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五章 他活你得好死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五章 他活你得好死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午大雨滂沱。

    乌盘城的北门口围满了前来凑热闹的百姓,他们远远的站在瑞龙街的另一端,对着城门方向指指点点。

    那处,钱旭贵的尸首被高悬在城门上。

    白衣银甲的苍羽卫在那里整齐的排开,密密麻麻堵满了整个城门。

    金柳山与司马玄两兄弟悠哉悠哉的坐在众人身前,身后数位苍羽卫为他们撑着大伞,身前还各自摆放着案台,放在茶水。三人一派赏雨的架势,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昨日那闹得沸沸扬扬的战书的影响。

    而在他们的身前,摆放着的四座囚车。

    一位妇女,一对少男少女,这三人百姓们大都清楚,昨日还曾被吊在知县府前,是那钱旭贵的妻儿。而做左边的那座囚车中,所囚禁之人却让百姓们有些疑惑,看上去似乎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但隔得太远,他们无法看清那人的容貌,但总归这些日子以来,这样的事情他们大多见怪不怪了。

    “时辰到了吗?”金柳山忽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轻声问道。

    “已经过了午时一刻了。”身后一位甲士赶忙恭敬的应道。

    “难不成是怯场,不敢来了?”司马官笑道。

    金柳山瞟了一眼老人,轻声言道:“旁人我不知道,但那位阿橙姑娘可是出了名的言出必行。既然他们不动手,那咱们就请他们动手吧。”

    身后的甲士跟了金柳山多年,自然明白自家上司的心思,他微微点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便有数位甲士在那时鱼贯而出,推着那四辆囚车朝着百姓聚集的方向走来。

    百姓们一愣,纷纷沉眸看向那四辆囚车,钱旭贵的妻子儿女自是不用多言,大都被折磨的浑身是伤,而让百姓们真正诧异的是那最左侧的囚车中囚禁之人,赫然是那贯云武馆的少公子孙大仁!

    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孙大仁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观他此刻的模样,衣衫褴褛,浑身都是淤青,显然是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难道他爹孙伯进就看着自家儿子遭此厄运吗?

    这时,一位甲士迈步走到了人群之前,他目光冷冽的在那些围观的百姓身上一一扫过,这些寻常百姓见了囚车中四人的惨状早已是心有戚戚,哪敢与他对视,纷纷低下了脑袋。

    “他们是为什么被关在这里?你们清楚吗?”甲士朗声问道。

    听闻此问的众人,自然无一敢回答他的问题,但却有人在抬眸的余光一瞥中看清了那甲士的模样,那不是就贯云武馆的二当家,孙伯进的侄儿——胡路吗?

    胡路对于诸人这预料之中的反应很是满意,他冷笑一声,一提声调,朝着众人便再言道:“那个挂在城门上的尸体,是乌盘城的牢头,他伙同贼人劫走兴风作浪的水妖,这三个是他的妻儿,按大燕律法,如此行径,罪同叛国,当诛九族。但大人仁慈,只诛祸首。”

    说着,胡路又迈步走到了另一侧,指了指似乎已经昏迷的孙大仁,眸中露出了嘲弄之色:“这个呢?就更可笑了。”

    “贯云武馆孙家父子,金大人见他们父子还算可造之材,有意提拔,予了他们苍羽卫总旗之位。可谁曾想,他们不思知恩图报也就罢了,反倒利用职务之便,与乱贼勾结,昨日孙伯进已经伏诛,今日这逆贼之子也当赴死,以正我大燕国法!”

    说罢,胡路一脚跺地,地面积水四散溅起,身后推着囚车的甲士们如得敕令,纷纷上前,将那囚车四周的木板卸下,随即那四人的身子便直直的暴露在了这漫天风雨之中。

    钱旭贵的妻儿们饱受了一日折磨的他们,此刻形容愈发憔悴,那对年幼的儿女更是啼哭不止。女人却只是侧头看了自家儿女一眼,神情麻木,既没有出言安慰,也没有痛哭求饶,反倒空洞眸中带着某种期待,期待那道可以割开这场噩梦的利刃早一刻降临在她的头颅之上。

    反观孙大仁虽然受了顿毒打,但毕竟那身习武的底子尚在,这点风雨倒不至于让他如何,只是一个激灵,将他从昏睡中拉扯了出来。他举目四望,面前那密密麻麻的百姓以及不断拍打在他脸上的雨水都让他有些迷糊,但待到他看清眼前那位甲士的模样时,浑身是伤的少年于那一刻忽的变做了暴怒的狮子。

    “胡路!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老子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就等着老子夜里来寻你索命吧!”

    ……

    孙大仁一边怒吼着一边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看他那双目尽赤的模样,似乎恨不得将那胡路生吞活剥了一般。

    但胡路却只是淡淡一笑,身后的甲士们便动手将孙大仁的身子牢牢的按在了地上。

    随后又有四名甲士走到了他们的身后,伴随着哐当一声脆响,虎贲刀出鞘,即使在这样昏暗的雨天,那刀刃之上依然闪动着清冽的寒光,四柄长刀高举。

    站在人群前的胡路面带狞笑,他张开嘴正要将那一个“斩”字宣之于口。

    一道冰冷的事物却忽的架在了他的颈项,贴着他的皮肤,他打了个寒颤,到了嘴边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

    一双明艳却冰冷眸子正站在他的身前,对方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他根本毫无察觉。这样失真的体验,他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尚且处在一场梦境之中,但不幸中的大不幸是,颈项处传来的寒意让他真切的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小命确实被握在了别人手中。

    “你……你要做什么……我可是……可是苍羽卫……”胡路的声音打颤,试图接住在他眼中不可一世的苍羽卫的名声压倒眼前的女子。

    梳着马尾,穿着橙衫的女子却看也不曾看他一眼,她的衣衫下一道黑芒涌出,盘旋着割开雨帘,去向那些持刀的甲士。

    噗!

    一连串如割败革的声音响起,几乎就是在眨眼之间,那些甲士的颈项上浮现出一道道血痕。他们眸中的神采溃散,长刀与身子栽倒在地。

    远处的金柳山等人站起了身子,眉目阴沉的看向忽然出现的阿橙。

    “姑娘果然了得,我大燕的囚龙锁都困不住你,不亏是楚侯之后。”但在短暂的诧异过后,金柳山便恢复了原样,他盯着阿橙如此言道:“只是不知若是太子殿下知道了阿橙姑娘在乌盘城所行之事,会作何感想?”

    阿橙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有所忌惮。

    察觉到这一点的金柳山眸中的笑意更甚:“阿橙姑娘是个识大体的人,社稷为重啊。”

    但本以为能够动摇阿橙一番话,却如泥牛入海,那女子依然站在那处,一动不动。

    “姑娘难道真的不顾及太子那边的感受?”金柳山决定加大他的砝码。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阿橙闻言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既如此,姑娘何必要跻身这样的纷争中,倒不如就此离去,你我就当从未在此相遇。”金柳山见状,眯着眼睛再言道。

    “可我有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阿橙的脸上却忽的勾起一抹笑容,她本就生得极美,这样一笑,更是明艳动人。

    “嗯?”金柳山微微皱眉,隐隐有些不详预感。

    只见那女子手中的夜尾轻轻一抹,被她所挟持的胡路颈项处便被割开了一道血痕,那位方才接替自己舅舅坐上苍羽卫总旗的青年捂着自己不断飙血的颈项,带着不甘与痛苦就这样倒在了阿橙的脚下。

    阿橙振刀,血落。

    抬头扬眉,笑面盈盈,如春风过境,如秋水扬波。

    她清冷的声音穿过雨帘,幽幽荡开。

    “譬如你们若是都死了,太子就不会知道这些事情了。”

    ……

    雨越下越大,阿橙与金柳山相隔不过数丈,但密密的雨帘却将二者隔开,难以看清对方的模样。

    金柳山在胡路鲜血漫开数息之后终于回过了神来,他随即双眸一沉,冷着声音言道:“阿橙姑娘想要杀我们?”

    女子收刀归鞘,摇了摇头:“不是我要杀你们,是他。”

    阿橙的话多少有些莫名其妙,让金柳山三人微微一愣。

    但很快,这样疑惑便被开解了下来。

    漫天风雨更急,地上的积水犹如沸腾一般开始跳跃,雨水落下,积水却化为水粒不断上涌。

    雨滴与水粒相遇,碰撞、爆开、粉碎,化作愈发细小的水雾在三人的身前弥漫开来。

    昂!

    隐约间,又一声高亢的龙吟升起,一道身影缓缓在漫天水雾中凝结。

    那是一位身材干瘦的少年,他立在雾气中,一只手轻轻一握。

    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炸声升腾而起,那四辆囚车轰然炸开,木屑飞溅,但笼中之人却毫发无损。

    那少年目光在昏迷倒地的孙大仁身上停滞了片刻,随即转头看向金柳山。

    他的眸中泛着金光,威严又冰冷。

    他张开嘴轻声说道。

    “他活。”

    “你能得好死。”
友情链接:皇家88登录平台  幸运快3开奖走势图  网投彩票平台  头彩彩票官网  众彩网  乐橙彩票  拉菲彩票  三国彩票  拉菲彩票  百姓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