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八十四章 弥补

第八十四章 弥补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来抬头看了看自己转动着轮椅的木轮,在前方带路的少女,又看了看身旁拉耸着脑袋一副受惊麋鹿模样的徐余年,心底暗觉这对姐弟的关系有些奇怪。

    他有心与多年不见的儿时好友攀谈一番,可徐玥周设却始终弥漫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魏来也着实欠缺与人攀谈的本事,故而索性便也就跟着徐家少公子一同走在徐玥的背后。

    不得不说的是,方才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徐玥便转过了身子,但魏来依旧瞥见对方那生得愈发明媚动人,即使在方才那满脸寒霜的状况下依旧让人心驰神往的容貌。

    有了徐玥的忽然赶到,魏来前往徐家府邸的路走得愈发的尴尬与寂静,看样子颇为跳脱的徐家少公子,在徐玥的面前却老实得像是见了先生的学生,一路上沉默不语。

    直到他们穿过数条街巷,终于抵达了那座高大的府门前。

    身为赤霄军统领,又是这宁霄城三大门阀之一,徐府的门楣自然担得起徐家的身份。无论是高大的院门,还是府门前两侧排开身着红云雪甲的八位甲士,都让眼前这座府门透露出寻常人家难以企及的威严与森然。

    而那八位器宇轩昂的甲士在看清徐玥与徐余年的存在后,亦赶忙快步迎上。

    其中四人分做两队,将那徐玥的轮椅抬上了徐府的府邸,足足八道台阶,四人合抬之下,徐玥的身子竟然未有摇晃半分,显然这简单的抬椅之举,这些甲士也经历过诸多训练,方才被选拔到这府门前做了这份差事。

    “老爷夫人已经恭候多时了。”末了,甲士们还帮着推开了府门,朝着诸人躬身言道。

    高大的院门内是绵延的长廊,是郁郁葱葱宛如树林的外院,以及早已恭候多时,身着彩衣容貌俏丽的婢女。

    虽然对于赤霄军统领的府邸规模,魏来在心中早有预想,可跟着徐家姐弟以及那些婢女们足足在长廊中走了半刻钟光景后依然未有抵达他们口中的绣月楼时,魏来还是忍不住暗暗咂舌——他对于真正富贵人家的认识到底还是太浅薄了一些。

    而富贵二字用来形容徐家显然并不恰当,尤其是当所谓的绣月楼出现在魏来面前时——那是一座三层高的阁楼,修建得虽然小巧别致,但单以这三层楼阁远不足以配上方才魏来所经过了漫漫长廊。

    那座所谓的绣月楼坐落在一处湖水中心,湖当然算不得大,但也有足足占下数十丈之地,在自家府院中设下这样一处府中湖泊,魏来也只听闻泰临城的龙骧宫能有这般手笔,却是想不到宁霄城一处统领府邸之中

    也有这般景象。

    见魏来一副乡巴佬进城,瞪大眼珠子站在绣月楼外看着眼前这幅景象的模样。

    徐余年终于算是从昨日的挫败感中寻到了些许安慰,他不免有些许得意的拍了拍魏来的肩膀:“走吧!”

    ……

    一推开绣月楼的房门,徐玥便头也不回的推着自己的轮椅坐到了主座左下方的案台处,面色冷峻,目不斜视。

    而坐在主座上的徐陷阵与一位身着青色长裙的妇人便在第一时间将目光投注在魏来的身上。

    “少公子快些落座。”而徐陷阵那如闷雷般的声音也随即响起。

    魏来拱手点头,随后便在婢女的牵引下坐到了主座右下方的案台处,正好对着徐玥。

    魏来有意朝着女子点头示意,可对方却对于魏来递来的目光视而不见,正襟危坐在原地,摆弄着眼前的碗筷与酒樽。

    魏来有些尴尬,但也仅此而已,从之前与徐玥见面后对方一言不发的状态中他便多少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疏远,毕竟只是幼年相识,多年不见后有所芥蒂魏来倒也并不挂怀,他收回了目光。

    “这才几年光景,当年的小阿来都已经长成这般模样了。俊俏得很,颇有汝父之风。”这时那位坐在徐陷阵身旁的妇人声音响起。

    魏来转头看向妇人,暗觉有些眼熟,他隐约记得这妇人似乎姓龙,是某位宁州大户的女儿。他点了点头,用自己记忆中有些模糊的礼数拱手朝着对方一拜,应道:“龙姨谬赞了。”

    “唉……这些年你一个人在乌盘城受苦了,我和你徐叔叔也是确有苦衷,没办法……”妇人又神色有愧的低下头,轻声言道,也不知是不是魏来的错觉,他隐约发现,在说着这话的档口妇人的眼眶竟然有些泛红。

    “咱们贤侄这不好生生站在我们面前吗?你哭哭啼啼作甚!”但话未说完,便被一旁的徐陷阵厉声打断。

    “也对也对。”妇人连连点头,伸出手还擦了擦自己眼角似乎已经溢出的泪痕。

    这般模样就是魏来也未有预料,他也不知当如何去出言安慰眼前这位似乎真的在为那些陈年往事所耿耿于怀的妇人——毕竟在他的记忆里关于这妇人的一切都极不真切,她与他父母之间到底关系如何在魏来看来也同样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也只能附和着言道:“龙姨节哀,我父母知你心意,泉下也当宽慰。”

    龙姓妇人泫然若泣的点了点头,然后抬眸狠狠的瞪了自己身旁的男人一眼。

    那在外威风八面的赤霄

    军统领,在自己妻子这样的目光下,身子一颤,讪讪笑了笑,这才看向魏来:“咳咳!魏贤侄,我听说余年所你已经娶了两位妻子,可是真事?”

    此问出口魏来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对面那位神情淡漠的少女忽的将目光投注到了他的身上,魏来心底奇怪的紧,暗道这位幼时玩伴似乎比比她表现出来的样子要八卦得多。

    魏来倒也不疑有他,他点了点头说道:“确实。”

    但这话说出,坐在主座上的夫妇明显脸色一变,就连那徐玥也似乎身子微微颤了颤。

    徐陷阵与龙姓妇人互望一眼,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

    龙姓妇人迟疑了一小会,又才转头看向魏来,轻声言道:“魏贤侄可知,我家玥儿几年前便推脱掉了与萧家小公子萧蒙的婚约……”

    魏来一愣,倒是隐约记得婚约之事,但却不知这婚约已经作废。他茫然的摇了摇头:“这今年在乌盘城消息闭塞,晚辈确实无从知晓此事……”

    “这……”听闻魏来此言的徐陷阵夫妇脸色愈发古怪,二人又是互望一眼。

    “爹!娘!”可就在这时,一旁的徐玥却忽的发了声。

    徐陷阵夫妇转头看向徐玥,魏来也察觉到了这一家子欲言又止话里有话的古怪,也下意识的看向少女。

    只听那女孩幽幽言道:“我已师从归元宫孟悬壶门下,一心向道,红尘中事本就与我无关,今次归家是为帮爹娘报恩,爹娘也勿需迟疑。今次之后,我恐鲜有归家之期,婚约于我无非一张白纸,于他却是关键时刻可保性命的救命稻草,爹娘当年有所亏欠,今日不曾弥补,还待何夕?”

    徐玥一番话说得魏来愈发迷糊,可徐陷阵夫妇却在那时互望一眼,似乎在徐玥所言之后真的做出了某种极为重要的决定一般。

    那徐陷阵转头看向了魏来:“便宜这臭小子了……”

    他这般说着,站起了身子,神情也庄重了不少,他正要将某些极为重要的决定在那时宣诸于口。

    哐当!

    绣月楼的房门却在那时忽的被打开。

    “我就说我和老宁想尽办法都请不了少公子,原来是因为我俩没有老徐家这般美若天仙的女儿啊!”

    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魏来随即转头看去,却见两位身着白甲,胸前却绣着紫青两色云朵印记的男人正迈着大步走入这绣月楼中。
友情链接:齐鲁彩票官网  赛车pk10注册  齐天娱乐  360彩票平台  新贝彩票  吉林快3开奖  荣鼎彩  豪享彩票  加拿大28开奖结果  爱彩人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