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四十三章 取舍之道

第四十三章 取舍之道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胡府兴的心情很不好。

    他昨天半夜便街道了衙门那边的人带来的消息,废了些钱财打点上下,方才暂时压下这事。

    一大早他又得与乾坤门的那些大人物们商议明日之事,一夜没睡好的胡府兴精神不佳,他已经五十岁了,精力早已不如从前,有心将些许事物交给自己的儿子,可是他那不争气的儿子除了惹祸便给他干不出什么好事。前几日为了讨好那纪姑娘险些坏了他的大事,一气之下,也为了不让胡叙再闹出什么事端,坏了他的大事,胡府兴便将之囚禁在家。

    可谁知他府中的管家竟然私自放走了他那儿子,然后还带着家中的恶奴闹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胡府兴恨不得将胡叙给活剐了,可奈何他那小儿子死在桐林后,他就剩下胡叙这么个独子,总不能让胡家绝后,他只能一边遮掩此事,一边顶着疲倦与那些乾坤门的大人物们商谈。

    但还未待到他了解此事,府门外便有人前来禀报,胡府兴只能冒着得罪那些大人物们的风险暂时告退,赶往自己院内的里屋——他已下令将院门外闹事之人带到此处。

    ……

    胡府兴沉着眉头看着眼前双目血红的男人,那男人被两名壮汉押着,却还在不停的挣扎,想要站起身子,想要与他搏杀。

    “昨天的事我听说了。”

    “幼子年幼,做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是八百两银子,你拿去,好生安葬那女子,以后若有所需,大可来寻我,我胡府会负责到底。”

    头上已经生满了白霜的男人从太师椅上坐起了身子,从怀里取出了早已备好的银两,递到了男人的身前。

    “胡叙!胡叙在哪里!?”陆五却是看也不看那叠银票,沙哑着声音的问道。

    胡府兴皱了皱眉头:“嫌不够吗?”

    “一个奴籍女子,按照大燕的律法,所需赔付的钱财也不过两百两,这已经是足足四倍的价钱,你就告到官府,我们赔你两百两银子,我那犬子流放五年,但你觉得这五年他能受什么苦?我只用再花三百两,便可保他在流放之地衣食无忧,这样一来,我还能足足剩下三百两,这你还不满意?”

    他的语调极为低沉,带着一股上位者天然有的理所当然与趾高气扬。

    陆五的身子颤抖得愈发的厉害,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极致的愤怒。

    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能将一个人的死说得这般轻巧,能将一条性命用如此冰冷的数字去衡量。

    “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你想要让我儿子为那个女人偿命对吗?”

    “你看,你连我的两个看门的护卫都不是对手,你觉得你有能力碰到我的儿子吗?就凭你这把破刀?”胡府兴瞟了一眼陆五身前断成两截的事物,“你不够冷静,你们这些人就是这样总容易被愤怒冲昏头脑,这并不理智。”

    “你细细去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的人的多为自己着想,不是吗?”

    若是不清楚内情之人听到这些话,恐怕还会以为胡府兴是一个正对着自己晚辈循循善诱的长辈。

    胡府兴说完这话,便将手中的银票再次递了上去:“拿着这钱,你活得好了,她也就能安息了吗?”

    “呸!”但胡府兴此言换来的却是一口吐在他脸上的浓痰,陆五盯着他,眼球凸起:“小婷不会放过你们,我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陆五的冲撞与咒骂让他身旁的两位护卫慌了神,他们赶忙将陆五的身子死死压在地上,让他动弹不得,其中一人更是抡起了拳头,想要教训眼前的家伙。

    “算了。”胡府兴却摆了摆手,阻止了两位护卫的施暴。然后他取来放在一旁的白帕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污渍,脸色并不半分恼怒,他继续平静说道:“你要明白,我现在杀了你,也并不会有任何人能为你出头,我已经足够仁慈,也给了你想要的公道。但这些我只给那些知进退的人,得寸进尺可不是一件好事!”

    这话有了些最后通牒的味道,陆五却笑了起来,他的身上本就带着伤势,此刻怒火攻心,牵动了体内的伤势,随着他这一笑,鲜血顺着他咧开的嘴角溢出,模样看上去极为骇人。

    “公道。”

    “小的……是个市井混混,懂不起大老爷的道理……”

    “我只知道……杀人偿命,才是这世上最大的公道!”

    说着,陆五再次发力,试图站起身子,可两位壮汉有了之前的经验,依然将他死死摁住,他的挣扎除了让此刻的自己看起来更加狼狈外,便再无任何作用。

    胡府兴见状摇了摇头,之前他听手下的人汇报时提及过,眼前这家伙在胡府门口闹出的响动极大,有心人恐怕已经将之与落衣巷的那场命案联系在了一起。胡府兴还想着替金家做好这事后,能再进一步,名声当然对胡家来说便是极为重要的东西。这家伙在胡府门口闹了一场,若是又死在了胡府,坊间能传出些什么传言便是一件可以预料的事情。胡府兴方才想到了用钱财免去这场麻烦的办法,但显然眼前之人油盐不进,并不是些许钱财便可打发的家伙。

    乾坤门的大人物们还在等着他,他可没有时间陪这家伙干耗着。

    他在那时站起了身子,看了那两位护卫一眼,然后便看向房门外说道:“进来吧。”

    这话出口,房门外便有一道身影缩头缩脑的走了进来。

    那地上的陆五看清了来者,顿时双目泛红:“胡叙!我要杀了你!”

    他撕心裂肺的吼道,但这样的威胁显然并无法真的吓到任何人,那位胡家家主甚至看也没有去看他一眼,对着走入房门的儿子言道:“做得干净些,然后让顾留去找他那些混迹坊间的狐朋狗友将不该有的声音都给我压下去,若是让我听到些许对胡家不利的话,那他顾留这管家就不要做了。”

    本以为或遭到责骂的胡叙闻言一愣,但很快便领会到了自己父亲的意思,于是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言道:“爹你放心吧,我会把这事处理好的”

    胡府兴得到回应,瞟了一眼地上的陆五,便转过了身子就要走出房门。

    胡叙瞪了那两名护卫一眼,二人会意在那时将陆五的身子架了起来。

    “我昨天放你一命,你不识趣还自己找上门来,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胡府兴这时已经走到了房门前,他自然将自己儿子所言之物听得真切,他并无所感,反倒微微一笑。

    他这个儿子虽然愚笨了些,但做事却足够狠毒,这一点很像他。他可以慢慢调教,让这个儿子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想到这里,他暗暗庆幸自己的选择,虽然他更喜欢那个聪颖的小儿子,但胡叙对于胡家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一个家族的兴盛需要一位心狠手辣的掌舵人,也需要懂得取舍之道。

    胡府兴推开了们,走了出去,身后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与拳脚相加的闷响,他摇了摇头,心道这一点不好——有些事拖得越久便越容易生出变数,不过现在并不是教他儿子这个道理的时候,胡府兴暗暗想到,便要朝着胡府的大厅走去,那里,乾坤门的大人物们还在等着他前去商议大事。

    这样想着,胡府兴的脚步快了起来,但他方才走到大厅的门前,还未来得及推开大门。

    轰!

    一阵轰响便从那院门方向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时轰然倒塌。

    ……
友情链接:pc28官网  网盟彩票快三  大象彩票  蚂蚁彩票注册  爱乐彩票网  蚂蚁彩票登录  恒大彩票平台  博悦彩票网  乐天彩票  360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