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章 金牛镇正中秋

第一章 金牛镇正中秋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月十五,正值中秋。

    才到申时,金牛镇里便已经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镇里的街道大都还是泥泞小路,房屋的搭建也简陋无比,甚至还有许多只是用木桩支起的草棚,也随处可见还未修建完成的房屋框架。

    百废待兴,是金牛镇的现状。

    金牛镇遭受了些苦难,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留在故土重建家园。宁霄城前来救援的大军来得晚了些,但好在州牧大人还是对乌盘城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表示会上疏朝廷奏表此事,也在乌盘城外,那关山槊神庙轰塌之地划出了地界,给乌盘城百姓重新建立家园。

    为此还拨出了不少钱粮,也派了些军队清理地界,短短两个多月,如今新建的金牛镇能有如此规模多少还得归功于几日前离去的宁霄城赤霄军。

    这是金牛镇百姓劫后余生后的第一个佳节,作为被众人推举出来的镇长,薛行虎觉得有必要让镇上的居民们过上一个舒坦的中秋节。

    “唉!对,往左边一点,那个灯笼歪了,对对对,扶正就好。”薛行虎指挥着自发前来布置小镇的居民装点着小镇。

    这时一个急匆匆的身影从小道的尽头狂奔而来,才下过小雨,那人一路溅起泥泞,火急火燎的跑到了薛行虎的身前,大抵是地面太滑的缘故,他一时刹不住脚,身子直直的撞到了薛行虎的身上,二人便这样一同翻滚到了地上。

    “孙大仁!”为了今晚的中秋节换上一身新制的衣衫的薛行虎,站起身子,看了看浑身的泥土,顿时怒从心头起。

    站起身子的孙大仁有些心虚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赶忙转移了话题:“那撒,薛叔叔有见到魏来吗?”

    薛行虎一愣,下意识的应道:“陪青焰去牛神庙了。”

    “好勒!”孙大仁点了点头,随即便甩开了脚丫子朝着薛行虎口中的牛神庙方向跑去。

    “嗯?”薛行虎眨了眨眼睛,直到孙大仁的身子跑远,这才反应过来。他气恼的指着孙大仁离去的背影大喊道:“你小子……”但说到一半,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继续指挥起众人搭建中秋节的装点。

    ……

    孙大仁继续沿着泥泞的小路奔跑,一路上不少忙碌的百姓都微笑着向他打招呼,孙大仁也一一回应。终于在好一会之后,他来到了金牛镇的中心,那里矗立着整个金牛镇最完好,也最“恢弘”的建筑——一座占地约莫五丈开外的神庙。

    孙大仁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神庙上挂着的牌匾——牛神庙,又瞥见庙中有两道熟悉的人影正在庙中,他面色一喜,嘴里便大声喊道:“阿来!小青焰!”

    庙中的魏来闻言转过头,看着兴致勃勃跑进庙中的孙大仁,微微一笑,之后伸出食指放在自己的唇边,给孙大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孙大仁瞥了一眼正跪在庙中的蒲团上的女孩,会意过来,收敛了自己张扬的架势,连脚步也轻了许多。

    来到魏来身边的孙大仁看了看那庙中铜铸的牛神塑像,赶忙双手合十恭敬的朝着神像拜了一拜。

    “怎么了?”身旁的魏来轻声问道。

    孙大仁咧嘴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两封信封,递到了魏来跟前:“宁霄城来的信,你想先看哪一封?”

    说着,孙大仁还挤眉弄眼的在魏来身前将两封信放在两只手上,晃来晃去,神情甚是揶揄。

    魏来无奈的白了孙大仁一眼,大概猜到了能让孙大仁如此兴奋的来信出自何人之手。他也懒得理会对方,伸手从孙大仁的左手上取下一封信,瞟了一眼上面的州牧印泥,便将之拆开,借着庙中烛火,低头看去。

    那是一封官信,由朝廷定夺,州牧手下文官代笔,下发到各城镇的朝堂批文。

    内容呢大抵便是通报朝堂对乌盘城一事的看法,内容却极为有趣,言说苍羽卫千夫长金柳山修得邪法,诓骗江神,引祸乌盘城百姓。至于什么邪法、又如何诓骗江神、又怎会引祸到乌盘城文书中却并未提及,每每关键之处用词都极为暧昧,模棱两可。好在最后朝廷也承诺免除以往乌盘城,如今金牛镇百姓九年赋税,这倒是算得一件天大好事。

    看完信中内容,魏来便觉无趣,这是大燕朝廷最喜之道,嫁祸已死之人,袒护尚且有用之物,最后再给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们一些甜头,以此堵住天下悠悠之口。这样的做法虽然下三滥了一些,但却也出奇的有效。

    “这是朝廷的官信,该送到薛镇长那里,你带这个来干嘛?”魏来将信装回信封中,递还到孙大仁手中,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

    孙大仁闻言愣了愣,他低头看了看手中信封上显眼的州牧印泥,呢喃了句:“话说,这不是你拆的吗?”

    魏来却是不语,趁着孙大仁发愣的空档,将另一封信也取了过来。

    信封拆开,雪白的信纸展开,娟秀又不失英气的字迹便在魏来的眼帘中铺展开来。

    ……

    魏君亲启,见字如晤。

    乌盘城一别,已有二月。

    闻圣上已下圣谕,安抚民意,想必魏君得此消息,心中稍安。

    但先贤有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虽于此时提及,多有不妥,可忠言逆耳,愿君宽待。

    江神溃败,却未伤根本,君以前朝阴神,退我朝阳神。

    金后未有提及此事,或是顾虑属下办事不利,或是另有算计。但君之安逸终究如冬后春冰,步履踏之小心翼翼。

    太子有德,心存匡扶社稷之志向,素来仰慕燕庭双璧,听闻君事,感君仁德,愿以国士奉之,君若来之,一可保性命无虞,二可既先生遗志。君若有疑,大可来宁霄城一唔,其中真假我自会当面与君言说。

    尚且,青焰身怀异能,蛟龙金后之流必然窥探,腊月十八,正是宁霄城翰星大会召开之际,北境神宗汇集,君亦可来此为青焰寻一归处。

    言尽于此,望君三思。

    阿橙敬上。

    ……

    “写什么呢?”孙大仁贼眉鼠眼的在魏来的身后偷瞄,心底如猫抓一般,急切得很。

    魏来被他这般孩童行径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索性将手中信纸一抬递到了孙大仁的手中,孙大仁微微一愣,但迫切的好奇心还是战胜偷看私人信件的“负罪感”,嗯,况且这也不算偷看。

    想到这里,孙大仁倒也没了顾虑拿起那信纸便瞩目看去,信上的内容并不多,不过百息不到他便将上面的字迹一一读完。顿时,孙大仁面色一喜,看向魏来言道:“可以啊,小阿来,这就攀上了太子的大树,太子不就是以后的皇帝吗?咱们兄弟俩去了那里,把他伺候好了,等他坐了皇帝,不得给咱们一个王爷侯爷当当?”

    魏来拿过信纸,对于孙大仁话不置可否,暂且将那信纸收入怀中。

    “咋啦?不去吗?那可是太子啊!”孙大仁从魏来的反应中多少看出了些端倪,不免有些焦急,“唉!咱俩可是说好同富贵共患难,你小子不会是想一个人独享荣华富贵吧?”

    魏来听闻这般无稽之言,不免翻了个白眼,可这反倒加重了孙大仁的“疑心”。

    “不是,阿来,咱做人可不能这样,咱俩可是有过命的交情的啊。”

    “你可别忘了,当初是我扛着你打的那蛟龙……”

    孙大仁絮絮叨叨在魏来耳畔说个不停,而这时刘青焰也敬奉完了香火,她转头看向二人,疑惑问道:“你们在吵什么?”

    孙大仁倒也识趣,在那时收了声:“没啥。”

    魏来笑着伸手摸了摸刘青焰的脑袋,看了看夜色已至的金牛镇中灯火通明,笑道:“走啦,该过中秋了。”

    直到二人走远,生着闷气的孙大仁才回过神来。

    他也顾不得什么颜面,赶忙追着二人的背影跑去,嘴里还一边嘟囔道。

    “不是,要不,以后你做大哥,我做小弟?都好商量啊!”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官网  头彩彩票官网  ag捕鱼王  秒速快三官网  蚂蚁彩票注册  博牛彩票  搜狐彩票  完美彩票官网  甘肃快3走势  秒速快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