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一章 殃魔与圣门

第二十一章 殃魔与圣门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谁!”黑气隐去的身形忽的一顿,仿佛被某种强大的气机所所锁定,动弹不得。

    他抬头看向四周,高声怒喝道。

    “雁回。”回应他的是一道苍劲如松的声音。

    而随着那言一落,一道浩然剑气袭来,一柄雪白的长剑割开夜色,如流星如飞箭一般爆射而来,根本不给在场诸人任何反应的时间,那柄剑便直直插入了那黑气左肩,黑气的身子被神剑中所裹挟的强大力道所震退,一连飞出数十丈开外,一路撞破房屋树木,直到撞在了黄龙山的山体之上方才停住。

    “琼将。”

    那声音再次响起,又是一把长剑从远方的夜色中爆射而来,带着凌冽的剑气,直插入那黑气的右肩。

    “天罡山的剑!?”

    “你是天罡山的狗贼!?”黑气凝聚成的身影看清了那两柄神剑的根底,他的语气中多出慌乱与震惊。

    “璧衍。”

    “昊皇。”

    可那声音却并未回应他此问,随着那两道声音吐出,又是两柄飞剑爆射而来,插入了黑气的双腿之中,那黑气所凝聚的身影便在那时如大字型一般被死死钉在了山体之上。

    黑气的嘴里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咆哮与怒骂。

    这样的变故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他们纷纷看着远处那黑气,可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

    他们又回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黑色麻衣的老者正从远处缓步走来,他负着一方钨铁铸成的剑匣,头上的发丝散乱,衣角似乎还沾着些许酒渍,而最为惹眼的当属老人身旁跟着的那只背上背着一只葫芦的黄狗。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应当猜到,这老者就是出手制服那妖物之人。

    龙蕴藏身为黄龙寨的寨主自然是要与之交涉一番,他在那时赶忙上前朝着老人拱手,恭敬言道:“在下黄龙寨寨主龙蕴藏,谢过仙师出手。”

    面对这样的大人物,龙蕴藏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应对,因此无论是说话时的语气还是模样神情都极为恭敬谦卑,但对方却是看也不去看他一眼,反倒直勾勾的盯着一旁的魏来,神情肃穆。

    龙蕴藏的心头一惊,暗以为魏来招惹到了这仙师,这么好又这么有情有义的女婿龙蕴藏可不愿意看着他有什么意外。便想着要说些什么为自家女婿开脱,可话还没有来得及出口。

    “小子,你的命倒是比你爹和吕观山要硬得多。”那老人脸上的肃然之色忽的散去,他咧嘴一笑,语气揶揄的言道。

    龙蕴藏一愣,看了看老人又看了看魏来,这才发现二人似乎认识,嗯,是并非仇人的那种认识。

    这让龙蕴藏的心头愈发的疑惑,暗暗揣测自己到底给自家女儿抢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夫君。

    魏来蹲下身子,阿黄极为配合的走上前来,吐着舌头任由魏来在他的背上轻轻抚摸,魏来抬头看着曹吞云言道:“前辈认识这妖物?”

    “嗯。”曹吞云点了点头,目光略显凝重的看向那被他定在山体上的黑色人影:“先辈们遗留的祸种,一只殃魔。”

    “殃魔?”魏来皱了皱眉头,并不了解这个辞藻背后的含义。

    “早年门中一位大能曾外出游历,自此了无音讯,门中弟子为寻他耗费了些精力,却一无所获,直到前些日子,剑阁之中的祖剑忽的感应到了那位前辈佩剑的气息,传来指示,我正好想着要来宁州见姓吕的最后一面,便索性一并接下了这差事,这些日子大概确定了它的所在,不过直到方才才准确寻到它。”说着曹吞云看向魏来手中的那把锈剑,目光变得有些深邃与恍惚。

    “元殇。”

    “想不到我天罡神剑也会有蒙尘至死的一天。”曹吞云感叹道。

    一旁的龙蕴藏听得是云里雾里,但有一点他却极为敏感——关于曹吞云对那把锈剑的称呼,他的心头一跳,看了一眼一旁神色同样激动的女儿,心底暗暗想到:难不成我那老爹真的是什么天罡剑圣的传人?

    “这殃魔被封印近百年,气息孱弱,这些年靠着炼化枉死之人的魂魄为傀儡,在黄龙城中化作匪盗截杀百姓慢慢累积力量,不过最近却按捺不住,想要铤而走险吸收黄龙寨与黄龙城中百姓的生魂之力强行冲破封印。以他现在的状况但凡找来一位四境修士,恐怕就得身死道消,不过好在你小子给他带来了一位女娃子,让这家伙有了底气,这才现了真身。”

    说着曹吞云一只手猛地伸出,朝着那被钉在山体上的黑气张开,一股浩瀚纯真的剑气奔涌,那黑气又发出一阵惨叫,黑气疯狂的翻涌,一道身影就在那时从他体内的黑气中慢慢浮现,在剑气的牵引朝着此地缓缓飞来。

    魏来定睛看去,正是失踪的刘青焰。

    魏来赶忙上前,伸出手将昏迷的刘青焰抱住,正要查探女孩体内的状况。

    “没事,修养一日便可转醒,这孩子可比你想象中要厉害得多。”曹吞云瞟了一眼昏迷中的少女,轻声言道,看向女孩的眸中似乎有一抹异色一闪而过。

    “前辈……”魏来闻言想要询问些什么,可话未出口,便被曹吞云打断。

    “一件一件的来,事情还多着呢。”曹吞云又瞟了一眼,一旁的龙绣,随即再次转眸看向那黑气。

    他的目光一凝,脸上的神情顿时肃然了起来。

    一道凌然剑意自他体内奔涌而出,他双手在身前合十,随即一道道手印结出。

    他背后的金色轮盘闪现,轮盘缓慢的旋转升腾,一柄柄闪着寒芒的利刃从金色的轮盘中展露锋芒。

    “天罡正阳,驱邪诛魔!”

    伴随着一道宛如神祇一般的低吟,那些利剑猛地爆射而出,尽数轰击在那黑气之上。

    一阵惨叫升腾,漫天尘埃扬起,黑气的身形被笼盖。

    曹吞云双眸中神光一闪,嘴里喝道:“来!”

    方才被他激发的四柄神剑猛地从尘埃中窜出,然后化作一道道流光顿时他背后的剑匣之中,随即他一只手伸出,朝着虚空一握,尘埃中一道翻滚的黑色玉珠落入他的手中,那东西似乎不甘如此,还在不断跳跃,试图逃出曹吞云的掌心,但曹吞云手掌一握,一道道凌冽的剑气将那黑色玉珠包裹,黑色玉珠的挣扎渐渐平息,被老人收入袖口之中。

    做完这些的曹吞云看了看一旁神色略显紧张的众人,忽的一笑:“你们呢,该干嘛就去干嘛,顺便帮这小子照顾好这女孩,我跟他有点私事,你们不介意吧?”

    曹吞云一脸和气的问道,见识过曹吞云这般手段的龙蕴藏哪敢说出半句不是,连连若小鸡一般点着头。

    曹吞云又是一笑,看向魏来,言道:“走吧,小子。”

    ……

    一老一少顺着黄龙山的山脉向上缓缓迈步。

    “那个胡压尘又是什么呢?”在穿过黄龙祠堂上的那片树林后,又瞥见那座新坟的魏来忍不住问道。

    “人死之后,或身前修为了得者,可有阴魂显化,若又得世人香火供奉,阴魂可长久留存于世间,是为阴神。”

    “而又或如你口中那人一般心怀执念又或者怨气者,阴魂亦可显化。殃魔蛊惑这些阴魂为他所用,人心本就叵测,而这些枉死之人心中执念又盛,自然最易被他寻到破绽。我估摸这些年来,他就是靠着这样的法门暗暗汲取生魂之力,苟活到现在的。”

    “这殃魔虽然可恶,但说到底还是人心相左,相互残害,方才给了他可趁之机。”

    魏来闻言沉默了一会,并未再去追问胡压尘的生魂下场如何。

    他又看向身旁的老人,意味深长的问道:“前辈一直都在黄龙城,也一早便发现了晚辈,对吗?”

    老人对这个问题不置可否,他同样转头看向魏来,言道:“小子,把你的神门显化,老夫要仔细看一看。”

    “嗯?”曹吞云的这个要求倒是有些突兀,魏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心头暗暗揣测这老家伙是不是在转移话题,但想了想,却还是依他所言,心神一沉,那道金光与血光交错的神门便蓦然显现。

    老人沉眸看去,他身旁的黄狗也吐着舌头歪着脑袋盯着魏来胸前的圆盘。

    过了好一会,老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这才喃喃自语道:“果然和我想的一般。”

    “这是一道……”

    “圣门。”
友情链接:天王彩票  幸运赛车网  阳光彩票平台  江苏快三走势图  幸福彩票  中华彩票注册  恒大彩票app  999彩票  秒速快三彩票  齐鲁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