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七十三章 徐兄高义

第七十三章 徐兄高义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姐姐?“徐余年眨了眨眼睛,不解道:“叫赤霄军做什么?”

    徐玥盯着眼前为了证实自己所言真实性,已然拉住了魏来胳膊,将脑袋靠在了魏来肩上的龙绣,她低语言道:“杀了这对狗男女。”

    徐余年小心翼翼的看了徐玥一眼,这才轻声试探似的的言道:“这样……不好吧。”

    “嗯?“徐玥抬头,嘴里一声闷哼,目光落在徐余年的身上。

    徐余年一个激灵,他知道今日自己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恐怕就会被他姐姐当做与那对“狗男女”一般的“叛徒”给打入死牢。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全,徐余年眼珠子一转,硬着头皮言道:“姐姐细想,要是咱们现在闹出了大动静,这对恶男恶女固然是不得好死,但是爹娘那里岂不也就知晓了这事。你看,要是他们知道姐姐一直等待的如意郎君其实是个一只脚踏百只船的恶棍。那岂不是又得将姐姐与萧蒙的婚约摆上台,姐姐难道还真的要才出狼群,又入虎穴?“

    徐玥闻言眉头一挑,对于徐余年所言不置可否,却问道:“那你说当如何做?”

    徐余年闻言暗暗松了口气,但他表面上却露出一副同仇敌忾,对于自己阿姐遭遇感同身受,愤怒无比的架势。

    “阿姐没听他们说吗?”

    “那个女……贱人,想要参加翰星大会,而那个叫魏来的家伙我看了看拍在三百六十多名,他想要帮他那女人作保,就得寻一个翰星榜百名之前的家伙开启龙虎斗。”说道这处,徐余年忽的停了下来。他朝着徐玥一阵挤眉弄眼,然后又将自己的腰身挺得笔直,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徐玥愣了愣,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她颇为狐疑的看了自己弟弟一眼,问道:“你能行吗?”

    徐余年怒道:“阿姐!我可是徐余年,北境第一天才徐余年!”

    徐玥神情揶揄:“那宁川是第几呢?”

    徐余年脸上神情一滞:“那家伙根本不是人,不算。”

    徐玥耸了耸肩膀,也就不再自己弟弟的伤口上撒盐了,她神情肃然,轻声言道:”下手轻点。“

    “好勒。”徐余年笑道,随即便迈步而出。

    ……

    “嗯……二位是夫妻的话,且这位小哥真的能够打上翰星榜前百名的话,便可以给这姑娘作保。”负责报名的老人眯着眼睛轻声言道,他说得倒是有条不紊,可任谁都听得出他对于此事并不太放在心上。毕竟翰星榜前百名之人,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嗯,谢过先生。”魏来点头说道,由衷感谢老人的解惑。

    “接下来咱们就要找一个翰星榜上前百名的家伙打上一场,对吗?”龙绣神色轻松的自语道,看得出她对于魏来极有信心,丝毫不担忧魏来能否是那些翰星榜上天才人物的对手。

    一旁那位老人将龙绣的言语与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他暗暗叹了口气: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那找谁呢?”龙绣又抬头看向身前那座巨大的石碑,语气略微有些困惑与苦恼。

    “呵呵。”此言出口,一旁的孙大仁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就得问我孙大少爷了。”

    说着,他便在龙绣古怪的目光下从怀里缓缓掏出了一大捧纸叠。

    这分明是之前孙大仁在那个名叫胡乐的胖子手中买来的所谓的“情报”。

    “这玩意能有什么用?”龙绣反应过来,然后撇了撇嘴,不屑言道。但话虽如此所,人却极为诚实的凑了过去,见孙大仁鼓弄半天也翻不到他们所需情报的所在,龙绣不免有些着急,索性一把将那纸叠从孙大仁怀里抢了过来,嘴里言道:“笨得很,我来找。”

    “前一百名应该都是出名的人物,在这边。”龙绣低首翻动着手中纸叠,手指熟络又轻快的在那些纸叠跳跃。看样子之前胡乐介绍这份所谓的情报时,口中对其不屑的龙绣,却记得比谁都清楚。

    “鱼璇儿。这个怎么样,看上去挺弱的,还是个儒生,一看就不太能打。”

    很快龙绣便在那叠记录着前百名修士情报的纸叠中寻到合适的目标,她将之提起放在了诸人眼前,嘴里询问道。

    魏来沉眸看了看,修为三境的儒生,年纪十九岁,并非出生大族,理论上也不会身怀什么可扭转战局的异宝,加上儒生修士的本质释然,在四境之前,未有凝出一道完整神纹时,其战力比起一般的武夫都差上一筹,如此看来这身处八十八位的少女确实是个稳妥的选择。

    “打女人啊?不好吧?”孙大仁却皱起眉头。

    “什么意思?看不起女人啊?”龙绣闻言,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问道。

    眼看着这二人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内斗“,魏来暗觉头大,正要出言喝止二人。

    “哟!这不是魏兄吗!”而就在这时,一道颇为惊喜的声音忽的从魏来身后传来,魏来愣了愣,转眸看去,却见一位生得俊俏身着锦袍的少年郎正笑脸盈盈的朝着他走来。

    对方笑得如春风过境,如秋雨落林,灿烂至极。他迈步走来,无论是眸中的目光,还是迈步的方向,怎么看都是朝着魏来而来。

    魏来皱起了眉头,很认真的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似乎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家伙。

    但很快对方便来到了他的跟前,那少年显然没有魏来一般的疑惑与顾虑,他伸手便搭在了魏来的肩上,熟络的问道:“怎么来了宁霄城也不与我说上一声?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

    魏来很不情愿,但却不得不辜负对方这热情的招呼。

    他眨了眨眼睛,问道:“我们认识吗?”

    之前龙绣在翰星大会报名处的大声嚷嚷已经让魏来一行人被周围那些看客们所注意,此刻徐家的小公子一脸热络的上前,却得到如此冰冷的回应,更是让周围的百姓们大跌眼镜,一时间纷纷改变之前对于魏来等人乡下小民的定义,心底多少对他们的身份有了些许好奇。

    “额……!”徐余年也有些尴尬,毕竟他在这宁霄城中多少还算个人物,哪怕是寻常百姓也听闻过他的名头,魏来这般直白的询问显然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做出的事情。但好在徐余年深知自己背负着“重要的使命”,也无心与魏来计较这些,他干笑两声便又言道:“魏兄还真是健忘,我啊!徐余年!魏兄忘了,小时候在州牧府,我们还一起玩过呢!?”

    以往早些时日,每到年关,他爹娘就会带着他从乌盘城来到宁霄城,与江浣水共度年关,那时的魏来年纪还小,而自从他爹娘死于六年前那场大水后,他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乌盘城,因此对于宁霄城的记忆大都停留在九岁那年之

    前的日子。关于宁霄城的一切,他记得大都不太真切,徐余年此言说出后,魏来皱着眉头认真的思索了半晌,方才有些许头绪。

    “徐余年?”他叨念着这个名字。

    “对对对!就是徐余年,魏兄好好想想。”徐余年见状,连连神情热切的应道。

    魏来看着眼前这张俊俏的脸蛋,这幅模样隐约与记忆中某张稚嫩的脸蛋重叠在了一起。魏来紧皱的眉头猛然舒展,他一拍脑门,言道:“徐余年!”

    “就是那个喜欢往泥巴中尿尿,然后和在一起捏人玩的徐余年?”

    大概是许久未见的缘故,终于记起对方的魏来声音不禁大了几分,于是乎这段对于“宁州第一天才”堪称黑历史的不堪往事就这样清晰无比的传到了在场每个一心想要看个热闹的百姓的耳中。

    一道道的笑声从人群中绽开,徐余年的脸色发紫。

    但一想到自家老姐的交代,徐公子却不得不压下心底的不郁,皮笑肉不笑的连连点头:”正是,正是。“

    “对了你姐姐呢?”魏来又问道。

    徐余年的心头一凛,暗道这家伙似乎还有些良心,至少没有把他姐姐彻底抛诸脑后,他念及此处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徐玥,却见对方听闻此言脸色稍缓。徐余年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念头,言道:“家姐一切都好,就是时不时会提及魏兄。”

    “对了,魏兄此次前来宁霄城,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徐余年这般问道,为了让魏来有所警觉,还朝着魏来一个劲的眨着眼睛。

    魏来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冲出来与自己套近乎的家伙,心底暗暗警惕,便敷衍道:“也无什么大事,只是帮……”

    魏来说着看向龙绣,龙绣却一个劲的眨着眼睛,魏来意会,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只是带贱内来参加翰星大会,不过却遇见了些麻烦,不知徐兄能否为我寻上一位翰星榜排名前百,又愿意接受龙虎斗的朋友,了却贱内这桩麻烦事。”

    徐余年心头一沉,侧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徐玥,却见自家阿姐脸色发寒,握着的轮椅扶手的双手上隐约有青筋暴起。

    “除了这事呢?还有其他事没有?”徐余年又一个劲的朝着魏来眨着眼睛,问出问题时所用的语气也抑扬顿挫,极为古怪。

    饶是魏来再迷糊,也能感觉到这徐余年似乎再提醒他什么。

    他皱起眉头,嘟囔道:“还有其他事?”

    他眼角的余光一瞟,忽然看见了站在孙大仁身旁的刘青焰,他一拍脑门言道:“对对对,徐兄提醒的是,确实还有一件事。”

    徐余年顿时松了口气,正要再说些什么。

    “还有小青焰,也要参加这翰星大会。”

    徐余年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他的手指微微颤抖的指向刘青焰,小声问道“这……这位是……”

    魏来在心底用数息不到的时间思索了一番如何陈述自己与刘青焰的关系——按理来说,张婶应当给小青焰报备过户籍,但首先就如那负责报名的老人所言他们并没有时间去细查每个人的户籍,因此就需要相对有利的证据证明对方的清白。譬如龙绣说自己是魏来的妻子,那么等到日后,龙绣真的做出了什么奸细才能做出的恶事,那作为其担保人的魏来自然也难辞其咎。这对于双方都是很好的约束,因此对于这翰星大会的担保而言,也对于目前魏来并没有任何说服力的身份而言,显然夫妻关系是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担保方式。

    所以魏来在微微迟疑之后,便索性言道:”额……也是我的妻子……“

    “什么!?”徐余年的心头一怔,看向魏来的目光满是惊骇,那个女孩也就罢了,眼前这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又是什么东西?这也能下得去手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对方疑惑,魏来也暗觉不妥,赶忙改口道:“未过门的妻子,只是父辈们定下的婚约。”

    徐余年又是一愣,正要说些什么,可却忽的感受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一阵彻骨的凉意。

    他转头看去,却见不远处他的那位姐姐正面色幽寒的盯着他,见他递来目光,徐玥缓缓伸出手,在自己的颈项处轻轻一抹……

    徐余年心头一凛,再次看向魏来的目光便只余下深深的惋惜。

    魏来却无从知晓徐余年此刻心底的翻涌,他的看着对方,暗暗有些感激,若不是对方提醒,他险些就忘了刘青焰的事情。

    不想与对方幼年相识,魏来都近乎了无印象之人,既然如此轻易的便一眼认出了他,不仅如此,对方还如此善意的多加提醒,方才让魏来未有遗忘要事。念及刚刚相见时,魏来对其还有所警惕,此刻想来魏来心中不免涌出些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羞愧感。

    “今日谢过徐兄提醒,我们还得去寻人开启龙虎斗,等到做完此事,若有机会我定会上门与徐兄道谢。”魏来拱手说罢这话,就想着带着众人离去。

    他可没有诸如龙绣那般轻松的心思,他很清楚翰星榜排名前百位的家伙,应当都是修为三境以上,且在自己的三道神门上都刻有神纹的修士。

    要知道对于一位修士而言,神门上是否铭刻上神纹,所能产生出的战力差距是极为巨大的,哪怕这些神纹在未到四境之前未能有显化的能力,但所能带来的战力增幅也不容小觑。

    魏来虽然已经推开第二道神门,甚至也在那道神门上铭刻下了神纹。可碍于某些原因,魏来已然无法驱动自己第二道神门上的神纹。这也就意味着魏来得凭着二境修为,去对抗一位处于完全状态,真正意义上的三境修士。

    虽然魏来的二境修为远超出寻常人,但毕竟于此之前从未凭着自己本事与真正三境修士交过手,魏来也并不确定此境修士他到底能否力敌。因此寻找一位相对胜面较大的对手,是摆在魏来面前此刻最为紧要的事情。

    而从那名为胡乐的胖子手里买来的情报,虽然不能完全信以为真,但确实是份可以作为依据的事物,魏来倒也有心好生研究一番。

    “魏兄莫急啊!”徐余年见魏来准备离去,他岂能放任,赶忙伸手拉住了魏来的衣袖。

    此举未免有些唐突,魏来疑惑的看了徐余年一眼:“徐兄还有何事?”

    “呵呵。魏兄不是要寻一位翰星榜前百名之人比斗吗?”徐余年却笑了起来,说着在魏来面前站直了身子,挺起了胸膛:”魏兄看在下如何?“

    “嗯?”魏来一愣,目光却是越过了眼前的之人,直直的落在了那座翰星碑上。

    魏来在那翰星碑上上下移动着自己的目光,最后落在那排在第九十七位的名字上。

    徐余年

    ,翰星碑九十七位。依照翰星碑排名的原则看来,年纪与魏来相仿的徐余年能排到就九十七位应当与他的年纪偏小不无关系,如此说来他的真实修为在这百名之中应当只能算是中下之资,确实是作为魏来登上前百名所能选择对手中比较合适的人选。

    但对方来得如此之巧,从提醒魏来到此刻主动提出开启龙虎斗,一切都显得太过巧合,魏来心底不免疑窦丛生。

    他很仔细的想了想,即使是在儿时,似乎他与对方的关系也只是单纯的在父辈闲谈时,被生拉硬拽着扯在一起的玩伴,这么多年不见,怎么本就不算友好关系反而不退反进?见对方接二连三出言的架势,似乎是每一件事情都为魏来考虑周全。

    “魏兄觉得我在诓你。”徐余年似乎是察觉到了魏来的疑惑,他一把将手靠在了魏来的肩上。“我与魏兄多年不见,此刻相见欢喜还来不及怎会加害?”

    说着他又将嘴凑到了魏来的耳畔,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魏兄的修为我看得真切,不过二境,与旁人还好说,可与这翰星榜上,神纹全开的三境修士比起,可是半点胜算都不曾有,魏兄想要进去前百名,只有与我一战,我自会拿捏好分寸,让旁人看不出端倪,又让魏兄能够获胜。“

    这自然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明示。

    魏来听得懂,但魏来却不傻。

    要说之前徐余年表现出来的热络还可用天生便热心肠来形容,可此刻他与他近有七八年未曾谋面,怎么会为了儿时的旧识,可以在龙虎斗上败给自己呢?

    魏来明白恐怕这家伙另有什么算计,他本能便要拒绝。

    但转念一想,已经排名如此靠后的徐余年他若是还不是对手,其他人恐怕打起来就更加难堪,倒不如与他试上一试,就当摸一摸这翰星榜前百名之人到底是个什么水准,也当检验一番自己的真实战力。

    抱着这样的念头,魏来将到了嘴边的拒绝之言生生的给咽了回去,他极为坦率的点了点头:“既如此,那劳烦徐兄了。”

    “不劳烦,不劳烦。”得到魏来应允的徐余年大大的送了口气,他连连点头,唯恐魏来发现了其中端倪,回绝了此事。那他可就不知当如何与自家阿姐交差了,他这样想着,回眸正好对上徐玥杀机腾腾的目光,徐余年赶忙朝着自己姐姐递去一个“我做事,你放心”的眼神,然后又才看向魏来。见对方一脸感激之色,徐余年心头暗暗有愧,只能在心底默默言道:我也是为了救你,这样你最多受一顿皮肉之苦,否则以我姐的脾气,把赤霄军拉来,搞不好真的会闹出人命的。

    这样想着,徐余年的面色一沉,看向在一旁那负责翰星大会报名的老人,言道:“游老,麻烦你让人挪个位置,别伤到了百姓。”

    那老人不想魏来等人还真的敢朝翰星榜前百名之人发起挑战,而且挑的还是这徐家小公子。

    他一个激灵站起了身子,赶忙驱散着周围的百姓,很快以魏来与徐余年之间便围出了一处数十丈大小的空地。

    “龙虎斗!”徐余年在那时周身气机一沉,一道晦暗的气息便从他的身上涌向了魏来。

    魏来感受到事物,一股神奇的感受随即涌遍他的全身,那是来自龙虎斗的邀请,事实上只要是翰星榜前八百名的人物都能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开启龙虎斗,但这法门却极为特殊,只要身处龙虎榜前八百名之人才能使用与接收。魏来没有半点犹豫,面色同样一沉,便受下了这道气机。

    那时,只见二人身后那巨大石碑上光芒亮起,所有的名字都在那时消失,只有魏来与徐余年的名字分立两侧,光芒交错。

    周围的百姓见着这番情况都知道这是龙虎斗开启的前兆,不过他们对于魏来都并不抱有太大的信心,更多的只是想要看一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乡小子,是如何被徐家小公子所收拾的。

    徐余年同样未将二境修为的魏来放在眼里,他将自身气机流转,却并未出手,而是盯着魏来,心底暗暗衡量着等会在何处发力,方才能让魏来看上去足够凄惨,而受到的伤势最小。

    “徐兄!我动手啦!”

    而魏来可素来奉行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他的面色一沉,胸前与背后两道神门亮起,胸前金光血光交错,背后黑芒与金芒闪烁。

    他的身形一动,猛地便朝着徐余年冲杀了过来。

    在魏来看来,一位三境修士,尤其是排在翰星榜百名之前的三境修士,应当是极为难缠的对手。所以他一出手,便没有丝毫留有余力的想法,他将体内八十一枚神血中的血气之力与八十二道灵台中磅礴灵力尽数催动,运转于周身,汇集于一拳,于那时朝着徐余年的面门便毫无保留的轰杀去。

    听闻魏来此言的徐余年毫不在意,他甚至连神门都未有放出,嘴里还悠哉悠哉的言道:“魏兄尽管……”

    可这话方才说道一般,他便觉察到那股呼啸而来的轰然灵力波动。

    他的心头一震,来不及去细想,正要运转起体内的神门抵御那忽然到来的杀招。

    可还未等到完全催动起体内的力量,魏来的拳头便已然冲杀到了他的面门前。

    徐余年的瞳孔陡然放大,凌冽的灵力席卷而来。

    啊——

    只听一声凄厉的哀嚎,在那些围观百姓愕然的目光下,徐家小公子的身子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堪称完美抛物线,然后直挺挺的落在了人群中。

    不待百姓们从这般变故中回过神来,那巨大的翰星碑上,徐余年的名字猛然熄灭,然后魏来的姓名一亮,翰星碑上那密密麻麻的名字猛然出现,而魏来的姓名则随即落在了第九十七位,以徐余年为首的名字随着魏来的到来,而尽数下移了一位。

    整个翰星碑的广场前都在那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人在此之前会相信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会将徐家的小公子击败,更何况是以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

    他们都在那时双眼发直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一时间心头的惊骇让他们发不出半点声音。

    而身为当事人的魏来却并没有这样的自觉,他神情古怪的看着倒在人群中模样颇为狼狈的徐余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徐余年竟然真的如此言而有信,做的这一切也真的是完全在为他考虑,否则魏来也无法解释,一位三境的修士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败在他的手中。

    但此刻众目睽睽,他若是指出徐余年是假装落败,恐怕对徐余年的名声也并无好处。故而魏来在那时朝着徐余年拱手言道:“承让了。”

    心底却暗暗赞叹了一句——徐兄高义!
友情链接:吉林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拉菲彩票  凤凰彩票APP  秒速快三入口  170彩票平台  盛兴彩票  恒大彩票官网  全民彩  百姓彩票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