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六章 放心,死不掉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六章 放心,死不掉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是魏来出现的方式太过诡异,还是他所言之物太过无稽。

    金柳山三人在那时皆有些发愣,直到从人群中窜出的薛行虎等人,穿过雨帘将孙大仁一行接走,退回人群后,金柳山方才回过神来。

    然后,他笑了起来,很是开怀的笑了起来。

    他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盯着神色冷峻的少年言道:“就凭你?”

    少年不语,只是朝前轻轻的迈出了一步,他周身弥漫的水雾随着他的移动也朝前压了一步。身后的阿橙眯起了眼睛,看着魏来的背影,她清晰瞥见少年被雨水打湿的背后,金光涌动,隐隐聚成一道龙相。

    “大人,这小子的身上有古怪。”司马玄轻声在金柳山的耳边言道。他眼界不俗,虽然无法在将一时间将魏来看得透彻,但却多少能够捕捉得到一些细枝末节。“不过这力量显然并非他所有,动用过多,对他消耗巨大,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忧。”

    金柳山的话虽然说得轻巧,但也确实意识到这一点,他沉眸点了点头,言道:“魏守的儿子,果真不能以常理度之。”

    魏守?听闻这个名字,在场的司马玄兄弟都是脸色微变,看向魏来的目光迥然不同了起来。显然,即使时隔六年,魏守这个名字对于那些与他经历过同一个时代的人来说,依然具有不菲的冲击力。

    “烈羽箭!”但金柳山显然没有司马玄兄弟的那些顾虑,他在那时发出一声怒吼,身后千名甲士应声而动,神机弩掏出,利箭上弦,根本勿需任何人指挥,千枚拖着火尾的利箭便划过了雨幕铺天盖地的朝着魏来涌来。

    魏来的双眸一凝,两只手豁然张开,那团包裹着他的水雾猛然铺开,在他的身前化作了一道巨大的水雾墙面。

    轰、轰、轰!

    一连串爆炸声升腾开来,烈羽箭在与水墙碰撞的瞬间,便尽数炸开。

    火光在半空中升腾,与雾水交融。

    场面震撼又绚丽。

    宛若一场白日焰火。

    而就在这一瞬间,魏来的脚步猛地快了起来,他冲出了那团雾气,一柄黑色匕首被他握在了手中,他的身形跃起,锋刃直取被这般变故震住的金柳山。

    他的速度并算不得太快,但随着他的行动,无论是地面的积水还是密密的雨帘都在那时像是被某种力量所牵引汇集到了魏来的匕首之上。

    昂!

    又是一声龙吟声起,那些风雨在魏来的匕首上化作了一道凶目的游龙之相,缠绕上魏来的匕首。

    “大人小心!”大概是未有想到魏来的出手如此果决,面对来势汹汹的金柳山心头一震,而一旁的司马官却提前一歩反应了过来,他高喝一声,青色的神门在他周身闪现,玄天武身凝聚,他的身形膨胀,竟是以肉身硬憾魏来的杀招。

    铛!

    一道金石碰撞之音升腾,青色的龟纹在黑蟒落下之处漫开,魏来的眉头一皱,知晓这司马官的神通显然不是他能凭极力破开的。而一旁的司马玄见状,周身的红色神门亮起,朱雀大炎枪凝聚,就要轰响魏来。

    魏来不敢硬憾,一只脚猛地踏出,踩在司马官的身上,借着这股力道,身子在空中一个翻腾,避开了朱雀大炎枪的轰击。他的身子落地,一只手张开顺势拍在地面的积水之上。

    魏来的眸中泛起金光,金色的流光顺着他的手臂涌入积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地面的积水中蔓延。

    神情戒备盯着魏来的司马玄兄弟并未察觉到地面上一闪而过的金色流光,直到身后持刀杀来的苍羽卫们发出一声惊呼,二人察觉到不对,这才转头看去,身后的景象却让二人心头一震——一尊巨大的积水凝聚的武士身影已经高举起手中的刀,凌冽的刀锋正朝着金柳山的头顶落下。而金柳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手中的刀匆忙举起。

    “大人!”司马玄发出一声惊呼,同时手中的朱雀大炎枪一荡,直直的迎向那把落下的大刀——金柳山是乾坤门叩开金家大门的敲门砖,也是乾坤门重回神宗之列的重要凭仗。这是乾坤门百年来数代人的夙愿,司马玄不允许在这件事情发生任何的意外。

    这一枪,出枪已经算得迅速,但还是来得晚了一些。

    那把由积水化作的大刀已然落在了金柳山的刀锋之上,金柳山的身子一沉,脚踏之地的地面下塌,蛛网一般的裂纹以双脚为中心蔓延开来。他的面色通红,显然这一记水刀力道极大,即使已到三境的金柳山也力有不逮。

    好在大炎枪及时轰在了那水刀的刀面上,那朱雀赤炎似乎对魏来的神通天生便带有某些克制的功效,烈焰顺着枪身席卷而去,那水刀以及巨大的积水凝聚成的武士之相,在那赤炎之下,转瞬蒸发、崩塌。

    击溃那神通的司马玄并未因此轻松下来,他看了一眼因为脱力而面色苍白的金柳山,又看了一眼不远处再次站起身子,冷眸盯着此处的魏来,心头一沉。

    大批的苍羽卫已经持刀而来,司马玄的心头有了决断,他扶起脱力的金柳山,大喝道:“保护金大人。”而后与自己的兄弟互望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决色。

    “我来拖住他。”司马官点头说道。

    司马玄闻言便没了迟疑,背后的双翼一振,便要离去。

    魏来显然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他的目光愈发冷冽。

    他的脚猛地跺地,漫天风雨更急,汇集在魏来周身,旋转搅动,化为风暴。魏来眸中的金光一亮,身子猛地杀出,那些试图阻拦他的甲士都被那风暴扬起,纷纷掀翻在地。

    昂!

    一声龙吟之声乍起,地面的积水猛地汇集,在魏来落脚之处化为龙相,然后身形陡然放大,转瞬便化为数丈之巨。少年脚踏水龙,双眸却死死盯着前方遁去的司马玄二人,他背后的衣衫下金光大作,可脸色却隐约有些苍白,嘴角甚至有了鲜血溢出。

    似乎正如司马玄所言,魏来所动用的力量并非他所有,而他的肉身也难以长久的支撑他使用这份力量。

    龙相仰头长啸,就要乘风而起。

    “贼子休走!”这时,一旁的司马官却发出一声高喝,一道青色大印在魏来的头顶凝聚,随着司马官的一声爆喝,大印如泰山压顶一般落下。

    魏来抬头看去,眉头微皱,背后的金光亮起,正要再次运集起力量对抗那大印。

    可这时,一道黑色的刀光猛然划过他的头顶,刀光所过,大印轰然崩塌。

    “你若是死了,记得将关山槊的传承交给我。”一道橙色的身影脚尖点在了那龙相之上,轻声言道一句,随后根本不待魏来回应,身子便再次落下,黑白双刃亮起神光,杀向想要阻拦魏来的司马官与众多苍羽卫。

    魏来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道一跃而下的橙色的身影,她黑色的马尾与束着马尾的红线飘动,莫名让魏来在那一瞬间有些心神荡漾。但很快魏来便收起了这样的心思,他伸手擦了擦自己嘴角,又低头看了一眼殷红的掌心。

    “死不掉。”他这般说道,手中的黑蟒紧紧握住,背后的金光再次大作,龙吟高亢,直奔司马玄而去。
友情链接:360彩票官网  bbin真人平台  乐赢彩票网  网信彩票平台  ag体育平台  500万彩票平台  乐天彩票  幸福彩票  江苏快三  永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