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七十章 小胖子还是大骗子

第七十章 小胖子还是大骗子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霄城很大。

    大得好似一眼望不到边,大得一行人在走入这座城郭时只能纷纷张开嘴,发出一声“啊——!”,以此用胸中不多的墨水,表达出由衷的赞叹。

    宁霄城也很热闹。

    热闹这个词似乎有些不太恰当。

    准确的说,宁霄城已经拥挤不堪,你推我攘。

    以至于站在城门口时,瞥见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孙大仁揣紧了腰包里的钱袋——那可是魏来出卖色相换来的血汗钱,孙大仁暗下决心这一次一定得保护好诸人的钱财。

    龙绣将背上的锈剑取下,环抱在胸前,目光警惕的四望——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尤其是这个环境你还并不熟悉的情况下,总会下意识的护住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大抵也是因为如此,刘青焰在那时紧紧的牵住了魏来的手……

    一行四人就这样站在了这宁霄城的城门前,望着人潮涌动的宁霄城街头,踌躇满志。

    “阿来。”孙大仁目光如炬,一本正经的看向魏来,打破了这份沉默。

    “嗯?”魏来疑惑。

    “北境第一的宗门叫什么名字?”孙大仁问道。

    “仙门天阙界。”魏来心中虽然疑惑孙大仁为何会在这时发出此问,但见对方神情太过严肃,魏来还是如实应了对方此问。

    “好。”孙大仁重重的点了点头。

    魏来还在疑惑,可孙大少爷却转头看向那人潮涌动的街道,只见他的嘴猛地张开,然后孙大仁那标志性的粗犷嗓音便在这街道上猛然响起。

    “天阙界!你们的圣子大人来了!!!”

    ……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方才还人声鼎沸,行人川流不息的街道上,此刻人群静止,沉声不语,只是纷纷都将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站在城门口的四人身上。

    “姓魏的,你从哪里寻来的这个活宝。”龙绣脸上的肌肉抽动,目光死死的盯着魏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问道。

    魏来也未有想到孙大仁会闹这么一出,他在那些行人注视些也觉头皮发麻,他轻声言道:“大仁……低调。”

    “撒?”孙大仁却不以为意,反倒扬起了头,不屑的看了那些行人一眼。用他胸中不多的墨水挤出了一句:“燕子安知鸿鹄之志!”

    一旁的刘青焰将脑袋低到了怀中,轻声提醒道:“燕雀。”

    “这样吗?”孙大仁求证似的看了魏来一眼,见魏来点了点头,这家伙便再次看向那些目瞪口呆的行人,然后张开嘴就要把方才说错的话再说一遍。

    “燕雀——”

    但这话方才出口,便被一旁的龙绣一把捂住了嘴巴,然后不由分说的便拉着孙大仁钻入了一旁的小巷口。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魏来拉着刘青焰硬着头皮朝着那些递来目光的行人们连连致歉,然后逃一般的随着龙绣钻入了巷口。

    “你做什么!?”

    终于逃离了那些行人目光的孙大仁也挣脱了龙绣的束缚,他很是不满的看着龙绣,似乎对于对方打断自己的“表演”很是不满。

    “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龙绣言说道。

    “哼!你个妇道人家懂个什么!男儿大丈夫,就是要有大志向,咱们既然来了这宁霄城,要参加那劳什子翰星大会就得奔着最高的目标去!正所谓……”孙大仁辩解道。

    “就你?”龙绣上下打量了孙大仁一番,然后不屑问道。

    孙大仁被此问憋得满脸通红,他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魏来:“我不行,难道阿来也不行?”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龙绣不依不饶,显然是不打算再给孙大仁台阶下。

    这一路走上魏来与刘青焰也习惯了这两个家伙一言不合便开始斗嘴的事情,索性在一旁的台阶下坐下,魏来还从包裹里找出了两块肉饼,递给刘青焰一块。二人便蹲坐一旁,安静的看着孙大仁与龙绣之间的“战争”。

    “我跟阿来是过命的兄弟,他去哪里,自然我就去哪里!”孙大仁理所应当的言道。

    “呸!”龙绣反唇相讥。“你个白痴,人家天阙界可从来没有圣子!”

    “撒?人家好歹是北境第一宗门,连乾坤门都能挑出几个歪瓜裂枣的圣子,天阙界为什么就不能有圣子?”孙大仁显然不相信龙绣之言。

    龙绣扶额,又骂了句:“白痴。”

    孙大仁为之气结,抡起了衣袖,就要理论。

    “呵呵。这位姑娘说得可没错,天阙界可从来没有过圣子……”就在这时,一旁忽的响起一道声音。

    很显然的是,这声音的主人并非在场的任何人,众人都是一愣,纷纷在那时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之间那巷子的阴影下,一道身影缓缓走出。

    众人的心头一凛,暗暗警觉,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处。

    待到看清那人的模样,众人皆是一愣——那是一个生面孔,年纪与诸人相仿,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穿着一件蓝色大袍,可饶是如此却依然遮不住他那略显臃肿的身形。他正笑眯眯的看着众人,在这笑容的牵动下,眼缝在脸上的赘肉拥堵下,几乎到了不可见的地步。

    “你是谁?”本着一致对外的原则,孙大仁暂时放下了对龙绣的怨念,警惕的看着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

    “呵呵。在下胡乐。刚刚在街头听闻兄台高呼,暗觉兄台是位性情中人,便想与兄台结交一番,这才冒昧前来。”那胖子一本正经的言道,语气肃然,神情庄严,大有一副相见恨晚的架势。

    孙大仁闻言,那顿时是乐开了花,他故作矜持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舔着脸说道:“哪里哪里,兄台过奖了。”

    说着,孙大仁

    还挑衅似的看了龙绣一眼。

    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龙绣不免又翻了白眼,嘴里暗骂一句:“不长记性。”

    “咳咳。“那胖子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套现编出来的胡话会让孙大仁如此受用,他咳嗽两声整理了一番思绪又才言道:”我观兄台周身气机凝练,行路之间自有威风升腾,咬字吐句中气十足,想来修为不俗,在下眼拙看不出深浅。”

    “兄台年纪不大,却有如此修为着实令在下佩服。”胖子说着还向着孙大仁拱了拱手。

    饶是是孙大仁在对方这样的夸赞下,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尬笑两声:“哪里哪里。”

    一旁的龙绣见他如此,又翻了个白眼,索性来到了魏来与刘青焰的身旁,蹲坐下身子。

    魏来倒是极有眼力劲的给龙绣也递来一块肉饼,三人就这样坐在台阶口,抱着肉饼,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孙大少爷的表演。

    “兄台是有大志之人,那想来此行也是为了两个月后的翰星大会,对吗?”胖子眯了眼睛,眼缝中的光芒炙热。

    “嗯。”孙大仁已经在对方的夸赞下被捧得忘乎所以,对于对方的询问当然没有半点怀疑,点头便如实应道。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百胜,兄台有大志,也有大本事,但若是因为消息闭塞,而失了机缘那就着实太令人痛惜了些。”胖子“循循善诱”,一副诚心诚意为君分忧的架势。

    孙大仁皱了皱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兄台只知这天阙界是北境第一神宗,却不知这天阙界为何是第一神宗。“胡乐说道这处,有意顿了顿,见孙大仁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他自知时机成熟,便于那时侃侃而谈:”都言清虚大陆北境共有九国,但这只是寻常人认识中的北境。而北境真正意义上是有十一国。“

    “十一国?”孙大听得一头雾水。

    “除了咱们熟知的齐、燕、鬼戎之流的九国,还所余两国,其一便是渭水龙王所统领的渭水神国,而其二便是兄台方才所言的北境第一神宗,天阙界。天阙界统御万里之地,所辖之地百姓数量不可计数,且大都身负修为,都可算作天阙界的弟子,故而天阙界虽名义上是座宗门,实际却自成一国,谓之天阙仙国。”

    “天阙界的掌教便是仙国之帝王,自然也勿需什么圣子,传闻每当掌教仙逝,东境的仙人们便会降下旨意,天阙界的弟子按照旨意便可寻到新任掌教的转世,将之带回宗门,抚养成人即可。”

    孙大仁哪曾听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可谓目瞪口呆,也终于明白为何方才在那街头时,诸人看向他的目光那般古怪,饶是以孙大仁的脸皮这时也不免觉得双颊发烫。

    “这……这样啊……”孙大仁舌头打结,吐词有些不清,显然颇为心虚。

    “兄台不必觉得难堪。“胡乐却是看穿了孙大仁的心思,笑呵呵的言道:”像兄台这般潜心修行之人,本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古来圣贤皆是如此。“

    孙大仁闻言脸上的尴尬之色稍缓,心底却暗暗感激胡乐为自己解围。

    “所以啊!兄台要得知己知彼,方才可在这翰星大会上有所作为。”胡乐说着在怀里掏出了一本厚厚的纸叠。

    “你看,这是在下这些日子总结出来的翰星榜上值得注意的人物,兄台有了此物,以后遇见了上面的人物,心底便有了底,不至于被人藏了拙,吃了暗亏不是!”

    “原来是个情报贩子。”一旁一直看着二人的龙绣见着此景眉头一挑,终于是弄明白这个叫胡乐的小胖子到底在打些什么算盘。

    而孙大仁呢?

    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对方已经“图穷匕见”,他一脸认真的翻看着眼前的纸叠,见上面密密麻麻用笔墨写着字迹,便觉脑袋一阵发蒙——他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看书,这密密麻麻的字迹着实让他有些摸不清方向:“这些全都是你自己写的?”

    不过这倒也并妨碍孙大仁感叹胡乐在读书写字方面远超出他的天赋。

    “嗯,都是在下一字一句写下来的东西,想来对兄台会有所帮助。”胡乐应道。

    “不行不行,太珍贵了,此物我不能要。”孙大仁闻言赶忙将那厚厚的纸叠递了回去,这世上可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读书写字的辛苦,这么厚厚一叠,若是交给他来写,就是照抄,没有个把月他也写不完。

    “唉!兄台这是什么话,你我一见如故,我赠兄台此物,兄台不收便是不给在下面子。”胡乐说着,忽的话锋一转:“只是此物不仅是我一人所为,是诸多同窗共同收集来的讯息,兄台若是觉得有用,不若予我些银两,我回去分给同窗们,也算有个交代。”

    “这样吗?”孙大仁闻言点了点头,便又问道:“那兄台认为多少合适呢?”

    胡乐闻言顿时面色一喜,伸出手便要比划数字。

    “咳咳。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好在一旁的龙绣终于在这时看不下去了,她迈步走上前来,伸出手指便顶在了孙大仁的脑门上,嘴里毫不客气的言道。

    已经被胡乐绕进了沟里,却毫无知觉的孙大仁抬头看向龙绣,眨了眨眼睛,神情困惑。

    “唉。”龙大小姐深深的叹了口气:“就你这智商,阿来到底是费了多大的勇气才跟你做的兄弟。”

    “你!”孙大仁闻言顿时怒从中来,方才被胡乐出现而打断的怒火又蹭蹭的自他胸中升起。

    “那翰星榜就在这宁霄城,上面将强弱排名写得清清楚楚,你去看上一眼不就得了,用得着费这劲吗?”龙绣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言道。

    本来心头堆积着火气的孙大仁听闻此言顿时哑言,却又不愿意承认自己之前的愚笨,一时间不知何以为对。可就在这时,胡乐却抢先一步言道:“姑娘这话说得就不对了!”

    “这翰星榜上最初的排名只是基于修为与年岁,可与实际战力

    比起来却相去甚远。”

    “譬如如今已经排到翰星榜第三名的阿橙姑娘,刚到宁州时也不过四十名开外,靠着一次次与人比斗如今已经进了三甲。而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榜上天才来到宁霄城,这排名每日都会发生变化,孰强孰弱就不是单靠一份榜单可以说明的了!“

    ”对对对!“孙大仁此刻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可顾不得什么一致对外的原则,他连连点头,言道:”听听,人家说得多对,翰星榜的水可深着呢,你还想着要去什么天罡山,没这位兄台的这份情报,你能有把握吗?“

    此刻的龙绣恨不得把孙大仁那颗不知道装着些什么东西的脑袋拧下当球踢,她强压下自己的火气,又言道:“既然是真实战力,谁不知道在这翰星大会前隐藏些实力?你凭什么知道?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你写的这些都是真的?“

    “姑娘问得好!”胡乐显然是个懂得见风使舵的人,也深谙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道理。与孙大仁他讲交情,到了龙绣这里,他就得拿出些不一样的东西了。

    他这般说着,一把将孙大仁手中那叠厚厚的纸叠拿了过来,随即在龙绣面前翻开。

    “就如我之前所说,这翰星榜上最初的排名只是基于修为与年岁。我能将这份榜单分为两部分,其一是身在宁霄城中以及周边的家伙。他们相对密集,而年轻一辈之间相互比斗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他们的实力如何,有些什么手段,只要愿意收集,有的是他们的信息。这些讯息当然也并不值钱,我也只是做个汇总而已,但却也加上了一些自己的见解。“说着胡乐便从那纸叠中抽出了一张,递给了龙绣。

    魏来与刘青焰见这家伙说得煞有介事,不免也有些好奇,纷纷凑了上来。

    ……

    阿橙。翰星榜排名第三。

    修为三境,善使双刀,一曰夜尾,一曰昼明。

    开启龙虎斗十三次,战绩全胜。

    其对手有现翰星榜第七位萧藏、第三十六位童当、四十二位邱休……

    目前尚未与第一位萧牧、第二位虞桐交手,但基于虞桐十月过后便年满二十八岁,达到翰星榜最高年限,阿橙实际排名理应第二。

    同时其修为第三境,却能击败诸多四境修士,笔者认为阿橙姑娘极有可能在三境便凝出了完整神纹,此次翰星大会威胁程度:天阶!

    ……

    看到这些的魏来不禁脸色微变,阿橙能在三境之时凝聚出一道完整的神纹,若非他亲眼所见,决计难以相信,可这家伙还真的在他所写的东西进行了这样的猜测,魏来念及此处不禁对看了眼前这个小胖子一眼,暗道这家伙好像并不只是一个骗子那般简单。

    胡乐却无法知晓魏来此刻的心思,他见诸人看得仔细,心头火热,便赶忙趁热打铁:“对于榜单上除开宁霄城中的其他人,他们大都分布在宁州各处,通常情况下,他们并无见面开起龙虎斗改变自己排名的机会,所以判断他们真实修为的办法就相对要麻烦一些。但是!”

    “也不是没有办法。”

    胡乐眨了眨眼睛,在此处顿了顿又才言道:“众所周知,判断一个人的天赋强弱,最主要的标准便是其修行的速度,而我能在这第二份情报中准确的罗列出了翰星榜这半年来值得注意的家伙,同时也根据他们的排名推断出了他们大致的修为程度。”

    说着胡乐开始翻动起那纸叠,嘴里言道:“同时按照其威胁程度将他们划分成了三个品阶。人、地、天。”

    说道这处,他便从纸叠中又抽出一张,递到诸人跟前:“譬如这上面的十余位!就是半年来修为进展不俗之人。”

    诸人低头看去,却在那诸多名字中寻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

    孙大仁,八月十八上榜。今日排名六千七百位,修为推测一境巅峰铭刻神纹或,二境初境,未有铭刻神纹,此次翰星大会威胁程度:人阶!

    ……

    “我才人阶?你这排名有问题吧!”孙大仁皱起了眉头,很是不满。

    “呵呵,兄台莫急,这排名只是基于修为变化而来与实际战力并不挂钩。”胡乐笑呵呵的言道,看向孙大仁的目光也有了些许变化,似乎并未想到孙大仁的排名会如此靠前。

    “那让我看看地阶的是些什么水平!”孙大仁问道。

    “这可有意思了。”听闻此问的胡乐面有喜色,他赶忙又从纸叠中寻出一张递到了诸人面前:“地阶的有很多,但这一份可是我的独家资料,旁人绝不知晓。”

    诸人见他如此神秘,心头也不免好奇便再次凑了上去。

    ……

    钱浅、钱岳、李绪……这张纸叠上密密麻麻写着足足八十个名字,而孙大仁等人却是越看神情越是古怪,这些名字分明就是他们在金牛镇的同乡。

    此八十人,于九月二十上榜,一日便从榜外冲至六千九百名至七千一百名之间。修为相似,上榜时间相差无几,笔者认为此八十人极有可能是某个隐世世家秘密培养的传人,介于其有可能在翰星大会开始前再次发生大规模冲榜,故此次翰星大会威胁程度:地阶!

    ……

    孙大仁可记得真切,这些家伙可都是受过魏来恩惠的那些孩子,孙大仁就是再傻在这时也明白了魏来这一手到底是如何的恐怖,一想到这里他的面色便有些古怪,几乎就要惊呼出来,好在一旁的魏来早有预料,赶在这之前便抢先问道:“那天阶呢?”

    “这一份评估的不是实际战力,而是修为提升,以及可能隐藏的实力与潜力,所以天阶的只有一人。”

    说着胡乐便又将一张纸抽了出来,递到了诸人跟前。

    诸人侧眸看去,却见那纸上最上面写着两个字眼……

    极为熟悉的两个字眼……

    魏来……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网站  正好彩票网  好运彩票  平安彩票平台  乐彩彩票  彩天地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广西快3走势图  鸿运来彩票平台  重庆彩票网_重庆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