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八十章 填下那天堑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八十章 填下那天堑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的,它不对。

    所以有人决定修正整个错误。

    “阿来,大哥来了!”又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的孙大仁不知在何时苏醒了过来,他冒着雨,一瘸一拐的来到了魏来的身边,他看着被仰面压弯了腰身的魏来,想也不想的便弓下的身子,用自己的背靠着魏来的背,双手着地,努力想要撑起魏来的身躯。

    ……

    铛!铛!铛!

    金石碰撞的脆响不断在城门处响起。

    薛行虎与几位衙役并排站在城门前,一次又一次的用尽了浑身气力将手中的刀砍在那城门口的黑色屏障上。但那黑色的屏障任凭他如何努力都如山岳一般横在那处不曾动摇。他知道,正如阿橙所言,没有七境的修为根本破不开这屏障。

    他转头看了看城内的方向,入目的景象让他微微一怔。

    他瞥见了被压弯腰身的魏来,也瞥见了在他身旁用尽全力的刘青焰,当然还有那甘当肉垫,四肢着地的孙大仁。

    某种火焰,在那时在薛行虎的心中点点燃。是愤怒,却不完全,是希望,却不切实际。

    是……

    勇气!

    “去他妈的!”他骂了句脏话,虽然吕观山说过,做捕头代表着的是乌盘城的官府,不能胡言乱语。但他还是骂了这句脏话,他觉得畅快了许多,索性便将手中的刀一把扔在了地上。“去帮魏来,要死咱们一起死!”

    他说罢,也不管周围的人作何反应,便转身快步跑向魏来所在的方向,他胸口的神门亮起,双手摁在了那屏障之上,然后憋住了劲,开始奋力抬起那屏障。与他同行的衙役们见状也纷纷回过了神来,他们互望一眼,随即也纷纷丢掉了手中的刀,快步跑向那处,与薛行虎一般,伸手支撑起那道屏障。

    ……

    “蚍蜉撼大树。”黑龙看着身下的众人,巨大的嘴裂开,云雾从嘴里喷吐。忽然他的目光一凝,落在了那位生着牛角的少女身上。

    他巨大的眸子中亮起了异色:“怎么会?!”

    他略显惊讶的自语道,一只布满了黑色鳞甲的巨大龙爪在那时从云层中探出,朝着地面轻轻一指,一股力量便随即将正在费力催动着自己力量的刘青焰包裹,小女孩毫无防备,她发出一声惊呼,身子就在那力量的裹挟下,凭空而起,直直的飞向天际那黑龙所在的方向。

    “青焰!”薛行虎发出一声惊呼,伸手想要抓住刘青焰,但他的伸手终究慢了一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孩越飞越高。魏来同样注意到了这般情况,可是他的身上压着漫天江水,根本动弹不得。

    转瞬,刘青焰便不由自己的穿过了层层黑云,来到了那黑龙的面前。

    黑龙目光阴沉的注视着与他相比不过米粒大小的女孩,目光凝重,女孩不断的挣扎,但却是徒劳,根本难以撼动自己身上那无形束缚。

    “先天神体?”

    “不对,是比神体更强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黑龙对于女孩的挣扎视若无睹,他盯着刘青焰,神情凝重的喃喃自语。

    但很快惊骇之色便替代了他脸上的困惑,他瞪大了自己眼睛,言道:“难道说,是那东西……”

    然后狂喜之色漫上了他巨大的头颅:“想不到,小小的乌盘城竟然能给我如此惊喜,吞了你,入主渭水岂不是易如反掌?”

    他这般说着,滚滚的黑气忽的自他的体内漫出,化作一道道绵长宛如毒蛇一般的事物来回翻滚,接着猛地涌向刘青焰。

    “啊!”刘青焰发出一声戛然而止的惊呼,她的身子僵直,整个人呈“大”字型悬浮半空中,那些何其从她的双眸、双耳、嘴唇中涌入,某种与她心神相连的东西,在那股力量的裹挟下开始渐渐脱离刘青焰的身躯,被拉扯向那头巨大的黑龙。

    ……

    魏来看着穹顶上发生的一切,他虽然并不清楚那蛟蛇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但却明白,一旦蛟蛇得逞,刘青焰便会凶多吉少。

    魏来有心做些什么,但他体内的状况却是糟糕到了极致,五脏俱损,经脉紊乱,他完全是凭着自己一口气在强撑着,而这似乎也快抵达他所能抵达的极限了。

    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鲜血却因为这样轻微的动作不住从嘴里的溢出,他想,此刻他的模样一定狼狈到了极致。

    不甘心啊。

    魏来在自己心底自语道。

    没有为爹、为娘还有吕观山报仇,也没有救到他想救的人。

    他没有实现自己对张婶的承诺,也没有机会去到无涯书院,看一看吕砚儿过得到底好不好。

    他甚至有些想念那位他并不如何喜欢的州牧大人,若是死之前,能看上一眼就好了。

    魏来的意志渐渐变得模糊,苦苦支撑的身体也开始倾倒,那黑色的江神得寸进尺,直直压下。

    在魏来身下四肢着地,支撑着魏来的孙大仁身子也是一垮,口吐鲜血,手肘压在了地上。但他却并没心思去关心自己的状况而是大声吼道:“阿来!你不能死!我爹死了,我在这世上就你一个朋友了!你不准死,我还要帮你娶一个漂亮媳妇,最漂亮的归你!你别死!”

    一旁的薛行虎也洞察到了魏来的异状,他赶忙来到魏来身侧,伸手扶着眼前的屏障,但他们修为与这漫天江水相比,何其薄弱,哪怕魏来使出的法门削弱了其中大部分的力量,这股力道依然远非他们能够承受。

    “快来帮忙!还看什么!”他瞪了一眼远处发愣的百姓,嘴里大声吼道。

    那些百姓就是再傻这个时候也该明白谁才是真正在帮助他们的人,人群迟疑了数息,但很快便有人站了出来,快步来到魏来的身侧,加入到支撑那屏障的行列之中。而一旦有人带了头,剩下的众人也都不再迟疑,纷纷跟随着加入其中,不过十余息的光景,除开老人与孩童,几乎所有的乌盘城的百姓都来到了魏来的周围,伸出自己的手,贡献出那一份微薄的力量。

    “阿来!你醒醒!你不能死!”

    “我们乌盘城欠你爹娘的,欠吕观山的,怎么还都还不清了,就算死也是我们死在你前面!”

    薛行虎大声的吼道。

    周围百姓纷纷转头看向那个浑身被污血侵染,几乎看不出本来模样的男孩。

    他的脸庞那般稚嫩,身子如此瘦弱,很难想象,他到底是如何凭借一人之力,抗衡这滔滔江水的。

    “对!魏来公子不能死在我们前面!是我们有眼无珠,将恩人当做了仇人!”很快便有一位中年男子响应了薛行虎的话。

    “是啊!现在想想魏知县和吕知县都是好人啊!”

    “咱们乌盘城这些年来从没出过什么大乱子,还不都是靠着两位青天大老爷,你看那些官老爷一来,咱们这都……这都变成什么样了!”

    人群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一种悲怆的情绪在人群中升起,有懊恼、有悔恨、也有不曾遮掩的对死亡的恐惧。

    但这些东西,很快便化为了同仇敌忾。

    “咱们死也要和恩人死在一起!”薛行虎一锤定音高声言道。

    周围的百姓纷纷沉眸以对,然后所有人都在那时开始使出自己浑身的气力推动那个他们并不能推动的屏障,甚至就连小孩与老人也参与了进来。

    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将魏来围在中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也毫不畏惧的直面那头他们曾经奉为神祇的黑龙。

    这当然是极为震撼的场面。

    就连见多了世态炎凉的阿橙在目睹这番景象后,也不免有些动容。

    但在动容之后,却是遗憾。

    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个残酷真相,天堑之所以被称为天堑,便是因为那道鸿沟并非仅凭数量又或者某些信念就可以逾越的东西。而让阿橙遗憾的就是,整个乌盘城与那尊恶神之间,便横着这样一道天堑。

    她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忍再看下去。

    她催动起了避水珠的法门,蓝色的光芒从避水珠中涌出,将她包裹。魏来已经力竭,这道他不知如何撑起的屏障崩塌就在眼前,阿橙觉得是时候离开这里了,不去看他们濒死时的绝望挣扎,是阿橙给予这群敢于与神灵对抗的凡人们最后的尊重。

    她的身子开始上升,待到屏障崩塌后,她可以在第一时间借着避水珠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若是时间来得及,她还能去取到关山槊的传承。

    等等。

    关山槊!

    阿橙的心头一震,她想到了某些东西,但还来不及去细细思量。

    嗷!

    远处却忽的响起一声高亢的狼嚎。

    一道血光忽的在乌盘城外冲天而起,伴随着一声凄厉的狼嚎。

    阿橙蓦然转头看向那处,她的双眸亮起了明亮的色彩。

    那是天狼槊。

    是那个前朝阴神。

    他没死!

    不仅如此,魏来的胸前也忽的亮起一道金色的光芒,那光芒耀眼无比,带着一股温暖的力量,就像是寒冬里的艳阳。光芒荡开,普照众人。

    是那枚佛骨舍利。

    阿橙的心头一震。

    她暗暗想着,两位大圣遗存之物,并和一起,似乎足以填满那道天堑。
友情链接:秒速快三官方网站  百姓彩票平台  龙虎28  网盟彩票官网  PK彩票  吉林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官网  一号彩票  og真人平台  苹果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