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三章 再讲一遍那个故事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三章 再讲一遍那个故事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大仁去不了乾坤门了。

    但他并不因此而感到遗憾,他的梦里有一座新的贯云武馆,那是宁州最大的武馆,他将乾坤门踩在了脚下,吕砚儿幡然悔悟,来寻他表达爱意,孙大仁有些进退维谷,毕竟他的好兄弟魏来也喜欢吕砚儿。

    是爱情,还是友情,这个问题让孙大仁的美梦中多了些困惑。

    轰!

    但很快,这样的困惑便迎刃而解。

    一声巨大的轰响从院门处传来,院门被人粗暴的砸开,急促的脚步声紧随其后。

    孙大仁从美梦中惊醒,他坐起身子透过房门中的窗户看清,一群身着甲胄的人影涌入了贯云武馆的大院。

    他暗道一声不好,赶忙从床榻上站起身子,将衣衫抓起,就要朝着房门外跑去。

    砰!

    但他的手还未来得及摸到房门,数位甲士便冲到了他的跟前,一只脚将房门踢开,孙大仁想要躲到一侧。

    可紧随其后冲入房门中的甲士却一把将之架起,孙大仁自是不会束手就擒,抡起拳头便轰向一位苍羽卫。但这些苍羽卫的配合密切,孙大仁的拳头方才抡起,迎面而来的一位甲士便朝着他的腹部狠狠的踢来一脚。

    那一脚用力极大,远不是平日里武馆学徒们对练时那般的小打小闹。孙大仁挨上了一脚,便觉腹中气血翻涌,胃里翻江倒海,险些将今日吃的稀粥呕出,那握起的拳头自然也没了力道,无法轰出。

    有人在这时点亮了屋中的烛火,房门中的一切变得清晰起来,一位老者被诸多苍羽卫簇拥着站在他的跟前,双眼微眯的看着孙大仁。

    这老人孙大仁认识,是那乾坤门来的仙师——司马官。

    “来人,把他衣服扒了。”孙大仁的脑袋有些昏沉,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苍羽卫会在这时杀上门来,但随着老人此言响起,孙大仁的心头一凛,正要挣扎,可不老实的下场便是让他再次遭到周围几位苍羽卫的拳脚相向。

    他这年纪能有武阳境五重的修为倒也不算太差,但在诸多苍羽卫的挟持下,却显然难有半点防抗之力。一番暴打下来,孙大仁浑身没了气力,只能任由那些苍羽卫将他的衣衫扒光。

    于是乎,他胸口与背上那两处伤口也不可避免的展露在了诸人的眼下。

    “哼,果然没错。”老人冷笑道,又瞟了一眼一旁的甲士,言道:“去看看。”

    那人点头应是走到了孙大仁的跟前,低着头仔细打量起孙大仁的伤口来。

    孙大仁到了这时,就是再蠢也应该明白这些人到底是为何来此。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这些,这件事情他明明只跟他爹说过,而他爹也明明答应了他要随他一同离开乌盘城……

    想到这里的孙大仁忽的身子一震,脸色瞬息煞白。

    这世上大抵没有比美梦忽的破碎更让人悲伤的事情。

    大抵也没有被信任之人背叛更让人失望的事情。

    这样的悲伤与失望叠加在一切,足以让人任何感到绝望。

    孙大仁当然做不了那一小撮特别之人,但除开绝望,他的心底更多的却是困惑——他想不明白自己的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了所谓的权利与前途,泯灭人性也就罢了,连他这个亲儿子也成了可以被出卖,可以被交换的筹码。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他爹……孙大仁很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摆在他眼前的事情却让他不得不去接受。他低着头,放弃了无谓的挣扎。

    “看过了,确实是被烈羽箭所伤的伤口。”这时,那围着孙大仁看了半晌的甲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走到司马官的面前低声言道。

    对此早有预料的司马官眯起了眼睛,盯着孙大仁说道:“我们接到举报,说你便是当日盗取吕观山尸首,杀害包括项珵在内的三位苍羽卫的罪魁祸首,如今证据确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孙大仁心如死灰低头不语。

    司马官嘴角勾起笑意,他迈步上前走到了孙大仁的跟前:“小子,你我本该有一段师徒之缘,可奈何你鬼迷心窍要做这谋逆叛国的恶事。老夫念在你年幼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若是现在交代清楚,魏来那一干贼人妖物所在何处,或可免你一死!”

    已经被打得浑身青紫的孙大仁抬头看了老人一眼,然后便又不屑的低下了头。

    司马官的眉头皱起:“有骨气,就是不知在酷刑上走过一遍后,你还能不能有这样的骨气!”

    说罢,司马官长袖一挥,他的身子退下,一位拿着长鞭的甲士便迈步上前,手中长鞭被他挥得啪啪作响,那鞭尾镶嵌的倒刺在烛光下闪烁着幽冷渗人的光芒。

    被两位甲士架着身子动弹不得的孙大仁瞥了一眼那长鞭,咕噜一声,咽下口唾沫。

    持鞭的甲士面露狞笑,屋外的大雨滂沱,雨水敲打着屋檐与地面发出爆珠般密集的声响,饶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那甲士迈步时铁靴踩在木板上的声音依然清晰可闻,就像是阎罗催命的鼓点,一声又一声,敲打在孙大仁的心房。

    “等等!”终于,孙大仁似乎难以承受这样的压力,在那甲士停下脚步,还会将长鞭挥出时,他高声言道。

    准备行刑的甲士愣了愣,然后嘴角露出了嘲弄的笑意,他侧过身子,看向身后的司马官。司马官面有得色,暗道终究是个黄口小儿,靠着一口气,能逞一时英雄的人他见得多了,但更多的却是如孙大仁这般死到临头终究还是得俯首跪拜。

    他示意甲士暂时退开,目光再次落在了孙大仁的身上,他眯着眼睛笑问道:“看样子你有些话想说。”

    孙大仁连连点头,额头上满是汗迹。

    “那就说吧,但得挑有用的说,毕竟这些军爷可不像我这个老人家,这么有耐心。”司马官眯眼笑道。

    孙大仁在那时抬起了头,平复下自己胸膛处剧烈的起伏。接着他像是做出了某种重要的决定一般,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眼前的老人与那围堵在门外的密密麻麻的苍羽卫。

    他的嘴张开,在那时用尽了浑身力气,大声吼道。

    “孙伯进!我 操 你大爷!!!”

    ……

    时间很匆忙,苍羽卫又把守了乌盘城的各处出口。

    没有办法,魏来与薛行虎商议了一番,只能将张婶的尸体掩埋在云来学院的别院中。

    雨在下,黄土被一铲一铲的倒入土坑中,将张婶的尸体掩埋,整个过程刘青焰都没有说话,她安静的站在一旁,拉着魏来的手,紧紧的,捏得魏来手指发疼。

    回到长廊后,女孩一一跟薛行虎等人道谢,神情诚恳,语气平静。魏来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她对着每一个人将腰身佝到与地面平行,她长大了,一夜之间长大了。

    魏来却并不喜欢这样的成长,他觉得这不公平。

    就像很多年前那场让他长大的大水一般。

    “阿来哥哥。”一只手忽的伸出,牵住了魏来的手。

    魏来低下头,却见刘青焰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正抬头看着他。

    那分明带着些许笑意的目光,让魏来在那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祖爷爷……也会死对吗?”女孩问道。

    魏来语塞,但他终究没有再诓骗女孩的勇气,他侧头看了看安放着青牛的院门,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哦。”女孩很努力的想要装出镇定的模样——像个大人那样,可以平静的接受任何的事故。但这终归太难了一些,她止不住的悲伤,止不住的困惑。她的眼眶泛红,但还是压着那股情绪,问道:“到底什么是死?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我……我有点想我娘了。”

    死。

    这个字眼太过沉重。

    尤其是当这个字眼从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嘴里吐出的时候。

    魏来蹲下了身子,双手抓着刘青焰的肩膀,他尽可能的平静的看着女孩,他想要以此给她些力量,哪怕这样的力量微乎其微,但魏来还是想要尽自己所能,所以他回答道:“当然能!”

    他的语气极为笃定,笃定得让本来不怀希望的女孩竟然在那时生出了些许悸动,她盯着阿来很是怀疑的问道:“真的吗?”

    “小青焰,你的祖爷爷曾经跟我讲过一个故事,你要听吗?”魏来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轻声反问道。

    “嗯?什么故事?”

    “说这世上有一种虫子,叫蚍蜉,蚍蜉的寿命很短,不过一日。有一只蚍蜉,认识了一只蚱蜢,两个小家伙相谈甚欢,很快便成为了朋友,到了晚上,蚱蜢跟蚍蜉说:‘我要回家了,咱们明天见’,蚍蜉很惊讶,它问道:‘明天?这世上哪有什么明天’。”

    “从那以后,蚱蜢再也没见过蚍蜉,但又在很久以后,蚱蜢遇见了一只老鼠,他们聊了很久,也成为朋友。直到冬天到来,老鼠就对蚱蜢说:‘我要冬眠了,咱们明年见’,蚱蜢一听,也很惊讶,它问道:‘明年?这世上哪有什么明年?’”

    “你看,我们都活在今生,都没有见过来生,可没见过并不代表没有,不是吗?”

    “所以呀,咱们得好好活着,万一真的有来生呢?那时,你见着了你娘、你爹、你祖爷爷,他们问你:‘小青焰啊,上辈子我走了之后,你有听话好好活着吗?’你得有底气的告诉他:‘嗯,我很听话,我一直好好活着’。”

    魏来努力的回想着那时,刘衔结与他讲述这个故事的语气,他尽可能的做到与之相同,就好像是刘衔结亲自将这个故事讲给他的小曾孙听一般……
友情链接:乐彩彩票  优优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天王彩票  快三平台官网地址  秒速快三登录  口袋彩店  致富彩票  辉煌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