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四章 为父之道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四章 为父之道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伯进!我 操 你大爷!!!”

    司马官没有想到,那位提着长鞭的甲士也未有想到。

    孙大仁想要说出的话,会是这样一番话。

    而让司马官与那位甲士更没有想到的是,孙大仁的怒吼还在继续,尾音绵长,在这小小的房门中来回作响。

    一道明亮的光就在那尾音还未落下之前,从屋外亮起,割开层层雨幕,也轰开那木质的窗户,直直的落在了那位拿着长鞭的甲士身前。

    甲士感应到了那道刀光,他转头看去,瞳孔在那时放大,双眸被那明亮的光芒所侵染,惊骇在他的眉间漫开,却又转瞬归于静默。

    一道血线从他的眉心裂开,顺着鼻梁径直的往下蔓延,转瞬便贯穿了他的整个脸庞。

    轰!

    紧接着一声闷响从他的体内炸开,他的身子在那时轰然化为两半,鲜血喷射而出,溅了一旁的孙大仁一脸。

    孙大仁嘴里的怒骂在那时戛然而止,他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那道破窗而入的身影,然后废了些力气,才从喉咙中挤出一声:“爹?”

    “爹你大爷!你他娘骂什么呢?!”提着刀,浑身被雨水打得浇湿的孙伯进一脚踹在了孙大仁的身子,吃痛之下的孙大仁身子倒飞出去,两位架着孙大仁的甲士回过神来正要出手,孙伯进手中的虎贲刀却率先挥出,划过二人的颈项,割开两道血痕,二位甲士捂着自己的颈项,却止不住鲜血喷涌而出,身子缓缓到底。

    孙大仁在那时回过了神来,他狼狈的爬起身子,看向刀口滴血目光冷冽的孙伯进,莫名觉得今日的老爹帅得一塌糊涂。

    “爹!原来你没有投敌啊!”他麻溜的走到孙伯进的跟前,兴致勃勃的问道。

    “投你大爷,这世上只有坑爹的崽,哪有卖儿子的爹?!”孙伯进骂道。

    孙大仁有些心虚的挠了挠头,小声嘀咕道:“那你怎么现在才来?”

    “老子都把东西打包好了,又重新把刀翻出来不他娘的得要时间吗?!”孙伯进没好气的骂道,一只脚在地上一踩,那位死去的苍羽卫手中的刀便猛地飞起,落入孙大仁的手中:“给老子拿好了,今天咱们爷俩算是摊上大事了。”

    说完这话,孙伯进沉下了眉头看向房门另一头的司马官等人。

    这时,司马官也从这样的变故中回过了神来,但他并无半点张惶之色,反倒是饶有兴致的盯着孙伯进:“整个乌盘城,老夫就觉得孙馆主是个明白人。识时务,乃俊杰。可惜老夫年迈,终究还是有老眼昏花的时候。”

    “谁说我他娘的不想要。”

    孙伯进在心底暗暗嘀咕道,但面上却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呵?”司马官冷笑一声,“孙馆主不识时务,可有人却识啊。”

    司马官说罢这话,便侧过了身子,只见身后那群甲士也纷纷退开,一道孙伯进父子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在那时迈步走到了众人身前。

    “是你?”孙大仁惊声言道。

    孙伯进的眼睛眯起:“胡路,孙某这个做舅舅自认为待你不薄啊。”

    胡路微笑着朝着孙伯进拱了拱手,言道:“舅舅当然待我不错,可人得往高处走,不是吗?”

    “苍羽卫的总旗、乾坤门的内门弟子,这片大好的前程如今只能归这孩子所有了。”司马官迈步上前,微笑着盯着孙伯进,他身后的苍羽卫们纷纷掏出了背后的长刀,迈步朝着孙伯进父子围了过来。

    孙伯进眸中目光愈发阴沉,他死死的握住了手中的刀,将自己的儿子护在了背后,他的胸膛处白色的神门浮现,不断剧烈的收缩,发出阵阵低沉的轰鸣。

    勿需多言,苍羽卫们明晃晃的刀刃在下一刻便朝着孙伯进招呼了过来,孙伯进一脚将发愣的孙大仁提到了角落中,喝道:“别他娘死在老子前面。”

    说罢,他手中长刀一震,胸膛处神门轰鸣,压过了屋外的漫天雨声,刀锋挥出,将迎面杀来的苍羽卫们的刀刃尽数斩断,刀锋继续向前割开他们颈项。

    但一撮倒下,下一撮又冲杀了上来,孙伯进知道打下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他又是一刀挥出,震退诸人,然后刀锋一转,轰响一旁,木质的墙面在那气劲之下轰然倒塌,他抓起一旁提刀还要上前的孙大仁,喝道:“跑!”

    可脚步还未迈出,那轰塌的前面外,一排白衣银甲已然在院落中严阵以待,烈羽箭上弦,在那时纷纷离弦而出,射向孙伯进父子。

    孙伯进的面色一寒,赶忙将儿子又扔入身后,提刀于胸前,硬憾那射来的利箭。

    砰!砰!砰!

    一连串爆炸声在房门前响起,孙大仁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利箭一道接着一道的在孙伯进身前炸开,自己老爹的身形节节败退。他张开嘴想要大声呼喊,但声音却被淹没在雨声与爆炸声中。

    摇摇欲坠的房门在这时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塌。

    雨水借着风雨灌入这处废墟,司马官眯着眼睛盯着那坍塌之地,周围的甲士们手握刀剑严阵以待。

    尘埃慢慢散去,他们看见了一个男人握着刀, 肩上、左臂、右腿都插着利箭,箭身周围血肉模糊,鲜血四溢。但男人站立的身子却那般笔挺,握刀的手紧紧用力,稳稳当当,不曾颤抖。

    孙大仁从废墟中狼狈的站起了身子,他瞥见了自家的父亲的惨状,心头一惊,赶忙伸手扶着自己的老爹。

    司马官踩着房门坍塌下的废墟,慢慢走上前来,嘴里慢悠悠的言道:“孙馆主这是何必呢?”

    他的右手手背上,一道青色的神门亮起,青色的光芒随即在他的背后升腾,涌向孙伯进的头顶,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道上有玄武之相的青色大印。

    随着此物涌向,孙伯进的呼吸变得粗壮而不规律起来,握着长刀的手隐隐颤抖,胸前的神门也开始忽暗忽明。一股浩然又无可匹敌的威压从那大印上倾泻而下,笼罩在父子二人的身上,他们的脸色都在那时变得苍白又难看了起来。

    “小公子年幼,孙馆主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小公子考虑一番吧?说出魏来一干反贼的所在,老夫或许还可饶小公子一命,如何?”司马官活的时间足够久,看事情自然也足够明白,抛出的筹码于孙伯进来说,也同样足够诱人。

    孙伯进侧头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孙大仁同样正看向他。

    才刚刚十六岁的少年眸中的神情慌乱又充斥着恐惧,他忽然有些懊悔,若是他爹真的投敌了那该多好,他请愿他没心没肺的踩在自己儿子的尸体,也好过这样死在这里。

    孙伯进却忽的伸出了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儿子的头上。

    他的目光温柔,语气也没了平日里的粗壮:“这世上谁不想活得光明磊落,可世道逼人啊,我们没得选啊……”

    孙大仁的眼眶泛红,他摇着头,嘴里呢喃道:“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和你一样,满脑子的江湖道义、是非黑白,这哪有什么错……”孙伯进轻声言道,目光忽的有些深邃:“说起来,当年你娘也就是看上了我那股劲头,若是倒退个几十年,她见我这般估摸着就没有你这小兔崽子了。”

    “这当爹的,就是得给儿子做好榜样,你要大好前程,老子便花钱给你买个乾坤门的门徒。你要做顶天立地的英雄,老子就……”

    说到这里,孙伯进的脚忽的再次伸出,一把将孙大仁踢了出去。

    “做一个给你看看!!”

    孙伯进大声吼道,他胸前的神门再次亮起了耀眼的光芒,轰鸣声绵绵不绝,几近压过了漫天的雷雨。他的刀高高举起,一只脚猛地迈出,就要朝着司马官杀来……

    司马官眯着的眼睛中闪过一道寒芒,亮着神门的手掌轻轻一握。

    那道悬浮在孙伯进头顶的大印便猛然落下。

    轰!

    一声闷响荡开,孙伯进的怒吼戛然而止,身影在那大印的落下之时,被生生的蔫成了碎泥,炸裂开来。

    鲜血四溢,炙热的殷红之物溅射到了孙大仁的脸庞上。

    孙大仁的脸颊上穿来一阵阵滚烫的灼烧感,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落地的青色巨印。

    他怒吼着、哀嚎着站起身子,想要冲向那处,但数道苍羽卫却赶在之前将之擒住,他动弹不得,只能不断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呼唤与怒吼。

    直到他的声音沙哑,直到一记手刀将他敲晕,昏死过去……
友情链接:拼搏在线彩票网  亚洲彩票平台  爱乐彩票网  头彩彩票官网  山东彩票官网  ag奔驰宝马  好运来彩票  彩88彩票  555彩票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