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章 络腮胡的喜好

第十章 络腮胡的喜好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已深。

    黄龙城中灯火通明。

    惊慌失措的百姓从街头涌向此处,哒哒的马蹄声响彻不绝,高举火把的山贼紧随着那些百姓,一路踏过,掀起街边的摊位,撞碎酒肆外的酒坛。

    扶着孙大仁,拉着刘青焰的魏来有心躲避,可身后那三人也猛然杀到,虽然阵仗不如那近百人的山贼大队,可观他们周身所散发出的气息,却比那些山贼要强出数倍不止。

    这前有狼后有虎,魏来一时间也寻不到一个万全之策,只能拉着二人躲到了街道的一侧,静观其变。

    山贼杀入,一路劫掠。

    而那三人却迈步上前越过慌乱的人群,砍倒了数位在人群中劫掠财物的山贼,接着越过躲在一旁的魏来众人,直直的杀向富贵楼中,被诸多壮汉所保护着的干瘦男人。

    其中二人手握长刀,大开大合,那些赌坊的打手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会,但在被砍翻了数位同伴之后,打手们胆寒不已,做了鸟兽而散。而那位干瘦男子显然也慌了手脚,想要随着众人逃离,但脚步方才迈开,三人之中那位蒙着面,脸上有一块狰狞刀疤的男子却猛地跃出,一刀砍下了干瘦男子的头颅。

    “走!”男子抓住了那颗鲜血淋漓,尚且未有闭眼的头颅,身旁的二位同伴便高声喝到。

    其中年纪较小之人吹了声口哨,街头方向三匹白色骏马猛地疾驰而来。

    三人相互掩护,在那些杀来的山贼之中生生劈开一条血路,然后翻身上马,正要离去。

    可就在那时,那为首的男子忽的瞥见拉着刘青焰二人躲在一旁的魏来,男人的眸中亮起一道光芒,本已坐在马上的身子猛地跃下,魏来见状暗道一声不好,也没有时间去细想自己与这男人到底有何仇怨,便要躲避。

    可奈何昨日的一时兴起让他此刻体内的气息紊乱,无论是反应还是速度比起平常都要差上寻多。

    而男人的修为也极为了得,来到魏来身边后,一记手刀挥出,直直的砸在魏来的颈项,本就虚弱的魏来受此重击,顿时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在那时昏迷了过去。

    男人一把抓起魏来的身子,一跃落在马背之上,与同伴们互望一眼,言道:“走!”

    言罢三人并驾齐驱,长刀翻飞,生生在马贼肆虐的黄龙城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扬长而去。

    ……

    “大哥是他吗?”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让魏来头晕目眩的颠簸感后,魏来的意识渐渐恢复,他还未睁开眼,耳畔便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他的脑袋朝下,整个身子被横放在了马背上,魏来大概猜测都自己是被那三人掳走了,但此刻他的修为尚未恢复,不敢冒然,只能又闭上双眼,暂时静观其变。

    “应该是吧。”生得一脸络腮胡的男子闷声应道。

    “可这世上那么多同名同姓之人,万一弄错了……”之前的那个声音响起。

    “魏来。”络腮胡叨念道,随即一摆手,言道:“这么奇怪的名字,那还能有第二个人叫,一定是他!”

    “再说了,黄龙城也就那么几万号人,总归不能几万号人里,还能有重名的吧。”

    络腮胡显然是属于孙大仁那一类脑子不太灵光,或者说不太喜欢动脑子的人,他说道这处,一摆手又言道:“管他娘的,她一天天闹腾得我脑袋疼,管他是不是一个魏来,塞给她就当把这事了了,免得再给我闹出什么祸端。”

    一旁年纪三十出头的男子闻言,本想提醒些什么,但见络腮胡一脸的不悦,便识趣的将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来。而后转头看了看跟在最后的那位刀疤蒙面男子,见对方正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死死的抓着一颗头颅,他又叹了口气,说道:“那就走吧,马上就到黄龙寨了。”

    ……

    黄龙寨。

    这个名字让魏来觉得有些耳熟——是孙大仁口中的山贼聚集之所!

    难道这三人跟方才那伙山贼其实是一伙的?可魏来分明看见这三人杀起那些山贼来,可是毫不手软,一番冲杀,起码又十余名山贼死在了他们手中。还是说,这黄龙城外,盘踞着的山贼不止一伙?从方才他们的对话中,魏来可以确定是,他们似乎抓错了人。

    毕竟自从他爹死后,之后的六年来他便从未离开个乌盘城,自然就谈不上跟远在数百里之外的黄龙寨中的某位山贼结下仇怨。显然,他们想找的魏来并不是他这个魏来。

    想到这里,魏来不禁在心头苦笑,他这运气也着实太好了一些……

    竟然能因为姓名遭受到这样的无妄之灾。

    但念及孙大仁所言之物,这群山贼穷凶恶极,这些年来没少在黄龙城周围干这杀人放火的勾当,且不提魏来与他们讲明了其中误会后,他们能否相信,而就算相信了,他们能否放过魏来也是未知之数。如今看来最好的办法便是拖延时间,尽快的恢复体内的伤势,方才又逃命的机会。

    打定主意的魏来便收起了其他心思,索性便倒在马背上闭目养神,同时暗暗催动着自己体内的血气之力,修复他紊乱的内息。

    ……

    黄龙寨到底生得什么模样魏来也没有见着。

    入寨之后,他便被那络腮胡关进了一处木牢之中,对方既没有盘问他的意思,也没有要动手折磨他的想法,关下之后,便对他不闻不问。心中已经暗暗打好腹稿,想好如何拖延时间的魏来反倒有些奇怪。

    不过这样正中魏来下怀,他有了足够的空间与时间去好生调理自己的内息,若是对方愿意,魏来倒是不介意多呆上个两三日,这样他便可完全恢复过来。那时,别的不敢多言,若是那三人便算得上这黄龙寨中最顶尖的战力的话,寻到机会逃出升天应当不成问题。

    可天终究难遂人愿。

    第二日,方才吃过送来的午饭,络腮胡便急匆匆将魏来从木牢中给拉了出来。

    但拉这个词,用得并不够恰当。

    准确的说,是那络腮胡带着四位年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将魏来从木牢中请了出来。

    出了牢房,那络腮胡依然没有与魏来多言的意思,反倒是那四位少女一个劲的对着魏来指指点点,让魏来好生不适。魏来心头奇怪得紧,但出于想要为逃走做好铺垫的心思,魏来也只能暗暗承受下那些少女古怪的目光,而自己则细细打量着这座在孙大仁以及黄龙城百姓口中穷凶恶极之地。

    但事实上,所谓的黄龙寨与魏来想象中,污浊黑暗、恶徒横行的山寨完全不同。

    它更像是一座依靠在山窝深处而建的村庄,你可以随处见到在田间劳作的百姓,在溪水旁洗衣的妇人以及围着他们嬉闹的孩童与黄狗。一路上所见之人大都对着那络腮胡笑颜以待,对着魏来投去善意却又好奇的目光。你几乎难以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半点身为匪盗的气质,他们就像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寻常百姓,和黄龙城亦或者金牛镇并无半点区别。

    而若是这样要说出些区别,那便是依山而建的黄龙寨那顺着山势而坐落的城镇本身黄龙寨。虽然不大,估摸着也就能容下几百人居住,但房屋顺着山脉如台阶一般坐落,连成了一条长线,于魏来所处之地抬头看去,倒是像极了一条依附着山脉盘踞的苍龙。

    跟着络腮胡,在诸多少女簇拥下,魏来被带到了一处山顶泉水落下而形成水潭前。

    “下去。洗干净了上来。”络腮胡冷声言道,没了昨日在黄龙城相见时的和气,反倒目光中带着重重怒气。

    “……”魏来有些为难,虽然打定主意下顺从着对方意思,可被几个女孩看着洗澡不免有些让魏来心底不适。当然,这样的不适远没有活着逃出此地来得重要,迟疑了约莫一息不到的光景,魏来便要“就范”。

    可出奇的是那络腮胡似乎察觉到了魏来的心思,竟然赶在魏来行动前,对着那四位女子言道:“你们先去把那身衣裳拿过来。”

    少女们闻言有些不情愿,在迟疑了一会之后,还是嬉笑着转身小跑着离去。

    魏来愈发觉得此地古怪,无论是这些女孩,还是方才所见路人,看他的目光虽然似乎并没有恶意,可却总是让魏来莫名的心头发毛,这样想来,反倒面色不善的络腮胡更让魏来“舒适”一些。

    见女孩离去,魏来也不扭捏,脱下衣衫便跳入了水潭中。

    这些日子一直闷头赶路,魏来的身上确实也不太干净,加上在那牢房中被关了一晚,身上脸上都多有尘埃,一番清洗下来反倒轻松不少。

    约莫百息的光景,魏来便清洗得差不多了,他从水潭中站起身子,正要去取自己的衣衫,可一只脚却忽的伸出,踩在了魏来的衣衫上。魏来心头一惊,抬头看去,却见那络腮胡此刻正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打量着他——他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嘴角勾着古怪的笑意。

    即使面对接近圣境的乌盘江神也可以举刀相向的魏来在那时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他想起了关于泰临城中某些权贵的某些特殊癖好的传闻,魏来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才行走江湖,便遇见了这样一号人物……

    他的身子下意识的后退入了水潭中,可络腮胡却步步紧逼,就在魏来想要逃跑之时,络腮胡的一只手却忽的伸出,捏住了魏来的下巴,将他的脑袋抬起,目光古怪的近距离的打量着魏来。

    魏来的修为还未恢复,有心反抗却架不住那络腮胡有力的双手,一时间动弹不得。

    魏来在心底暗暗想着,若是他现在咬舌自尽,去到九泉下见了吕观山与爹娘,听闻他这个死法,会不会被他们笑掉大牙。

    “不错,长得还算周正。”男人的声音在那时响起,魏来却是心如死灰。

    “再收拾收拾,也算得一个俊俏小伙。”

    “嗯,眼光不错。”

    “做得我龙某人的女婿。”

    已经握紧拳头决定拼死一搏的魏来闻言一愣,他的眼睛瞪得浑圆,余光正好瞥见那些去而复返的少女们,手中正捧着一叠大红色的衣衫,嬉笑着朝他走来。
友情链接:永恒彩票  南国七星彩论坛  幸福彩票  封神彩票  爱乐彩票网  中华彩票网  og真人  手机彩票网  极速赛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