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章 许他们一个未来

第二章 许他们一个未来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笼罩,金牛镇灯火通明。

    金牛镇上出奇的热闹,贩卖物件的商贩,木棚搭起的酒楼饭庄生意都还尚且不错,一路行来,百姓们都极为热络的与魏来打着招呼。一切仿佛有回到了数个月前,那场险些取走所有人性命的祸乱,似乎从未发生过一般。

    受薛行虎的邀请,魏来一行人直接来到薛府。

    这座府邸也算得上是整个金牛镇如今最完整的建筑了,当然这也得归功于那些前来帮助的赤霄军。

    一进门,一群小至三四岁,大道十二三岁的孩童便围了上来——魏来的确阻止了乌盘江神的恶行,也救下了大多数人,但大多数并不意味着所有。还是有人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来不及走到魏来支起的屏障下,又或者无心来凑那份热闹,最后被永远的掩埋在了那场大水中。这些孩子大抵都是那场灾殃后失去父母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薛行虎将这六十余名孩子接到了家中,百姓们也很是理解,并未对薛行虎调集大多数赤霄军修建自己府邸的事情表示出太多不满,反倒还自发的组织起人员帮助薛府的修建,也正是因为如此,能容乃近百人的府邸方才能在这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中修建完成。

    这个年纪的孩子,谁又不喜欢英雄侠客的故事呢?

    自然理所应当,将救了整个乌盘城,能与恶神对抗魏来当做了他们心目中的那个英雄,每当魏来出现,这些孩子们大都一拥而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魏来虽然招架不住众人的热情,但还是提起精神一一回应。

    “好啦,吃饭啦!”这时,里屋传来了薛岩的声音,孩子们闻言纷纷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不敢造次。

    屋中摆着七八张桌子,饭菜可口,魏来上了桌,一群孩子们便急着想要与魏来同桌,见场面难以收拾,薛行虎不得不自己出面安排好座位,这才算解决了麻烦。

    “孩子们喜欢你,可都把你当做英雄呢!”薛行虎很照顾魏来的感受,坐下身子后便笑呵呵的说道。

    虽然薛行虎极力想要让自己语气保持平和,可魏来还是感受到了他说话时不由自主的小心翼翼。

    魏来在那日所表现出来的战力,足以让寻常人视为神明,薛行虎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金牛镇的百姓以及被卷入了一场远非他们可以左右的旋涡中,而这旋涡不会因为乌盘江神的暂时退避而结束,魏来是如今他们唯一可以依仗的庇护。

    魏来多少明白薛行虎的心思,他不会去拆穿,只是点了点头,举起酒杯:“叔叔这是什么话,今日良宵佳节,来,我敬叔叔一杯。”

    魏来的态度恭敬,却不足以打消薛行虎心中的某些疑虑,但见魏来满脸笑容,他也自知此刻不是提及某些问题的良机,便只能同样举起酒杯,与之对饮。

    晚宴吃罢,孩童们聚在一起相互嬉戏打闹,乱作一团。

    年纪大得有些糊涂的薛岩倒是喝阻了几句:“有失体统。”但于此之后,却又莫名的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薛行虎端着自家做的月饼从里屋中走出,想要分给孩子们,但见他们玩得兴起,想了想,又悄默默的将那些月饼给收了回去——中秋佳节,讲究一个阖家团圆,但这些孩子哪里还有家,他们能开心一些,早些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倒也是好事,索性就不要拿这些添堵的东西出来,煞了风景。

    而后薛行虎便坐到了里屋的门槛上,远远的看着嬉闹的孩童,看着薛府外高挂的灯笼,夜空中明亮的圆月,怔怔的有些出神。

    “薛叔叔准备如何安置这些孩子?”

    一个声音忽的在他耳畔响起,薛行虎一愣,侧头看去却见魏来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旁,坐了下来。

    薛行虎回过神来,然后苦笑言道:“还能怎么办?提紧裤腰带,想办法把他们拉扯大呗,反正我也是老光棍一条,他们中啊,要是有那么一两个有些良心,说不得还能给我养养老。”

    薛行虎说得轻松,但六十多个孩子,莫说其他,单单是穿衣吃饭的花销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他还只是个代理镇长,一个月朝廷能给的俸禄与这花销比起来可谓相形见绌。

    似乎是看出了魏来的担忧,薛行虎又补充道:“镇里的百姓大都还是明事理,多少也会帮衬一些,辛苦点我想应该没撒大问题。”

    魏来对此不置可否,他从怀里摸出了一样事物递到了薛行虎的跟前。

    薛行虎定睛看去,却见那是一张信纸,他接过信纸,将之展开,借着院中的灯光瞩目看去,而薛行虎脸上的神情也随着他目光的移动而渐渐变得古怪与凝重了起来。

    好一会光景之后,薛行虎收起了信纸,看向魏来:“你打算怎么做?”

    魏来能感觉到中年男人目光中的闪躲与隐隐的惧怕。

    “阿橙是太子的说客,她的话有些能信,有些不能信。”

    “蛟蛇未死,始终是个祸患,我能击败他,靠的是关山槊,可他已经死了,若是蛟蛇再来,我也只有束手就擒。”魏来轻声说道,他能清晰的看见随着这话出口,薛行虎的眸中一道失落之色一闪而逝。

    “也对,金牛镇这样的小地方,不是公子该一直待下去的地方。”薛行虎尽可能平静言道,但眉宇间却始终藏着一份不易察觉可又真实存在的担忧。似乎是为了不让这样的窘态被魏来发现,他于此之后又故作豪迈的笑道:“等公子在太子那里封狼居胥,可不要忘了薛某人啊!”

    魏来伸手敲了敲院门的门槛,不动声色的继续言道:“我这修为不过才堪堪推开第一道神门,其实还比不得二境未有破门的薛叔叔,太子也好,金后也罢,与他们谋事,说到底都是在与虎谋皮。我没那通天的本事,也无心卷入这动辄便是诛杀九族的夺嫡之争中。”

    “那为何还要去?”薛行虎沉眸问道,语调急切。

    “没得选。”魏来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答应过张婶要给青焰谋个去处。”

    “老蛟蛇说她是什么先天神体,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个撒玩意,但看那蛟蛇垂涎的模样,想来不是凡品。这世道就是如此,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翰星大会上,北境大半的神宗都会来此,或许青焰能有所机缘。”

    说道这处的魏来顿了顿,又深深的看了薛行虎一眼,这才又言道:“况且,我坏了老蛟蛇的好事,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离开至少能让整个金牛镇的百姓不受我牵连。”

    薛行虎似乎从魏来的目光与语调中感觉到了对方的言外之意,他的身子微微一怔,神情复杂了起来:“阿来……我……”

    “我知道薛叔叔在忧心什么,但我留下能给金牛镇带来的东西,远比离开要少得多。”魏来却继续言道。

    薛行虎对上少年干净的眸子,他目光中的清澈,让中年男人有些羞愧:“你们为我们做得足够多了,我……不,是整个金牛镇都不应该再绑着你们。”说到这里,男人像是解开某些一直困扰着他的心结一般,当他再次看向魏来时,他的目光也随即变得干净了起来:“什么时候走?我让大家送送你。若是遇见什么麻烦,记得回这里,我们金牛镇永远是你的家。”

    魏来知道薛行虎的性子,也明白说出这话便意味着对方真的解开了心结。

    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还不急。”

    “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薛行虎疑惑问道:“什么事?”

    魏来转头,看向在院落中嬉戏的孩童,他嘴角的笑意更甚,于那时言道。

    “给他们……”

    “一个未来。”
友情链接:乐赢彩票网  520彩票网  成功彩票  齐发国际游戏  荣鼎彩  163彩票官网  趣彩彩票  顶级彩票  手机彩票网  天天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