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四章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第二十四章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章,一更,你懂的。还有,求月票。)

    “不行!我一定得去找那家伙算账!”名为八方客栈的厢房中,孙大仁一拍桌面,站起身子。

    有道是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越想越气,这已经是得知被骗后孙大仁的第七次拍案而起了。

    “好了。”魏来看了他一眼,说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况且那又是个老头子,他不给你你还能杀了他不成?”

    “可恶啊!孙爷爷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可从未被人骗过!”孙大仁还是不忿言道。

    一旁的龙绣擦拭着自己的锈剑,抬头瞄了一眼壮硕的少年,又低下了头,似乎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咋咋呼呼。

    刘青焰则蹲在一旁,小心的将从王道安那里开来的草药分类按份数放好,想着一会到了时辰,熬给魏来。

    这时,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心里憋着火气的孙大仁没好气的问道。

    屋外之人显然也被孙大仁怒气冲冲问话所震,愣了一会,方才小声应道:“我是给各位客官送饭的。”

    天色已晚,已到了饭点,诸人也没有心思去街上寻找饭庄,便索性在客栈中点了些饭菜。

    魏来起身,警告似的看了一眼孙大仁,让他压下自己的火气,随即便打开了房门,只见一位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的男孩正提着一道食盒站在屋外,看那畏畏缩缩的模样,似乎是被方才孙大仁那一吼吓得不轻。

    “我来吧。”魏来伸手从对方手中接过食盒,笑着道了声谢,怕那男孩多想,魏来还宽慰了句:“我这朋友嗓门生来就大,小兄弟莫要害怕……”

    听闻此言的男孩神色稍缓,他点了点头,正要退下,但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离去的步伐一顿,目光迟疑的看向魏来,欲言又止。

    “小兄弟还有什么事情吗?”魏来见他迟迟不肯离去,便又问道。

    “还能干啥,要钱呗。”一旁的孙大仁倒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无论是客栈的小二还是那些赌坊的小厮大都会有这样所要一些钱财的恶习。

    魏来闻言倒也反应过来,他笑了笑,便从怀里掏出了三枚铜板要递到男孩的手中。可那男孩却连连后退,似乎并不愿意接受这份钱财。

    “嫌少?”孙大仁的眉头一挑,不悦问道。

    魏来脸露苦笑,他倒也不是那种随时会同情心泛滥之人,但观这孩子年纪比他还小上几分,在客栈中打着杂役,想来家境不会太好。魏来不想与他难堪,加上孙大仁的几次喝阻,多少吓着了这孩子,故而在微微思虑之后,魏来便又从怀中掏出了三文钱,递了过去,嘴里言道:“可不能再多了。”

    可哪知那孩童却还是不去接下魏来递来的钱财,这让魏来皱起了眉头,暗道这孩子未免也太过贪心了一些。

    一旁的孙大仁更是怒不可遏,他站起了身子,一双铜铃般大小的眼珠子瞪得浑圆,似乎是准备将自己今日被诓骗走足足一百两银子的怒火倾泻到眼前这孩童的身上。

    或许是因为孙大仁的这幅模样太过有震撼力了一些,那一直木楞着不言不语的男孩,终是在孙大仁站起身子时,咽下一口唾沫小声问了句:“刚刚我在屋外听到了客官们的谈话……客官们说的可是城南的那位王家老人?”

    “你偷听!?”孙大仁更怒,他指着男孩骂道。

    男孩显然胆魄不足,又缩了缩脑袋,小声应道:“只是不小心听到的。”

    见孙大仁又要说些什么,魏来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壮硕少年这才偃旗息鼓的坐回了桌凳上。

    “兄弟是有什么忠告吗?”魏来见孙大仁暂时安分了下来,这才转头看向那男孩问道。

    相比于孙大仁,那男孩显然更愿意与魏来接触,他又凑了上来,一脸心有余悸的言道:“公子,那老头邪门得很,城里的大人们都说他是妖怪变的,公子你们可千万不要去招惹他啊!”

    “哼!”一旁的孙大仁似乎又有什么话想说,不过在魏来又瞪了一眼之后,也只能发出一声闷哼,然后悻悻的收了声。

    “哦?这话从何说起呢?”而后魏来转头看向那男孩笑着问道。

    见魏来似乎相信了自己的话,男孩也多了几分底气,继续说道:“我听掌柜的说,那老头在他小时候就是这幅模样了,这都四十多年过去,跟他一个年纪的老人们都死过两轮了,可他还一直活着。用城里最年长的老人的话说,那王道安起码有一百六七十岁了,人哪能活那么久?你说这不是妖怪是什么?”

    “小屁孩没见识,人云亦云,这世上活千年的人都大有人在,一两百年算个啥。”孙大仁似乎是有意要与那男孩作对,男孩的话音一落,他便出言讥讽道。

    男孩的双脸顿时憋得通红,想要说些什么,但不知是暗觉无法说服孙大仁,还是只是单纯的惧怕孙大仁的那一身肌肉,终究还是把到了嘴边话的咽了回去。魏来连连摇头,他宽慰的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说道:“我们知道,小兄弟放心吧。”

    听闻这话的男孩脸上涨红的脸色稍缓,他点了点头:“嗯,总归公子们小心便是。对了,我叫鹿柏,公子若是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都在的,不要去相信那个陆五,那可是咱们城里出了名的泼皮无赖。”

    说罢这话,男孩朝着魏来摆了摆手,这才转身离去。

    ……

    魏来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体内的状况,并无什么大碍,反倒是神门之中随着那金色力量的注入,通往第二境的桎梏松动得愈发明显。他看了看盘踞在神门外的金色事物又只剩下了米粒大小,虽然那八十一道金线输送金色力量的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些许,但想要彻底进入第二境,这还远不远不够,他将那枚殃魔珠从怀中掏出,细细感应了一番,暗觉这殃魔珠中的力量尚且还很充裕,却不知是否足够他冲击二境。昨天的做法虽然冒险,但吃一堑长一智,魏来也由此基本掌握了冲破第二境的法门——特别是朝着神门中注入金色力量与吞噬来的的灵气的比例。

    由此下去,只要那金色力量充足,魏来有信心在两三日之内突破到第二境。

    只是这金色力量到底是何物,又为何会由那八十一道金线倒灌而来,魏来却没有头绪,他记得那殃魔曾说过这东西是神性……可什么是神性?魏来仔细思索过自己所看过的关于阳神与阴神的记载中,似乎其中也从未提到过这神性二字。

    他又检查了一番那八十一道金线,鸠蛇吞龙之法还在运转,并无任何停滞的迹象,经历了乌盘城的一战。老蛟蛇已经察觉到了魏来种在他身上的法门,只是不知是老蛟蛇的理解除了偏差,还是他并未寻到破解的法门。老蛟蛇只是封堵魏来再次动用江神之力的门路,却并未有阻止魏来偷偷吞噬他力量的法门,因此即使到了现在那些包括孙大仁在内的八十一人,依然可以通过魏来,借用蛟蛇之力不断淬炼肉身,凝聚神血。

    想到这里的魏来收起了内视的法门,睁开了双眼,客栈的房门中空无一人——孙大仁嚷嚷着要挽回今日的损失,魏来让他再三保证不会去寻那老人麻烦之后,孙大仁便带上了三十两银子,踌躇满志的出了客栈,算起来也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不知道孙大少爷此刻到底收获如何。

    客栈外的小院中传来阵阵挥剑之音,不用看魏来也知道是龙绣在修行剑法。虽然曹吞云证实了关于龙安阳所言之物的真实性,但提出的要求却并不简单,龙绣也清楚自己的修为并不出奇,哪怕今日凝出了第七枚神血,堪堪挤入翰星榜,可想要在翰星大会上取得一个好的名次却是远远不够,这些日子以来,龙大小姐但凡得了空闲,都几乎是在修行练功中度过,魏来对于她的刻苦早已是见怪不怪。

    唯独不见刘青焰的踪影,魏来有些疑惑,心道以小妮子的心性应当不会跟着孙大仁去那乌烟瘴气的赌坊才对,那她一个人又能去到何处?

    思虑间,房门忽的被推开,魏来转身看去,却见穿着一身绿色长裙的女孩正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汤药慢慢的走入房门中。

    她的脸上的两侧沾染着些许灰迹,眼眶有些泛红,像是被什么熏过一般。

    她对此却犹若未觉,在瞥见了魏来时,抬起头甜甜一笑说道:“阿来哥哥,喝药了。”

    魏来闻言,先是一愣,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女孩脸上狼狈的痕迹到底是由何而起。

    他接过那碗汤药,看了看女孩,苦笑言道:“其实我已经好了,不用……”

    “不行!”可话未说完,素来温顺的女孩便跺了跺脚,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盯着魏来,极为强硬的言道:“要喝的!大夫说了,要喝上三次才可痊愈。阿来哥哥不要听那些人胡说,我觉得那个老爷爷是个好人。至少……”

    “至少不会害我们。”

    魏来倒也未有去深究女孩哪来的如此笃定的看法,他只是感受到了刘青焰言辞间的关切,心头一暖,问道:“你在哪里熬的药汤?”

    “客栈的厨房啊!我跟掌柜的说了一声,掌柜的人好,就把厨房借给我了。”刘青焰倒并未觉察到魏来的异样,并未思虑,如实应道。

    魏来端着药碗并未饮下,而是神情莫名的盯着女孩。

    刘青焰眨了眨眼睛,很快便觉察到了魏来目光的异样,她的两颊泛起阵阵红晕,目光游离,嘴里的声音小了许多:“阿来哥哥快些喝药,看着……看着我做什么……”

    魏来却像是并未听到刘青焰的询问一般,在那时忽然朝着刘青焰伸出了手。

    小青焰的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两颊上的脸色绯红,在魏来的手触摸到她的脸蛋时,女孩更是身子一颤,看那脸上的绯红之色愈发浓郁,几乎蔓延到了耳根。

    直到魏来在她脸颊的两侧伸手一摸,又将沾满灰尘的手指在女孩的眼前晃了晃后,刘青焰方才回过神来。

    “下次啊,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我来做了。”魏来言道。

    刘青焰这才明白自己似乎会错了意,心头涌出的羞意漫过她的眉梢,她的脸色更红,脑袋也低到胸前。

    魏来并未多想,他一口气将那汤药饮尽,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又言道:“我家小青焰这么漂亮,可不能给这些东西弄脏了脸蛋。”

    听闻这话的女孩又抬起了头,绯红的脸色配上虽然稚嫩却已有几分美人雏形的脸蛋,倒是不失为一道漂亮的风景。

    可惜的是眼前的少年似乎并无心欣赏,他转头看了看窗外,时间尚早,便笑着言道:“走!阿来哥哥带你去这古桐城逛逛!”

    ……

    “靠!”看着赌桌上骰蛊离桌后露出的骰子,孙大厅怒骂了一声。

    他的赌运好似在黄龙城被用尽了一般,今日再不复当日的神勇,带出来的三十两碎银不过小半个时辰便被输了个精光。

    看着被庄家手中的银两,孙大仁心有不甘。

    “快快快!下一把了,买定离手!”庄家收了钱,便又开始摇动起骰蛊。

    周围的赌客闻言纷纷下注,站在赌桌前的孙大仁被身后的男人用力撞了一下,对方不满的言道:“玩不玩,不玩滚一边去,别挡着爷爷赢钱。”

    孙大少爷是谁?那可是乌盘城的扛把子,哪受得了这气。

    当下热血上头,一把推开了在背后挤挤攘攘的男人,嘴里喝道:“玩!怎么不玩!”

    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孙伯进死后,给孙大仁留下极为丰厚的遗产,单是银票便有足足三四千之巨,孙大少爷倒是好爽,其中大半都留给了薛行虎,让他留作修建金牛镇之用,而自己呢便带着算上在黄龙赢来一百多两,总计三百多两银票随着魏来上了路。

    以大燕朝的物价,一家三口,就是顿顿大鱼大肉,一脸下来也就三十来银子便可过得极为舒坦。这三百两对于魏来一行人来说绝对算得上是绰绰有余,哪怕今日他还被骗去了一百两,剩下的依然称得上是极为富裕的一道财富。

    手握着足足两百多两银票的孙大仁双目血红,直接便将二十两银票扔到了赌桌上。周围的赌客哪曾见过这般出手阔绰之人,纷纷侧目看去,而那庄家更是眼前一亮,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买定离手!”他又高声喝了句,便将那骰蛊重重的放在赌桌上。

    ……

    庄家显然是个老手,深谙这欲擒故纵之道。

    先予孙大仁一些甜头,输出些许,又步步深诱,始终让孙大仁暗以为自己能够赢回本钱,一去一来,孙大仁俨然失去了理智,不断跟注,手中的银票在不知不觉将渐渐变薄。

    直到最后一张银票被庄家收走,孙大仁这才如梦初醒。他木楞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又看了看周围依然喧嚣的赌客,一时间孙大仁宛若置身一场并不真切的梦境。

    他打了个寒颤,一种后怕涌上心头,他在想怎么回去与魏来交代——虽然这钱是他自己的,可离开金牛镇时他孙大仁可是拍着胸脯说过这一路上的吃喝他一人全包了,这要是回去被他们知道,一来不好交差,二来他孙大少爷的面子上亦挂不住啊!

    “陆老爷今天手气不错啊!”

    “哈哈,都是我爹在上面保佑我。”

    这时不远处忽的传来一道孙大仁颇有些熟悉的声音,孙大仁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顿时目光一凝——他看见了一位生得尖耳猴腮的干瘦男人,正立在赌坊的门口与旁人喜笑颜开的说着些什么。孙大仁的心头一震,暗道若是能追回那被骗百两银子,也足够一行人路上花销了。

    “唉!你给我站住!”念及此处,孙大仁大喝一声。

    正在为今天晚上小赚一笔而开心的陆五闻言侧头看去,便瞥见了孙大仁通红的双眼,他在这古桐城靠着坑蒙拐骗活了这么些年,自然极为机敏,一见孙大仁的模样便知是来寻他的麻烦,陆五没有丝毫犹豫,也顾不得与旁人再说些什么,撒开脚丫子便朝着赌坊外跑去。孙大仁哪能依了他,也在那时追了上去。

    ……

    “阿来哥哥。”牵着魏来的手,走在古桐城的街道上的刘青焰忽的抬头看向身旁的少年。

    “嗯?怎么了?”魏来不觉有他,笑呵呵的问道。

    “我听孙哥哥说,你和龙绣姐姐在黄龙寨拜堂成亲过了,是真的吗?”女孩这般问道,乌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魏来。

    魏来一愣,奇怪道:“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女孩迅速的低下了头,不让魏来看到她脸上的神色:“就是……就是好奇,阿来哥哥怎么突然就……”

    “假的。”魏来笑道:“只是机缘机会,当时龙绣想要……”

    魏来索性便将事情的经过与刘青焰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听完魏来此言的女孩又抬起了头,没开眼笑的说道:“我就知道阿来哥哥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魏来见刘青焰近来的心情好了不少,似乎也从之前的事情中走了出来,心底也暗暗提她高兴。

    他笑着点了点刘青焰的脑门,又言道:“人小鬼大,你啊,真的被孙大仁带坏了。”

    刘青焰皱起了鼻子,有些生气的说道:“我才不小!不许把我当小孩!”

    不得不说,刘青焰嘟着嘴气鼓鼓的模样倒是极为可爱,让魏来不禁哑然失笑,他摇了摇头说道:“可你本来就是小孩啊!”

    “我已经十三岁了。比阿来哥哥也只小三岁而已!”刘青焰跺了跺脚,纷然言道,一副非要纠正魏来某些“错误”认识的架势。

    魏来有些无奈,他点了点头:“好吧好吧,我家小青焰是大人了!可以了吧?”

    “哼!敷衍!”刘青焰一把挣脱了魏来的手,双手环抱于胸,撇过头不满言道。

    魏来见状有些不知所措,他苦恼的问道:“那小青焰觉得怎么样才不算敷衍?”

    刘青焰斜着眼睛瞟了魏来一眼,忽的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说了你也不懂。”

    魏来的眼睛瞪大,被一个小女孩如此评价倒是魏来从未想过的事情,正不知如何自处间,刘青焰却又故作老气横秋的说道:“算啦,以后再告诉你吧。”

    说着,女孩又将自己的手递了回来,主动拉起了魏来的手。

    从生气到消气,一系列变化都让魏来毫无准备,少年不禁想起了他爹曾经说过的话——女人,无论是六七十岁老太婆,还是十来岁的小女孩,只要是女人,你就永远不要妄想去猜透她们在想什么。

    魏来忽然觉得,在他爹教过他的那么多道理中,只有这个道理是真的让人无可挑剔……

    ……

    “阿来哥哥。”闲逛完了的二人已经快要回到他们下榻的八方客栈,刘青焰忽的又唤了一声魏来。

    “嗯?”魏来看着前方应道。

    “上次你说的那个天罡山,厉害吗?”

    “应该挺厉害的吧。”

    “那阿来哥哥要去吗?”

    “不一定。”

    “那我也不去了。”

    “为什么?”魏来问道。

    “因为……”女孩的脑袋又低了下来,脸色微微泛红,她沉默了数息时间,然后方才鼓起勇气,咬了咬牙说道:“因为我想和……”

    她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便生生的停了下来——就在她说话的档口,牵着她的手的男孩忽的停下了脚步,握着她手的手也似乎颤了一颤。察觉到这般异样的女孩抬头看了魏来一眼,嘴里奇怪的问道:“阿来哥哥?怎么……”

    这一次她的问题同样没有来得及问完,魏来便转头看向她,朝她做了噤声的手势,又伸手指了指就在前面不远处客栈,此刻那客栈中有诸多身影坐在大厅之中。其中两位俊美男子分别坐在木桌两侧,一位穿着红色纱裙,却不太看得起容貌的女子坐在正中,而三人身后又有数道身影恭敬立在一旁。这其中便有一位老者,白眉长发,身着青色锦袍,这人刘青焰认识——乾坤门那位活着逃出乌盘城的“仙师”,司马官!

    “他们不会是来找我们的吧?”刘青焰在认出司马官的同时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转头看向魏来问道。

    魏来皱着眉头盯着那处,心头暗暗思虑着,他同样有这样的担忧,并且观那群人的模样,四境修为的司马官连上桌的资格都没有,那如此说来,那坐着的三人身份修为应当不俗。而没了阿橙在,魏来又无法借用江神之力,莫说其他,就是那司马官便足够将他们几人翻来覆去的杀个百余遍。

    “那孙哥哥与龙绣姐姐不会已经落入他们手中了吧?”这时刘青焰又小声问道。

    魏来摇了摇言道:“他们并不认识龙绣,龙绣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是不知孙大仁到底回来了没有……若是……”

    说道这处的魏来并未有将话再说下去,但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刘青焰毕竟年幼,此刻不免慌了手脚。

    “先看看再说,不要轻举妄动。至少我们要先确定大仁到底在不在他们手上。”魏来言道,伸手拉起刘青焰的手,就要退到街角的阴影处。

    “阿来!”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却响起了孙大仁那标志性的大嗓门。

    孙大仁那浑厚的声音穿过夜色,越过长长的街道,直直的传到了前方的八方客栈中,坐在客栈内说着些什么众人闻言纷纷朝着客栈外望了过来。

    魏来与刘青焰的身子僵在了原地,他们抬起头看向客栈,目光正要与客栈中的诸人相遇,当然这些目光中也包括那位名为司马官的老人。

    “阿来我给你说啊!刚刚我遇见今天骗我们那家伙了!那家伙……”孙大仁伸手拍在了魏来的肩上,喘着粗气说道。

    但话说到一半却不见魏来给予回应,他心底奇怪,便将脑袋凑到了魏来的身前,却见魏来二人神情呆滞,便揶揄问道:“咋啦?是不是一会没见我又变英俊了?吓到了你们了?”

    可二人面对孙大仁恬不知耻的打趣却是犹若未闻,疑惑间,身后正好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孙大仁回头看去,只见一大群人朝着此处走来,而为首的赫然是一位身着红色纱裙的少女。

    少女年纪应当与魏来相仿,脸色晶莹,肤光如雪,一双眼睛如同会说话一般,忽闪忽闪,虽然此刻时值深秋,少女去穿着一件红色长裙,外套薄纱,将那玲珑傲人的身段展露无遗,而若是细心看去,更可见薄纱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

    她迈步款款走来,腰身摇曳,虽不言语,但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间,便有风情万种。

    只是魏来却无心欣赏眼前这份美景,他伸手将孙大仁与刘青焰一并拖拽到了身后,随即目光警惕的盯着走来的女子,腰身微微弓起,如暴起前的恶兽。

    终于,女子在距离魏来身前不过一尺之处停下了身子,她饶有兴致的将目光落在魏来身上来回游走,好一会后方才问道:“你就是魏来?”

    魏来袖口下握紧的双拳隐隐有汗迹溢出,他点了点头,心底却已经开始盘算着当如何与眼前这群战力高出他不知几何之人搏命。

    但少女却并未如魏来想象的那样对他动手,她在得到魏来回应后,忽的噗嗤一笑,哪怕明知道对方可能会是取走自己性命的敌人,可那一瞬间,笑起来的少女依然让魏来心神动荡,如见春风过境,如观秋月入池。万事万物,在那一瞬间好似都黯然失色,眼前只余下那个女子嫣然如画般的一笑。

    女孩的身子前倾,双手收在后背,她靠得极近,几乎将那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蛋贴到的魏来的眼前,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女孩的身上传来,只听女孩在那时言道。

    “魏公子,你好。”

    “我叫纪欢喜。”

    魏来的神情有些恍惚,他叨念着这个名字:“纪欢喜?”

    “对。”女孩嘴角的笑意更深,眯起的眼缝弯成了月牙。她贴在了魏来的耳畔,皓齿红唇,呵气如兰,于那时用宛如莺啼一般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再次言道:“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所以妾身叫纪欢喜。”
友情链接:快三平台官网地址  创盈彩票开户  极速赛车网  豪享彩票  鸿运来彩票官网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荣鼎彩  51彩票  pc28开奖网站  甘肃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