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一章 关于爷爷的锈剑

第十一章 关于爷爷的锈剑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将晚,黄龙寨绵延而下的最顶端,坐落着一座祠堂,名曰黄龙家祠。

    年近五十,生得一脸络腮胡的龙蕴藏跪坐在祠堂内的蒲团上,他面前的案台上摆着诸多灵牌,这都是曾经为了黄龙寨的建立而有所牺牲与贡献之人。

    而那案台的最上方,摆着的一排灵牌,数量十来位左右,他们是最早建立这黄龙寨的那批人,也是如今这黄龙寨中大多数人的先辈。

    龙蕴藏先給诸多逝者敬上三炷香,然后才看向那最上方灵牌中的一道,那道灵牌之上书有五个大字——龙许阳之位。

    “爹,今天可是你孙女大喜的日子,孩儿来告知你一声。”龙蕴藏这般说道,似乎极力想要在自己的脸上堆出喜色,可这话说完却还是忍不住脸色一暗,又嘟囔了起来。

    “爹啊,不是孩儿说你,你说你那些神神叨叨的故事,讲给孩儿听也就罢了,干嘛还非得说给绣儿听呢?”

    “这下好了,那孩子现在一门心思的想着要去那什么天罡山,一天到晚闹腾得我这脑仁发疼,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孩儿也是没办法,就给她捆了个新郎官来。”

    “不过爹你放心,我也不是随便找了个人就扔给咱们绣儿。”

    龙蕴藏说着,脸上又忽的露出了得意之色:“前些日子,绣儿去了趟黄龙城,回来之后便一直叨念着一个名字。”

    “都说知子莫若父,算起来绣儿也到了那个年纪,我估摸着她应当是在黄龙城看上了哪家小子,昨日我去黄龙城办事,你说这好巧不巧,正好让我遇见了那小子。我寻思着既然这么有缘,便干脆一做二不休,就把那小子绑了回来。”

    “今天就让他俩洞房花烛,断了绣儿一门心思想往外跑的念头,世道这么乱,我哪能放心她一个女孩出去闯荡,爹,你说对不?”

    ……

    “阿英。”

    “喂!你们这是在干嘛?”

    “我说……”

    背着一把长剑的龙绣从黄龙山顶练剑归来之后,已经是傍晚,方才跨入黄龙寨,龙绣便隐隐嗅到了寨子中弥漫着一股不太寻常的味道——夜色中的黄龙寨到处张灯结彩,那架势看上去比过年还要热闹几分。寨子门口平日里熟识的玩伴神情古怪的盯着她,她想要询问,对方却嬉笑着跑开。

    “搞什么?”龙绣奇怪的嘟囔了一句,又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因为这一日修行而布满的汗迹,迈步走入寨子中。

    但寨子里的气氛愈发的古怪,她有心与那些来去的居民打招呼,但居民们大都在那时朝她投来同样古怪的笑容,这让龙绣的心底生出些不安。

    “老爹又在搞什么幺蛾子?”龙绣很快便意识到这事恐怕与她爹有所关联,这些日子以来,她爹为了将她留下可是没少整出各种事端,也不知道这一次他又在鼓捣些什么。

    想到这里,生得颇有几分英气的俏丽少女双拳紧紧握住,在心头又暗暗骂了一遍那个名字。

    “魏来!别让本小姐寻到了你!否则定要把你那对胳膊给卸下来。”

    是的。

    黄龙寨的大小姐龙绣姑娘非常讨厌魏来,准确的说来,她活过的十六年来,应当从未像现在这般讨厌一个人。

    而这一切还得追溯到数月之前。

    龙绣小的时候,她娘便患病早亡,龙蕴藏每日忙着处理寨子中的各种事务,对于龙绣疏于管教,是她爷爷龙安阳一手将她带大的。

    身为黄龙寨最早那批原住民,又身怀些许修为,按理来说应当在黄龙寨百姓眼里颇有威望。

    可事实上,他却是居民眼中的怪人。

    老人常年背着一把锈剑,神神叨叨,早年还颇为收敛,可随着年纪渐渐大了起来,或许是老糊涂了的缘故,逢人便讲自己是天罡山某位剑圣的传人,那把锈剑更是这北境响当当的神物。起先百姓们还假意迎合,但时间久了,便无人再相信老人的胡言乱语。

    天罡山是什么样的地方?那可是整个北境排得上前十的神宗,里面随意挑出一位门生,也是足以让宁州震颤的人物,龙安阳有些修为不假,但也就能在这黄龙寨里逞一逞威风而已,比起所谓的天罡剑圣,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更何况老一辈的黄龙寨人都知道,这龙安阳从出生那刻起便没有离开过黄龙山,去得最远的地方也就是一旁的黄龙城,哪有什么机会被天罡剑圣收为弟子?就连他的儿子龙蕴藏也对此嗤之以鼻,每每提起自己那喜欢胡言乱语的老爹,都是一阵咬牙切齿。

    可别人不信,不代表从小跟着龙安阳长大的龙绣不信,事实上龙绣不仅信了自家爷爷那套天马行空的诡诞故事,甚至将爷爷临终前所言的希望将那把被他称为神物的绣剑归还给天罡山的糊涂话,当做了一件她必须完成的大事。

    为此龙绣未有少与自己的老爹争执。

    且不说龙安阳的故事是真是假,就算这荒诞的故事真的是事实,可天罡山在何处?——东面大楚与北晋的交界之地,遥遥数万里,龙蕴藏岂会让自己这唯一的宝贝女儿去只身一人去那处冒险?

    龙绣虽然急切的想要完成自己的爷爷的临终遗愿,但也知道凭她的本事要去到天罡山确实并不容易,故而这样的念头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只是念头……

    直到一年前,她忽的得到消息,一年后,也就是腊月十八即将在宁霄城召开的翰星大会上,会有天罡山来的仙师于此次大会里择徒。

    而参加翰星大会的最低要求便是能身在翰星榜内。

    虽说翰星榜足足记录二十八岁以下,修为万名之内的修士,但诺大宁州疆域数千里,总计人口足足三百万户开外,各大宗门、各处门阀其下满足其年岁的修行者难以计数,能闯入万名之内绝非易事。

    龙绣为了能够拥有参加翰星大会的资格,也为了能够完成爷爷的遗愿,自知晓那消息开始,龙大小姐忍痛花了足足十两银子,买来了一颗翰星石。

    这翰星石其实就是一颗拇指大小的玉石,此物与宁霄城的翰星榜相连,拥有者可以将心神沉入其中,便可查看翰星榜上的排名变化。但没过五个月,便得再花上八两银子为此物充能方才能再次使用。

    而也就是从那时起,龙大小姐便开始比以往刻苦百倍的修行,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她成功的凝出了第六枚武阳神血,也终于挤入了翰星榜的第一万名的位置。

    但龙绣还未来得及高兴,当她满心欢喜的去到黄龙城为耗尽了能量的翰星石充能后,却发现翰星榜上的排名就在她翰星石无法使用这几日光景里,一个叫魏来的家伙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将她生生从万名的位置挤了下来,而自此之后,那家伙就像被神人附体了一般,一路过关斩将,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从万名开外,一路冲到了一千名处,方才停下。

    而资质平平的龙绣,却自那以后无论如何努力,也再也未有登临过翰星榜。

    心中愤慨的大小姐暗暗估算过,翰星榜上万名的修为大概在五六枚武阳神血之间,而千名的修为则需要洞开第一道神门,铭刻上神纹,并且这道神门还得是至少凝出九枚神血之后破境而出的神门,方才有可能抵达千名的排位。

    一个人怎么可能能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就连凝出四五枚神血,又推开神门,并且铭刻上神纹呢?

    龙大小姐将这一切都归咎于两个字眼——黑幕。

    那个叫魏来的家伙,一定是宁霄城中某个权贵的子嗣,靠着某些龌蹉至极的权权交易,方才被生生提到了翰星榜千名的位置。而也正是这个混蛋的存在,方才让她龙绣无法进入到翰星榜上,因此在于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龙大小姐一番辛苦休息后打开翰星石,依然在翰星榜上看不到自己的姓名,便会对着那个已经到千名位置的家伙一阵咒骂……

    “混蛋!”譬如现在。

    已经走到自家门口的龙绣又骂了一句。

    “绣儿!”而就在这时,一道热络的声音忽的响起,龙绣抬起头,却见她老爹龙蕴藏正带着一脸刻意到称得上虚伪的笑容朝着她迎面走来。

    “干嘛?”龙绣皱着眉头,朝后退去一步,目光警惕。

    “爹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龙蕴藏却像是并未察觉到自家女儿的异状一般,一把拉住了龙绣的手。

    “什么礼物?”龙绣又问道。

    “看了你就知道了。”龙蕴藏却极为揶揄的朝着女儿挑了挑眉头,随即拉着她便朝着屋中走去。嘴里还用一种古怪到极致的语气继续说道:“老爹保证你喜欢。”
友情链接:新橙彩票  头奖彩票官方网站  北京28平台  安徽快3开奖结果  博旺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360彩票网  网盟彩票  360彩票平台  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