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零一章 封剑

第一百零一章 封剑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渐晚。

    层层乌云让本就昏暗的天色愈发阴沉。

    “当年我与你爹娘相遇时,也是这样的天气,阴蒙蒙的,好似有暴雪将至。”坐在大厅中的男人饮下一口清酒,看着屋外的天色,轻声呢喃道,他脸上的神情有些恍惚,像是酒后的微醺。

    “我不需要。”魏来却并未回应初七此刻的自说自话,他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沉眸看着眼前的男人,果决的言道:“前辈吃完这顿饭就请离去吧,顺便转告他,我不需要他的帮助,更不需要他煞费苦心的找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来‘照料’我。”

    “你爹可从来不会干这种请客出门的失礼之事。”初七眯着眼睛笑道。

    “我不是我爹。”魏来沉声应道。

    “也对。”初七闻言一笑:“你爹可没你这么记仇。”

    “我以为你从那个太子口中听过了当年之事的些许端倪会对你那位外公有所改观,却不想还是如此心心念念,记住了,一件事一旦成了执念,最终免不了会害人害己。”

    初七忽然换作了一副说教的语气,神色肃然的朝着魏来言道。魏来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前辈的意思晚辈明白,这样的话已经不止一人与我说过,晚辈自会铭记于心。至于我与江浣水……”

    说道这处的魏来微微一顿,又才言道:“说不上心心念念,如今大燕各方都想利用我将江浣水绑上他们的战车。我与他联系越少,对彼此来说都有好处。”

    初七听出了此刻说出这番话的魏来的言外之意,他不禁眉头一挑:“老家伙自从六年前在泰临城的龙骧宫中许下了那个重诺之后,这些年安分守己到了泰临城中的那些家伙们估摸都忘了老家伙的存在,他这头手握一州权柄,号称北境最后一位州牧老狮子为何如此,还不就是想让你小子安安稳稳长大成人。大燕如今的局势虽然波谲云诡,但以那老家伙手段想要在这场灾劫中明哲保身绝非难事,他既然打定了注意,那自然就不会去做能牵连到你的事情。”

    “你小子这般聪明,这个道理不会不懂,所以……”

    初七在这时看向魏来的目光变得古怪了起来,他的声音也被他有意压低了不少:“是你打算做些什么要牵连那老狮子的事情吗?”

    魏来的身子在听闻此言的刹那猛地一颤,而那身着蓝色绒袍的男人却趁机凑到了他的跟前,一边挤眉弄眼,一边语调轻挑的朝着魏来言道:“你与那劳什子太子见面时说过,你要用自己的本事帮那家伙。不过那家伙却并不领情,想想也是,要是我是那家伙,忽然窜出个才推开第二道神门的家伙,扬言要帮我夺得皇位,我估摸着得叫人将这人当做疯子乱棒打出,如此说来,那位太子殿下倒是比我初七有涵养许多。”

    “虽然我想不明白在不借住江浣水的势力的前提下,你小子拿什么去左右这场皇权纷争。但我仔细的看了看,感觉你也没到失心疯到说胡话的地步……那这么说来你那所谓的可以帮到太子的办法,是一件足以牵扯到老狮子的险棋,对吗?”

    初七盯着魏来说完了这番话,他的脸上洋溢起了笑容,一副洞悉了真相后的得意洋洋之状。

    而魏来在起初的惊骇之后,反倒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直视着初七,对于对方的目光并不避讳,甚至在初七摆出那洋洋得意之状后还极为恭敬的朝着对方拱了拱手:“前辈心思玲珑,晚辈自愧不如。”

    初七闻言,自是头颅高昂,神情愈发倨傲。

    “话已说完,酒也饮罢,前辈请回吧。”但还不待他享受够这番感受,魏来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初七的脸色一变,怒道:“小子!你可是你爹娘的旧友!”

    魏来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人死万事空,我爹娘都死了,旧不旧友都是你一家之词,做不得数。”

    初七更怒:“当初要不是我给你爹娘撮合,可就没你了!”

    “那也就没前辈眼前这顿饭菜与清酒了。”魏来不为所动继续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初七气结,索性一屁股坐回了木凳上:“不行!总之我一定要住这里!”

    魏来这时已经将碗筷端好,转身迈步,看也不看初七一眼的说道:“出门记得随手关门。”

    初七双目喷火,额前梳理好的发丝似乎也被自己此刻心头的怒气所牵动,散落数缕。

    他的心头一动,背后造型浮夸又华贵的蓝色绒袍扬起,下一刻他的身子便拦在了走到门口的魏来的身前。

    魏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道:“前辈这是何意?”

    初七面色冷峻,对着魏来怒目而视。一道道并不张扬却着实存在的气机缓缓从初七的体内溢出,他背后那件蓝色大绒袍再次鼓动,气机将魏来包裹,魏来能清晰的感觉到随着那些气机的涌来,一股无形的压力猛然袭来,他体内的气息流转顿时变得困难了起来。

    魏来的面色随即一沉,前忍着周身传来的不适,盯着初七问道:“前辈是想要对我这故人之后动手?”

    初七不语,魏来摸不准对方的心思,只能暗暗警惕,小心的开始尝试运转起神门中的力量,虽然明知自己可能并非眼前这男人的一合之敌,但魏来却并没有半点就此束手就擒的意思。

    可在这样的对峙持续了约莫十余息的光景之后,魏来的心底紧张到了极致的关头。

    扑通!

    可就在这时,那气势汹汹的初七却扑通一声整个人跌坐在地。

    魏来还未反应过来,那初七却双手环抱住了魏来的双腿,带着哭腔言道:“阿来啊!你可一定要救你七叔啊!”

    魏来脸上的神色古怪,且不说这个七叔的关系到底是真是假,就这初七从见面开始所保持的姿态看来,怎么看也不像是需要魏来这样一个后生来“救”的人物。

    但初七似乎是打定主意不要自己的脸面,也要赖上魏来,死死抱着魏来的双腿不肯松手,魏来尝试着挣扎了几次,在都无疾而终后,魏来只能叹了口气,然后言道:“前辈到底要做什么,起来再说……”

    此刻的初七耷拉着脑袋,没了半点相见时的趾高气扬与满心得意,他勉强抬头看着魏来,张开嘴正要说些什么。

    “阿来!”可就在这时,祖屋的院门忽的被人从外推开,数道身影从屋外鱼贯而入,为首的壮硕少年一眼便瞥见了魏来,兴致冲冲的便朝着魏来唤道。他的心情看起来很是不错,一边走着,一边说道:“阿来,你知道我们今天在那白马学馆中遇见谁……”

    孙大仁正说得兴起,想要将今日在白马学馆中的见闻一股脑的倾诉到魏来耳中,却忽的发现魏来的脚下正有一位裹着华贵绒袍的男子正环抱着魏来的双足,神情凄苦。孙大仁的心头一颤,想到了纪欢喜,又想到今日让他们走了后门,入了白马学馆的徐玥,再一看那个瘫坐在魏来脚下的男人,心道莫不是他这小弟的容貌已经到了男女通吃的地步?

    念及此处,孙大仁的心底又涌出了些许愧意——要不是当初他在赌坊输光了钱财,他们如何能够落魄到需要魏来出卖色相赚取钱财的地步?而俗话说得好,这一回生二回熟,起初魏来还对此事颇为反感,为此没少与孙大仁他们发过脾气。可之后,大概是习惯了这种感觉,魏来反倒不再那般抗拒。这神不知鬼不觉的便与那徐家的千金搅合在了一起,给他们寻到了后门。

    这也就罢了,毕竟对象都是女子,怎么说魏来也吃不了大亏。

    可现在魏来却变本加厉,连男人也不放过了……

    这事要是吕知县泉下有知,一定会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的孙大仁抽皮扒骨,一想到这里的孙大仁顿时打了个冷颤,他抡起了自己的衣袖,一脸愤慨之色的就要上前,将这个缠着自己兄弟的男人一顿胖揍。

    “初七!你大爷的!”可他方才迈出一步,他的身后便响起了一声暴喝,然后那位跟着他们一同回来的天罡山老剑仙猛地从他身后跃出,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杀气腾腾的冲杀向那男子所在的方向。

    孙大仁被那股老人所带起的气浪冲击得身形摇晃,面前站定身子时,老人已经冲到了那男人的跟前,抡起拳头便要朝着男人的面门上招呼过去。

    孙大仁见状,顿时一脸肃然,他朝着曹吞云竖起了大拇指,由衷言道:“天罡山来的前辈就是不一样,急公好义!佩服!佩服!”

    ……

    雪下了起来。

    不大,却绵绵不绝,星星点点的冰粒夹着雨水从天际飘落,还未来得及触及地面,冰粒便融化成了水点。

    “所以,这家伙就是一个顶一个半剑仙的家伙?”魏家祖屋的大厅中,孙大仁一脸愕然的看着眼前被打得鼻青脸肿,瘫坐在地的男人,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众人的神情都极为古怪,并无任何人能够回应孙大仁的询问。

    孙大仁无奈,只能随着众人一道看向那身为当事人的曹吞云。只见那老者在瘫坐的男人身前来回踱步,神情肃杀,他身旁的黄狗“狗仗人势”,也煞有介事的跟在老人身边,走走停停。

    “说!我的钱呢!”忽然老人停下的身子,猛地一跺脚,看向初七问道。

    身下的黄狗跟着一阵犬吠:“汪!汪汪!汪汪汪!”

    初七面色凄苦在老人与黄狗凌冽的目光下缩了缩脖子,小声言道:“什么……什么钱?”

    曹吞云的眸子在闻言之后缓缓眯起,狭长的眼缝中寒光闪彻。

    他的身在朝后退去一步,额前因为方才的暴怒而散乱的发丝忽的扬起。

    “雁回!”

    “琼将!”

    他低声语道,他背后那方钨钢所铸成的剑匣猛地一颤,两道清澈的剑鸣升腾,磅礴的剑意如潮水般倾泻而出,神剑还未现世,滚滚的剑意却依然将屋外的雨帘割裂、震碎,细雨化作了蒙蒙水雾,层层叠叠的在夜色中铺散开来。

    紧接着两柄雪白的长剑从剑匣之中涌出,宛如两道白色的游龙,围着曹吞云一转,磅礴的剑意倾泻,让周围的魏来等人脸色瞬息煞白。而下一刻,两柄雪白色的神剑便裹挟着被剑意牵动的漫天雨幕,直直的朝着那瘫坐在地的男人杀去。

    魏来等人虽然被这浩然的剑意所震,周身气息都有些不畅,但一想到眼前即将发生一场天罡山剑仙之间的大战,众人几乎都在那时屏息凝神瞪大了眼珠子看着二人所在之处,那专注的模样唯恐眨一下眼睛,便错过了什么好戏。

    “痛!痛!痛!”可是让诸人失望的是,那两柄神剑还未冲杀到初七的跟前,初七便连连摆手,嘴里高声呼道。

    那般惊慌失措的模样却是没有半点他自己或是曹吞云口中北境剑种的威风。

    剑锋停留在了距离初七的面门不过半寸处,曹吞云沉眸看着对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的问道:“我的钱呢?”

    “这个……”初七眼珠子一转,似乎还想要杜撰一些说辞,可这样的念头一起,便被曹吞云尽收眼底,老人的双眸一凝,两把悬在初七面门前的雪白神剑剑身轻颤。

    初七又缩了缩脖子,苦着脸色赶忙言道:“别冲动,别冲动,我这就说,这就说。”

    言罢初七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子,在曹吞云幽寒的目光下,缓缓脱下了自己肩上那件蓝色绒袍,递到了曹吞云手中。曹吞云不解,但还是疑惑的伸出手接过那绒袍。见老人眸中有怒气奔涌,初七又赶忙伸出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只见他又缓缓取下了自己头上的发簪,递到曹吞云的手中。

    接过这两道事物的曹吞云眸中的疑惑之色更甚,他又看向初七再次问道:“钱呢?”

    而这一次,初七没有再沉默下去,他伸出手指了指曹吞云手中的两样事物:“这不就是咯。”

    曹吞云闻言一愣,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华贵的绒袍以及那卖相看上去便价值不菲的玉簪,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的身子开始颤抖,两柄悬在初七面门前的神剑跟着轻颤,看得初七一阵胆战心惊,却不敢动弹。

    “你就把我棺材本哪来买了这个?”老人厉声问道,那两柄神剑像是感受到了老人心中的愤怒一般,猛地一颤,随即不受控制的愤然爆射而出,直取初七的面门。

    这般近的距离,这样的杀招,显然不应当是同门之间出手时该有的招数。魏来等人也是心头一惊,看向此番情形的目光中满是骇然。

    眼看着那杀招袭杀向初七,曹吞云见初七一脸惊骇,并无半点躲避的意思,他的嘴角露出冷笑,似乎是在嘲弄眼前这家伙拙劣的演技,可随着神剑的剑意在初七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对方依然毫无避让的意思,曹吞云顿时觉察到了不对。他的手赶忙伸出,一道法诀捏出,那两道飞剑险之又险的在距离初七的面门不过毫厘处停了下来。

    “你疯了吗?”曹吞云在那时迈步上前,怒吼着抓起初七的衣领。

    初七的面色惨白,看着曹吞云张开嘴还未来得及说出些什么。曹吞云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忽的脸色一变,大声问道:“你的修为呢!?”

    初七惨然一笑:“我封剑了。”
友情链接:竞彩258平台  创盈彩票开户  u9彩票  中国福利彩票网站  奔腾彩票  777彩票  加拿大28开奖结果  快乐飞艇下注  博牛彩票  新华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