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一章 夜尾昼当明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一章 夜尾昼当明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贯云武馆坐落于乌盘城东边的薛家巷。

    薛家曾是乌盘城中的大户,相传在此之前整个薛家巷住着的都是薛家的旁系。

    只是后来家道中落,薛家人大半都变卖了家产,远走他乡,孙伯进将武馆看在这处也是看准了此地的价钱便宜,买下了数个宅邸,翻修打通,这才有了今日的贯云武馆。

    魏来的老屋在瑞龙街,去到那里要经过张婶的包子铺。孙大仁还挺喜欢那家的包子,他想着时间尚早,去买些包子给魏来带去,与他一道吃顿早饭。

    只是他还未走近铺面,远远的便听见张婶的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

    孙大仁好奇得紧,便快步上前,可瞥见的却是密密麻麻的白衣银甲将这张婶的包子铺给团团围住。

    孙大仁当然不喜欢这些苍羽卫,无论是之前在吕砚儿与赵天偃订婚宴上的耀武扬威,还是之后险些取了他性命的项珵,都让孙大仁对这批朝廷的鹰犬充满了恶感。他甚至听人说起过,整个赵家都被苍羽卫所杀害,那赵家人的头颅现在还被摆在乌盘城的城门口。但明面上他可不敢真的去招惹这些家伙,无论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还是他爹的性命。

    这时院落中传来了阵阵哭喊与哀嚎,孙大仁皱起了眉头,心想这张婶母女老实本分,又与人为善,到底什么地方能够得罪这些煞星呢?

    疑惑间他的头顶忽的有一道阴影笼罩,一道事物直直的落在了他的跟前。

    吓了一跳的孙大仁缩了缩脖子,愣了半晌方才想起定睛查看那事物的模样,而这一看又让孙大仁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个人,一个身着银甲胸口却被某些事物洞开了一道血洞的男人,那人在地上挣扎了一会,眸中的色彩随即暗淡下去,身子无力的垂下。

    他死了。

    一个苍羽卫死了。

    咕噜。

    孙大仁咽下一口唾沫,他不得不收回之前对于张婶母女的评价,显然能够杀死并且敢于杀死一位苍羽卫的人,至少与老实本分这个词是挨不上边的。

    院内的响动越来越大,乌盘城各处的水井喷薄。躲在墙角的孙大仁发现院门外大批的苍羽卫开始不断的涌入院中,他愈发的好奇这院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大少爷素来胆大包天,他做了大概三息不到的利弊权衡,然后因为想不明白其中就里而草草作罢。他索性不再多想,拖着那个死透的苍羽卫的尸体当做垫脚的石头,便爬上院墙看向院中。

    ……

    巨大的手掌缓缓压下,所有人都在那时被笼罩在巨 物的阴影之下。

    “大人小心!”

    司马官发出一声惊呼,一把拉住了金柳山的甲胄,随即猛地一提将之拉回了自己的身后。

    随后蓄着八字胡的司马官浑浊的眼眶中亮起一道神光,大喝道:“乾坤四象,玄武为镇。”

    顿时,老人身上的白袍鼓动,眉心、胸膛、后背、手臂手掌之中四道青色神门亮起,神圣的光辉闪烁,连成一片,一道巨大的玄武虚影在青色的光芒下浮现,它巨大的龟壳迎上那压来的手掌,头颅高昂怒吼,生着舌头的尾翼嘶鸣,与司马官四道神门的轰鸣声连成一片,响彻不绝。

    轰!

    接着一声闷响荡开,巨大的玄武的虚影身子一沉,四足着地处的地面塌陷,蛛网般的裂纹蔓延,层层叠叠,绵绵不绝。

    “你们都是坏人!!!”那不远处的刘青焰双眸中的青色波涛涤荡,绿色的长裙扬起,更多更远处的井水涌来,不断灌注入那巨大的手掌之中,手掌的威势更甚,将那玄武虚影的身子压得更低。而司马官的背部也开始弯曲,似乎是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

    被他拉入身后的金柳山脸色发白,他如何能够想到这小小的乌盘城里,看似不出奇的一个小女孩体内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骇人的威势。

    “老大!”司马官可没有心思在这个时候感叹这些,他高声喝道,身后那司马玄应声而动。

    只见蓄着羊角胡的老人同样白袍涌动,四道火色神门自他周身各处亮起,在阵阵神门的轰鸣声中,一对燃着赤炎的双翼在司马玄的背后伸出,那双翼一振,司马玄的身子便猛地飞起,悬于半空中。老人的眸中燃起了熊熊烈火,他的一只手高举,神门中红色的光辉便朝着他高举的手臂中涌来,在他的手中不断的凝聚、拉伸,最后化为了一把燃着烈焰的长枪。

    “乾坤四象,朱雀大炎枪!”

    司马玄爆喝一声,头上的白发在狂暴的气息中被胡乱扬起,然后他握枪的手猛地一抛,一声凤鸣之音高昂,那柄长枪便拖着漫天的火光直直的飞射向刘青焰而去。

    枪身的气息灼热,锋芒未至,层层热浪却已扑面而来,那水柱混集在一起化作的手掌在那股热浪下开始沸腾,化作水雾升腾而起。

    几乎只是微微接触,手掌的手臂被那长枪搅碎,巨大的手掌在那一瞬间就像是失了了支撑它的力量一般,溃散开来,化作水团倾洒下去,在落在司马官所唤出的玄武虚影上时,像是遇见了某些屏障,顺着龟壳的四周倾洒,转瞬便铺满了整个院落。小小的院落在那时化作了一片汪洋。

    燃着烈焰的长枪却继续向前,立在水中的女孩抬头看去,青色的眸中光芒涌动,漫天奔涌而来的水柱与地面忽的堆积起的积水开始在她的身前层层铺开,像是一道道盾牌将女孩保护在其中。

    但那所谓朱雀大炎枪却显然极为克制刘青焰这样的神通,那些井水化作的盾牌根本捱不到抢身的到来,便被先至的热浪蒸发,密密的水汽铺散很快便笼罩了整个院落。

    女孩青色的瞳孔中开始浮现出血丝,太阳穴上有青筋暴起,双拳握得死死,显然是在拼命的催动着她体内每一份力量,不断的在她身前凝出一道道水盾,但凝出水盾的速度却已经渐渐无法跟上那大炎枪灼烧的速度。

    水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她脚下满满的积水也开始不断被蒸发,整个乌盘城在那时都被笼罩在了水雾之中,几乎化作了白茫茫的一片。

    数息之后,她面前最后一道水盾化作雾气漫开,锋利又灼热的枪尖带着层层热浪直指刘青焰的眉心。

    司马玄的嘴角上扬,已觉胜券在握。

    ……

    “夜尾。”

    可就在这时,一声轻音忽的响起。

    一道寒光从远处爆射而来,割开那层层的雾气,直抵那大炎枪的枪尖。

    铛!

    一声脆响荡开,大炎枪的枪身一顿,轰来的方向发生了细微偏差。它贴着刘青焰的面门刮过,熊熊的烈焰烧断了女孩右侧脸颊上的些许发丝,枪身却直直轰入了不远处的地面,扬起一阵尘埃。

    刘青焰显然已经在方才的对撼中耗尽了自己的力量,她的脑袋一歪,双眸闭上,身子就要倾倒在地,一道身影却从院门外跃起,落在了刘青焰的身旁,将女孩身子扶起。

    而那击退大炎枪的寒光却也在一击得手之后旋转着倒飞回去,稳稳的落入了另一道从蒙蒙雾气走出的身影手中。

    金柳山的眼睛眯起,他看着那出现的二人,嘴角勾起了笑意:“阿橙姑娘确实好胆色,在下没有想到你真的还敢回来。”

    一身橙衣的阿橙手握着那把名为夜尾的短刀迈步走到了扶着刘青焰的魏来的身前,她侧眸看了魏来一眼说道:“带着她躲远点。”

    魏来知道,接下来的战斗远非他所能够参与的事情,他沉着眉头点了点头,这便扶着昏迷过去的女孩退到了一侧。

    这时,司马玄与司马官两位老人上前,二人周身一人有玄武虚影相护,一人有朱雀双翼在背后扇动,一举一动间皆流转着狂暴的气息。

    “阿橙姑娘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肯为一个妖族少女身赴险境。”司马玄如此言道。

    “如此年纪能洞开三道神门,就是我门中的三位圣子在这般年纪也难以与姑娘比肩。修行之道天赋固然重要,但时间也同样珍贵。姑娘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可没有第四道神门的存在,你神门中的神纹无法连成一片,唤不出其中的灵,你便永远不会是一个四境强者的对手,这是规矩,天地间最大的规矩。”司马官也在那时言道,兄弟二人的语气听上去似乎都在惋惜,但眯着的眼缝中却又都分明带着戏谑的笑意。

    阿橙的面色冰冷,另一只手却伸入腰中缓缓的抽出了另一把悬在她腰间的事物。

    那是一柄与她手中的夜尾生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短刀。

    但终归有一点不同。

    那把刀通体漆黑,如同泼墨侵染。

    它又一个与它极不相衬的名字。

    昼明。
友情链接:大象彩票  鼎盛彩票  快三彩票登录  东方彩票官方网站  360彩票平台  搜狐彩票  VIP彩票  蚂蚁彩票登录  秒速飞艇官网  彩天地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