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八十三章 徐余年!

第八十三章 徐余年!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昏昏沉沉的从书桌上爬起身子的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

    他打了个哈欠,走到房门前,推开房门。

    魏来看了看天色,暗想此刻应当已经时至正午,但院门中却安静得有些出奇。他暗暗奇怪,这般安静显然不是孙大仁等人的秉性。

    迈步走出内院,来到正屋,依然不见孙大仁等人,倒是正屋的木桌上摆着几份以瓷碗倒盖着的碗碟。

    魏来迈步上前,将那些瓷碗一一打开——清粥、水煮蛋、馒头、咸菜,显然这些是孙大仁等人给他准备的早饭,只是魏来起来得比平日晚了不少,以至于这些本该丰盛的早餐,此刻看来多少有些残羹冷炙的味道。

    魏来却是心头微暖,他暗暗想着这些家伙估摸着去宁霄城中瞧稀奇去了,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魏来也没有等他们的打算,端起桌上的饭菜走入了厨房,将这些事物热过一遍,便将之当做午饭。

    一手拿着馒头,一手端着粥碗,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的魏来,皱着眉头,眸中神情略微空洞的看着前方。

    他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昨日在书中所看的内容,但其中论述大都繁杂,又不免有些生涩难懂之处,魏来有诸多地方都难以融会贯通。他昨日一直翻阅那些古籍直到半夜实在熬不住后才沉沉睡去,但对于这拘灵遣鬼之法,魏来的所知依然处于堪堪入门的状态,尚且还有大半与此相关的古书他未有来得及翻阅。

    魏来想着书中的内容,心底又暗暗将之适用在体内的阴魂以及那些孽灵的身上,但诸多难以流畅施展与行之不通的地方,让魏来如鲠在喉,他想了想便索性站起身子,去到内院的书房中,将那些他整理出的关于拘灵遣鬼之法的书籍一股脑的摆在了木桌上,然后便一边吃着午饭,一便接着翻阅这些书籍。

    他时而沉眸,时而皱眉,时而干脆放下手中的筷子,单手握书,体内运转气机去实验亦或者推敲书中所言之物。做着做着魏来忽的觉得自己这番模样像极了吕观山,他微微一愣,在那一瞬间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但很快便在摇头苦笑中回过了神来。

    ……

    翻阅、理解、思虑再将之运用、尝试。

    在这样的过程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瞬便到了夜幕将至的黄昏时分。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将沉浸书中世界,对于时间流逝毫无所觉的魏来惊醒过来。

    魏来暗以为是孙大仁等人归来,倒也未作多想,迈步便走向院门方向。

    只是当他打开院门,站在眼前之人却让魏来不免一愣。

    一人穿着白色长衫,腰佩玉带,一派富家公子打扮,可偏偏他的脸颊左侧高高隆起,肿成了说书先生口中那些贪吃好色的猪妖模样——是昨

    日被魏来击败的那位徐家少公子徐余年。

    “徐兄……?”魏来反应过来,心头却对于对方的忽然到访有些疑惑。

    可对方却似乎并没有与魏来多言的性子,他伸出手拉住魏来的衣袖,颇有些的急不可耐的言道:“我的小爷爷呀!你怎么还在这里!快跟我走!”

    经历昨日之事,魏来对于徐余年以及他背后的徐家都颇有好感,他并未挣脱徐余年伸来的手,被对方拉着走出数步后,魏来这才客气问道:“徐兄……这是作甚?”

    “不是吧?”徐余年闻言却也是一愣,他不可思议的停下了脚步看向魏来:“你忘了昨日我爹给你说过什么吗?”

    魏来这才反应过来,昨日徐陷阵曾邀请他参加今日徐府的家宴,只是他从睡醒便一直沉浸在那些与拘灵遣鬼之法有关的古籍之中,忘了此事。此刻天色渐晚,想来徐家的家宴也已经快要开始,心底有愧的魏来不敢再多言,但总归不适于被一个男人拉着,他挣脱了徐余年的手,又反身将祖屋的房门锁好,这才言道:“那烦请徐兄带路。”

    ……

    徐余年与魏来并肩迈步走在宁霄城的大街上,魏来本就不善与人交流,徐余年又想着昨日被魏来一拳轰下台的尴尬景象,二人一时无语。

    或是觉得这一路走来如此沉默太过尴尬,徐余年还是决定说上些什么,以此缓解此刻的尴尬。

    “那啥……你那几位妻子呢?”

    “嗯?”魏来闻言不免又是一愣,他停下了脚步看着徐余年,眨了眨眼睛,好一会之后才反应过来。“她们啊,去宁霄城闲逛去了,这会也不知在哪里呢。”

    徐余年点了点头,却又寻不到了话茬,又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又才言道:“魏兄当真是好福气,我阿姐一直以为魏兄这些年过得不如人意,好几次想要来寻魏兄,可都被我爹拦了下来。昨日一见,徐兄不仅修为了得,更是有这旁人艳羡不已的齐人之福,着实令我和阿姐诧异啊!”

    徐余年抬头迈步的走着,眼角的余光却落在了魏来的身上,仔细的打量着对方。

    魏来当然无法知晓这位徐家少公子心底那点花花肠子,他不疑有他,只是暗暗诧异,在他的记忆里对于徐余年口中的那位阿姐——徐玥,倒是有些印象不假,可大都停留在六七岁的孩提时代,却是不想对方对他竟然还有这般心意。魏来的性子坦率,也不去细究徐余年所言之物会不会是为了拉拢关系而现编胡诌的话,他将之当做实情,心头默默记下。

    “徐玥姐姐的病好了没有?”他随即问道,对于徐玥的记忆停留在七岁那年,虽然之后魏来也曾虽父亲魏守来过宁霄城几次,但都未有再见过徐玥,魏来隐约记得听父亲说过徐玥是被送去何处治病去了。这么多年不见,魏来倒是

    颇为关心当年困扰徐玥的恶疾如今可有好转。

    徐余年的眉头一挑,眼珠子一转,语气低沉的反问道:“你还记得我姐?”

    魏来闻言心头暗暗奇怪,当初在宁霄城中,他也就与徐玥关系还算尚可,其余那些富家子弟大都因为魏守的关系而对魏来颇有芥蒂,他又怎会不记得徐玥呢?

    “徐玥姐姐待我不错,我怎会忘怀?”魏来皱眉言道。

    “是吗?”徐余年却瞟了魏来一眼,语调颇为古怪的反问道。

    魏来隐约也察觉到当话题转移向徐玥时,眼前这位徐家少公子的态度便变得奇怪了起来,言语之间似乎带着些许怒气。魏来难以知晓对方对他的怒火到底从何而来,但也没有去刨根问底的心思,索性便揭过这茬,不再言语。

    “一半。”可就在魏来打定主意,专心赶路的档口,一旁的徐余年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一半?”魏来面露困惑之色,转头看向徐余年,并无法理解这位徐家少公子忽然所言之物。

    “阿姐九年前被父亲送到了归元宫,被门中长老看重收入门中,自那以后在家中所待时日便并不多。据阿姐自己所言,那位长老待她不薄,也曾想尽办法为她治疗生来便带着的恶疾,但却难有成效。时至今日,阿姐还是无法行走自如。”

    “但好在她体内的经脉却是被梳理通畅,也可如寻常人一般修行,那位归元宫的长老说过,若是阿姐有缘推开圣门,或许有机会……”

    徐余年的话说到这处便没了下文,但魏来却很清楚他的意思。他于心底也暗暗讶异,这归元宫可不是寻常地方,那是北境神宗之中怎么算都能排进前十,甚至前五的庞然大物。别看此刻翰星榜上那些名列前茅的天才妖孽为宁州百姓所仰慕,但实际上他们中却并无几人能真的拜入北境前十的神宗,即使是榜首也不见得能有这份机缘。徐玥能拜入这样的宗门让魏来诧异之余,也为其庆幸。

    徐余年见魏来听闻这番话依然面色如常,便又沉声言道:“按照往年的规矩,阿姐这个时候应该尚且还在归元宫中修行,但今年阿姐却提前回到了宁霄城,魏兄可知为何?”

    魏来茫然摇头:“不知。”

    “唉!你这家伙。”徐余年见魏来一脸茫然之色不似作假,他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拍在魏来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言道:“因为我姐听州牧大人……”

    “徐余年。”徐余年的话才说到一半,一道阴冷的声音却忽的从二人的身前传来。

    那人将徐余年三个字眼每一个都咬得极重,徐余年听闻那声音身子一颤,面色泛白,他说道一半的话于那时戛然而止,然后他颤颤巍巍的转过头看向那不远处,神色惨然言道:“姐——”
友情链接:248彩票  ag彩票网  大奖彩票网  四亿彩票  平安彩票手机版  好运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ag体育平台  澳发彩票  52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