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三章 救命稻草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三章 救命稻草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有一道完整的神纹才能化出自己的灵。这时连成一片的神纹便不叫神纹了,而是灵纹。

    而第一道完整的神纹则需要武阳、灵台、冥海、玉庭前四道神门来装填神纹,方才能化成灵纹。

    这两者都是这世上公认的道理。

    但道理之所以能被公认,不是因为它不能被打破,而是追根溯源之下,难以有人能寻到它的不合理之处。

    除开第八道名为圣门的神门外,每一道神门以它的品阶高低,强弱自然各有差距。

    之所以第一道灵纹需要四道神门才能承载,而第二道则只需要两道神门,最后一道甚至只需要紫府这一道神门,追根溯源便是因为前四道神门的品阶太低,难以承受下一道完整的灵纹所需的神纹,而越到高境,神门的力量越发的强大,所能承载的神纹数量自然也变得更多,故而只需要少数量的神门便可生出一道完整的灵纹。

    故此,这世上能用三道神门开出一道灵纹之人不是没有,但这也代表着他们的前三道神门强得可怕,强到足以忽略第四道神门。而这样的人,只要不曾陨落,那便注定会推开那道圣门。

    司马玄两兄弟当然想得明白这个道理,这一瞬间他们的脸色都变得煞白。

    不仅因为眼前少女恐怖的天资,更因为这代表着在不久后到来的皇权之争时,太子袁袖春的背后站着的不仅是茫州,还有一位八门大圣!

    相比如此,那昨日金柳山所说出的筹码便不再拥有那样的压倒性。

    “放箭!”可就在兄弟二人迟疑的刹那,一声爆喝忽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无数拖着火尾的烈羽箭在那时划破了漫天雾气,从四面八方涌向阿橙的身后,那里魏来正将青牛张婶以及昏迷过去的刘青焰拉扯到一起,此刻铺天盖地的烈羽箭袭来,魏来的脸色一变,而一旁的阿橙也意识到了这点,她没有半点犹豫,身形一闪便来到魏来的跟前,手中的双刀翻飞,抵御着飞射而来的利箭。

    砰!砰!砰!

    一道道轰响炸开,暴涨扬起的尘埃再次将女子眼前的一切淹没,但事情却未有就此停下,数十位已经将阿橙包围起来的苍羽卫,以及从墙外窜出投来的更多的苍羽卫继续烈羽箭上弦,不断的朝着阿橙所在之地倾泻着他们的攻击。

    烈羽箭的威力对于一位拥有完整灵纹的修士来说算不得惊人,但如此密集的轰击却足以达到蚁多咬死象的质变。

    看着被淹没在尘埃中身影,司马玄两兄弟终于回过了神来,他们赶忙转头看向金柳山,其中司马官焦急言道:“大人!若是阿橙死在了这里,咱们……”

    “若是阿橙活着修到了八门大圣之境,你以为我们便会好过吗?”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金柳山所打断,这时这位苍羽卫的千夫长面色一沉,眸中却闪烁着疯狂又灼热的光彩。

    “杀了她,我们便为皇后娘娘除了心头大患,这是扶龙之功啊,乾坤门在若干年后又有了位列神宗的资本。”

    “况且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二位怕什么呢?”

    神宗。

    扶龙之功。

    这两个辞藻让司马兄弟的脸色又是一变,前者是生养他们的宗门这百年最大的诉求,而后者则是足以封妻荫子的天道功劳。这二者但凡其一便足以让司马兄弟舍命一搏,而二者叠加在一起……

    二人便没了犹豫,也没了那些诸多顾虑。

    “大人说得对,是我们兄弟二人妇人态了。”当下司马官便沉眸言道,看向其兄,亦见对方眸中杀机涌动。

    勿需多言二人再次转身,朱雀大炎枪与玄天武身尽数唤出,眉目阴冷的盯着前方。

    金柳山见此状,嘴角泛起了阵阵笑意,他的一只手伸出,已经朝着阿橙所在之处倾洒了近千支烈羽箭的苍羽卫们纷纷停下。

    方才还爆炸声不觉于耳的院落此刻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瞩目看着那尘埃漫天之处,等待着尘埃散去后的景象。

    这并没有花去太多的时间,不过十余息的光景,众人便足以看清那处景象。

    阿橙的身影依然立在那里,她身后的魏来,以及魏来身后陷入昏迷的几人也都并未受到任何的伤害。

    但阿橙的状况却算不得太好,她那身漂亮的长衫多有破损,尤其是双臂裂开的袖口中隐隐有鲜血渗出,她的目光依旧冷冽,可嘴里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得不说,金柳山很有一套自己的算计。

    他算出了魏来与阿橙既然敢身赴险境来救这对母女,那这二人对于他们便理应极为重要。阿橙的修为高深,数量巨大的烈羽箭虽然足以轰趴阿橙,但阿橙若有幸逃跑,他们也难以奈何。故此,他将所有的烈羽箭都倾泻在魏来等人的身上。他在赌,赌阿橙会为了这些人舍生忘死。而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他满脸笑意的领着司马玄两兄弟以及已经被这样的阵仗吓傻了的孙伯进走上了前去。

    司马玄二人周身的灵力奔涌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到阿橙发难他们便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将之镇压。

    “阿橙姑娘颇有侯爷当年的风姿,虽是一介女流,却义薄云天,金某人好生佩服。”金柳山高声言道,眉宇间笑意盎然。

    阿橙周身三道金色的神门还在轻轻的轰鸣,但光芒却已经变得暗淡了不少,那道名为“斩”的黑色流光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活跃,反倒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把,耷拉着躲在阿橙的肩头。阿橙周围的地面上满是断开的箭身与箭头,显然在那样密集的箭雨中,女子依然凭着自己强大的对战经验斩落了不少烈羽箭。但这却依然远远不够,也远远无法改变她的窘境。

    她抬头盯着金柳山,周身的神门忽的收敛,那道灵纹也被她收入体内,夜尾与昼明归鞘放入腰中。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金柳山的眉头微皱,阿橙还有余力,可她这般作态却似乎已经决定束手就擒了。

    “阿橙姑娘正是出乎预料的坦荡啊。”金柳山嘴里如此说道,可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阿橙,唯恐她耍着什么花样忽的暴起发难。

    阿橙却并不理会金柳山,而是转头看向魏来言道:“我尽力了,打不过,乌盘城与乌盘城的四千户人注定逃不过被淹的命运。”

    阿橙的语气极为平静,平静得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

    金柳山也是一愣,言道:“都这个时候了,阿橙姑娘还在关心那些百姓的死活,姑娘当真是越来越让在下佩服了。”

    阿橙见魏来沉默,索性也不再理会他,她再次转头看向金柳山言道,指了指魏来,又指了指陷入昏迷的诸人,言道:“他们不能死。”

    到了这时阿橙也依然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自觉,她如此言道,语气却没有半点请求的架势,反倒更像是在下达一些不可违背的命令。

    这样的作态以至于让金柳山都愣了一愣,但很快他想明白了其中就里。

    为此他脸上的笑意更甚,在那时言道:“阿橙姑娘不会以为我们会留下你的性命吧?”

    阿橙像是没有听出金柳山的弦外之音一般,眨了眨眼睛反问道:“不是吗?”

    金柳山几乎要笑出声来,他转头看了看司马玄俩兄弟,他们二人的脸上同样挂着灿烂至极的笑容。

    “很可惜,虽然金某人也敬佩楚侯爷,可阿橙姑娘的天资着实太过可怖,在下不得不忍痛为皇后娘娘除此大患,九泉之下姑娘见到了侯爷,莫要忘了替在下表达些许敬佩之意。”金柳山冷笑着言道,目光再次落在了阿橙身上。

    这一次,他不再是防备着阿橙,眸中反倒是带着些许期待与热切——当一个自以为胜券在握之人被击溃时,他在失去所有依仗的一瞬间,脸上所露出的神情定然是极为精彩的。

    这可是不可多得的风景,金柳山自然要看个真切。

    但让金柳山失望的是,阿橙的脸上依然是那仿佛亘古不变的平静,她只是盯着他,问道:“所以,你们要杀我?”

    “当然。”金柳山冷笑道。

    “确定吗?”阿橙又问道。

    “当然。姑娘若是……”金柳山正要在说些什么。

    可这时阿橙的脸上却少见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她朝着金柳山眨了眨眼睛,言道:“大人不再想想?”

    “当然不……”金柳山这样说着,可话还未说完却又忽的停下。

    他的脸色在那时变得难看了起来,目光越过了阿橙看向她身后的魏来等人。

    他这是才想起……

    宁川并没有来。
友情链接:秒速快三彩票  新生彩票网  og真人平台  555彩票  c07彩票官网  中华彩票网  170彩票平台  秒速飞艇官网  鼎盛彩票  彩客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