纷收敛起了各自算计。

    魏来最先反应过来,他趁着阿橙愣神的瞬间挣开了放在对方的手,一个不顾形象的地打滚,便躲入了一旁的土堆之后。

    而回过神来的阿橙与男孩几人也被魏来的做法所提醒,纷纷一个闪身来到了魏来身旁的土堆。魏来见状心头暗暗叫苦,心道你们几位干嘛非得与我挤在一起。

    土堆不大,躲入其后的几人显然也察觉到大家一起藏在此处并非良法,想要起身再寻他处,可这时远处的人群已经走近,不得已之下,站起身子的几人又只能再次蹲下。

    男孩与他的两位侍女居于两侧,魏来与阿橙被挤在了中间,因为土丘的大小有限,为以防被来者发现,无论是与魏来相邻的男孩,还是在阿橙身侧的两位侍女都不得不朝里努力的靠了靠,这就不免让居于正中的魏来与阿橙被挤在一起。

    双方显然都未有料到这突然而然的变故,反应不及,面面相对的身子挤作一团,那从阿橙胸部处传来的阵阵触感让魏来面色古怪,他侧眸看了阿橙一眼,素来沉默寡言的女子依旧面色如常,似乎并不在意这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可当魏来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阿橙却同样转头看了他一眼。

    虽只是淡淡一眼,但却让魏来一个激灵,如置冰天雪地。

    魏来可见识过对方杀人如麻的样子,也不知为了那关山槊的传承阿橙会做到何种地步,他可不想再惹怒这女子,赶忙尽可能的挪动自己的身子,想要尽量避开一些不必要的身体接触。

    “别动,他们来了。”至少魏来方才微微挪动,身旁的男孩便低声埋怨道,也不知是不是他有意要给阿橙难堪,还是太过巧合,他推搡了一下试图挪动身子的魏来,看着不过十一二岁的男孩,实则修为早已抵达第四境玉庭境,那一推搡魏来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朝着阿橙栽倒过去,而男孩更顺势挤了过来。

    本来之前二人之间还有些间隙,此刻男孩从中作梗,反倒让魏来与阿橙的身子贴的更近,他不得不侧着脑袋将之靠在阿橙的肩膀上,方才能避免与阿橙脸贴着脸的尴尬境遇。但这样一来,魏来却能清晰的闻到那股从阿橙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而她那散落的发梢,打在了魏来鼻尖,却也让魏来鼻尖发痒,心底更生出一股古怪的感觉。

    “再敢乱动,别怪我不给州牧大人面子。”但魏来却没有时间去细细品味这忽然升起的奇怪感受,阿橙冰冷的声音忽的在他耳畔响起,魏来一个激灵,正想要解释些什么,可那群朝着此处走来之人的声音却忽的响起。

    “就是这里,应当没错。”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魏来一行人自是没了再起内讧的心思,纷纷小心翼翼的顺着土堆的缝隙看去,却见来者赫然是金柳山以及那两位之前便跟在他身边的老者,身后更是站立着数十位银甲程亮的苍羽卫。而除开这些,还有一位魏来的老熟人,孙大仁的父亲、贯云武馆的主人——孙伯进。他的身份显然不高,虽然立于那三位身旁,可却神情却稍显局促,有些小心翼翼。

    金柳山闻言一喜,言道“那好,现在我便让他们将大部队拉来,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那关山槊的神庙给挖出来。”

    说着,金柳山一挥手,便要给身后的数十位苍羽卫下令。

    听见此言的魏来心头一紧,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老者也罢,这男孩与阿橙也好,会如此准确的寻到神庙的所在,关山槊曾说过在他出手前,曾有意将神庙下沉,按理来说以这猴狐林方圆二十里的塌陷范围,想要寻到神庙所在绝非易事。

    “那两人是固州乾坤门的长老,一人唤作司马官、一人唤作司马玄,乾坤门精通四象之法,其中玄武一象便有谛听山林的神通,是寻找奇珍异宝的不二法门。”一旁的阿橙似乎看穿了魏来的心思,在魏来身旁轻声言道。

    只是本就离魏来极近,这般言说,更是对准魏来的耳垂,一番呵气如兰,让魏来的耳根隐隐泛红。

    魏来不解阿橙为何会忽然换了性子一般为他解惑,表面上还是感激点了点头,正要言谢。

    “所以,若是你身上也藏着些许关山槊的传承,他们一旦得到了那大部分传承,依仗着其他神通,也能找到剩余传承的下落。”

    而阿橙接下来的话,很好的让魏来把准备好的言谢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没有承担那传承的实力,倒不如将之给我。”阿橙说得理所当然。

    魏来看了她一眼,见她神情平静,似乎真的没有威逼利诱的意思。魏来自是不知当如何应对阿橙的“关心”,他索性不理此言,转头继续看向土堆外。

    “大人不可。”这时,另一位名为司马玄的老人迈步上前,阻止了正要派人行动的金柳山。“关山槊神庙现世,引来的各方人士尚且藏在暗处,譬如那位阿橙姑娘,定然就是为太子办事之人。娘娘对于这关山槊传承极为重视,几次告诫我等不容有失,此刻若是大举挖掘神庙,必然遭来那些在暗中窥探之人的注意,免不了他们会在神庙现世之后与我等抢夺,此举不妥。”

    金柳山闻言微微沉吟,随即言道:“那以二位的意思我们要等到何时?”

    司马官说道:“大人且派大军将此地封锁,那些江湖人士未见神庙出世,必然观望,不敢于朝廷冲突,只需十日不到,我门中三位圣子必到,届时有圣子坐镇,再开地掘庙,想来最为稳妥。”

    这个办法不可谓不好,虽然司马玄兄弟此举有为自家圣子在皇后娘娘那里请功的嫌疑,但依照金柳山以往那圆滑的性子,并非不能卖他那个人情。

    可此刻这位苍羽卫的千夫长却在听闻二人之言后,皱起了眉头。

    “二位的谨慎自然无差,但此事可否稍稍提前数日,又或者与那三位圣子大人修书一封,让他们辛苦一下,早几日到来。”金柳山的言辞还算客气,但这客气显然不是针对眼前的二位老人,而是他们口中的三位圣子。

    司马玄一愣,不解道:“三位圣子目前正在距离乌盘城不过千里的淹月城,以圣子的脚程,想赶到此地不过一两日的时间。只是洛鹤圣子行至那处时忽的有了机缘,到了破境的关键时期,故而许宣与叶渊二位圣子便在为其护道,需要耽搁几日……”

    金柳山听到这番解释,暗暗有些着急,他看了看身后立着的那排苍羽卫,咬了咬牙言道:“你们几个去周围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

    苍羽卫们应是退下,转眼此处便只余下了金柳山与两位老者,以及那位孙伯进。他颇有些无所适从,直到金柳山抬眸看了他一眼后,他的身子一震,赶忙低头言道:“我也去……也去帮帮诸位大人。”

    那二位乾坤门的长老也是人精,见金柳山这番作态便知事有蹊跷,其中司马官便索性问道:“大人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大可言说,我兄弟二人愿闻其详。”

    金柳山笑道:“算不得什么难言之隐,只是涉及到陛下,自然是越少知道越好。”

    “嗯?”听到此言的二位老者顿时脸色一变。

    年岁比起司马官略长的司马玄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凝重些许,问道:“难道说与太子废立有关?”

    此言一出,那金柳山倒还未有做出反应,可躲在土丘后的魏来却能明显感觉到靠在自己身旁的女子身子微微一颤。虽然那样的变故极为细微,但或是与之靠得太近的缘故,魏来还是察觉到了这点。

    “圣心难测,太子废立之事陛下从未提及,我们这些做奴仆的自然不敢多问。我要与二位言说的不是此事,而是另一件关乎陛下,也关乎我大燕以后百载社稷兴亡之事。”金柳山哑然失笑,他摇了摇头,否决了司马玄的猜测。

    “那大人所言何事?”司马官追问道。

    “燕、齐、鬼戎三国比邻,三国之中各有乌盘、大泉、白头三江东流,最后都汇入渭水。”

    “约莫六十年前,三国几乎都无一例外的开始清理各自疆域内三江流域的阴神阳神,同时扶持一位新的江神一统整个疆域,二位可知为何?”金柳山沉声问道。

    司马玄微微迟疑,周围虽无他人,但声音还是尽可能的压低了些许:“我倒是听闻过一些坊间传闻,说是那渭水神国的龙王寿元将尽,陛下有意扶持乌盘龙王,入主渭水……”

    “不是传闻,事实就是如此。”金柳山沉声言道:“就是无法入主渭水,也不能让鬼戎与齐二国得逞,否则一旦他们扶持的正神入主渭水,吞噬了渭水气运,那三国之间的平衡便会被打破。其中后果我想也就不必我再言说了。”

    司马玄兄弟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又觉不对,便再问道:“可这与挖掘神庙之事又有何干系?”

    “本来是没关系的。”金柳山面露苦笑:“可偏偏那吕观山得了失心疯,斩了乌盘龙王盘踞乌盘城的龙魄,这样一来圣上废了好些力气在乌盘江为乌盘龙王布下的大局便失了衡,缺少了乌盘城流域的气运支撑,乌盘龙王就无法如期晋升为掌管一州之地风雨的昭月正神。”

    “这本也不是大事,只需要花些时间,乌盘龙王便可再次吸纳乌盘城的气运……”

    “但坏就坏在,五日前我们接到消息,渭水龙王大限将至,不出三月必然殒命……”

    “朝廷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等乌盘龙王慢慢重新吸纳乌盘城的气运,他们决定用一个更简单也更迅速的办法。”

    说道这处,一阵夜风袭来,带着些许寒意。

    金柳山的神色阴沉,他瞟了一旁的二人一眼,低声说道:“水淹乌盘城。”
友情链接:希尔顿线上娱乐  金祥彩票  og真人平台  3d之家  恒大彩票平台  秒速飞艇官网  凤凰彩票官网  极速赛车网  中原彩票  吉林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