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二十七章 虞家小侯爷

第二十七章 虞家小侯爷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听闻这话的叶姓男子脸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看向虞桐,沉声问道:“阁下的意思是要与我乾坤门和皇后娘娘为敌了吗?”

    年纪已近三十的虞桐闻言一笑,杵着的长刀稳稳的插在地上,不曾动摇。

    “狗才喜仗人势,我看阁下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左一个乾坤门,右一个皇后娘娘,离开了他们,阁下是不是连行走江湖的勇气都没了?”

    “难不成阁下这身还算好看的皮囊下住着的其实是一条狗?”

    虞桐如此问道,眉宇间笑意盎然。

    “你!”乾坤门虽然经历了百年前的动乱后,从神宗之列跌落,但千年传承的宗门底蕴尚在,放眼整个大燕,除了玉鼎峰与紫云宫,谁人敢轻视这座宗门?习惯了众人艳羡与敬畏之色的叶姓男子听闻此言顿时脸色潮红,眉宇间怒色奔涌。

    “但还是很可惜,狗能吓退的只能是同样的狗。”虞桐却似乎并没看见男子以及他身后众人眉宇间的怒色,依旧自顾自的言道:“虞某人可不是吃屎的狗。”

    虞桐说道这处,有意一顿,方才还睡意朦胧的双眼之中,杀机涌动。

    “虞某人,是吃肉的狼。”

    此言一落,他的一只脚朝着地面一蹬,整个街道都在那时微微摇晃,白色的光芒在他的体内亮起,一头巨大的白色身影从他的背后涌现——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恶狼,但双眸却一只血红,一只泛着诡异的幽蓝之色,此刻正低头面露凶光的凝视着众人。

    在那气息的笼罩下,乾坤门众人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滚,或者死。”虞桐的声音再次响起,身着白色锦袍的男人在那时杵着刀,身子微微前倾,身后巨大的恶狼,龇牙咧嘴,凶相毕露。

    “给你一份薄面,唤你一声小侯爷,可小侯爷当真以为叶某人怕你?”

    “陛下削你家候位的圣旨不出三日便会送达此处,没了你家那三位先辈阴神,我倒要看看你还拿什么在这里与我耀武扬威!”叶姓男子显然有些气急败坏,说起话来可谓咬牙切齿。

    “滚,或者死。”可虞桐根本不去理会他的言辞,他的脚朝前又跨出了一步,身后的恶狼之相步步紧逼,排山倒海一般的气息倾泻而下,将诸人震得心神动荡。

    叶姓男子见虞桐软硬不吃,亦知今日之事是不可为,在自己的小命与美人心中的面子之间犹豫了数息光景,最后却还是转过身子,喝道:“走!”

    魏来头顶的青色大印被收走,纪欢喜朝着魏来眨了眨眼睛,也随着大部队离去,待到那一群人消失在街角,魏来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幸好身旁的刘青焰早有所觉,在第一时间伸出手,扶住了少年。

    魏来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去看看大仁。”

    他这般说道,听闻此言的刘青焰仍有些放心不下,但在魏来的坚持下还是暂时松开扶着魏来的手,去到一旁查看倒地不起的孙大仁的情况。

    魏来则平复下自己体内紊乱的气息,随即转头看向那位古桐城的小侯爷,虞桐也在这时收敛起了周身的气势,那头凶恶的恶狼之相散去,地上的长刀也再次被他放回了背上。

    “谢过小侯爷救命之恩。”魏来虽然身子虚弱,但还是在那时强撑着朝着虞桐拱手一拜,嘴里由衷言道。

    “得啦得啦。”虞桐却并未对魏来报以任何的好脸色,他摆了摆手颇有些不耐烦的言道:“小爷忙着呢!你要是真的要谢我,就赶快带着你这些朋友们离开古桐城,别给我惹麻烦。”

    魏来倒并未觉得虞桐的态度有何不妥,只是苦笑言道:“唯有此事,在下恐怕难以从命。”

    乾坤门既然盯上了他,便没有放过的理由,待在这古桐城,至少还有虞桐这个敌友不明的家伙拦着他们,可若是出了古桐城,以魏来等人的本事,显然是没有活路的。

    虞桐撇了撇嘴,不知是知晓了魏来等人的处境,还是并不在乎。他耸了耸肩膀,言道:“那就呆着吧,总之你别妄想就因为我那混账老爹跟你那白痴老爹有旧,我就会罩着你,我现在可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嗯?”魏来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家父与令尊有旧?”

    “你不知道?”虞桐也愣在了原地。

    魏来茫然的摇了摇头。

    “咳咳。”虞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那就当我没说,再见。”

    说着他便要转身离去,可脚步方才迈出,却又忽的停下,然后他又看向魏来,言道:“对了。”

    “你若是真的要谢的话,谢他吧。”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

    魏来疑惑的望向虞桐所指的方向,却见那处的阴影下,一道身影站起了身子,有些尴尬的朝着他摆了摆手,那人魏来倒也认识——便是孙大仁心心念念的想要找到那个骗子,陆五。

    ……

    “所以……这家伙真的靠谱吗?”再次来到王道安那脏乱的医馆中,也听闻了在自己修行剑法时,屋外发生的险些要了诸人性命的事情的龙绣,看了看即使点着烛火,也依然幽深的院落,小声的问道。

    孙大仁昏迷不醒,魏来之前所用利用体内金色力量救助之法却不再起效,似乎那法门在一人身上只能使用一次,当他再次朝着孙大仁体内灌入那金色力量,孙大仁的身体中产生强烈排异之状,似乎已经无法再吸收那金色力量。诸人大都不通药理,所知晓也只是浅薄的皮毛,对于孙大仁这足以威胁到孙大仁性命的伤势,诸人却是束手无策,也不敢拖延。

    于是乎陆五再次挺身而出,带着诸人故地重游,又回到了王道安的医馆。

    “唉。瞧姑娘这话说的,正所谓出门在外靠朋友,陆某人也前前后后救过几位几次了吧,怎么还信不过在下呢?再说了,这么晚,除了我,还有谁能给你们找到看病的郎中?”走在前面的陆五听到龙绣的嘟囔之言,他在脸上挂起了自以为真诚实则如狐狸般狡黠的笑容,在那时如此言道。

    此言却不免遭来了龙绣的白眼,以及来自刘青焰怀疑的目光。

    陆五有些尴尬,嘴里发出一阵干笑声。

    “陆大哥快些去请老先生出来吧,我朋友的伤势不清,容不得耽搁。”好在扶着孙大仁的魏来在那时出言缓解了他的尴尬。

    他赶忙点了点头,言道:“好勒,这就去。”

    陆五窜入了里屋,只听里屋中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好一会之后,穿着宽大睡袍的王道安方才慢慢悠悠的从屋中走出,看那模样似乎是方才睡醒。

    老人看了一眼中午时分方才来过一次的众人,眸中也有些疑惑:“可是老朽开的药有什么问题?”

    “不是不是。”还不待魏来回应,陆五便连连摆手,急切言道:“我不是刚跟你说过吗?你看,这家伙被人打了,你快给公他看看。”

    老人闻言,这才注意到那躺在桌板上的孙大仁,此刻他双眸紧闭,被撕碎的衣衫上露出的皮层殷红,那是皮下的血管爆裂所引发的状况。虽然表面上并无半点伤口,实则内伤严重,若不及时医治,恐有性命之忧。

    “这……”老人也被孙大仁这般伤势下了一跳,身为郎中的他显然更明白孙大仁状况的危机,他也不再多言,赶忙走到了孙大仁的跟前,一只手提来烛台,又是把脉,又是望闻,忙碌的为孙大仁检查起了伤势。

    任谁都看得出,此刻孙大仁身上的伤势极为严重,魏来盯着那具直挺挺躺在木桌上的少年,双拳紧紧握死。

    是他把孙大仁带出金牛镇的,他理应保护他……

    在有那么一段时间里,魏来曾以为修出了八十一枚神血的他足够强大,足以保护那些他想要保护的人。

    但他错估了这个世界的残忍,也错估了那些人的狠毒。

    这世上之事,并非你不去招惹,便可安稳,麻烦往往不请自来。

    “乾坤门。”他将这三个字眼叨念了一遍,六年的隐忍让少年永远将愤怒埋藏在心底,鲜有宣之于口,却每每镌刻于心。

    ……

    约莫一刻钟的光景过去,老人抬起了头,收回了落在孙大仁身上的目光。

    龙绣便在那时问道:“怎么样?”

    魏来也抬头望来。

    老人神色复杂的又看了孙大仁一眼,随即摇了摇头:“很麻烦。”

    这样的回答让在场诸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尤其是魏来,紧握的双拳隐隐发白。

    “但我能治。”可紧接着老人的话,却又将诸人沉下的心,提了起来。

    一旁的陆五闻言,暗暗窃喜,心道这老家伙还是颇有灵性知道什么叫故技重施。

    “多少钱?”魏来听闻此言同样暗以为老人这样的说辞只是为了提高价码,他没有犹豫,只要能够治好孙大仁,魏来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就像孙大仁说的那样,他们是过命的兄弟!

    陆五搓动着自己的双手,心底暗道这些家伙还真是他的“贵人”啊!今日午晌从他们手里赚来了一百两,现在这家伙伤势更重,怎么也得两百两吧?这样想着陆五连忙朝着老人使着脸色,示意他开出一个合适的价码。

    可老人却并不看他,而是在那时转头看向魏来,目光平静的又摇了摇头:“不要钱。”

    “嗯?”魏来疑惑。

    陆五目瞪口呆。

    “但你得帮老朽做一件事。”
友情链接:秒速pk10彩票  网盟彩票  亚洲彩票平台  极速赛车网  北京28平台  网盟彩票快三  og真人  500w彩票网  恒大彩票网  平安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