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章 凶光与笑容

第一百章 凶光与笑容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北境楚地天罡山,生有剑仙两个半。”

    “在下不才,正是其中那号称貌比潘安,德比孔孟,武可灭天阙,智可覆楚地的……”

    “初七。”

    “初七?”听闻男人这番着实称得上繁琐又浮夸的自我介绍后,魏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他叨念着这个名字,脸上的神情似有所思。

    身穿华贵绒袍的男人见状,脑袋仰得更高的些许,他极为自信的问道:“怎么样?小子被吓到了吧?”

    魏来转眸看了一眼那脸上几乎写满了“快来崇拜我”的神情的男人,然后他摇了摇头,极为认真的回应道:“没听说过。”

    这话出口,男人那股被他强提起的傲气,顿时卸去了大半。他瞪大了眼珠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少年,高声言道:“不可能!”

    男人的反应着实太过激烈了一些,连魏来也被对方下了一跳,下意识的退去一步。

    这时,却听那男人再言道:“你爹总不能没有跟你提起过我吧?”

    “嗯?”男人这话,让魏来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困惑:“我爹为什么要提起你?他认识你吗?”

    “怎么说当年我与你爹也是有过过命的交情的,咱们游历渭水神国时,还是我给你爹娘做的媒!没有我,可就没有你小子!”男人愤慨道,说罢又叹了口气:“想不到魏守那小子长得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到头来却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名为初七的男人这番可谓浮夸至极的长叹倒是让魏来不免一愣,他隐约记得小时候听她娘说起过他那不靠谱的老爹是如何在渭水河畔对着她“穷追猛打”,就像是狗皮膏药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最后他娘方才满心无奈的跟了他爹。

    以往魏来每每听到他娘捡起这个故事,都会暗暗好笑,他可知道虽然他娘说得是愤慨不已,但实际上他爹娘之间的关系却远比外人看上去要好出许多。但这男女之事毕竟家事,以他爹娘的个性想来都不会轻易与外人言说,那么眼前这男人能说出这些,那边也说明了对方大抵是真的亲历过当年魏来爹娘之间的种种。

    而一想到这里,魏来看向男人的目光便顿时变得古怪,他在心底暗暗想到,那不成眼前这个浮夸的家伙,还真的能是自己爹娘的故友?

    “前辈当真认识我爹娘?”他在那时不禁问道。

    “这还能有假?”初七正色怒道。

    魏来闻言,又低头思索了一阵,这个自称来自天罡山的家伙,修为深不可测,至少以之前他所表现出来的手段看来,对方若是想要加害于他,魏来甚至难以调动起半点灵力,便会被对方斩杀。如此说来不要的警觉反倒显得累赘,念及此处的魏来索性收起了这些心思,他沉眸看向男子,问道:“前辈既然是我爹娘故友,那晚辈也就不与前辈客气了。”

    “前辈一路跟着晚辈走了这么久,该听的,不该听的,也都被前辈一并听了去,想来不会

    是为了单单看一眼故人之后那般简单,既如此,还望前辈看在我爹娘的薄面上,有甚所图一并言来,也免得晚辈惶恐。”

    初七闻此言,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开怀的笑容,他颇有些老气横秋的点了点头:“嗯!你小子说起话来,倒是要比你那死板的老爹好听多了。”

    男人这般夸完,却并未得到魏来的回应,只见那少年还是保持之前的姿势,皱眉盯着他,神色严肃,一动不动。

    男人有些尴尬,他讪讪的摆了摆手,嘴里小声的嘀咕道:“这凶巴巴的模样倒是和你爹如出一辙。”

    魏来却依然不为所动,还是盯着对方。

    初七有些招架不住,他又干笑了两声,然后苦着脸色言道:“终归你不能让这个做长辈的,就站在这里跟你讲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吧?”

    ……

    “我去!当年你爹跟我说他在宁霄城有一座豪华别院,我以为他在吹牛,想不到还真是如此!”随着魏来回到祖屋后,初七一脸好奇的打量完这空无一物,却又大得出奇的府院后,他不禁高声感叹道。

    对方那满嘴胡话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师从天罡山这般剑道圣地的架势。

    魏来看了一眼身旁在这祖屋中转过不停的男人,正要出言说些什么。

    “我去!这还只是外院,内院比这外院还大!”可这时,初七却走到了内院的门口,他朝着内院一望,嘴里再次发出一声极为浮夸的高呼,而说罢这话,这家伙却是没有半点做客的自觉,自顾自的便走入了内院。

    魏来的眉头在那时一皱,却不得不暂时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赶忙快步跟上已经走入内院的初七。

    入了内院的初七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他在内院联排的房门前来回穿梭,毫不避讳的打开那些房门,对着大都空空荡荡的房门评头论足。一会言说这房间风水不好,一会说那房间布局有问题。魏来紧紧的跟在初七的身后,也并不去打断对方的行径——反倒是想要好生看一看,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些什么药。

    忽然,初七在一间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这房间不错,与我有缘。”初七这般说道,根本没有博得魏来同意的意思,迈步便走入那房间中。

    魏来记得真切,这是孙大仁的房间,也是这诺大内院里,为数不多有着些必要陈设的房间之一。

    他走到房门口时,走入房间的初七已经自来熟的坐到了床榻上。他在床榻上用力坐了几下,像是在测试这床榻上被褥的舒适程度。而后他抬起头看向魏来,言道:“这房间不错,以后我就住这里吧。”

    “我好像并没有邀请前辈入住吧?”魏来挑眉问道。

    “唉!”初七却摆了摆手,然后挑眉朝着魏来言道:“一家人说撒两家话,我知道你从见面开始就已经暗暗对我心生崇拜,此刻愁眉紧锁,估摸着是在思虑怎么把我留下,

    甚至想办法依靠着我与你爹娘认识这层关系,拜我为师,从我这里习得一招半式吧?”

    这番话他说得是一本正经,脸上的神情也极为自信与笃定,一副我猜得准没错的模样。

    魏来也无心去拆穿初七自说自话,他沉声说道:“这房间是我朋友住的,前辈若是真的现在有些困难,我这院子中倒是可以腾出房间来,只是前辈也知道了,我爹当年乐善好施,又喜收集古籍,家中物件被我爹尽数卖去,这几间厢房中的物件还都是新置办的。晚辈最近亦手头拮据,故而腾出的房间里恐怕床榻之类的物件还得前辈自己想办法。前辈若是手头也有困难,晚辈就只能想办法给前辈找些被褥来将就些时日……”

    魏来不是没想过这家伙忽然说要留下是为了方便监视自己,但转念一想,以对方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听取魏来与太子以及阿橙的对话的修为看来这样的担忧过于杞人忧天了一些,毕竟这对于对方来说似乎并非难事。

    故而在这短短数息的思虑之后,魏来索性便顺着对方话里的意思继续言道。

    可谁知道这样的话反倒像是戳中了男人的痛楚一般,初七的面色一沉,低语言道:“小子,我是看在你是故人之后,方才向着在此处住下,授你一些我的成名绝学,让你有个立命安身的本钱,这天大的机缘,你可不要错过后才知后悔。”

    “晚辈与前辈既无师徒之名,晚辈又非天罡山门徒,前辈功法晚辈受之有愧,还望前辈收回此意。”魏来拱手言道,态度恭谦。

    啪!

    初七一拍面前的案台,怒道:“小子可知天授不取,反受其咎的道理。”

    “晚辈才疏学浅,并未听过此言,只知无功不受禄,以及……”魏来低首应道,态度依然恭敬无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初七闻言顿时脸色难看:“你不会是觉得以我初七在江湖上的威望,是因为没有住处才来寻你的吧?”

    “那前辈的意思是不住晚辈家中了,对吗?”魏来不应初七此言,只是平静的反问道。

    初七的脸色铁青,在那时咬了咬牙,半晌之后方才果决言道:“住!”

    “那就请前辈拿出能让晚辈安心的诚意来。”魏来再言道。

    初七看向魏来的目光在那时变得古怪了起来,他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意味深长的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前辈先是偷听晚辈与他人谈话,又跟踪晚辈足足绕着这宁霄城走了一个时辰,又自称我爹娘故友,现在还要在晚辈家中下榻,终归是要有个说法方才能让晚辈安心吧?毕竟前辈自己也说自己绝顶聪明,那想来以晚辈如今的处境,需要怎样的诚意,前辈应当很是清楚吧?”魏来说着,脑袋缓缓抬起,对上了男人正低头俯视他的目光,二人的目光交错,魏来眸中凶光毕露,而男人那阴沉的脸色却因为少年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凶戾而渐渐浮现出一抹由衷的笑意……
友情链接:全民彩  og真人  秒速赛车官网  W彩票  皇家88登录平台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非凡彩票  258彩票  99彩票平台  博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