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六章 人偶

第十六章 人偶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福打了个哈欠。

    他的心情很是不好。

    身为黄龙城的捕快,此刻他本应该与同僚一道坐在酒肆中饮酒作乐,谈论一番关于胡压尘的秘事,又或者聊一聊,知县大人近日才寻到的小美人,据说可人得很。

    可现在,他却得吹着冷风,坐在这街道上,守着眼前这个将死未死的小混蛋。

    几日前,一群山贼袭击了黄龙城,这在黄龙城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太稀罕的事情,那群山贼隔个几月都会来洗劫一次,但几日前的那次却有些不同,在死于那场灾殃的人中有一个名叫高然的家伙。

    他是黄龙城最大的赌坊的主人,也是黄龙城知县的亲兄弟!

    平日里对那些匪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知县高谭震怒,下令要彻查此事,但手下包括周福在内的诸位兄弟,哪个不清楚那些黄龙寨的匪盗凶悍至极,早年城里也组织过几次防御,虽然结果算得上各有胜负,也杀了好些个匪盗。但奇怪的是,那些匪盗好似修炼了某些邪术一般,留下的尸体总会在几天内不翼而飞,甚至凭空消失。城里也将这事上报给过宁霄城,可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复。

    高谭所言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他哪会真的为了自己的弟弟去招惹黄龙寨的那群鬼怪?

    估摸着现在,那位知县大人恐怕正与新得来的小美人翻云覆雨呢!

    在这一点上,他倒是与他那位死掉的弟弟颇为相似,最近他们同僚之间便有传闻,胡压尘根本就没有与谁勾结,他的妻子荀曼曼更不是因为接受不了胡压尘与山贼勾结而羞愤自杀。分明就是知县高谭的弟弟高然垂涎荀曼曼的美色,趁胡压尘外出公办,将其侮辱,随后又杀人灭口。而胡压尘不知如何知晓了真相,提刀上门,被高然一并杀害。高谭为了替弟弟脱罪方才演了这样一出烈妇为夫而死的戏码。

    但只要细想便可多少看出其中破绽,毕竟胡压尘好歹也是这黄龙城的捕头,他若不是得了失心疯,岂会去落草为寇?

    当然这些事情,也都只是他们同僚间传闻,为了性命也好,为了自己这份差事也罢,没有人会将这事宣之于外。

    想到这里,周福的心底便窝着火气,想着等会换了班,他也得去青花楼里寻个娘们泄火,这样的念头一起,周福便有些急不可耐,他算了算时辰,也到了换班的时间内,为什么老顾那家伙还不来?总不能是跟那个小娘子缠绵悱恻忘了时辰吧?

    呼。

    呼。

    周福往自己的手里吹了口热气,暗觉今日的黄龙城格外冷清,也格外的冷,心底却暗暗咒骂着本早就该来此换班的老顾。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坐在街角的周福抬头看去,却见一男一女两道人影不知从何处走来,其中那位身材瘦弱的男孩竟是径直的迈步,走到了那吊着小混蛋的绳索旁。

    周福站起了身子,也不知是不是坐得太久的缘故,脑袋有些发昏,他摇了摇头方才让自己清醒了一些,然后他指着那处便高声喝道:“唉!臭小子!不想死就给爷爷离远点!”

    以他的身份,这样的喝阻足以吓退那些不长眼看稀奇的家伙。虽然他也不明白,那个知县大人为什么非要留这家伙一命,还得给他挂在这城头最显眼的位置,但俗话说得好,上面的一张嘴,下面跑断腿,他可没有去质问知县的本事,只能憋住怒气看管这家伙。

    而出乎周福预料的是,那个少年似乎不是没长眼,而是长了个比常人大出许多的胆子。

    他的喝阻并未起到任何的作用,对方自顾自的上前,根本不将他的话放在耳中。

    本就堆积着怒火的周福瞬间便被那人的此番举动给激怒,只听哐当一声脆响,他腰间的刀出了鞘,迈步上前,嘴里骂骂咧咧的言道:“臭小子,找死是吧!”

    ……

    龙绣看了看神情阴沉迈步而是的魏来,又看了看那被高高挂起的像尸体躲过活人的身影,意识到这应当就是他口中的同伴。

    她来不及去细想这家伙的同伴怎么就落到了这般田地,在魏来迈步的同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喝骂,而那人更是在此之后,掏出了腰间的挎刀,看那气势汹汹的架势,显然来者不善。

    “小心!”龙绣见状,心头一紧,于那时喝道,正要拔出背上那把锈剑,去拦下对方。

    咻!

    可就在这时,她前方的魏来轻飘飘的朝着一旁抬起了手,只见他袖口下的手腕一振,一道黑芒如毒蛇一般自他袖口下飞出,划破浓郁的夜色。

    啊!

    一声惨叫响起,一道血光绽开,那气势汹汹杀来的男人,身子暴退,直直的撞在他背后的房门上,动弹不得——而一柄黑色匕首贯穿了他的肩胛,将他死死的钉在了房门上。

    龙绣的剑抽出了一半,便生生的僵在了原地。

    一切发生得太快,直到男人第二声惨叫升腾,她方才反应过来。她不可思议的看向身前的少年,难以想象那把狠辣又强悍的一击是这个一直以来被她视为人畜无害的男孩所发出的。

    她的脑袋有些发蒙,眨了眨眼睛,可这时魏来已经走到了他同伴的跟前,取下了吊着他身子的绳索。

    他轻轻的将那血肉模糊之人放在地上,眸中没有龙绣想象中的愤怒亦或者悲伤,他只是目光平静的在那个人的身上移动着自己的目光,而那样的平静,让龙绣到了嘴边的追问,生生的又给咽了回去。

    忽的,淡淡的金光从魏来的体内亮起。

    那光芒温软又和煦,顺着魏来的身子便涌入了对方的体内,龙绣看得真切,也看得目瞪口呆,随着那金光的涌入,那几乎没了气机的身躯呼吸竟然渐渐变得有力起来,她能清晰感觉到生机渐渐变得浓郁、强烈。

    这宛如神迹一般的法门让龙绣方才在心底升起的不真实感又强烈了几分。

    咕噜。

    她极为失态的咽下一口唾沫,心头隐隐生出一种预感,眼前这个魏来,似乎真的就是她一直叨念着的那个魏来……

    孙大仁悠悠转醒:“阿来?!”

    他似乎并不太确定眼前之人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他的幻觉,语气中带着虚弱与不确定。

    “怎么回事?”魏来却沉眸问道:“发生了什么?青焰呢?”

    孙大仁的身子一震,这才从劫后余生的晕眩感中回过神来,他一把抓住了魏来的肩膀,用力极大:“快去救青焰!在知县府!”

    ……

    根本就没有什么黄龙寨的匪盗,那是知县高谭中饱私囊,自导自演的骗局。

    也没有胡压尘勾结匪盗的事实,那是高谭为了包庇其胞弟,而掩人耳目的说辞。

    前者,是龙大小姐告诉魏来的,而后者,是那个肩胛被洞穿,被魏来要挟来带路的名为周福的衙役所说的。

    而魏来忧心着刘青焰的安危,并无暇去理会龙绣同仇敌忾的怒骂,亦或者那周福曲意讨好的“洗心革面”。

    一行人直直的杀到了知县府前,整个过程中,他们出奇的未有在街道上遇见任何一位行人,某种诡异的气息在黄龙城的街道上蔓延,但魏来同样无心理会。

    知县府的卫兵还在昏昏欲睡,魏来到来的响动将他们惊醒,然后在两道比黑夜还要漆黑的光芒闪过之后,他们又再次陷入了沉睡,而这一次,他们可以一直睡下去。

    知县府的防卫出奇的薄弱,在料理了那两位卫兵之后,一行人毫无阻拦的冲入了大院,一处亮着烛火的厢房中传来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与女人说不出是痛苦还是舒适的呻吟。

    这让魏来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双眸充血,袖口下的拳头握得死死。

    他难以遏制住自己体内奔涌的杀机。

    他在那时猛地上前,一脚踢开那房门。

    屋中的床榻上,一个满身赘肉的男人赤裸着上身,正在如野兽般耸动。

    魏来的双目尽赤,黑蟒落入手中,他的身子跃出,黑色匕首与他的身子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冷冽的光芒,鲜血溅起,男人的一只手臂被齐根斩落。魏来可以杀他,却没有杀他,显然,死太过便宜眼前这个家伙了,魏来要折磨他,要一刀又一刀的卸下他的血肉!这个少年,平生第一次生出了这般恶毒的念头。

    男人捂着自己的伤口,栽倒在地,鲜血四溢中他高声哀嚎。

    魏来根本不去看他,而是伸出手想要抱起,那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女孩。

    他的心底充斥着难以名状,却汹涌得几乎将他淹没的愤怒与愧疚,他没有保护好她,他辜负……

    魏来的思绪在那一刻忽的停滞,因为在那时他看清了被男人压在身下的事物……

    不是青焰……

    也不是其他任何女子……

    而是一具稻草扎起的人偶。

    魏来的眸中泛起了惊骇,他打了一个寒颤,一个问题在那时涌上了他的心头。

    那刚刚他步入房门时,尚且存在的女子呻吟声又是什么?
友情链接:欢乐彩票  2元彩票  荣鼎彩官网  如意彩票平台  百姓彩票平台  好运彩票官网  新贝彩票  彩天地彩票网  鸿运来彩票  爱彩人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