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五十七章 献计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五十七章 献计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水淹乌盘城。”金柳山的话宛如一颗巨石投入了湖面,激起了千层浪涛。

    “那这乌盘城的四千户人……”蓄着羊角胡的司马玄在听闻此言后脸色一变,问出此言时声音竟隐约有些颤抖。

    金柳山却在说完此言后一直盯着二人,司马玄这般变化他自是看在眼中,虽然嘴角还是带着笑意,可眯着的眼缝中却隐隐亮起了寒光。

    好在一旁司马官察觉到了金柳山的试探之意,他赶忙迈步上前,说道:“大哥好生糊涂,为了陛下、为了大燕,这四千户人的牺牲算得了什么?陛下爱民如子,我大燕朝哪一个人不曾知晓,陛下做出此举,想必也是痛心疾首的无奈之举。我们做子民辅佐就是,不必伤怀。”

    司马玄一个激灵,抬头看了一眼双眸眯起的金柳山,顿时额头上冷汗直冒。他连连点头,言道:“是在下糊涂了,糊涂了。”

    金柳山脸上的笑容绽开,之前眸中升腾的寒意不见踪影。他语重心长的言道:“二位长老都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前辈,心存仁爱当然是好事。”

    “但俗话说得好,慈不掌兵,善不为官。有些事有些决断上面做了,自然就有上面的考量。更何况乌盘城前后出了那么多反贼,谁又敢保证里面藏着的没有其他反贼呢?为了朝廷的稳固,这些牺牲是难免却也值得的。陛下与皇后娘娘素来看好乾坤门,我相信二位身为乾坤门的长老,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拎得清的,对吗?”金柳山的语调轻柔,大有循循善诱的味道。

    司马玄两兄弟却听得面色发白,水淹乌盘城到底是陛下的主意还是皇后娘娘的主意在这时已经不重要。上面的人是不会犯错的,就算错了,那也是下面的曲解圣意造成的。这四千户人当然得死,但若是许多年翻了案,这黑锅会落在谁的头上那就没人能说的准了。

    金柳山看出了二人的迟疑,但他并不着急,他很明白,在这样的决断之前,没有犹豫之人才是最可怕的。他眯着眼睛继续说道:“二位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世上哪有没风险的买卖。若是有那这买卖恐怕也赚不到乾坤门想要的价钱。”

    “前朝覆灭之前,乾坤门也是有大圣的一方巨擘,是可与玉鼎峰、紫云宫比肩的神宗,这才百年光景,落到今日地步是为何?二位可有细想?”

    说道这处的金柳山有意顿了顿,目光再次看向二人,见二人虽然依旧低头沉吟,但眸中闪烁不定的神采显然已经是对此事意动。到了这个地步,金柳山很明白,是时候拿出那颗压垮骆驼的稻草了。

    “对了,来的时候太急,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二位,就在三天前,玉鼎峰的卫流芳已经正式将五皇子收为了关门弟子。”

    这话出口,司马玄兄弟二人纷纷身子一震,彼此对望一眼,都从各自的脸上看到了深深的惊骇之色,司马玄更是在其后看向金柳山言道:“大人此话当真?”

    “此等大事金某人区区一位千夫长,岂敢妄言?”金柳山笑言道。

    再次得到肯定答复的司马兄弟又互看一眼,这一次他们的眸中没了之前迟疑又或者惊骇,有的只剩下下定决意后的狠厉。

    司马官上前一步朝着金柳山神色庄重的拱手一拜:“大人今日之恩,我乾坤门永世难忘。”

    说罢也不待金柳山回应,司马官便继续言道:“我这就修书一封与三位圣子,让许宣继续为洛鹤护道,这样一来,叶渊圣子应该可以抽出身来,赶到乌盘……”

    “谁在那里!”司马官的话说到最后,可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声爆喝,是那被金柳山遣散的苍羽卫巡逻时发现了什么。

    三人抬头看去,却见那苍羽卫爆喝的方向赫然便是离他们所处之地极近的一处土丘。三人顿时脸色一变,而司马玄最先反应过来,他的右手伸出,一道红色的神门在掌心亮起,一只浑身沐浴火焰的神鸟虚影在神门中游走,接着一枚染着烈焰的火球从神门中涌出直直的轰响不远处的土堆。

    “小心。”

    一声轻呼从土堆响起,土堆在烈焰的轰击下四散炸开,数道身影从土堆后跃出,落向一旁。

    这般响动引来了周围巡逻的苍羽卫,他们从各处涌来将那几道身影团团围住,而借着那些苍羽卫手中的火把,金柳山等人也看清了他们的模样。

    “阿橙?!”金柳山的脸色一变。

    “魏来?!”另一道惊呼也随即响起,却是那闻声赶来的孙伯进。

    “你认识他?”金柳山回眸看了一眼孙伯进问道。

    孙伯进赶忙上前,将他所知的关于魏来的一切尽数告知了金柳山。

    金柳山的心思活络,听闻这些顿时便想到了之前发生在乌盘城中的盗尸一案以及罗相武一行人的失踪。很显然一个傻子是不会与阿橙这样的人物一同出现在这猴狐林的,更不会这么巧出现在关山槊的神庙周围,这其中猫腻金柳山微微思索便想了个通透。

    “阿橙姑娘,看在太子的面子上,下官不想与你为难,可你竟然与一位钦犯搅在了一起,这事若是传扬了出去,太子的颜面又该放在哪里?”金柳山眯着眼睛言说道,上扬的嘴角带着笑意,这对他来说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说罢这话,他朝着身旁的司马玄兄弟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准备动手擒下魏来一行人。

    可就在这时,一道清冽的光芒从阿橙的长衫下涌出,直奔金柳山的面门而来。

    金柳山心头一惊,这阿橙的心思断不能以常理度之,之前敢当着那么多人面斩杀数位苍羽卫便已算得胆大妄为,此刻更是直接对一位朝廷命官出手。

    那寒光凛冽,速度极快带着阵阵破空之音,转瞬便杀到了金柳山的跟前,金柳山露出惊惧之色,一旁的司马官却赶忙伸出手横在了金柳山的面门与那飞来的寒光之间。一阵沉闷的轰鸣身响起,司马官的手背上赫然浮现出一道青色的神门,龟身蛇尾的玄武之相在那神门中昂起了头颅,青色的光芒大盛,六角形的龟壳纹路顺着青色的光芒铺开,在司马官的手背上化作了一道盾牌。

    轰!

    寒光轰击在青色的屏障上,龟纹裂开,寒光深入一寸,幽冷的锋芒直指金柳山的眉心,金柳山眸中泛出惊恐之色,身形僵硬。但好在那司马官双眸一凝,背部、胸膛以及眉心又有三道神门同时亮起,青色的光辉与伸出的手背上的神门连成一片,那龟纹涌动,开始朝着被寒光撕开的裂纹合拢。

    寒光振动,像是被困住的野兽想要冲破牢笼,却终究不得其法,在数息后光芒散去,归于寂静。而这时诸人也终于看清那寒光的真实模样——一柄并无任何花俏可言,通体雪白的一尺短刀。

    金柳山终于回过了神来,他感激的看了身旁的司马官一眼,随即面色一冷,言道:“拿下!”

    司马玄随即迈步而出,四道缠绕着烈焰的神门张开,神门轰鸣,巨大的烈焰神鸟虚影在他的背后浮现,神鸟高鸣,赤炎喷吐,一道道头颅大小的火球如暴雨般朝着魏来几人矗立之力倾泻而下,而周围围杀过来的苍羽卫也纷纷蹲下身子,神机弩拉满弦身,烈羽箭爆射而出。

    “走!”阿橙见状双眸一凝,一只手张开喝道:“夜尾。”那把一尺短刀一震,破开了龟纹的束缚遁入阿橙的手中,阿橙收刀,将一旁的魏来衣襟拎起,也不管魏来作何感想,身形一闪便化作流光朝着远处遁去。

    身旁一直未有出手的男孩见状骂了句:“真没义气。”也无心与这群人周旋,一只手伸出,无数剑影从掌心涌出,迎上那些飞射而来的烈羽箭与火球,阵阵轰鸣爆开,层层烟雾升腾,将此处笼罩得不见天日。

    而待到一切归于平静,金柳山沉眸看去却依然寻不到诸人身影。

    他的面色一寒,盯着那处被轰得坑坑洼洼的地面言道:“去把虎字营调来,他们谁也不能逃!”

    身旁的甲士闻言正要应是,一旁的司马官却赶忙言道:“大人!阿橙的修为高深,是宁州翰星榜上排名三甲的人物,他若要跑,任凭再多寻常苍羽卫也寻之不到。而那个男孩,我随未有细观,但看他出手的剑气纯正,加上身旁的两位侍女,恐怕应是宁修的儿子宁川。咱们大张旗鼓的搜寻他们的踪迹一来会引起那些江湖人士的忌惮,二来打草惊蛇还难有所得……”

    若是放在之前,司马官如此阻拦金柳山行事,以金柳山此刻的满心怒火,定会呵斥一番。但现在司马官可是他的救命恩人,金柳山自是不会与他难堪,但心中愤恨难平:“难道就这样放他们走了?二位不要忘了他们偷听到了什么,此事传扬出去,坏了陛下名声,圣责落下你我都难辞其咎。”

    司马玄二人闻言纷纷脸色难看,一时间纷纷沉默下来。

    就在诸人心思不郁之时,一旁被这番情形吓得不轻的孙伯进终于回过了神来,他看了看眼前的三人,微微思忖,终是鼓起勇气言道。

    “大人,小的有一计,或可一解大人心中忧虑。”
友情链接:258彩票  365彩票官网  彩都会平台  秒速快三开奖  宝赢彩票  乐彩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头彩彩票官网  澳发彩票  幸运赛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