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七章 我给你们选择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七章 我给你们选择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忽如其来的加更!)

    阿橙的身影在人群中翻飞,每一次黑白双刃起落,都会有数位苍羽卫的性命被收割,千名甲士加上一位四境的司马官,竟然一时间拿阿橙无可奈何。

    薛行虎安顿好了昏迷孙大仁四人,又将自己带来的老爹交给了随行的同僚,随即便迈步走到了那群百姓的跟前。

    “各位!各位!我是薛行虎!乌盘城的捕头!”他朝着人群挥舞着双手,大声言道。

    早已被这般变故吓傻了的众人纷纷转头看向那位中年男子,目光惊犹不定。

    薛行虎浑身被雨水打湿,他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又继续提高自己的声音言道:“诸位!请听我言!”

    “诸位不要害怕,那个叫金柳山的恶人勾结了乌盘江的江神,要水淹我们乌盘城。阿橙姑娘还有魏来公子都是来帮咱们、救咱们的。待会时机合适,就会带咱们逃离乌盘城,诸位请一定要相信薛某。”

    雨声很大,不远处的打斗声也绵绵不休,场面上一片嘈杂,为了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清自己的声音,薛行虎将自己的嗓音拉得极高,以至于这番话说完,他便觉喉咙有些发干。

    但当他看向那些百姓,众人眸中的狐疑、警惕却让他大失所望。他甚至隐隐还听见有人在议论纷纷——魏来不是跟那些水妖搅和在了一起吗?

    当年他爹就是因为得罪了龙王爷才死的,现在这么做是不是为了报复龙王爷啊?

    就是啊!那天那水妖我可是亲眼所见,头上生着牛角,这不是妖怪能是什么?

    ……

    林林总总的猜测不绝于耳,众人眸中不信任也不加遮掩,薛行虎的心头生出一股难以言明的无力感。到了这时,他终于对当日魏来所言有了些真正意义上的深切体会了。

    他只能再次提起自己的气力,朝着诸人再次大声言道:“诸位!我知道诸位有很多疑惑!但薛某人这些年在乌盘城……”

    ……

    雨愈下愈大,站在龙相上的魏来目光冰冷,他盯着前方,盯着那挥舞着火翼的司马玄——准确的说,是盯着司马玄所扶着的金柳山。

    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道画面。

    吊在城门的钱旭贵的尸体、用尽最后一口气抓着他手腕的妇人、哭泣的刘青焰、浑身是血的青牛,还有那生死不知的孙大仁。

    每一个画面闪过,都让少年的目光更冷上一分,他告诉自己,他得杀了金柳山。

    一定要杀了他!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响,他的眸中金光大作,站立在龙相上的身子猛然蹲下,双手桉入脚下龙相的身躯之上。

    昂!

    天地间响起一声高亢的龙吟,雨幕愈发的猖獗。

    金色的光芒从魏来的背后亮起,少年的嘴角又有鲜血溢出,却又转瞬被暴雨冲刷干净。

    漫天风雨忽的涌入龙相体内,那龙相身躯扭动,似乎承受了一股莫名却又巨大的痛处,转瞬,龙相仰头一声怒吼,两道与之生得一模一样的事物从他的身躯两侧涌出,却以比它快出数倍的速度飞遁上前,在空中一个盘旋,拦在了遁去的司马玄的面前。

    司马玄的心头一震,正要调转马头,不敢与这要与他们搏命的魏来硬憾。

    可他身后的魏来脚尖却猛地在龙相身上一踩,身子猛地的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翻滚,手中匕首便由上至下的刺向司马玄所在之地。

    司马玄身形一滞此刻已无退路,他绝非甘心束手就擒之辈,眸中顿时亮起了厉色。

    他周身神门光芒大盛,沉闷的轰鸣声响彻不绝,手中的朱雀大炎枪高高举起,赤炎环绕,朱雀神相闪现,在那时迎向魏来。

    昂!

    又是一声龙吟声起,魏来的眸中的杀机奔涌,三道盘踞在各处的龙相仰头长啸,随即龙相遁出,相互缠绕在魏来的周身,咆哮着涌向那裹挟着朱雀虚影的枪尖。

    轰!

    一声巨大的轰响荡开。

    龙与凤相遇,水与火相逢。

    赤炎被浇灭又升腾,龙相被蒸发又凝聚。

    双方都双目赤红的盯着对方,他们知道,这是决定生死的一次过招。

    司马玄发带碎裂,一头白发胡乱扬起,像极了暴怒的雄狮。而魏来的双目赤红,浑身的衣衫在赤炎热浪的灼烧下渐渐化为灰烬,嘴角更是不住有鲜血溢出,可他握着黑蟒的双手却青筋暴怒,不曾松懈毫分。

    轰!

    终于一声更加巨大轰响荡开,雾气漫天扬起,龙与凤、水与火的身影都在那时消散,城门外的天际在那一瞬间归于寂静。

    ……

    阿橙的脚下已经铺满了尸体,层层叠叠足有数百人之巨,鲜血被雨水冲刷,肆意横流,侵染了整个瑞龙街的街面。那声巨大的轰响升腾,让对战的双方都下意识的停止了手中对抗,纷纷侧眸看向那处。巨大的雾气在那处升腾而起,遮盖了他们的视野,让众人都并不能看清那里的景象。

    口干舌燥试图说服迟疑的众多百姓的薛行虎也被那升腾而起的巨响打断了嘴里的话,他与众人一般侧眸看向那处,那里的景象也不可避免的让薛行虎陷入了与众人一般的呆滞。

    “还要打吗?”双手一振抖落了刀锋上的血迹,阿橙眯眼看着以司马官为首的众多苍羽卫。苍羽卫当然算得上是大燕最为精锐的部队之一,但阿橙的战力着实太过恐怖,这短短数百息的对抗中,即使有四境的司马官相助,他们也未有伤到女子毫分,再打下去,似乎除了付出更多的伤亡,对他们来说便再无半点好处。

    在听闻阿橙此问之后,甲士们互望一眼,皆从彼此的眸中瞥见了退却之意。

    司马官同样忧心着自己兄弟的情况,他观阿橙的神色轻松,一番打斗下来似乎并无半点消耗,摸不清对方虚实再打下去似乎也不是良策,他看了一眼周围已生退意众人,面色一沉,终是吐出一个字眼:“撤。”

    阿橙并不阻拦,在目送众人消失在从城门外蔓延开来的雾气中后,女子收刀归鞘,迈步走向薛行虎所在的方向。

    那些百姓可都见识过阿橙方才宛如煞星一般收割人命的甲士,纷纷恐惧的退后,薛行虎见状连连苦笑,好不容易动摇了这些百姓的心思,阿橙一来之前的努力恐怕就耗费大半了。但他可不敢却埋怨阿橙这尊煞星,只能苦笑着迎上对方问道:“姑娘这就放他们走了?”

    阿橙冷眼看了薛行虎一眼,说道:“是他们放了我们。”

    她平静的说完这话,也不管薛行虎是否领会,一只手猛地张开,朝着远处一摄,之前金柳山所坐的太师椅便遁入了她的手中,女子随即坐下,双眸闭起,似乎再无与之对话的兴致。

    吃了闭门羹的薛行虎倒是不恼,只是疑惑女子话里的意思,他犹豫着要不要询问一番魏来的状况,可低下头却瞥见女子苍白的脸色,以及虽然极力压制但却依然紊乱鼻息,他的心头一凛,在这时终于明白了阿橙的言外之意。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若是耽搁久了,保不齐回过味来的苍羽卫会杀个回马枪,念及此处,他再次看向身后的诸多百姓大声言道:“诸位!你们看,薛某人没有骗你们,那些贼人已经被阿橙姑娘与魏来公子击溃了,咱们趁现在赶快收拾好东西,离开乌盘城,江神的大水随时会来,大家抓紧时间!”

    百姓们闻言,目光却依然是彷徨茫然,甚至隐隐还带着些警惕。

    “江神怎么可能淹咱们乌盘城?”

    “就是!你跟水妖搅和在一起,我们跟着你走了,那朝廷不是就以为我们是一伙的了吗?”

    “你们杀了那么多人!是不是也想把我们带到那里去杀了?”

    人群中的躁动越来越大,有人不断的提出质疑,薛行虎有心解释,可每一次还没来得及说完前一个问题,后一个问题又响起起来。

    雨越下越大。

    薛行虎的嗓子又干又哑,他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受——明明他的身前站着那么多人,可偏偏他却感到一种难以言明的孤独……

    他咳嗽了两声,咬着牙就要再次劝说周围的百姓。

    咕噜。

    咕噜。

    咕噜。

    ……

    可身后却忽的传来一阵轻微却突兀的声音。

    薛行虎皱了皱眉头,暗以为莫不是苍羽卫觉察到了不对,已经杀了回来?

    身旁闭眸静坐的阿橙也睁开了双眼,目光直直的看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只是因为雾气已经渐渐蔓延到了这处的缘故,视野变得有些狭隘,并不能将那处的景象看得真切。

    咕噜。

    咕噜。

    ……

    那声音越来越近,周围的百姓也感受到了薛行虎等人的异样,他们也纷纷停下了嘴里话,神情紧张注视着那处。

    两个球状的事物从雾气中滚出,缓缓慢慢的停在了薛行虎的脚边,薛行虎下意识的定睛看去,那一刻他顿觉亡魂大冒,那竟是两颗头颅——来自金柳山与司马玄的头颅。

    周围的百姓也在这时看清了那事物的模样,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神情惊恐。

    但紧接着一道身影也缓缓从雾气中走出,他越过阿橙、穿过薛行虎走到了那些百姓的身前。他的上身赤裸,形容略显狼狈,但冷峻的眉峰却依然让此刻遭逢大难犹如惊弓之鸟的众多百姓心有戚戚,人群自觉的推开数歩,似乎并不愿意与他靠得太近。

    而来者似乎也并不介意被诸人恐惧与敌视,他的目光在那些百姓的身上一一扫过,然后低声言道:“要么跟我走,要么就跟他两一样留在这里。”

    “你们选。”

    薛行虎的双眼睁得浑圆,不是因为归来的魏来态度如何恶劣,而是正好站在魏来身后的薛行虎看见了魏来背上的景象。

    少年略显单薄的背脊上用某种金色的材质纹着一头栩栩如生的龙相。

    而此刻,那龙相上的每一片鳞甲都有鲜血渗出,随着雨水的冲刷,血迹下淌,在少年的脚下晕开一片殷红,而顺着那殷红朝着少年身后望去,他所过之处,斑斑血迹,一直蔓延开去,直到薛行虎看不真切的迷雾深处。
友情链接:618彩票  幸运赛车官网  秒速飞艇官网  凤凰彩票官网  九州彩票  平安彩票平台  如意彩票平台  彩天地彩票  168彩票网站  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