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八十一章 北境最后的州牧

第八十一章 北境最后的州牧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诺大宁州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在此作威作福了?!”

    随着那粗犷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也迈着阔步走入了一片狼藉的饭庄之中。

    那是一位生得极为壮硕的中年男子,他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长衫,但饶是如此那衣衫依然遮不住他那宛如铁塔一般的身形。

    他龙骧虎步,转眼便走入了这饭庄之中。

    一道金戈之身自男人的体内升腾而起,隐约有某些事物从背后涌现,但却转瞬即逝,旁人根本难以捕捉到那事物的容貌。但就是这一闪而逝的瞬间,那位左先生笼罩在魏来等人身上的灵压瞬息被那事物击溃。

    左先生的身形一滞,脸色泛白,身子连连退去数步方才堪堪稳住身形。

    魏来只觉身子一轻方才那困住他,让他动弹不得的力量散去。他自然知晓这一切都是这位忽然走入的男人所谓,他看向对方,暗觉这身形高大,又蓄着浓密络腮胡的男人隐约有些眼熟,像是在何处见过,可他绞尽脑汁思虑许久,却叫不出对方的名讳。反倒是那男人感受到魏来的目光朝着魏来咧嘴一笑,看那眸中略显揶揄的笑意,似乎与魏来极为熟悉。

    魏来心中暗暗古怪,但那位天阙界的左先生却并没有给魏来足够的时间去了解这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阁下是何方神圣,竟敢插手我天阙界之事,莫不是当我天阙界好欺?”黑衣老者皱眉问道,心底却暗暗警惕,方才那电光火石的刹那,对方破解了他的神通。虽然这其中有他大意之下未有防范的原因,但对方能在如此断的时间轻易的破开他的这道法门,从很大程度上也就说明对方的修为不容小觑,至少在这样的照面间,老人并无十足的把握能够拿下对方。

    “天阙界好不好欺,徐某人不清楚,但在阁下的眼里,我宁州却是一块任人拿捏的软骨头,对吗?”男人眯着眼睛笑问道,那看似和煦的神情,却莫名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错觉。

    修为深不可测、周身弥漫金戈杀伐之意、姓徐。

    三者叠加在一起,老人就是再蠢这个时候也应当反映了过,放眼整个宁州,甚至整个大燕,也只有那位赤霄军的大统领徐陷阵能有这般气魄与本事。

    “徐统领,在下紫云宫卫玄,不知大统领可否记得老朽。”这时那位紫云宫的卫姓老人上前一步,笑呵呵的朝着徐陷阵朗声言道。

    徐陷阵闻言瞟了那卫玄一眼,意味不明的应道:“记得,五年前的翰星大会也是阁下代表紫云宫前来的,当时你就站在萧白鹤的身边。”

    “承蒙徐统领还记得老朽,那徐统领能否稍安勿躁,听老朽一言?”卫玄又言道。

    徐陷阵微微一笑,一只手朝着一旁生出,然后一把散落在地面上的长凳便豁然遁入了他的手中。

    徐陷阵便在那时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眯着眼睛盯着卫玄:“那就听一听吧。”

    卫玄的眉头微皱,徐陷阵这般态度多少有些盛气凌人的味道,而放眼整个大燕,能这样对他紫云宫的并不多,放在平日卫玄早就与之撕破脸皮,可今天他得为了这些天阙界来的大人物们摆平此事,故而他也就不得不暂时压下自己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的性子。

    “是这小子盗走萧家财物在先,左先生也是热心,为解决萧家麻烦方才出的手。徐统领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卫玄收拾起自己的心情,态度不卑不亢的言道,但却有意每每在萧家二字身上咬下重音。

    “这样吗?”

    徐陷阵神情古怪的看了对方一眼:“可我怎么老远听到的是什么正道邪道,妖修鬼修之类的东西?”

    “怎么到了这里,到了老先生的口中就变成了萧家失窃呢?”

    徐陷阵的语气古怪,带着一股极为明显的嘲弄味道。那位左先生闻言哪还不明白对方的心思,他可没有卫玄那般好的性子,当下便冷哼一声。

    “哼!”

    “既是为鬼修邪道之事,亦是为萧家失窃之事,难道矛盾吗?”

    左先生的冷声言道,眸中寒光四射。

    徐陷阵又是一笑,分毫不让的对上了黑衣老者的目光:“当然不矛盾。”

    他伸手敲打着长凳,发出一阵极有韵律的哒哒轻响:“但邪道鬼修也好,盗走银两也罢,都是我宁州的家事,自有官府出面,何时轮到天阙界又或者你紫云宫越俎代庖?”

    “我已将此事告知阁下,可阁下不是依然无动于衷吗?宁州不愿意管,天阙界身为正道大宗,自然责无旁贷!”左先生冷声言道,他朝前迈出一步,周身的气势在那一刻忽的变得浩然起来,显然是没了继续与徐陷阵逞口舌之利的兴致,准备以武力解决此事——虽然他也能察觉到眼前的徐陷阵绝非易于之辈,但那个叫魏来的小子竟然能够以二境修为克制住天阙界极富盛名的功法大孽界,显然是因为这小子身怀某种对于大孽界极为克制的功法。

    天阙界如何能允许有这样的功法存于世间?他一定得带着这少年,弄明白其中就里。故而,哪怕这位徐统领不好对付,老人也有不得不执意而为的理由。

    徐陷阵纵横沙场多年,老人这番模样他自然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他的眉头一挑,言道:“所以,阁下准备对一位大燕的命官动手,是吗?”

    “为官者不思忧君事,体民情,却袒护贼人,这样的朝廷命官,老朽为大燕除之,想必以大燕陛下之明,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迁怒与我天阙界。”黑衣老人冷笑一声,胸前、背后、眉心、双臂足足五道神门纷自涌现,凌冽杀机笼盖。

    “说得好啊!”

    “天下皆知宁州将亡,所以什么魑魅魍魉都敢骑在我宁州头上拉屎撒尿。”徐陷阵轻声感叹道。他说着豁然从长凳上站起了身子,面色阴沉的盯着那左先生。

    老人见此番架势暗以为一场大战无可避免,正要唤出自己的灵纹,可就在这时,那神色阴沉拦在他身前的徐陷阵却猛然侧过了身子,将被他护在身后的魏来等人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老人反倒一愣,他有些弄不明白这徐陷阵的心思,之前是他忽然杀出要阻拦老人行事,此刻却又忽的退开,似乎又改了主意,不再护着魏来等人,如此虎头蛇尾,让老人心底泛起了嘀咕,心道这位徐大统领不应当是如此懦弱之人。

    “先生不是要用天阙界的名号在我宁州行侠仗义吗?那现在还在犹豫什么?”见老人愣在原地,徐陷阵反倒催促了对方起来。

    “阁下到底意欲何为?”左先生暗以为其中有诈,沉眸再次问道。

    “全北境都知我宁州是将死之地,我能有何意图?只不过是想将此事向州牧大人禀报一番,看看州牧大人对此怎么想怎么看,先生不必管我,做你要做的事情吧!”徐陷阵笑眯眯的言道。

    “这样的小事还需向州牧禀报?”一旁的卫玄也迈步而出,皱着眉头问道。

    “小事?”徐陷阵眉头一挑,看了一眼一旁的魏来一眼:“州牧大人的外孙要被诸位冠上邪魔外道、梁上君子的美名,我以为这应当算不得小事吧。”

    此言一出,在场食客们顿时发出一声惊呼,看向魏来的目光也随即变得古怪了起来。

    当然不仅是这些食客,左先生与为卫玄也在那时脸色一变,左先生更是朝着卫玄递去一道询问的目光,似乎是在责备对方这么重要的事情从未听他提及。卫玄心底暗暗叫苦,他倒是听闻过那位州牧大人确实还有一位外孙尚且还在人世,可听说那孩子在经历了当年父母之死后便被吓得呆傻,叫什么名讳、在什么地方、长什么模样左先生都一概不知,又如何能够想到这机缘巧合触怒到天阙界的少年会是那位州牧大人的外孙?

    ……

    江浣水。

    这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不仅对于宁州,也不仅单单对于大燕,而是对于整个北境来说,那个年过古稀的老人都是令人仰望、敬佩又畏惧的存在。

    乱世怪儒、治世能臣、王佐之才、血衣儒士。

    他的身上有诸多数不清的名号,而如今最能让人在第一时间想到他的是——北境最后一位州牧大人。

    北境九国,自六百年前,大楚经历一场内乱后,北境九国都意识到设立一人独掌一州军政的州牧之位是滋生霍乱的根源,故而自此之后北境的掌权者们纷纷收回了州牧之位。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五十多年前,大燕新立不过数十载,齐与鬼戎虎视眈眈,大楚亦如雄狮盘踞东方。茫州尚未收复,宁州仅仅以一州之地独面三头虎狼。大燕内忧外患,举步维艰。

    登基十年的新帝袁晏忽的召回了在青冥学宫求学的幼时同伴,一个年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将之任命为宁州州牧。

    此举一出,当时朝野震动。

    燕篡周而立,虽是大燕禁忌之事,但任谁都知道,当初大周就是信任袁家,袁家借此做大,这次有了功高盖主,臣噬其君之事。

    宁州三方边患,朝廷为对抗齐、楚、鬼戎三国,在宁州屯有雄兵百万,设立边镇足有十余处,每年朝廷开支有半数都在这宁州边防之上。如此重兵之地,落入一人之手,还是一位从未当政过的年轻人手中,且不说他做不做得好州牧之位,他若是做得好了,手握如此雄兵,反噬其主绝非难事。

    这任命一下,从郡县到朝堂,从边关将领到朝堂议臣弹劾驳斥此举的奏折从大燕各处被送来,递入泰临城中的龙骧宫内。

    但袁晏却力排众议,将那年轻人推上了北境唯一一位州牧宝座。

    于是乎一个叫江浣水的年轻人自此进入了北境掌权者们的视野,宁州也从那天起成了大燕的国中国。

    紧接着名震北境的三霄军被设立,宁州飞速的崛起,每年向朝廷索要的军费开支却飞速减少,从以往要消耗大燕近半数的开支,转眼便削减

    到了不过三分之一。大楚承认了大燕的地位,燕齐也开始互派使臣,然后楚岚天横空出世,收复失地茫州,大燕终于回到了当年大周为帝时的盛世。从那时起,朝堂上下便再无一人敢言说江浣水的半句不是,这位北境左后一位州牧大人也成了世人称道中兴大燕的重臣。

    哪怕时过境迁,楚岚天早已死在泰临城的午门外,三霄军也被一削再削,就连当初全力支持江浣水的帝王袁晏也驾鹤西去,于整个大燕朝廷来说,江浣水依然是那个不可动摇,也不能被动摇存在。

    ……

    “既如此,左某也不好叨扰,但请转告州牧大人,他日得空,左某必携门徒亲自拜访。”

    左先生在听闻江浣水的名讳之后,面色一变,沉吟了不过十息不到的时间便朝着徐陷阵拱手如此言道。

    “好说好说。”徐陷阵拱手回礼,脸上的笑容灿烂。

    左先生将对方这样的神情尽收眼底,他当然能够感受到对方这笑容中毫不遮掩的挑衅与得意,但他记得真切的是,在离开天阙界时,掌教曾与他说过:“大燕之行,百无禁忌,唯有江浣水与金家皇后,这二人万万不可得罪。”念及此处,他强压下了心底的阴郁,转过身子便要领着众人离去。

    “诸位就这么走了吗?”可脚步方才迈出,背后便传来了徐陷阵的声音。

    心头本就堆积着郁气的左先生闻言转身看向又重新坐在了长凳上的徐陷阵,沉声问道:“徐统领还有什么赐教?”

    身着白色长衫,身形高大异常的男人撇了撇嘴,目光朝着狼藉的饭庄四周看了看,然后言道:“天阙界是名门正派,想来应当不会对这被你们捣毁的饭庄视而不见,转身就拂袖走人吧?”

    “你!”听到此言,左先生顿时脸上再次浮出恼怒之色,但又转瞬将这样的神色克制了下来。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银票,扔在了木桌上,又狠狠的看了魏来与徐陷阵一眼,嘴里言道:“走!”

    说罢这话,方才带着众人灰溜溜的离去。

    ……

    直到左先生与卫玄一行人走远,这饭庄中的众人方才回过神来。

    魏来沉了沉心神,走到了那徐陷阵的身前,朝着对方恭恭敬敬的拱了拱手:“谢过徐统领。”

    “不用谢我。我也是受人之托。”徐陷阵站起了身子,摆了摆手,声音豪迈的应道。

    魏来听闻此言,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脸上的神色一滞。

    “不是州牧,另有其人。”徐陷阵虽然生得一副莽夫模样,但能在宁州坐稳这赤霄军统领的位置,自然不会是真的愚笨之辈。魏来这番表现他看在眼里,一眼便明白了对方所想,他赶忙又摆了摆手言道。

    魏来一愣,不禁暗暗奇怪,他虽然并不愿意与江浣水又太多接触,但却不得不承认整个宁霄城又或者说整个天下,能为了他开罪紫云宫以及天阙界的人似乎也只剩下江浣水一人而已。

    “不知统领能否告知是何人所托,日后相见我也好有所回报。”念及此处魏来赶忙恭敬的再问道。

    “还能有谁,我那女儿呗。”徐陷阵莫名的叹了口气,如此言道,说罢他又抬起头,凑到了魏来身前,眸中带着些许魏来看不太明白的炙热情绪问道:“徐玥,你记得吗?”

    魏来暗暗古怪徐陷阵这忽然转变的语调,也有些不适于对方已经凑到他面门前的那张大脸。他下意识的退去一步,嘴里言道:“徐玥姐姐,我当然记得,今日我还在翰星碑前遇见过少公子,承蒙他暗中想让,我方才……”

    魏来一本正经的说着,也极力表现出对徐家的好感,但这话说道一半便被徐陷阵猛地打断。

    这位统领大人面露失望之色,他摇了摇头:“那就是不记得咯。”

    魏来眉头皱起,暗暗不解徐陷阵此言何意。但还不待他发问,徐陷阵便再次看向魏来,转移了之前所言的话题:“明日我在徐府设宴,少公子可愿意赏脸来府中一聚?”

    魏来闻言心头一颤,今日之前他便已经因为萧、宁俩家强迫他前往府中而于青霄军以及紫霄境起过冲突,之后在与阿橙的交谈中魏来也知晓,萧宁两家无非是看重魏来身为江浣水外孙的身份,想要借此揣摩又或者探听江浣水在夺嫡之争以及乌盘龙王册封昭月正神之事中的态度。魏来自然反感此事,但徐陷阵毕竟方才救过他,于情于理魏来似乎都没有又拒绝对方。

    这样想着魏来的眉头皱起,正要说些什么。

    “徐某人做事公私分明,请少公子明日上府为的是私事,少公子也不必多疑,就当是故人相见时设下家宴而已。”徐陷阵轻声说道。

    魏来闻言心底的疑惑却更甚了几分,他却是想不明白自己与徐家能有什么私事。不过对方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魏来若还是拒绝就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了。他微微思索,终是在数息后点了点头:“就依统领的意思吧。”
友情链接:吉利彩票开户  中华彩票网  恒大彩票app  秒速快三平台  鼎盛彩票  360彩票网  ag捕鱼王  新贝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163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