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二章 那个叫楚岚天的男人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二章 那个叫楚岚天的男人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侯的昼夜双刃老夫早有耳闻,今日可在姑娘手中一窥楚侯当年风采也算是荣幸之至了。”司马玄盯着阿橙手中的双刀,轻声呢喃道。

    这一次老人的口中不再有之前的戏谑之意,反倒肃然无比。

    楚侯楚岚天。

    是一个对于大燕百姓、尤其是身处东南的茫州百姓来说,很特殊的名字。

    他有两把刀,一曰夜尾、一曰昼明。

    他的一生做过两件事,一件是在鬼戎王庭的地图上轻轻一割,失陷八十年的茫州之地回归故国,那一天受尽劫难的茫州大地灯火辉煌,百姓们拆掉了每一处蛮神的神庙,砸碎了每一个与鬼戎有关的器皿,就像是要将这八十年在蛮夷的铁蹄下苟且偷生的耻辱一并抹去一般。而另一件事却是,将那对曾让整个鬼戎国闻风丧胆的双刃放下,带上重重的手铐,被朝廷的钦差押入泰临城,在鬼戎使臣的注视下,自废修为,被斩于泰临城的午门之外,那一天,泰临城满城素裹,为男人求情的百姓从龙骧宫一路跪到了午门的刑场,接连三位监斩官请辞,最后还得由内阁首辅坐镇。整个大燕官场在那一天静默无声,只有两个书生从遥远的宁州递来两份奏疏,却被圣皇当着满朝文武撕碎。

    直到十五年后的今天,依然鲜有人敢去评论那件事情的对错。

    但哪怕外戚已经把持了大燕半壁江山的今天,他们也不敢去撬动那个势单力薄的太子。原因无他,因为太子的背后站着的是握着那对双刃的女孩,而那个女孩的背后,站着的是整个茫州。

    司马玄说罢这话,与那司马官对视一眼,二人眸中都于那时闪过一抹决色。

    “乾坤四象,玄天武身。”司马官爆喝一声,那立在他周身的玄武神象猛地一震,随即化作一道青光涌入司马官的体内,司马官的身形暴涨,分明老弱的身躯却在那时周身肌肉隆起 ,就连宽大的白色长袍也被撑破,露出的上身精壮得宛如蛮熊,浑身上青光闪烁,一道道龟纹在肉身上忽明忽暗。

    “乾坤四象,朱雀大炎枪。”司马玄也随即爆喝,那把滚烫的燃火长枪再次浮现在他的手中,灼灼的炎气冲天而起,周身弥漫的水雾翻涌。

    “花哨。”但面对这样的二人,阿橙的目光却依然冰冷。她吐出这样两个字眼,脚尖轻轻点地身子便猛地飞射而出,明暗的双刃随着她的前行而划出黑白两色的残影,转瞬她便杀到了司马官的身前。

    雪白的夜尾如毒蛇一般探出,直取司马官的颈项。

    但司马官却并不惊慌,反倒伸出手自己的手臂,直面夜尾的锋刃。

    铛!

    夜尾划过司马官的手臂,发出的却是一阵金石碰撞之音,阿橙的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但司马官的另一只手却豁然伸出,握拳轰来。阿橙不敢大意,昼明衡于胸前以作抵挡。

    可这一拳中所包裹的力道却远远超出了阿橙的预料,拳头与昼明相撞,刀锋上传来的巨大力道却让阿橙的身子一震,随即暴退而去。

    天际的司马玄见状,双眸一沉,背后的双翼振动,双手握着长枪猛地杀向阿橙倒退的身影。

    阿橙敏锐的察觉到了头顶涌来的层层热浪,她抬头看去,黑色的瞳孔中寒芒闪彻,她手中的双刀一转,反手握住刀柄,随后双刀交错高举于头顶迎上那气势汹汹杀来的长枪。

    轰。

    一声闷响荡开,漫天的火光从司马玄背后的双翼卸出涌向阿橙,将她的身影包裹其中。

    接着烈焰炸开的轰响响彻不绝,阿橙的身形尽数被淹没在火光与尘埃中。

    司马玄眉头微皱,在那时收起了手中的长枪,他能感受到抢身那头的力道似乎弱了下来,他不愿赶尽杀绝,毕竟那是阿橙……

    “你若是不敢杀我,打下去,死的一定是你。”可就在他迟疑的瞬间,阿橙冰冷的声音从那尘埃中响起。司马玄的心头一震,正要再次挥枪,可阿橙的身影却在那时以快得出奇的速度猛地从尘埃中跃出,她身形灵活的避开了司马玄双翼中涌出数枚烈焰,来到了司马玄的头顶。

    她的身形倾斜,在空中一转,反握着的短刀顺势劈下。

    司马玄惊惧于阿橙忽然爆发出来的速度,他不敢大意赶忙将手中的大炎枪高举横卧。

    铛!

    一声刺耳的脆响再起。

    夜尾割开了大炎枪周围的烈焰,击打在枪身上。

    司马玄的身子在那力道下一顿,却并未大碍,他看着眼前面目冷峻的女子,瞥了一眼那把落在抢身上的短刀,好言劝道:“姑娘束手就擒吧,我们兄弟二人绝不会伤姑娘半根寒毛,姑娘再天资卓绝,三道神门也难以对抗拥有完整神纹的四境强者。”

    司马玄此言不虚,他确实不愿与阿橙为敌。阿橙的背后站着茫州,虽然太子与金家不对付,乾坤门也已经想明白了自己的立场,但在那一天到来前,茫州始终是大燕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刀剑无眼,要是不小心失手杀了阿橙,以茫州对待阿橙的态度,极有可能倾全州之力,为阿橙报仇。届时莫说乾坤门,就是皇后娘娘为了安抚茫州恐怕也得将他们推到明面上背下这口黑锅。

    相比之下他更希望阿橙能够看清现实,束手就擒,待到关山槊的传承以及乌盘龙王之事事了他们自会将阿橙释放,当然那个叫魏来的男孩就注定不会这么幸运了。

    只是,司马玄的算盘打得虽好,可阿橙却没有体谅他的心思。

    橙衣少女的嘴角在那时勾起了一抹笑意,她轻声问道:“是吗?”

    这当然是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就像太阳会东升西落,就像潮水会起伏涨落一般,拥有完整神纹的修士拥有着寻常修士难以企及的力量,这不是力与力之间的差距,而是质与质之间的区别。没有人能凭着自己的力量跨越这样的鸿沟,至少在司马玄的认知里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但在这时,阿橙说出这话的瞬间,司马玄却忽的有些动摇。

    原因无他,只是这对刀刃曾经的主人最擅长的便是这样的事情——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阿橙的身子在天际再次旋转,夜尾割过大炎枪的枪身,昼明却紧接着从上而下的斩来。

    司马玄死死的盯着阿橙,他想要弄明白对方的依仗,但他看见的却只是那把黑色利刃由上至下的落下,似乎比起上一刀,这一刀并无任何区别。

    但转瞬,司马玄的瞳孔却忽的放大,那把名为昼明的短刀在落在大炎枪枪身的前一刻,一道漆黑的光芒亮起。

    那是一道古怪的光芒,漆黑无比,却极为扎眼。

    司马玄并不恐惧于那古怪的黑光,让他在那时开始胆颤的是随着黑芒亮起,一股晦暗却又锋利无比的气息也随即从那短刀的刀身上荡开。

    他的瞳孔放大到了极致,骇然之色涌上了眉梢。

    他恍然醒悟,那是神纹的气息。

    三道金色的神门在阿橙的眉心、胸膛以及后背亮起,神圣的光辉将她包裹,神门轰鸣,金色的神纹在那些轮盘外围涌动。它们交织在了一起,而昼明也就在那时落在朱雀大炎枪的枪身之上。

    没有浩大的声势,没有能量的碰撞。

    强悍无匹的朱雀大炎枪就在那黑色的刀锋下从中平整的断开,司马玄的身子一震,口中一口鲜血喷出,身形暴退,朝着地面跌落,地上的司马官见状赶忙伸手接住了自己的兄弟,将他的身子扶住。二人的眸中都泛起骇然之色,纷纷转眸看向那轻轻落在身前的女子。

    阿橙依然手握双刀,三道金色的神门在周身旋转,而一道黑色的流光则缠绕着她的手臂与刀身不断的跳跃,像是在向父母撒娇的孩童。

    阿橙轻轻的抬起手,那黑色的流光便在她的手臂上空悬。

    “介绍一下。”

    “这是我的三道神门凝出的第一道神纹。”

    “斩。”
友情链接:248彩票  金祥彩票  冠军彩票  恒大彩票官网  500w彩票网  赛车pk10登录  秒速pk10彩票  中乐彩平台  51彩票  24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