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十八章 为了永远在一起

第十八章 为了永远在一起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凉如水。

    黄龙寨中一片静谧祥和。

    龙大小姐的婚宴举行得轰轰烈烈,也让黄龙寨的百姓喝得酩酊大醉。

    百姓们在美梦中安睡,而黄龙寨最顶端的黄龙祠堂上,是层层密林,一阵夜风吹过,林间沙沙作响。

    那座新坟的墓碑旁,依着石碑睡去的男子忽的睁开了眼,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身子猛地站起。

    “曼曼!是你吗?”他朝着寂静的山腰喃喃自语道。

    山林中空无一物,除了那座新坟,以及新坟旁那颗已经开始腐烂的头颅。

    “是你吗?曼曼!?”胡压尘还在追问,他像是进入了眸中魔怔,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的某一处。

    “压尘,是我。”忽的,静谧的山林响起了一道温柔的清音。

    胡压尘有着一道渗人刀疤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仿若真的看见了他已逝的妻子一般,神情恍惚又温软。

    “我就知道你在,你看,我帮你杀了他了。”胡压尘笑着说道,身子佝偻下,拿起了地上的那颗头颅,对着虚无的天地言道。

    他像是在给他口中的“妻子”展示一件精心准备的礼物一般,将那颗已经发白的头颅提在手中。

    “嗯。曼曼看见了,辛苦夫君了。”黑暗中的声音继续响起。

    “他该死!”胡压尘斩钉截铁的言道:“是他害了你!我恨不得杀他千次万次!可惜他只有一条命!”

    “曼曼知道夫君的心意。”黑暗中的声音又低了几分,一种诡异的气息忽的漫开:“那夫君想要和我曼曼在一起一辈子吗?”

    “想!当然想!”胡压尘急切的回应道,他的眼眶有些泛红,泪珠在他的眸中打转:“我们约定过的,要举案齐眉,要白头偕老。”

    “要生一对儿女,教他们读书写字,供他们去宁霄城出人头地……”

    “我们还要在黄龙山下,修一座茅屋,等老了,儿女长大了,我们就……”

    说道这处,胡压尘的声音忽的变得哽咽、变得艰难,他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眼眶中极力忍住的泪水在那时终于再也包裹不住,顺着他狰狞丑陋的脸庞森然而下。

    “曼曼也想,夫君帮帮曼曼好不好?”

    “曼曼一个人好怕……”

    那声音之中开始带着些许哭腔与祈求。

    “怎么帮?”胡压尘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问道。

    “只要夫君能够把这个黄龙寨里的魂魄都取出来,曼曼就能活过来,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那声音用一种轻柔的语调,说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要求。

    “什么?”胡压尘脸上的恍惚之色在那时消减了几分:“龙大哥他们是好人,是他们帮着我,我才能为曼曼报仇,我……”

    他迟疑的言道,而那声音也在那时随着他的回答变得低沉了几分:“怎么会呢?”

    “夫君你想啊,他们都是好人,自然就愿意做善事啊。”

    “他们只需要交出他们的生魂,就可以成全我们,他们肯定愿意的。”

    “毕竟,就像夫君说的那样,他们可都是好人啊……”

    胡压尘脸上的神情又一次变得恍惚,担忧很快恢复了些许:“不……不对,交出了生魂,他们就会死的。”

    沙沙沙!

    夜风更盛,山林响起的声响大了几分。

    眸中黑气开始在胡压尘的周身弥漫,一道血光忽的从他手中的那颗头颅亮起,血光中隐约可见一张狰狞可怖的人脸,但转瞬那血光便涌入了胡压尘的体内。

    “只是交出魂魄而已,怎么会死呢?”那女子的声音也随即响起,这一次,语调不再轻柔,反倒带着一股令人胆寒的阴森。

    血光涌入,胡压尘的身子微微一颤,他的双眸渐渐泛起了血色,脸上的神情从恍惚化作了狂热,他喃喃自语道:“对啊,只是交出魂魄,怎么会死呢?”

    “我真是糊涂啊。”

    “我这就去给曼曼取来他们的魂魄……”说着,他腰间的刀被他猛地抽出,他周身躁动的黑色气息在那一瞬间就像是寻到了归宿一般尽数涌入他的体内,一股可怕的气息忽的溢出。

    他朝着山下迈步而行,嘴里继续言道:“马上……”

    “马上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永远也不分开!”

    ……

    孙大仁被扔在了黄龙城,而高谭与周福被魏来绑着,一并扔给了孙大仁。虽然魏来用体内那点微末的、来历古怪的金色力量将孙大仁的伤势医治得大体无碍,但孙大仁的身子依然还很虚弱,带上他赶回黄龙寨势必会拖延速度,索性魏来便暂时将之安顿,带着龙绣开始赶往黄龙寨。

    说实话,魏来也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高谭言之凿凿,观他那怕死的模样,似乎并没有死到临头还要遮掩什么的胆魄,而龙绣显然也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双方在某种不知当不当称之为默契的情况下,都将那伙横行的匪盗当做了对方遮掩罪行的借口。

    当然,这些倒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刘青焰为什么会被换做了古怪的稻草人,那午晌魏来分明亲眼见过的胡压尘又如何变作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些谜题,魏来觉得只有寻到了胡压尘才能解开。若是此刻黄龙寨中的胡压尘真的是什么精怪或是邪法变化出来的话,那么刘青焰也极有可能在他手上,而黄龙寨此刻也大概率处于一种极为危险的境地。

    龙绣自然也明白这一点,返回黄龙寨的路上,龙绣异常的沉默,脸色也异常的难看。

    ……

    似乎是为了印证二人的担忧,距离黄龙寨还有一小段距离,魏来便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声惨叫。

    闷头赶路的二人对望一眼,没有多言,纷纷再次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方才走到山寨门口,便见那寨子中,火光萦绕,有人影在火光中来回奔跑,一阵阵哀嚎声不绝于耳,也愈发清晰。

    目睹了这一切的龙绣慌了手脚,她一把抽了背上的剑,满是锈迹的剑身暗哑无光。

    “爹!”她高呼一声,不管不顾的朝着朝着寨子中杀去。

    魏来的目光也是一沉,他的目力比起龙绣强出不止一筹,哪怕是在夜色中也能看清一些常人无法看清的东西——譬如那山寨中随处可见的断臂残肢……

    他知道他们还是来晚了。

    虽然说,他与这黄龙寨的百姓并无太多交集,甚至认识他们的过程都并不能算作愉快,可就在几个时辰前,他还以龙蕴藏女婿的身份在宴席上与他们一一问好,为他们斟酒,听他们的嘱咐与祝福。可转眼,这些人都变成尸体,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这并不是一种太好的体验。

    魏来想着,袖口中的黑蟒落入了他的手中,他胸前金色与血色的光辉亮起,神门轰鸣,脚尖在那时点地,身子便如流光一般朝着那人群奔逃最为密集的方向爆射而去。

    随着不断的前行,龙绣渐渐将眼前的景象看得真切。

    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倒落在地,脸上带着恐惧与惊骇的神情,却又永远凝固在那一刹那。无数房屋坍塌、燃烧,那个她生活了十余年的黄龙寨,一夕之间变得破败与陌生。

    她的心头愈发的慌乱,她开始担心,开始害怕,她不得不再次加快自己的速度。

    然后,她便在更高处看见了一道身影,挥舞着一把黑气缠绕的长刀,在屠戮着手无寸铁的百姓。

    而那道身影的脸上恰恰生着一道狰狞的刀疤贯穿了他的整个侧脸——是胡压尘!
友情链接:智胜彩票网  秒速快三开奖  恒大彩票官网  欢乐生肖平台  365彩票平台  ag体育平台  九号彩票  c07彩票  澳客彩票网站  秒速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