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六十四章 连番变故

第六十四章 连番变故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

    不仅仅是那阴龙,一声轻响也忽的从众人的身后传来。

    那声音在这静默的桐林外显得如此清晰又刺耳,众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周遭那些将他们笼罩其中的血色屏障上开始浮现出一道道裂纹。而这,似乎只是这场变故的起点。那些裂纹开始不断的蔓延,越来越快,也越来也多,不过是众人愣神的这十余息的光景间,血色屏障上便已然被那些裂纹覆盖得密密麻麻。

    “这……”叶渊瞥见这番情形,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他成功了。”但还不待他做下定论,一旁的纪欢喜便喃喃自语道。

    叶渊一愣,可很快便反应过来纪欢喜话里所指。他的心底在那时升起了劫后余生的庆幸,可这样的情绪转瞬又被纪欢喜眸中那抹不属于他的明亮光彩所浇灭。

    砰!砰!砰!

    轻响化作了如鞭炮一般绵绵不绝的闷响。

    随后那道血色屏障豁然炸裂,化作点点微粒光点四散开来。

    昂!

    而紧接着,他们头顶的那头阴龙之相也发出一声哀鸣,挣扎着就要朝着桐林中遁去。

    “叶大哥!”瞥见此景的纪欢喜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高呼一声。

    叶渊随即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对上了女子的目光,顿时反应了过来。

    他也顾不得再去感叹某些儿女情长,随即,他便面色一沉,而后周身气机翻涌,他的双手合十于胸前,不断结出一道道印记,而随着这些手印的结出,一道道古怪的黑色符文忽的从他的手中涌出,一道接着一道的拍击在那阴龙的身上。

    阴龙本欲遁去的身子在那些黑色符文的拍击下开始剧烈的扭动,嘴里更是不断发出一声声悲鸣,它像是被某种无法看见的力量所禁锢,巨大的身躯难以在逃离此地,反倒在那些符文的拍击下,气息一些弱过一息。

    不过百息的光景,阴龙周身的气机愈发萎靡,与同林深处链接的阴气也被切断,它的身子在不断的扭动与轰击下伤痕密布。

    “镇!”伴随着那叶渊的一声怒斥。

    阴龙的身躯一颤,随即又被一道黑色符文所击中,它发出一声不甘的怒火,身形却猛然缩小化作了一道只有巴掌大小的游龙之状。

    见此情景,叶渊的面色一喜,一只手豁然伸出,那巴掌大小的游龙顿时身躯一震,落入了叶渊手中。

    叶渊在掌教房中寻到的法门,便是需要这阴龙虚弱之时方才祭出,将之炼化为灵纹,当然这还只是粗浅的第一步,下一步还需要再以他法将之化为神纹,雕刻在神门之上。当然这就不是他要去想的事情,将此物交给皇后娘娘,他这道加入金家势力的投名状也算完成,叶渊握着那灵纹的手紧了紧,心底泛起阵阵思绪。

    起先阴龙出世,暗以为被掌教算计

    的叶渊心如死灰,但此刻他不仅保得性命,还机缘巧合的猎得了阴龙。虽然这道阴龙恐怕只有那真正阴龙十分之一不到的力量,但也足以让他向娘娘交差。念及此处,叶渊没有半点迟疑,便将这重宝交到了纪欢喜的手中——他很明白,无论之前那阴龙出世到底是否是自家掌教的算计,可一旦阴龙被夺,掌教就一定知道是他所为,如此一来,他也只有依靠这皇后娘娘这座大山方才保住性命,谋求后事。

    纪欢喜倒也没有半点扭捏,直接便收下了此物,然后她看向桐林深处,言道:“咱们去看看魏公子吧。”

    ……

    虞桐派人处理完那些被阴龙吸取生机而变得万分孱弱的百姓,便随着心思各异的诸一同来到了桐林深处,就如那破碎的血色屏障一般,阴龙的危机似乎已经彻底被解除,密林中没有了密布的阴气,而那些之前纪欢喜所遭遇的阴魂们也不见了踪影,只有一些打斗的痕迹尚且存在,四处可将倒塌的桐树与断裂的树干。

    “阿来哥哥真厉害,连阴龙都能对付。”走在去往林中的路上,刘青焰脆生生的说道,语气满是对魏来的仰慕之色。

    孙大仁扬起了头,颇为傲气的言道:“那是,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小弟!”

    一旁的龙绣闻言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了句:“不要脸。”

    三人的神态轻松,既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亦不乏对自己同伴的骄傲。

    闷头走在诸人身后的叶渊听闻这些话,低着头的脸上神情阴郁。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将魏来当做一只可以随手捏死的蚂蚁,也将纪欢喜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

    可现在,那只蚂蚁成了他的救命恩人,而纪欢喜也似乎对魏来表现出了超出他的善意与好感。他背弃了宗门,却又被自己看中的女子所抛弃,挫败感在他的心头不可抑制的升起。

    而在这样的心思中,诸人不觉间便来到了桐林的深处。

    在这里,纪欢喜曾与被那怨气控制的老人展开过一场大战,归功于此,此地此刻已是千疮百孔,唯有那棵巨大的桐树依然挺立在桐林深处的空地中央。只是那腐烂的树干、满地的黄叶却让这幅景象平添几分萧瑟。当然,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无从知晓这古树的一切,对于古树将死之事也只是有些感叹,却难以真正的对此感同身受,他们的目光在古树周围扫过,却并未发现魏来的踪迹。

    “阿来哥哥呢?”刘青焰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问题,并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出答案,场上一阵静默。

    直到好一会的光景之后,纪欢喜才转头看向王道安问道:“老先生知道吗?”

    老人摇了摇头,神情亦很是困惑,他想了想,方才言道:“我去问问它。”

    纪欢喜当然明白老人口中的它所谓何物,她微微颔首言道:“麻烦先生了。”

    老人不语,沉默着走到了立在空地中央的那棵古树的身旁。

    他伸出手,缓缓的按在了古树的树干上,周围的众人对此大都不明所以,只是见老人神情肃穆,他们也纷纷缄默,唯恐发出半点声音,便惊扰了老人。

    而王道安脸上的神情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变得凝重,孙大仁等人见状,心头隐隐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看向老人的目光也变得急切了起来。

    良久,老人松开了放在古树树干上的手,转头看向众人,欲言又止。

    “先生,到底情况如何?”纪欢喜自然也察觉到了老人的异样,她皱了皱眉头,轻声问道。

    “是啊!阿来到底怎么样了?”孙大仁也赶忙问道。

    老人的眉头依然紧锁,他低着声音言道:“它说魏公子恐怕……恐怕回不来了……”

    “什么!?”孙大仁顿时发出一声惊呼,他的双眼睁得浑圆,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老人。

    “魏公子为了救诸位脱困,也为了弥补老朽犯下的大错,只身前往了那阴龙所在的地底,他试图将虞家先辈的十万阴魂拉出阴龙的控制,以此削弱阴龙的力量。但此行太过凶险,古树言起先魏公子还有所进展,但在几个时辰前便停止了行动,想来是无法做到抽离那么多的阴魂。魏公子不知以何办法激怒了阴龙,阴龙不得不抽回力量对抗公子,但也就是那时起,古树便失去了公子的气息……所以……“说到这处的老人忽的沉默了下来,但话语背后的意思却已是再明白不过。

    “不可能!阿来怎么会死!”而孙大仁自然无法接受这样说法,他大声吼道,双目之中燃起怒火。

    “孙公子……”老人见状,心中有愧,“此事千真万确,老朽岂敢胡言……”

    一旁听到这些的叶渊心底泛起阵阵庆幸,于此之前他的不快大都由魏来的所作所为以及纪欢喜对他的态度而起,此刻听闻魏来的死讯,方才心中的结郁顿时缓解了大半。

    “欢喜,既然那小子死了,咱们也就没了留在这里的必要,快些回去向娘娘复命才是。“他凑到了纪欢喜的身旁,低声言道。

    纪欢喜转过头,沉着眉头面色不悦的正要说些什么。

    噗!

    她眼前的叶渊忽的身子一震,一口鲜血猛地从他嘴里喷出。

    饶是纪欢喜也被眼前的这般变故所惊吓,愣在了原地,而口吐鲜血的叶渊更是神情木楞,他慌忙又艰难的转过头,想要看清身后之人,但这样的动作做到一半,他便失去了所有的气力,带着不甘与痛苦,身子猛地栽倒在地。

    而这时,纪欢喜方才看清站在叶渊身后之人——赫然便是乾坤门的另一位圣子许宣。

    他收回了自己拍出的手掌,冷着眸中盯着纪欢喜,寒声言道:“交出阴龙。”
友情链接:新华彩票  极速赛车软件  四亿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永恒彩票  999彩票  奔腾彩票  盛兴彩票  V8彩票  乐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