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五十五章 东西有仙佛,南北两人间

第五十五章 东西有仙佛,南北两人间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修掌教觉得,这份天大的机缘,最后到底会花落谁家?”

    古桐城外,桐林所在的山丘的以北,那条驹龟河上,一叶扁舟在江水中停滞。

    一位白衣少年与一位红衣老人并肩立在船头。

    少年的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生得俊美脱尘,脸上稚气未脱;老人的腰身提拔,一头长发雪白,周身气机萦绕,虽不曾刻意驱动,但不经意间露出的气息却足以让人心生畏惧。

    可偏偏那二人虽并肩而立,老人的一举一动却颇为小心翼翼,隐约间似乎是将眼前的少年当做了主上。

    而听闻此问的老人,心头一颤,低头言道:“这本该是上仙的机缘,我那两位孽徒……”

    “机缘,机缘,讲究的是缘分。这龙是我七百年前所生,这树是我七百年前所种,我知这此物存在,也知这酝酿七百年的果实将熟,这是我的机会。但如今我才十五岁,修为才堪堪第三境,夺不下这份天大的造化,那便是缘分未到。失之无碍。”少年人却打断了老人的话,他的语调平静,丝毫不像一位这个年纪的少年。

    老人的腰身低得更深了:“上仙心性坚韧远非老朽能比……”

    少年人回头看了老人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在害怕?”

    老人似乎也知自己的心思是骗不过眼前之人的,他咬了咬牙言道:“上仙能入我乾坤门,是我宗门之幸,我乾坤门还未给上仙做过什么,这便坏了上仙的机缘,老朽心中着实惶恐。“

    “东西有仙佛,南北两人间。”

    “天地浩大有的是机缘造化,只瞥见一隅,难成大道。”

    “掌教怕什么,又想什么我都清楚。此番造化落入他人之手,却不代表他能拿的住,握得紧,最后花落谁家尤未可知。”

    “掌教也不必担心我迁怒于你,神宗……掌教只要信我,指日可待。”

    “此刻便与我细观这场纷争吧,小小燕朝,竟有这番人物,着实令我诧异。他日为敌为友虽不可知,但多看一眼,便多知道一分,身行大道,知道得多一分,路便好走一分。”

    那红袍老人闻言心头一震,看向那数里之外,以他的修为这般距离依然挡不住他的目光,心中却暗暗疑惑,上仙口中所言的人物到底是谁?

    “上仙是说那先天神体吗?”老人看了一眼人群中的青衣少女问道。

    少年不语。

    “还是那红衣女子?”老人又问。

    少年还是不语。

    “难道是那虞家遗后?”

    少年这才回头看了老人一眼,微笑言道:“掌教,观棋不语。”

    ……

    “公子,我们赌上一把吧。”

    “赌这位胡家主会不会救他的儿子。”纪欢喜笑着言道。

    魏来沉了沉眉头:“姑娘想要赌什么?”

    “一顿早饭,公子亲手做的早饭。”女子嫣然一笑,不待魏来回过神来,她便迈步而出,走到了剑拔弩张的众人身前。

    她虽为说些什么,但随着她的身影一至,那叶渊变脸色一变,看了一眼身后的众多乾坤门门徒们,那些门徒顿时意会,纷纷收起了各自周身的气机。

    “欢喜,你来做什么!刀剑无情,我恐伤到你。”叶渊退回一步,但那白虎之相却依然立于他的身后,凶光赫赫的盯着虞桐。

    “叶大哥心系古桐城百姓安危,实乃仁德,但欢喜却有一眼不值当讲不当讲。”纪欢喜轻声说道,语调轻柔犹如莺啼。

    叶渊皱了皱眉头,他喜欢眼前的女子自然不假,也愿意费些心思去讨好她。但他并不傻,眼前之事关系的可不仅仅是那阴龙的取舍,还有他的名声。若是那小侯爷真的知道些什么,胡府兴的嘴又不够紧的话,将事情和盘托出,那他在这大燕的名声便彻底毁了……

    他不愿此事再横生枝节,便沉眸言道:“欢喜,此事事关重大,不仅是这古桐城数万户人的生死,还有娘娘……”

    “叶大哥想用娘娘来压我?”纪欢喜却一改之前在叶渊面前温顺的态度,声音一冷,寒眸言道。

    叶渊感受到了这般变化,他的心头一跳,正要再说什么。

    “娘娘可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纪欢喜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叶渊脸上的神情一滞,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在咬了咬牙的数息之后,终于忍住了嘴里的话,退到了一侧。

    纪欢喜见状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来到了虞桐与那位被他抓着的胡府兴的身旁,她嫣然一笑:“这孩子是不是妖物,我想胡家主最有发言权,胡家主仔细看看,是不是自家儿子终归是认得出来的吧?”

    说罢,她又抬头看向虞桐,问道:“虞知县觉得小女子这番建议如何?”

    虞桐眯眼笑道:”正合我意。姑娘倒是明事理,若是姑娘养的狗也如此知事,我想娘娘在朝堂也不会有那么多仇人了。“

    这话出口,那一旁的叶渊等人面

    色愈发难看,却不敢发作。

    纪欢喜却盈盈颔首:“知县这番话我会转达娘娘的。”

    虞桐闻言,便不再多言,他看向身旁已经被这番变故吓破了胆子的胡府兴,声音小了些许:“舅舅,该你做选择了。”

    胡府兴又是一阵哆嗦,他又抬起头看向桐林中不断唤着他爹爹的孩童,脸上的神情惶恐又复杂。而在场的所有人也在那时因为虞桐与纪欢喜的一番话纷纷将目光看向胡府兴,他们等待着他,给出一个答案。

    胡府兴亦理所当然的感受到了这一切,他身后那些目光,或灼热、或困惑,或紧张、或悲悯,它们都犹如尖针一般一道道刺入他的脊背,这让胡府兴的心头幽寒,而眼前那个孩童却不断的哭喊:“爹爹我不是妖怪!我不是妖怪!我是胡阳!胡阳啊!”

    那声音同样刺入了胡府兴的脑海,胡府兴在那一瞬间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他麻木的摇了着头,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胡家主!你可看清楚了!那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就在他犹豫迟疑间,站在他身后的叶渊咬着牙低声问道。

    胡府兴的身子在闻言之后又是一震:“我……我……”

    他支支吾吾半晌,最后颓然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这样的答案似乎早就在纪欢喜的预料之中,但她并没有露出多少喜色,而是转头看向立在人群中的魏来,美目之中似有些许遗憾。

    “那就是不认识的意思了吧?”而叶渊听闻此言之后,便不再给胡府兴说出半句话的机会,他的身子猛地迈出,嘴里低声言道。

    “那既然连胡家主都忍不住,此子还能不是妖物所化?”叶渊寒声说道,背后的白虎之相杀机凌冽。

    可还不待他将自己那番大义凛然的说辞吐露完全,那位被困在桐林之中的孩童在听闻自己父亲这番话后,双眸猛然睁大。

    而这样的睁大,显然与常人意义上的睁大双眼有着很大的区别。

    他的眼眶朝着上下张开,眼角犹如败革一般被撕裂,他的双眼变得无比的巨大,眼眶之中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我不是妖怪!!!”

    他的双手猛地砸在那道看不见的屏障之上,竟有裂纹从他双拳轰击之处蔓延开来,他的嘴也在那时张开,嘴里高声怒吼道,声音尖锐沙哑。

    而张大的嘴唇的嘴角也开始撕裂,黑色又阴冷的气息从他的嘴中涌出,顺着那屏障的裂纹开始朝着诸人所在之处四溢。

    转瞬间,方才那可怜兮兮的孩童忽的变得面目扭曲与狰狞。

    “不对,他不是阴龙的阴食!他是那阴龙冲出封印的通道!”纪欢喜忽的脸色一变,少见的语调惊慌的言道。

    众人正不解此言,可那孩童却开始不断的冲击着眼前的屏障,屏障上的裂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从他双眼、双耳、鼻中嘴中溢出的黑色气息也越发浓郁,它们不断顺着那缝隙涌向桐林外,渐渐凝聚成了一道模糊的龙相。

    周围的百姓哪曾见过这般异象,一时间惊慌失措的想要多路而逃,可方才跑出数步,一道血色结界忽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桐林所在的山丘下,那血色结界外……

    一位身形佝偻的老人正立在那处,双目燃火的盯着那结界中惊慌失措的百姓。

    他喃喃自语道:“这是你们应得的!”

    “你们都该死。”

    “都得死!”
友情链接:彩缘彩票  乐彩网  秒速快三平台  大地彩票  希望彩票平台  皇冠彩票  安徽快三走势图  恒大彩票app  大象彩票  合发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