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五十六章 巾帼何须让须眉

第五十六章 巾帼何须让须眉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圣子不是有镇压阴龙的法门吗?快些施展,莫要让它伤到百姓。”

    阴龙之相缓缓凝聚,虽然身形还有些飘忽不定,但一股阴冷之气却随着它的现身而蔓延开来。

    朗成上下嘴唇打着颤,嘴里却还是说着冠冕堂皇的话。

    这大概已经是在官场沉浮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只是那位圣子大人在听闻此言后却面色难看。

    阴龙之相周身的阴冷气息愈发的浓郁,朗成见叶渊僵直在原地,迟迟未有动静,心头不免有些慌乱,他再次轻声唤道:“叶圣子……”

    “不用叫了,你家圣子奈何不了这阴龙。”

    可这时,虞桐却忽的言道。

    朗成一愣,这才转头看向叶渊,却见他脸色发白,上下嘴唇隐隐打颤。

    他意识到恐怕这其中有什么变故:“怎么回事?来之前你不是说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吗?”

    叶渊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确实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但这个妥当现在却出了差池。他是偶然间在掌教那里听闻此事,在那洛鹤出现在前,他一直都是乾坤门理所应当的第一圣子。但自从洛鹤到来后,这样的状况便有变故,一头十万阴魂凝聚而成的阴龙何其强大,炼化为神纹之后,其凭借恐怕直抵圣纹级别。这样的造化是每个修行者都梦寐以求的事物,可掌教却闷不做声的要将之送给那个入门半年不到的小孩。

    叶渊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他为这宗门做过许多事,也一度将复兴乾坤门当做自己的责任,而随着洛鹤的出现,似乎这第一圣子的名头暗暗发生了转变。叶渊显然并不能太好的适应这样的变化,尤其是在听说了这阴龙之事后,他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于那时终于爆发。

    他开始细细调查如何镇压阴龙将之炼化为神纹,以为己用。而巧之又巧的是,他也真的在以此进入掌教房间中时寻到了这样的记载。

    那一瞬间他确实有过将之占为己有的心思,但很快却又被他斩断了这样的念头。

    能成为乾坤门这般宗门的圣子,叶渊绝非愚笨之辈,他深谙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一旦他私取了此物,宗门那边必然会降下责罚,他很难在乾坤门中再有立锥之地,而将此物上报给娘娘,由娘娘发话,取下此物,乾坤门断不敢得罪皇后娘娘,就算掌教因此记恨于他,他也有娘娘在背后撑腰,勿需有何畏惧,身子等到掌教百年之后,娘娘或许还会扶持他登上乾坤门掌教之位。

    这番算盘打得不可谓不好,也对得起他这乾坤门圣子的名号。

    但错就错在……

    那掌教房门中所记载的秘法提及到想要镇压这阴龙,最关键便是一道名为殃童祭龙的法门。此法需得精通鬼道的修士施展,以与虞家气运相连且年岁未满十二的孩童为祭品,在其体内种下一道恶法,再将之炼化为阴食。阴龙本就是吞噬了十万虞家先辈的阴魂所化,这阴食与虞家气运相连,对于阴龙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阴龙出世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要吞噬这幼?童,随后种在这孩童体内的恶法便会发动,将那阴龙困住,然后叶渊便可以掌教记载的法门将之炼化为神纹,献给皇后娘娘。

    但从眼前的情形看来,显然这第一步,便是错的……

    阴龙根本没有等到他砍掉桐林出世,而是自己通过这孩童现身,虽然还未完全显化,但那周身的气机却强悍无匹,根本不是他能够对付的东西。

    一想到这里,叶渊便打了个寒颤——掌教一开始就知道了他的心思,留给他的法门也本就是一个错误的法门,是他一步步跳入了对掌教大人为他设好的陷阱。眼前的境况与他心底打好的算盘出入极大,一股恐惧与恼怒涌上他的心头,原来从一开始他便已经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一旁的朗成显然无法对此刻叶渊心底翻涌的暗潮感同身受,但却也明白他们对眼前的局势似乎失去了掌控。

    阴龙的身形渐渐开始凝实,一道道黑色的气息从他的周身溢出,笼罩向众人,在那股气息的萦绕下,尚且还有灵台境修为的朗成都暗觉体内的灵力开始不断被那阴龙抽走,更不提那些寻常百姓了。虽然这样的灵力流逝极为缓慢,但长久以往,也足以将朗成抽干,那时,这位朝廷派来的刺史大人顿时慌了手脚。

    这时他也顾不得其他,转头看向了虞桐:“那我们该怎么办?”

    虞桐却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然后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怎么知道?”

    朗成暗以为对方还在为之前他的所作所为而恼怒,他的脸色一滞很快便舔着脸笑言道:“虞知县不要开玩笑了!这可事关这数千位百姓的性命,这阴龙是虞家先辈所化,虞知县怎么能没有办法呢?虞知县可是宁州翰星榜上前三甲的人物,陛下也是一时糊涂,待到回到泰临城之后我一定会向陛下转达虞知县是如何将这古桐城治理的井井有条,届时重归王侯之列也只是时间问题。“

    “是吗?”虞桐眉头一挑,似乎来了兴致:“那是不是还能给我多封几处

    城池?说不得还能弄个异姓王当当?”

    异姓王。

    于大燕来说是一个极为忌讳的话题,开朝之处,大燕太祖确实下封几位有扶龙之功的异姓王,但那几位的下场到最后却极为凄惨,因此坊间便不乏有“燕字头顶不落王”的说法。

    但此刻性命攸关,朗成哪还有那么多顾虑,他连连点头:“以小侯爷之聪慧神武,陛下英明,他年小侯爷登临圣境,下封王位也未尝不可。”

    “那可就太可惜了一些。”虞桐闻言却蓦然长叹一声,很是遗憾的言道:“虞某福薄啊,破不了眼前此局,这王位失之交臂,着实可惜。”

    朗成就是再傻在这时也听出了虞桐是在戏耍于他,他的面色一红,指着虞桐便要说些什么。

    “朗大人省省力气吧,这阴龙以生人灵力血气为食,朗大人若是动了怒,血气上涌,正好给那阴龙做了口食,到时候说不得大人得是咱们这群人中最先死的。”虞桐却悠哉悠哉的言道,即使到了这般危急关头,却也不见他露出半点异色。

    “虞兄,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破解此局?”这时一直在一旁听着双方对话的魏来忽的出言问道,魏来同样感受到了那阴龙吞噬他们体内生机的手段,长久下去绝非益事,魏来可不想死,他也不相信虞桐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想来应当是还有别的什么打算故而迟迟不肯言说。

    虞桐回眸看了魏来一眼,颇有些不满的言道:“亏我还将你当做朋友,他不信我,你也不信我?”

    魏来顿时哑言,不知当如何接下魏来此言。

    好在虞桐又在其后言道:“不过……我没有办法,她有办法。”

    此言一出,众人皆顺着虞桐伸出的手指看去,他所指之人赫然便是纪欢喜!

    似乎从阴龙现身那一刻起,纪欢喜便一直低着头,沉眸若有所思,此刻众人目光寻来,女孩也似有所感的抬起头。

    但还不待她言说些什么,那朗成便火急火燎的上前问道:“纪姑娘博学之名,我在泰临城早有耳闻,姑娘一定有办法的!”

    纪欢喜瞟了一眼满脸慌张之色的朗成,然后点了点头:“我确实有个办法,但……”

    ……

    “上仙……这是……”驹龟河上,红袍老人瞥见了桐林中的诸多变化,他的脸色一变,看向身旁的少年。

    少年微笑着转过头,问道:“怎么了?”

    在那样的笑容下,老人的心底有些发寒……

    如何炼化这阴龙,如何使用那殃童祭龙都是眼前的少年告诉他的,他也很小心的将这一切记录了下来,而后此法被叶渊盗走,这才有了今日的变故,可观此刻那桐林中的情形,似乎从一开始眼前的少年都并未与他说过实话。

    是这上仙一开始也弄错了什么,还是说他早就防着他们了?

    想到这里老人的面色便变得极为难看,对于少年的询问自然也是支支吾吾不知当如何回应。

    “我教给你的法门当然没有问题。”但那少年似乎一眼便看出了老人在想些什么,自顾自便言说道:“只是你那徒儿居心叵测,性子太过顽劣,不识大体,不知轻重,所以我便亲自做些手脚,他逃得过这劫,便算是给他长个记性,若是逃不过,那便当是为掌教清理门户了。”

    说罢这话,少年还顿了顿,随即脸上笑意盎然:“我这自作主张的做法,想来掌教不会记恨于我吧?”

    老人的身子一颤,低下了头,不敢去直视对方的目光,他低声应道:“上仙用心良苦,老朽感谢还来不及,岂敢……”

    “你没说实话。”少年却一眼洞穿了老人的心思:“你舍不得你那徒儿,也在暗暗思忖收我入门到底是福是祸。对吗?”

    老人的心头愈发慌乱:“老朽不敢……”

    “我既入乾坤门,便是你门中弟子,既拜你为师,你从此便是我的师尊,有何敢与不敢之说?”少年脸色平静的言道,这话说道一半,却又忽的话锋一转。

    “宗门之兴衰,自然与门中弟子修为有关。但掌教需知,传承与培养后辈方才一个宗门立足于世的根本。”

    “且不说此子能不能有登临圣境的造化,就算有朝一日他真的推开了第八道神门,也坐上了如今掌教的位置。若有后起之秀,他想的是打压而非栽培,想的是党同伐异,就算此子能给乾坤门带来百年兴盛,那百年之后呢?乾坤门青黄不接,此番昙花一现之景于乾坤门又有何益?”

    老人听到这番话,心头一震,顿如被人醍醐灌顶,心中结郁散去大半。他看向眼前的少年,面色微微泛红,于那时恭敬言道:“谢过上仙教诲,是老朽愚钝了。”

    说罢这话,老人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赶忙问道:“既然这阴龙如此强悍,我那些徒儿想来不会是对手,上仙可否需要老朽出手,为上仙夺下这份机缘?”

    “不了。”少年却摇了摇头:“这东西的存在已经被朝廷知晓,上面的人想要它,你出了手便是夺了上面人
友情链接:秒速快三平台  秒速赛车官网  博悦彩票网  中华彩票网  三国彩票  乐彩彩票  多多彩票网址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彩票  盛兴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