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十五章 吃独食的魏来

第三十五章 吃独食的魏来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打了个寒颤,有些不可以思议的盯着眼前的少女。

    在摇了摇脑袋,确定眼前并非自己的梦境后,魏来朦胧的睡眼泛上了寒霜,他盯着女子问道:“你来做什么?”

    纪欢喜顿时微微颔首,一脸委屈的言道:“公子这么凶做什么,人家是来给公子送早饭的。”

    说着纪欢喜提起了手中之物,那是一方檀木制成的食盒,看做工想来价值不菲。

    魏来皱起了眉头,他可没有天真到能够相信这女子的鬼话的地步,事实上在与纪欢喜仅有的两次见面里,魏来所见的是女子轻易的操纵着她想要操纵的男人,尤其是乾坤门的那两位圣子,争风吃醋犹不自知,他们可不是如胡叙那般的纨绔子弟。能坐上圣子之位,至少代表着他们有可能登临那一道山门,这样的人物岂是寻常女子可以随意操纵着的?

    显然除开那出众的姿色,这女子应当还有别的什么本事,而在魏来的心里,这女子也是比起那两位乾坤门的圣子更加可怕的存在。

    他心存警惕,也自知不是对方的对手,自然不愿与之纠缠。

    “姑娘的好意在下无福消受,还是请姑娘将之带给那位胡公子吧!”魏来冷声言道。

    这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逐客令却并未起到魏来想象中的效果,那纪欢喜既无离去之意,反倒在闻言之后一阵轻笑:“公子原来是在生这个气啊?公子既然不喜欢,欢喜以后就不跟那胡公子玩就是了。”

    说着,纪欢喜又低下了头,一脸的女儿娇羞,一副任君采撷的乖巧小媳妇模样。

    魏来有些头大,他不知是该佩服女子的盲目自信,还是叹服她的自说自话。介于对方如此难缠,魏来决定用一个更简单也更直接的办法解决眼前的麻烦。

    他退去一步,身子回到了房门中,然后伸手拉住房门,便要将房门合上。

    纪欢喜见状,眼疾手快,另一是手豁然伸出,抵在了房门前。

    魏来握着房门的手稍稍用力了些许,可那房门却纹丝不动。魏来暗暗心惊,抬头看向那女子,女子却面带笑意,言道:“公子怎么这么狠心,人家可是天没亮就起来为公子准备食材,公子怎么也得尝一尝吧。”

    “魏某福薄,不敢受用。”魏来皱眉言道,体内的血气之力翻涌,神门轰鸣,就要动用全力将那房门关上。

    可就在这时,女子的身形一矮,竟如脱兔一般从魏来的身下穿过,速度之快,待到魏来反应过来时,那女子已经坐在了屋中的木桌上,开始慢悠悠的打开了那食盒。

    “栗子糕、翠玉豆糕、椰子盏、鸳鸯卷……”

    随后一道道造型极为精致的甜食被女子从食盒中端出,每一道她都极为细心为魏来介绍着它的名讳。

    足足八道食材,几乎都是糕点甜品之类的事物,琳琅的摆满了整个木桌,女子做完这些转头看向面色阴沉站在房门处的魏来:“公子是怕这些有毒吗?”

    魏来不语,他也看出这女子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可奈何在方才的交手魏来明显感觉对方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似乎单靠武力已经没有办法解决眼前的麻烦。魏来不愿,却不得不沉着眉头走到了女子身旁,坐了下来。

    纪欢喜见状嫣然一笑,如有桃花开于春风。

    她伸手从食盒中拿出了一双红木制成的筷子,轻轻夹起了一道糕点递到了魏来唇边,笑道:“公子尝一尝。”

    魏来心有警觉,盯着那被女子送到嘴边的糕点,迟迟不肯下口。

    “难道要人家用嘴来喂?”纪欢喜的两颊泛起了阵阵红云,一派夺人心魄的女儿娇羞之色。而此言说罢,她竟然真的就要将那筷子上的糕点缓缓反倒她的唇边。

    魏来哪曾见过这般景象,他赶忙伸手握住了纪欢喜手中的木筷,沉声问道:“是不是我吃了你便会走?”

    纪欢喜眨了眨眼睛,眸中的神情狡黠,一副算计得逞的小小得意。

    “公子吃完,让人家走,人家走就是了。”她如此说道,声音轻柔,如莺啼燕吟。

    魏来被她这幅模样腻歪得浑身都起着鸡皮疙瘩,心底说不出是何种感受,却觉极为不适,如坐针毡。

    他倒也不惧这些糕点中真的能有什么毒物,毕竟此刻虞候还是虞候,对方想来没有那胆子敢在虞桐的地盘里毒杀他。为了能快些送走这女子,魏来也就狠下了心来,就要拿过那筷子,将满桌糕点吃下。

    可是这手方才伸出,女子却将筷子移开,在魏来疑惑的目光下抿嘴一笑:“我喂公子吃。”

    魏来心头发麻,但在思虑了一会之后还是点了点头——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对方一个女儿家都并不害怕,他魏来又有什么顾虑呢?

    见魏来如此,纪欢喜嘴角的笑意更甚,弯弯的眉眼中婉转的秋水似要溢出一般。

    他笑着便将那糕点送到了魏来嘴边,魏来咬牙,一口将之吃下,囫囵吞枣似的嚼了几口,就要下咽。但饶是如此,魏来也不得不承认这些糕点不仅卖相极好,味道也无可挑剔入口即化,香甜满溢。

    “慢点吃,公子若是喜欢,欢喜以后天天给公子做。”纪欢喜笑道,似乎并未理解到魏来如此狼吞虎咽的缘由。说着,她又夹起了另一道糕点,再次递到魏来的面前。

    ……

    孙大仁睡得迷迷糊糊,隐约间听见女子的温言细语。

    那声音很好听,就像……

    就像当年呂砚儿皱着眉头,双手叉腰站在乌盘城的巷口对他的数落。

    怒中带羞,羞中藏娇,美得不可方物。

    孙大仁很喜欢双颊绯红的呂砚儿,那曾是他在乌盘城整整十六年来见过的最美的景色,但他并不能常常见到这样的美景,为此他做了许多幼稚的事情。

    仿佛间他似乎又看见了呂砚儿娇羞的站在他面前,瞪大了眼睛对着他娇责:“孙大仁!你又在欺负阿来!”

    在这样的恍惚梦境间,孙大仁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隐约他看见眼前坐着两道身影坐在屋中的木桌前。

    一个是魏来,另一个是谁?

    是个女子,红衣、长裙、似乎还生得极为漂亮。

    孙大仁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又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些,能够真切的看清眼前的场景。

    确实是个女孩,比孙大仁以为的要漂亮许多,就算他不愿承认,但孙大仁却不得不承认,这女子似乎比呂砚儿还要漂亮。

    那女子此刻笑面如花,夹起一份糕点递到魏来面前,温言细语的言道:“魏公子,来。”

    孙大仁的双眼顿时瞪得浑圆,他在那时张大了嘴巴,高声言道:“魏来!!!”

    ……

    天色尚早,还在隔壁房门中安睡的龙绣与刘青焰被孙大仁那撕心裂肺的吼声所惊醒,二人互望一眼,眸中都露出了诧异之色,来不及去细想,二人赶忙坐起身子,随意穿戴好衣衫,便直直的冲到了隔壁魏来所在的房门中。

    龙绣提着那把锈剑,刘青焰扎好自己头上的冲天鬏。

    “怎么了!?”二人跑入房门,龙绣高声问道,所见的场景却让二人目瞪口呆——只见一位生得漂亮艳丽的女子正满脸媚笑的将一份糕点递到魏来的面前,魏来的嘴长大,就要将那糕点吃下。那场景怎么看都不像是身处危险的境地,倒是像极了沉醉于温柔乡中不可自拔。

    而这时,孙大仁高呼的尾音也随即响起。

    “你竟然吃独食!”
友情链接:大玩家彩票app  拉菲彩票  99彩票  新华彩票  大象彩票网  365彩票平台  趣彩彩票  博牛彩票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多多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