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章 我说,放开我祖爷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章 我说,放开我祖爷爷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牛年迈,浑身的皮肤皱皱叠叠,像是老树的树干,坑坑洼洼。牛角不再锋利,上面满是斑驳的痕迹,眼窝深陷,尾巴上的毛发稀薄。

    但他足够高大,当它冲出牛圈时,巨大的牛角一顶,打得兴起的苍羽卫中便一人被牛角掀飞,身子被高高抛起,落入数丈开外的金柳山的脚下。

    它继续冲撞,牛蹄将一人踩在脚下,牛尾将一人横扫飞出,重重的摔入木棚中。周围的苍羽卫大都心头一惊,纷纷退避开来,被打得发丝散乱的张婶终于在青牛的庇护下,暂时逃避了被继续毒打的厄运。

    金柳山低头看了看胸口被洞开一道血洞的苍羽卫,鲜血不住的从那人的胸口与嘴中溢出,眼看是活不下去了。金柳山并没有理会自己下属嘴里的哀嚎,他随即便抬头看向那头护在那对母女身前的老牛,目光停留在他已经被染红的牛角上。

    苍羽卫所穿戴的甲胄名为亮银甲,是由断刃铁所铸,坚固无比,就是寻常刀刃也难以破开。这青牛能做到这一点,显然绝非凡物。

    金柳山的眼睛在那时眯起,他低声言道:“想不到这小小的乌盘城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青牛的鼻尖喷如着浊气,一只前蹄不断的踩踏着地面,巨大的眼睛中血丝密布死死的盯着周围长刀紧握的苍羽卫们。

    “一起上。”也不是谁发出这样一声高呼,围着青牛的十余名苍羽卫们应声而动,直直的杀了上去。

    哞!

    青牛巨大的头颅扬起,正前方的两位苍羽卫的身子便在巨力之下被生生掀飞,它的牛尾一挥,又是两位后方的苍羽卫在哀嚎声中到底,脸上被从中划开,割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但双拳毕竟难敌四腿,两侧杀来的苍羽卫显然不是青牛可以防御的,数把幽冷的刀刃砍在了青牛的身上。虎贲刀的锋芒正盛,青牛的血肉之躯显然不足以对抗如此利器。

    一道道血肉被割开,青牛嚎叫一声,身形一转,将两侧的苍羽卫掀飞,他们的身子四散倒退,撞入院墙,伴随着墙体坍塌的尘埃被淹没其中。

    金柳山身旁的司马玄兄弟见状,纷纷皱起了眉头,就要出手,金柳山却像是察觉到了他们的意图,一只手伸出,拦下了二人,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下喃喃自语道:“二位长老不必心急,我这些手下都是方才招募的新兵蛋 子,正好拿这头老牛练练手。”

    此言一出,他身后的苍羽卫们便有数十人涌出,两两一组,各自手中握着一道圆柱形的刀柄状事物,二人将此物合在一起,再次拉开,那两道刀柄之间便浮现出一道金色的微不可查的丝线——割骨弦!那是苍羽卫为对抗大型妖物或者野兽而设计的力气,那丝线看似细小,实则却是用造价昂贵的金蚕丝铸成,削铁如泥,又极为隐蔽。看上去不过头发大小的金丝,却可以将寻常人平整的切成两半。

    这手持割骨弦的数十位甲士在狭小院中摆开了阵势,而又有数十名甲士掏出了神机弩,将烈羽箭上弦,箭芒直指青牛。

    青牛显然也感受到了危险,它的脑袋不住的四望,若是它愿意,它完全可以一门心思的撞开人群,寻找逃出生天的机会。但显然他不会这么去做,因为它的身后有一位昏死过去的妇人与一位抱着母亲满脸泪痕的女孩。

    它没有退路。

    咻!咻!咻!

    一道道破空之音忽的响起,烈羽箭拖着火尾飞驰而来,青牛摇晃着牛角试图击落那些利箭,但它显然错估了这些苍羽卫最为精良的武器的威力。他的牛角击打在那些烈羽箭上,箭身便忽的一震,随后猛然炸开,青牛的身子在巨大的冲击力中一顿,但还不待他回过劲来,更多的烈羽涌来,有的被他的牛角所阻挡,但却无法阻挡那一次次爆炸的升腾,他的身形愈发迟钝,终于露出了空档,一直利箭穿过了它的牛角,射入了它的脊背。

    哞!

    青牛发出一声哀嚎,但声音还未落下,那箭身轻颤,随即便猛然爆开,有血肉在炸裂中扬起。而更多的烈羽箭随后涌来,一声声爆炸声接连不断的升腾,将青牛的哀嚎淹没。大片的尘埃扬起遮蔽了这小院中情形,只是隐约间他们看见那道硕大的身影身形越来越慢,越来越迟钝。

    最后,伴随着一身闷响轰然倒地。

    抱着自家母亲昏迷不醒的身子的刘青焰被那巨大轰响所惊醒,她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前,眼帘中,那道巨大的身影到底尘埃扬起,她看见那身影背上模糊不清的血肉,它看见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利箭将它几乎插成了刺猬。

    她的眼睛睁大,瞳孔瞪得浑圆,某种青色的光芒开始在她的眼底流转,像是三月春风吹皱的池水。但三月的春风很快便化为了六月的骤雨,她眼底青色的涟漪越剧越高,如同惊涛,也如同燃起的烈火,转眼便侵占了她整个眼球。

    ……

    刘青焰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

    不仅因为她头顶生着的宛如牛角一般的肉瘤,也因为她曾在某个夜里,看见她娘辛苦从井中打水,她生出了一种想要帮助自己娘亲的感觉,于是那井中的水猛然奔涌,朝着井口奔涌,喷薄而出,将整个小院都浇得湿透。

    刘青焰被吓坏了,张婶也被吓坏了。

    年轻却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妇人将这看成了一种诅咒,一种她不知从何处起,却一直跟随着刘家人的诅咒,否则好端端的女孩为什么会长出那样的东西?否则刘青焰的爹、爷爷、祖奶奶为何都会死得那般蹊跷。

    张婶害怕失去这唯一的支柱,所以她为女孩竖起了冲天鬏,遮掩住了那不同寻常的外貌,也让她不准使用那被诅咒的力量。那个平凡妇人只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够同样平凡却又无忧活下去。

    这当然没有错。

    但夜终究遮不住璀璨的星光。

    刘青焰的身子开始颤抖,她的双拳紧紧握住,跪坐在地上的身子缓缓站起,头上的发带随着她的动作从她头上落下,轻轻飘落在他母亲的身上。

    她低着头,披散的长发遮掩住了她的脸庞,但头顶那两颗肉瘤却似乎开始了蠕动。

    ……

    金柳山伸手散去了周围的沙尘,他定睛看去,瞥见了那倒在眼前巨大身影。它还没有死透,胸膛还在剧烈的起复,牛蹄还在不断的拍打,似乎想要站起身子。

    青牛并不害怕死,事实上当它将和尚给它的一切卸下时,它的寿命所余的便不算多了。

    但它现在不想死,不舍得死,也不敢死。

    它答应过它的老婆子,要照顾好他们,它要是死了,谁还能站在这对孤女寡母面前为她们遮风挡雨。

    可它太老了。

    它是一只活了一百四十牛的牛,它早就该死了。

    它的力气在它每一次挣扎,甚至每一次呼吸中渐渐耗尽。

    它看见那个人类的首领迈步走到了它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它。它想要祈求他放过那对母女,可咽喉处不断淌血的伤口让它发不出半点声音。

    “我以为得费些手脚,却不想连割骨弦都用不上你就倒下了,这么多年,你这么弱的妖,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人类的首领显然并不能理解它的哀求,他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对着它品头论足。

    “真是无趣。”那人这般说道,便似乎是失了兴致一般的摇了摇头,接着他的脚猛地抬起,就要朝着青牛的牛头跺来。

    青牛的眼中写满了不甘,它看着那脚底在它的眼眶中不断的放大,最后侵占了它的整个眼眶,它无能为力,只能静待死亡的到来。

    但一道稚嫩的声音却抢在死亡之前到来。

    “放开他。”

    那声音如此说道,金柳山带着疑惑抬头寻声看去。

    他看见了一个女孩,一个穿着青色长裙女孩正迈步朝他走来。

    她的眸中翻涌着青色的波涛,她的头顶生着一对拇指大小的牛角。

    她身旁院中的水井中的井水倒灌,化作一条水链缠绕着女孩的身躯朝上升腾,不止如此,乌盘城的各处都随即想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声音连成一片,整个乌盘城在那时忽的便的喧嚣了起来。金柳山寻声看去,却见隔壁的的院落中一道水柱升起,接着不远处又是一道水柱喷涌。而后一发不可收拾,各处水井水流倒灌,冲天而起。

    它们在最高点汇集,相互缠绕,最后又直直朝着那女孩的身后涌来,化作了一道巨大的手掌,朝着院落中的诸人压来。

    大概是这般景象太过骇人的缘故,男人的身子僵在了那处,他的脚依然悬空,停留在青牛的头颅之上。

    女孩眸中青色的波涛化为了层层不绝的海潮,她张开嘴,再次用那稚嫩的声音言道。

    “我说。”

    “放开我的祖爷爷!!!”
友情链接:248彩票  彩运网  奔驰彩票安卓版  非凡彩票  澳发彩票  多多彩票平台  豪享彩票  甘肃快3走势  一品彩票app  360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