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三十八章 八方客栈

第三十八章 八方客栈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来哥哥!”魏来回到客栈,站在房门前,伸出手的手还未来得及敲响客栈的房门,房门便被屋中之人打开。

    然后小青焰便以一种甜得让人能够生出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朝着魏来唤道。

    心底还在想着之前与纪欢喜的对话,思绪有些复杂的魏来被刘青焰这一手吓得伸出的手抖了抖,他低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女孩,小家伙的脸上堆砌满了热情的假笑。魏来愣了愣,不明白眼前的小妮子又在抽什么风。

    “魏公子!”正疑惑间,一声比起刘青焰更让人心底发寒的做作的娇呼又从屋中响起。

    魏来一个激灵,便见龙大小姐极为别扭的摇曳着自己的身子,走到了魏来跟前,魏来警惕的盯着她,可龙大小姐却一把热络的挽起了魏来的手臂,腻声言道:“你可回来了。”

    “嗯!阿来哥哥,青焰好想你。”刘青焰也在这时扯住了魏来的另一只肩膀,摇晃着撒娇道。

    魏来暗觉头皮发麻,他用力的想要抽出自己的两只手臂,却发现它们都被二人牢牢抓住,一时间难以抽脱。

    “你们……是中邪了吗?”魏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此言一落,被龙绣挽着的手臂上便传来一阵剧痛——龙大小姐的手指狠狠的掐了一下魏来手臂上。

    “公子,说什么呢!公子快些进来,莫在外面被冷风吹到了。”龙大小姐在发狠之后,又恢复了那她并不擅长的娇媚姿态。说着,便与刘青焰一道拉着魏来朝着房门中走去。

    魏来招架不住二人这般古怪的态度,便遂了她们的心愿。

    二人的态度倒是好到了极致,魏来进屋之后,刘青焰给魏来端出了板凳,龙绣给魏来倒满了茶水,恭恭敬敬的给魏来奉上。

    然后二人便如侍女一般分立魏来两侧,魏来端着茶水,却如坐针毡,暗暗疑惑这二人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却见这时,龙大小姐拍了拍手,然后房门的帘布内一道身影缓缓走出。

    那人光着上身,上半身捆着麻绳背上负着不知从哪里寻来的木棍,舔着脸一脸干笑的小心翼翼走了出来。

    魏来见孙大仁这幅打扮,终于是彻底醒悟了过来,他看了看满脸假笑的刘青焰与龙绣,又看了看一副负荆请罪打扮的孙大仁,顿时眯起了眼睛。他当下眉头一挑,脸上的心惊胆战换作了悠闲之色,他伸手轻轻的敲打着身旁的桌面,眯着眼睛问道:“你们这是要请罪对吗?”

    “嗯嗯嗯!”刘青焰忙不迭的点头,说着还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碎银放到了魏来的身前——这是魏来“卖身”而来,付过房钱后剩下的银两。

    “那就表现一下你们的诚意吧。”魏来笑道,目光在诸人身上一阵扫过,最后落在刘青焰的身上,言道:“小青焰先来。”

    刘青焰闻言俏生生的看着魏来,她似乎有些犹豫,但在思虑了一会之后,小家伙就像是做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决定一般,一咬牙看着魏来,一本正经的言道:“阿来哥哥,对不起!”

    忽如起来的一本正经着实吓了魏来一条,他古怪的看了刘青焰一眼,问道:“没了?”

    刘青焰咬了咬牙:“等阿来哥哥把孩子生下来,我会帮着阿来哥哥照顾小宝宝的!”

    “噗!”魏来的双眼瞪得浑圆,喝在嘴里的茶水一股脑的喷了出来。

    “小青焰,女孩子才会生娃,怀孕也是那个女的怀……”一旁的龙绣也有些听不下去,满头冷汗的提醒道。

    “这样吗?”刘青焰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她苦恼的低下头,喃喃自语道:“那怎么办?难道要把那个女的接来一起生活?”

    魏来瞠目结舌,他盯着一本正经似乎真的在考虑此事的小青焰看了半晌,脑仁有些发疼。

    魏来干咳一声,转头瞪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孙大仁与龙绣一眼,心中有愧的二人对于魏来恶狠狠的目光极为受用,纷纷缄默收声。魏来心里暗暗想着,得找个时间纠正一下小青焰这过分早熟的“思想”。但现在却定然不是良机,为了缓和略显尴尬的气氛,以及刘青焰红到了脖子根的脸色,魏来看向龙绣,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你呢?”

    “我啊?!”满心想看热闹的龙大小姐被魏来一问,有些措手不及。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龙大小姐后退一步,双手交叉环抱住自己的上身,极为郑重的说道:“我跟你可不一样,卖艺不卖身的!咱俩是假成亲,你可别想占我便宜!我跟小青焰可不一样,本小姐不喜欢你这款!”

    随着此言说出,刘青焰脸颊泛红,小妮子低着头羞答答的揉弄着衣角。魏来一个头两个大,他恶狠狠看了一眼不识趣的龙大小姐,可龙绣却朝着魏来吐了吐舌头,显然龙绣也看出了魏来的软肋,想要借此逃过一劫,而她也确实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

    魏来可不想再在这个尴尬的话题上纠缠下去,他只能看向孙大仁:“到你了!”

    作为一切的罪魁祸首,魏来此言一出,龙绣与刘青焰也在那时纷纷转头看向孙大仁,三人的双眸中都包含着滚滚“杀机”,一副孙大仁若是交代不清楚,便要将之活剐了一般。

    孙大少爷顿时没了看热闹的心思,他一个激灵,缩了缩脑袋,苦着脸色言道:“我知道错了,你们终归不能真的揍我吧?我可还有伤啊!”

    孙大仁的卖惨显然不足以平息诸人钱财散尽的愤怒,当下龙大小姐一拍桌面,喝问道:“知道错了?”

    “错哪里了?”刘青焰跟着问道。

    魏来想了想,觉得有必要配合二人,故而也随即问道:“怎么错的?”

    一番错误三连,让孙大少爷头晕目眩,一时间不知道从何答起。

    而这短暂的停顿,招来的却是更多的质问。

    “不回答?那就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咯?”龙大小姐率先发动了第二轮攻势。

    “所以你也就不打算认错了是吗?”刘青焰紧随其后。

    “唉!我对你很失望啊。”魏来完成最后补刀。

    三人配合默契,直让孙大少爷目瞪口呆,双眼发直。

    孙大仁知道事到如今,若是他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恐怕眼前的诸人是真的不打算放过他了。念及此处的孙大仁在心底又将那姓陆的骗子狠狠的骂了一遍。要不是陆五骗了他的银子,他又怎么会心有不甘的去赌坊捞回损失,又怎么会越陷越深,将诸人的钱财输了个一干二净。

    “别让我在碰到你!”孙大仁小声嘀咕着。

    咚咚咚!

    可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房门外传来,诸人一愣,纷纷在那时转头看去,却见房门蓦然被人推开一道身影窜入门中,却是那位客栈中的小厮——鹿柏。

    诸人对于他唐突的行径都有些困惑,可对方却在关上门后,朝着诸人一脸紧张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舅子!你听我说啊!”这时房门外传来一道诸人有些熟悉的声音,伴随着还有对方的沉重的脚步声:“咦?人呢?”

    “是他!”而孙大仁最先反应过来,他一把站起了身子,身上的绳索与木棍尽数脱落——显然这些只是糊弄的把戏。

    然后孙大少爷便双目燃火的大步流星走到了房门前,就要将房门打开。那鹿柏见状顿时脸色一变,他用了约莫一息不到的光景思虑了一番自己是否能够拦下孙大仁,而在得出了否定的答案后,他便想也不想的一个转身窜入房间的木床下,其间还不断的朝着依然不明所以的魏来等人递去“不要将他出卖”的乞求之色。

    这时房门被打开,孙大仁冲了出去,一把抓住了门外之人:“终于让我逮住你了!这次我看你往哪跑!”

    众人往那处看去,却见那门外之人提着诸多事物,或由布袋装着,或由油纸包着,但却因为孙大仁的忽然杀出,那人措不及防之下,手中的事物洒落了一地。而诸人也看清那人的模样,赫然便是陆五!

    孙大仁的伤势在那王道安的调养下早已好了大半,九枚武阳神血的修为岂是陆五这游手好闲的市井混子可以比拟的,不消片刻光景,陆五便被孙大仁制服,极为狼狈的被压在了孙大仁的身下。

    “呐!就是这骗子!你把我的钱还给我!”正为被诓骗之事满心怒火的孙大仁当下便高声吼道。

    “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我怎么说也是你的救命恩人!”陆五也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在那时大声的叫嚷着。

    “救你大爷!”孙大仁哪会听他胡诌,抡起了斗大的拳头就要朝着陆五的面门砸去。

    魏来有些头大,他站起身子走到了门前,看向孙大仁言道:“大仁,你先放开他。”

    “嗯?”孙大仁闻言一愣,不解道:“阿来,你可看清了,他就是那日的……”

    “放开他。”魏来板着脸言道。

    孙大仁见状心有不甘,却还是依了魏来的意思,站起了身子。

    陆五起身,整理了一番自己花了足足一两银子定制的新衣裳,看向魏来笑道:“还是这位小哥明事理。”

    “嗯?!”孙大仁转头狠狠的瞪了陆五一眼。

    干瘦的男子缩了缩脑袋,有些畏惧,逃一般的躲到了魏来身后——作为小混混最重要的技能,陆五已将这察言观色的本领练到了极致,他看得出,魏来是这群人中唯一“讲理”的那个。

    “阿来!你可别护着他!我今天一定要将让这家伙把骗我们的钱要回来!”孙大仁怒气冲冲的嚷嚷道。

    魏来头大,看了一眼一旁的刘青焰,说道:“青焰,去给你大仁哥哥讲一讲那天他昏迷后的事情。”

    “好!”小妮子极为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便走到了孙大仁的面前,双手叉腰趾高气扬的将那天陆五报官招来虞桐救下诸人,随即又将他们带到王道安的住处,救下孙大仁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

    数息之后,孙大仁眨了眨眼睛,指着躲在魏来身后,怎么看怎么贼眉鼠眼的家伙言道:“所以这家伙真的是我的救命恩人。”

    魏来点头,刘青焰也跟着点头。

    陆五也挺直了腰板,说道:“那还能有假不成!”

    孙大仁万念俱灰,蹲坐在了地上:“那我的银子怎么办……”

    陆五却愈发趾高气扬,他走到了孙大仁身侧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伸手捡起了因为之前冲突而散落一地的事物。

    “对了,你们见着我的小舅子没有?”收拾好一切之后,陆五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诸人问道。

    “小舅子?”魏来眉头一挑,不着痕迹的侧头看了看躲在房屋里侧的鹿柏,躲在床下的男孩连忙朝着魏来连连摆手。

    “对啊!小舅子,鹿柏!”站在门外的陆五并无法知晓门中发生的一切,他一脸春风得意的言道:“他就在这客栈做事,这不快和他姐姐成亲了嘛!我来看看他。”

    说着陆五还不忘盯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孙大仁,补充道:“说起来还得多谢你们,若不是你们让我大赚一笔,我哪来的钱娶人家呢!”

    孙大仁的身子一颤,坐在地上双手死死握紧。陆五瞥见了这番情形,心头一跳,不敢多呆:“既然没看见那我去楼下等他,你们忙你们的……”

    说罢,陆五便逃一般的快步离去。

    ……

    在确定陆五离开后,从床底钻出的鹿柏长长的松了口气。

    将诸人朝他投来古怪的目光,年纪不大的男孩却气不打一处来,一脸不忿的看了诸人一眼:“都怪你们!”

    他理直气壮的大声说道,似乎转眼就已经忘了之前自己苦苦哀求诸人的事情。

    孙大仁站起身子,心底本就憋着火气,听闻此言自然不忿,他一拍桌板,喝道:“小屁孩,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那家伙找回来!?”

    鹿柏缩了缩脖子,刚刚的气势卸了大半,但嘴里还是不满的嘟囔道:“要不是你们给了他钱,他哪会来纠缠我姐。明明自己连房钱都付不起,还在外面充大头!”

    孙大仁闻言却是愈发的怒火中烧:“不是我们给的!是你姐夫骗的!”

    男孩也来了火气,跺了跺脚说道:“他不是我姐夫!”

    “人家都叫你小舅子了!还能不是?”孙大仁有心激怒这孩子,说起话来语气也阴阳怪气。

    鹿柏的脸色憋得通红,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显然论起嘴上功夫他比起孙大少爷差之良远。

    思来想去不知如何反驳的少年,伸出手言道:“把今天的房费付了!”

    “撒?不是才给了吗?”对于只剩下六两银子的众人来说,对于钱财此刻自然是极为敏感。听闻这话,还不待孙大仁发话,一旁的龙绣便瞪大了眼珠子问道。

    “那是前两天,今天的和明天的你们还没付呢!”鹿柏理所当然的应道。

    “不是住满再结吗?”魏来也皱起了眉头。虽然他并没有与纪欢喜发生些什么诸人想象中的事情,但魏来可不愿意再为了这点钱财去与那位纪姑娘接触。

    “那是别人,你们今天差点连房钱都付不起,保不齐你们会不会哪一天说跑就跑了!掌柜的交代了,你们要继续住下去就得先垫付房钱!”男孩仰着头,趾高气扬的说道。

    “你!”孙大仁怒不可遏,站起身子就要动手。

    “大仁!”魏来无奈的叫住了怒气冲冲的孙大仁,“你这性子得改一改了,前日就是因为你太冲动,险些丢了性命,那家伙现在可不是咱们能对付的,想报仇也得分时候。”

    魏来板着脸言道,孙大仁什么都好,讲义气心肠也不错,可就是这冲动的性子三番两次的惹来祸端,而他们可不可能一直这么幸运下去,哪一日真的招惹到什么大人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魏来说罢这话,便走到了鹿柏的身前,掏出二两银子递到了对方手中,言道:“小哥看这钱够吗?”

    依照虞桐的说法,再过一两日,朝廷削他候位的圣旨便会抵达,那时便是他们离开古桐城的机会,付上两日的房钱已是绰绰有余。

    鹿柏掂量了一番手中的碎银,点了点头,“但这只是这两日的房钱,吃饭可得另算。”

    “嗯。”魏来笑着点头,倒是并未露出半点怒色。

    “你啊,得多学学他。”鹿柏显然对于魏来还是颇有好感的,收起银子后又指了指孙大仁,一本正经的言道。

    “你!”孙大仁的心底憋屈,朝着鹿柏怒目而视。

    男孩却根本不给孙大仁发作的机会,转过身子拔腿就跑。

    ……

    胡叙的心情很不好。

    身为胡府兴的大儿子,在这古桐城也算得上说一不二的人物。

    过惯了骄奢淫逸的生活,也见多了对他趋炎附势之人。这古桐城中的女子,只要他看得上眼,勾勾手指对方便会宽衣解带,风情万种的朝他身上靠——这一点,至少在胡叙的认知中就是事实。

    但这个曾经被他笃定的事实,如今却有了变化。

    而这一切都源于那个叫纪欢喜的女子。

    胡叙很喜欢她,或者说是近乎疯狂的迷恋她,他从未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女人,而偏偏除了昨日在砍伐密林时,这女子对他的态度还算温和外,在离开桐林后,对方便不再理会他。前一刻的热情似火,与之后的冷若冰霜,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经过了一夜的辗转反侧,胡叙一大早便来到女子下榻的客栈想要寻她。却被告知纪欢喜一大早便已离去,胡叙心心念念美人,自然不愿离去,便坐在客栈的大厅中等待纪欢喜的归来,而他也确实如愿等到了。

    但那场景却让胡大少爷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纪欢喜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的身边还跟着另一个人,他们一路有说有笑,至少纪欢喜是这样的。每次女子看向她身旁之人,眉眼中都充斥着难以这样的笑容,临别时纪欢喜甚至还凑到了对方的耳旁与他附耳言说着些什么,神态亲昵,这是胡叙从未有过的待遇。而最让胡叙恼怒的是,那个与纪欢喜同行之人赫然便是昨日坏了他讨得美人欢心砍伐桐林之事的少年。

    那人与纪欢喜分开后,胡叙便忙不迭的凑了上去,可谁知纪欢喜对他的态度却异常冷淡,寥寥数语便将之拒之门外,任凭他再说些什么都不再理会。心头憋着火气的胡叙闷闷不乐的回到了胡家府邸,可方才走入院门,便遭到了自家老爹劈头盖脸的一阵破口大骂——原来他昨日擅自做主去砍伐桐林之事被他爹不知以何种途径知晓了。胡府兴罚了他一个月的月钱,又将他禁足在家中,不准出门。

    胡叙的心底自然极为不忿,他不明白自己的父亲在害怕些什么,再过几日虞家便没了候位,而那些外来人也保证会帮胡家铲除掉虞家,并将胡家扶上古桐城知县的位置,早一日晚一日毁掉那桐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好在胡叙对于被禁足之事也已经习惯,有些急躁的在自己房门中被关了几个时辰后,他的狗腿也是这胡府的管家便如以往一般推开了他的房门,带来胡府兴已经出门的消息。胡叙心头大喜,便拉着这狗腿从后门溜了出去。天色已经到了傍晚,胡叙心头烦闷,身旁名为顾留的胡家管家兼狗腿深谙察言观色之道,也知道自家少爷是“为情所困”。

    作为忠实的狗腿,顾留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了要为自己的主人的分忧:“少爷,我听说红玉楼前两日来了几个新姑娘,都生得是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要不我带公子去看看。”

    平日最喜此道的胡叙闻言却兴致缺缺的摇了摇头,他想起了纪欢喜,嘴里嘟囔道:“都是些给了钱撒都能做的的货色,腻了,没意思。”

    顾留眼珠子一转,嘴角勾起了笑意:“那公子是想要点有挑战的?”

    胡叙闻言,眼前一亮,问道:“有吗?”

    “小的最近倒是看上了城西一家姑娘,公子既然想要那便赠给公子了,至于能不能得手,可得看公子自己的本事了。”顾留眯着眼睛说道。

    胡叙闻言顿时心痒难耐,他搓着手:“那就快快带路,让你见识见识本公子的手段!”

    ……

    傍晚,为了节约开支,诸人并未有再选择在八方客栈中用餐,而是一同去到了客栈外,寻了一家看上去一定不会太贵的面馆将就着一人吃了碗面条,然后便又在城中闲逛了一会。

    过惯了丰衣足食的富足生活,囊中羞涩的孙大仁看着街道两侧饭庄中的大鱼大肉一时间落差极大,街边的面馆价格便宜,味道却也着实难尽人意,孙大少爷决定想个办法改变诸人如今窘迫的境遇,提议要再去赌坊试试手气,而这样的想法一经说出,便遭来了众人的白眼与怒斥。

    孙大仁也自知理亏,不敢多言,只能嗅着那些饭庄酒肆中传来的肉味过过干瘾,嘴里却嘟囔道:“再苦不能苦肚皮,再穷不能穷舌唇。早知如此,我情愿睡大街,也得吃顿饱饭吧!”

    这本是无意的抱怨之话,可走在前面的魏来闻言之后却忽的停住了脚步,转过头神情古怪的看着孙大仁。

    孙大仁暗以为自己惹了魏来生气,下意识的便缩了缩脖子,言道:“我……我只是随口一说……”

    一旁的龙绣与刘青焰同仇敌忾,都在那时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孙大仁,一副你咎由自取还连累我们的愤怒模样——显然众人对于他们如今拮据的生活都颇为不满。

    孙大仁在这样的目光下面色有恙,身子更是退去一步。

    “你刚刚说什么?”魏来在这时问道。

    “没……没撒……”孙大仁心虚的低下了头。

    “叫你说你就说!”魏来皱了眉头。

    知道魏来性子的孙大仁也明白靠着装疯卖傻定然无法糊弄过去,毕竟魏来就是装疯卖傻的高手……

    他只能硬着头皮,小声的重复起了方才说过的话:“再苦不能苦肚皮,再穷不能穷舌唇。早知如此,我情愿睡大街,也得吃顿饱饭吧!”

    “对啊!”此言一落,魏来便高声言道。

    “对什么?”孙大仁问道,一旁的龙绣与刘青焰也疑惑的看向魏来。

    “咱们既然只有六七两银子,更应该精打细算,为什么不换一家客栈呢?”魏来言道。

    诸人闻言纷纷眼前一亮——当初选择八方客栈,一来是因为魏来受伤,想要寻一处好的地方给魏来休息,二来是他们手头着实富裕,不在乎这点花销,而事实上八方客栈的各种费用比起寻常客栈起码高出五六倍有余。而现在魏来与孙大仁的伤势都已好得差不多了,手里的钱财也早已缩水,住一个寻常点的客栈,节约出来的银两足够他们四五日的花销。

    念及此处众人自然不再迟疑,闷头快步朝着八方客栈走去——按照一般客栈的规矩,过了亥时之前便算作一日,过了亥时何时结账亦都会多收一日的房钱,他们若能赶在亥时之前回到客栈,把帐给结了,今日所交的二两银子便可被原封不动的退回。本着人穷志短的原则,诸人的脚步飞快,唯恐错过了时辰,白白损失一笔“巨款”。

    ……

    “什么!没钱!你他娘的这是黑店吗!”八方客栈的大厅中,孙大仁一拍桌板,气势汹汹的嚷嚷道。

    客栈的掌柜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见孙大仁虎背熊腰凶神恶煞,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他结结巴巴的言道:“这位客……客官,我确实没有收到你们预付的房钱,况且我这八方客栈从来都是三日一结,鲜有预付房钱的例子啊!”

    “少来!”为了节约那一两银子跑出了一身臭汗的孙大仁哪能心甘,他瞪大了眼珠子盯着对方,言道:“我们今天分明给了二两银子,你们还想抵赖不成!信不信我去报官,一锅端了你们这黑店!”

    那掌柜虽然有些畏惧,但还是咬着牙说道:“没有就是没有,客官就是报了官我也不能给客官凭空变出二两银子来吧!?”

    “况且客官也可以出去打听打听,我们八方客栈在这古桐城开了可有足足十年的时间,这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我岂能为了二两银子便砸了自己的招牌。”

    “哼!事到临头还想抵赖!孙爷爷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拆了你们这黑店!”孙大仁怒火中烧,提起一旁的长凳就要朝着客栈的柜台扔去。

    那客栈的掌柜与伙计们哪曾见过这般阵仗,一个个脸色发白,模样惊恐。

    “大仁!”魏来皱起了眉头,喝阻了冲动孙大仁。他心底暗暗想着一定得寻个时间让孙大仁改了他这火爆脾气,他伸手取下了孙大仁举起长凳,又走到那掌柜面前,歉意言道:“掌柜的,我这朋友脾气火爆得很,冲撞了诸位,诸位切莫介怀。”

    掌柜的见魏来还算明理,脸色稍缓,言道:“这位客官,你好好劝劝你朋友,我们这可是正经营生,干不出那偷鸡摸狗的事情,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能有个屁误会,几天我们分明把银子送到了那个小孩手里!”一旁的孙大仁还在叫嚷,但在魏来回头等过一眼之后,他又偃旗息鼓,将嘴里的喝骂给生生咽了回去。

    魏来安抚好了孙大仁,又才看向那掌柜,笑着说道:“掌柜的,是这样的。今日我们确实拿了二两银子给贵客栈的小厮做预付的房钱,掌柜的若是不信可叫他出来,与我们对质。到时候,是非黑白,便有定论。”

    魏来一番话调理清楚,态度亦算得不卑不亢,那客栈掌柜心头也没了之前的慌乱,他沉了沉心神,问道:“不知客官说的是哪位小厮。”

    “鹿柏。”魏来应道。

    “嗯?”掌柜的脸色一变,神情古怪的说道:“鹿柏那孩子今日午晌便不见人影,我寻了一日也未有找到……”

    “哼!开始了!”这话一出,一旁方才消停的孙大仁便冷哼一声:“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我们要找的人,偏偏这个时候不见了,他倒是挺会挑时候的嘛……”

    “客官!话不能这么说……”那掌柜的也有些恼怒,说话的语气也在那时变得急切了几分。

    魏来看了身后的刘青焰与龙绣一眼,二人顿时意会,也顾bu孙大仁的奋力挣扎,连打带劝的把他拉出了客栈。

    魏来这才又看向那掌柜,笑着问道:“既如此,能否麻烦掌柜的与我们走一趟,去鹿柏家中,我们亲自去寻他,解决这麻烦。”
友情链接:趣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快三网站  智胜彩票网  澳发彩票  搜狐彩票官网  美高梅彩票  pc28开奖网站  秒速飞艇官网  完美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