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五章 山上山下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五章 山上山下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滴答。

    滴答。

    水滴顺着屋顶的缝隙不断的滴落,打在魏来身前的地面上。水若莲花般绽开,犹如昙花般转瞬凋零。

    暗沉沉的空间中只有远处的木桌上点着烛火,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坐在那里喝着酒,吃着花生米,昏昏欲睡。

    魏来抬起头看向身侧,身着橙衣的女子在角落中盘膝而坐,神情平静,但她的双手手腕处却分别被两道黑色的金属制圆环所锁住。

    那东西名为囚龙锁,是针对修为四境以下的修士所准备的刑具,可以锁住囚犯体内的气机,让其难以催动体内的力量。

    魏来不免皱起了眉头。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死的。”但还不待魏来说出些什么,橙衣女子的声音变已经响起。

    魏来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已经到了沦为阶下囚的地步,可女子还是能如此镇定。但魏来也清楚,若不是为了护着他们,以阿橙的修为想要逃离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你没必要如此,落在他们的手中,我们的下场我大概能够猜到。你若是逃了,说不定还有机会救乌盘城。”

    阿橙紧闭的双眼在那时忽的睁开,即使是在这幽暗的地牢中,那双眸子却依然闪动着明亮的光辉。

    “围杀青焰为的就是引我们上钩,我若是逃了,金柳山哪会安心,他们会用更多的人的性命作为要挟让我现身,我倒是并不在乎他们,只是他若用这些东西威胁到你,你将关山槊的秘密告诉了他们。那我就得不偿失了。”

    “我陪着你待在这牢中,无论他们是否食言,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杀了你,放了我。这对我是最稳妥的选择。”阿橙慢悠悠的说道,即使到了这时,这个女子依然保持着让魏来难以理解的理智。

    而这样的理智,往往也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

    本因阿橙的舍命相护而在魏来心底升起的好感与愧疚,在这时散去了些许,魏来终究没办法如阿橙这般理智。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便想要终止这场谈话。

    乌盘城的地牢中随即静默了下来。

    但在数十息之后,阿橙却忽的问道:“你后悔吗?”

    魏来愣了愣,摇头言道:“我所有的后悔早在六年前就已经用光了。”

    魏来的回答让阿橙沉默了一小会,随后她再次言道:“刚刚牢门外的骂声你听见了吗?他们值得吗?”

    魏来觉得此刻他眼前的阿橙似乎与他印象中女子有些不一样,至少他之前所看到的阿橙不应当是一个有这么多问题的女子。

    “吕观山也好,你爹魏守也好,燕庭双璧都是有望推开那道门的人。我很奇怪,为什么最后都为了这样一座小城,区区四千户人,走到了今日这般地步。”阿橙并未感觉到魏来的异样,她的眉头微皱继续追问道。“可被护佑的他们似乎并不领情,反倒将祸首请上高台,奉以为神,我听说这几年来乌盘龙王的神庙香火可是相当鼎盛。”

    这样的话,若是换作另一个人在魏来的眼前说起,魏来就算不勃然大怒,恐怕也得冷面相待。但阿橙却是例外,在数次对话的经验中魏来大概也看出了这个在修行上天资卓绝的少女,在人情世故方面的水平却是差强人意。

    魏来又摇了摇头,苦笑道:“说实话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魏来的回答让阿橙的眉头微皱,但还不待她接着言说,魏来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但我记得我爹曾经跟我说过,我们能够看清的东西,别人看不清,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我们有多聪明。而是每个人所处的位置、所见的事物、所经历过的东西都不同。就好比身处高山,山上的人总比在山底的人要看得要多,而山底的人在聪明,他没有到过山上就永远无法知道山顶的风景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们中大多数,不是坏,不是蠢,只是不懂,仅此而已。”

    “我爹还说,小到宁州,大到整个北境,最大的问题从来不是哪家的皇帝多昏庸,也不是哪个王朝多好战。而是站得高的人永远只知道嘲笑下面的人,却从来没有一个人想过伸出手,拉一把下面的人……”

    阿橙一愣,脸上的神情在那一刻似乎有些呆滞。

    哐当!

    但还不待魏来去看明白女子脸上的一切,牢门所在的方向却传来一声轻响。

    坐在牢房的木桌旁打盹的牢头一个激灵站起了身子,赶忙小跑到牢房的门口,几位身着银甲的甲士迈步而入,对于牢头的点头哈腰视而不见,神情倨傲。只见他们拖着几道身影来到了魏来与阿橙所在的牢房,为首的甲士冷笑着看了魏来二人一眼,随即身后的士卒们便将脑门打开,将那几道身影扔入了牢房中,却是那被拖去游行张婶母女,以及那头青牛。

    青牛的身形巨大,还是足足八位苍羽卫合力方才将之塞入了牢房,本就不大的牢房顿时变得有些拥挤。

    魏来的眉头深皱,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青牛,它还是处在昏迷之中,浑身上下随处可见血肉模糊的伤口,但好在其中大多数已经结痂,不过这并不能保住它的性命,魏来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青牛的气息正一息弱过一息。

    经历了一下午的游行,张婶这个妇人早已在惊吓中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反倒是刘青焰虽然衣衫上到处都是污渍,眼眶也红肿不堪,但却还算清醒,被扔入牢房后便赶忙上前试图拉住那些甲士,大声呼喊着:“救救它和我娘!”

    “求求你们!救救他们!”

    “他们会死的!”

    但那些苍羽卫哪会理会她的苦恼,将牢门锁上之后,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刘青焰毕竟年幼,她显然已经慌了手脚,又只能看向同处一室的魏来与阿橙,她带着哭腔扑入了魏来怀中,哽咽着说道:“阿来哥哥,我不是妖怪,我真的不是妖怪。我也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

    魏来不知当如何安慰眼前的女孩,他只能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背,轻声言道:“没事的,你先别哭,咱们先看看你娘和……和你祖爷爷。”

    刘青焰闻言顿时止住了哭声,她抬头看向魏来,带着热切的目光问道:“阿来哥哥能救他们吗?”

    魏来苦笑,却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言道:“咱们先看看再说。”

    慌乱中的刘青焰哪里听得出这其中的差别,她就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忙擦干了自己眼角的泪痕,这模样却是懂事得让人有些心疼。

    魏来并不懂医术,但通过气机去感知他人的身体状况的法门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先是走到了妇人身前,伸手摁住在了她的脉门上,细细感应,一旁的刘青焰神色紧张的盯着魏来。好一会之后,魏来睁开眼,刘青焰便赶忙问道:“阿来哥哥,我娘怎么样?”

    魏来笑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吓,让她好好休息一会。”

    说道这里魏来又顿了顿,伸手将自己的衣衫脱下,将衣服盖在了妇人的身上。

    此时魏来的上身便只穿着一件单衣,颈项处挂着的事物晃动,让一旁一直盯着此处情形的阿橙眸中亮起一道神光。

    魏来无觉,又与刘青焰来到青牛的身前,女孩的目光期待,魏来却沉默不语。他想了想还是蹲下身子,将手放在了青牛的颈项处,闭上双眼。又过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睛,女孩神色紧张的看着他。

    魏来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嘴里却言道:“受了些伤,但它可不是寻常的青牛,只要咱们能在半个月内逃出去,它就有救。”

    刘青焰愣了愣,随即耷拉下了脑袋。

    “青焰。”但魏来的声音却在那时响起,语气有些严肃。

    女孩抬头,却见魏来板着脸言道:“它还没死,我们也还活着,你娘、你祖爷爷现在都需要你的帮助才能逃出生天,你若是放弃了他们就真的没救了,你懂吗?”

    这样的话对于一个才刚刚十二岁的女孩终究太过复杂,头上生着牛角的少女眸中写满了困惑,她问道:“那现在我该怎么做?”

    魏来打量了她狼狈的形容以及红肿的双眼,笑道:“至少你得先好好休息,睡上一觉,咱们才能有力气去做。”

    “真的?”女孩又问道。

    “嗯。”魏来重重的点了点头,“魏来哥哥不会骗你。”

    女孩有些苦恼:“可是,娘跟祖爷爷这个样子,我睡不着……”

    “那就强迫自己睡着。”魏来板着脸说道。

    ……

    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过去,刘青焰终于在魏来的安抚下沉沉睡去,做完这些的魏来长长的舒了口气,站起身子走到了阿橙的身侧,坐了下来。

    一直不曾参与也不曾说话的阿橙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孩,言道:“它就是那个江神,对吗?”

    “嗯。”魏来点了点头,右手放到了胸前摸着那处悬挂着的佛骨舍利。

    阿橙轻轻瞟了那事物一眼,又看向对侧已经陷入梦想的少女问道:“为什么要骗她呢?”

    “她娘体内的气息紊乱,能不能苏醒过来都是两说……那头牛……嗯,那个江神更是伤到内府,已是日薄西山,长则七日,短则三日,药石无医。”

    魏来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喃喃自语道:“人总得有希望,才能有活下去的力量。”

    阿橙又是一愣,可这时未开握着那佛骨舍利的手猛地一用力,将那东西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了下来,递到了阿橙的面前。

    “我要他们活,救了他们。”

    “它就是你的了。”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开户  金祥彩票  澳发彩票  鸿运来彩票平台  秒速快三官网  500w彩票网  天王彩票  如意彩票平台  91如意彩票  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