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零二章 夜话

第一百零二章 夜话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罡山,天阳峰上,有一把不出世的神器,谓之天罡祖剑。

    传言此剑非人力而造,而是由天外陨落的星辰坠于凡间,受天罡山灵气滋养,纳此间生灵愿力,化作的神剑。

    天罡祖剑成剑之日,穹顶之上有三十六颗星辰亮起,三十六道星光化作光柱注入天罡祖剑体内,受祖剑中磅礴剑气淬炼,化作三十六把天罡神剑。这些天罡神剑又在天罡祖剑周围被祖剑剑意淬炼数百载,然后化作流光遁向人间。

    此后百载,北境陆续出现了一些以往从未听闻过师承的剑道天才,而这些剑道天才几乎无一例外都在最后登临了圣境,就在大家暗自感叹北境剑道鼎盛时,那些剑道天才却像是受到了某些感召一般,在同一日毫无预兆的前往了位于北境楚地的天罡山,三十六位剑道大圣在那一日共同创建了这此后威震北境的神宗——天罡剑门!

    这样的故事虽然光怪陆离,但在北境各国的史料中都有相差无几的记载,世间自然不会有如此巧合,因此这天罡山的由来,虽有有可能与这民间传闻有所出入,但大概内容应该不会有太大差异。

    而也正是因为天罡山起源与这世间大多数宗门都有着本质的诧异,天罡山之中因此也存在着诸多旁门难以理解的法门与神通。

    所谓“封剑”,正是这诸多法门之中,最为让天下人津津乐道,也最为让其余宗门艳羡的神通。

    “传闻封剑之法,是让修士将毕生剑道感悟注入天罡神剑之中,后辈得此神剑,即使没有先辈指引教导,也可通过神剑中留存的剑意感悟剑道,对于持剑之人来说手握天罡神剑,便相当于有历代持剑人共同教导。并且这样直接的剑意交融,比起寻常的言传身教效果要好出数倍不止。”

    “百年前天罡山为对抗南疆邪教,门中大能尽数陨落,换作其他宗门,遭逢此番大变,保不齐便会从此一蹶不振,被其余大宗蚕食传承底蕴,这样的事情在北境数千年的历史之中屡见不鲜。但天罡山却很快熬过了门中无圣的尴尬时期,所依仗的很大程度便是这封剑之法带来的底蕴与传承便利。以至于世间不少大能们便曾断言过,不消千载,北境第一神宗之位,必定易主天罡山。”

    祖屋外,雨雪交加,夜风阵阵。

    屋中背负锈剑的少女侃侃而谈,眸中神情凝重。

    “你怎么连这些都知道?”孙大仁听得是双眼发直,心底暗道新奇的同时,也诧异于眼前的少女竟然知晓这般他从未听闻过的“辛密”。

    龙绣白了他一眼:“这并非辛密,只要做些功课都不难知晓。我自幼便立誓要入天罡山为徒,知晓这些并不奇怪。”

    孙大仁听闻这话,忽的一愣,神情在那一瞬间有些游离与恍惚。

    “那……为什么这位叔叔会变成这样?”而这时,一旁的刘青焰却继续问道,说罢这话,小妮子还转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内院所在的方向,那个男人自从说完封剑二字后,便倒头昏死了过去,曹吞云带着他急匆匆的回到内院,为其治疗伤势。小青焰的心性单纯,自然忧心对方的伤势。

    “天罡剑道讲究人剑合一,剑既为人,人亦为剑。”这时一旁的魏来也站起了身子,顺着刘青焰的问题说道:“封剑,既是将周身剑意灌注入神剑之中,而剑意对于天罡山剑修来说便是根本中的根本,灌注了剑意,便意味着自毁修为,故而他才会如此孱弱。”

    “这样吗?可是他为什么放着一声好端端的修为不要,非要使用这劳什子封剑之法呢?”孙大仁也在那时接过了话茬,追问道。

    魏来深深的看了孙大仁一眼,这才言道:“封剑之法,说白了便是天罡山保留传承之法,只有剑修在自知自己时日无多,即将油尽灯枯时,方才会使用……”

    听闻这个答案,孙大仁与刘青焰都在那时身子一颤,而显然一早便知晓此事的龙绣却只是低头沉眸,脸上的神情凝重。

    “不是吧?这家伙看上去这么年轻,不像是要油尽灯枯的样子?难道说是被谁给打伤了?”孙大仁嘀咕道:“可那老头子不是说那家伙是什么北境剑种,一个人能顶一个半剑仙,这么厉害的家伙,谁能伤他?”

    说完这话孙大仁便将目光投注到了魏来的身上,出于下意识的觉得魏来或许会给他答案。但魏来却摇了摇头:“这就不是我所能知晓的事情了。”

    正说话,一只湿漉漉的布靴忽的迈入了屋中,一条黄

    狗也在那时窜入房门,孙大仁的身旁大力抖动,将毛发上的水渍甩出,溅了孙大仁一身,来者正是曹吞云与他那条颇有灵性的阿黄。

    “前辈,初七前辈的情况怎么样了?”魏来在第一时间朝着对方问道。虽然他之前因为初七是受江浣水的指派,而多次驱赶。但这并不代表魏来对天罡山亦或者初七有太多恶感。

    曹吞云抬头看了魏来一眼,老人的脸上并未有太多魏来想象中的悲切与哀伤,他只是带着一股股的深深的、溢于言表的疲惫:“可能要麻烦小兄弟一些时日了,能否让我与那家伙在此处暂住些时日。作为回报,我会在这段时间好生教导他们,尽到一个教习的责任。”

    曹吞云说罢,侧头看了一旁的孙大仁等人一眼。

    魏来思虑了约莫四五息的光景,然后言道:“前辈与初七都是我爹娘的故友,按理来说魏来如何都不该拒绝前辈此番请求……但……”

    “我听初七说过了,你要做什么放手去做,哪怕是将这大燕搅个天翻地覆,也拖累不到老夫与天罡山。”曹吞云却像是看穿了魏来的心思一般,在那时平静的说道。那股平静之中裹挟着的是不容置疑的笃定,让魏来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给生生的咽了回去。

    “那就依前辈之言,晚辈这就想办法为前辈二人腾出一间房间来。”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魏来自然也没了再坚持的理由,他点了点头,这便转身走向内院,却并未注意到,孙大仁在那时咬着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目光阴沉。

    魏来的腾出房间的办法极为简单粗暴。

    无非便是在他与孙大仁的房间中各打一个地铺,他与孙大仁挤在一起,曹吞云自然得与需要照顾的初七同住。

    无论是魏来还是孙大仁一行人在今日都经历了诸多事情,魏来也收起了书房翻阅那些书本的心思,他心底盘算着诸多心思,随着众人各自回房睡下。

    魏来躺在床榻上,双眸闭起,却未有入睡,脑海中不断回忆着今日在翰星碑前所见的一切,一个个名字在他的脑海中一一闪过,同时他在心底暗暗衡量着这些名字背后的意义。

    “阿来。”可就在这时,黑暗的房门中忽的响起了孙大仁的声音。

    魏来一愣,还在想是不是孙大仁在说梦话。

    “你睡了吗?”孙大仁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

    “还没。”魏来心底疑惑,但却也听出了此刻孙大仁语气中的低沉与淡淡的失落,他自然没有装聋作哑的理由,便于那时应道。

    而得到魏来此番回应的孙大仁随即便猛地从地铺上坐起了身子,三步并做两步的直接来到了魏来的床前,然后根本不管魏来是否同意,爬上床便钻入了魏来的被褥。魏来的心底一阵恶寒,即使面对乌盘龙王都不曾有过半点胆怯的少年,下意识的往床榻的里侧靠了靠,嘴里问道:“你……你做什么?”

    钻入被窝中的孙大仁转头看向魏来,目光炯炯,如炬如锋,饶是在这样漆黑的夜里,魏来也能感受在那一刻,在孙大仁眸中升腾而起的炙热。

    “阿来,我们是兄弟不?”孙大仁一脸认真的问道。

    魏来被他的气势所震:“自然……自然是。”

    但这话出口,他又觉不妙,赶忙接着补充道:“但只是兄弟,你是孙家的独苗,我也是魏家的独苗,我们……”

    魏来小心翼翼的思虑着自己的措辞,想着尽可能温和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并且同时不刺激到孙大仁。

    孙大仁却皱起了眉头:“什么独苗不独苗的?你既然把我当兄弟,那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告诉我,你到底准备去哪个宗门?”

    “嗯?”听闻这话的魏来顿时瞠目结舌,他看着眼前一脸愤恨的少年,这才回过味知晓是自己误会了些什么:“这个……”

    “你根本就没想要去哪个宗门对吗?”可魏来正思虑的档口,孙大仁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这一次这个平日里看似大大咧咧,做事说话都鲜有经过大脑的少年所言之物却不偏不倚的击中了魏来的命门。

    正思虑着如何回应的魏来顿时身子一震,看向孙大仁的目光中多出了几分骇然——他确实从一开始便没有打算过要离开宁州,只是为了让孙大仁与刘青焰不去多想,对于这样的决定魏来从来没有去做提及,每当诸人谈论今后去处

    时,他大都默然,就算偶尔被问道也是敷衍的应上一句还未想好。此刻被五大三粗的孙大仁道破了心思,魏来不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而这样的神情自然也就恰恰让孙大仁肯定自己的猜测,他面露苦笑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我虽然不聪明,但还不傻。”

    “我问过你几次你都避而不言,加上刚刚那老头子和你说的话,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别的打算了。”

    孙大仁这般说道,换作平日里,以他的性子此刻免不了自吹自擂一番,但如今他却是眉头紧皱,满脸苦恼之色。

    “我并非有意相瞒,只是翰星大会距离今日也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你也好青焰也好想要找到一个靠谱的宗门,尚且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我只是想让你们能全心应对此事,同时也害怕我的决定会给你们带来困扰。”魏来看出了孙大仁的心思,他沉声应道,将自己的想法如实和盘托出。

    孙大仁对于魏来此言不置可否,他又沉默了一阵,闷闷的低语道:“阿来,你觉得我是不是一个很没用的人?”

    这样的话题来得多少有些突兀,魏来愣了愣,还未来得及回应,孙大仁便自顾自的继续言道。

    “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觉得你一直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并且知道怎么去努力,去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从一开始在乌盘城中装疯卖傻,到后来与乌盘城的江神对抗,在古桐城里与阴龙搏杀,以及现在你想要做的,我却不知道的事情,你一直都在努力,朝着你想要的目标。龙绣也是,她从她爷爷的手中接过了那把锈剑,然后她便励志要去天罡山,从那之后她便一直为此努力,她了解天罡山的一切,也努力的修行剑道。至于小青焰……虽然到现在她那能驱使水流的本事依然时灵时不灵,可我却时常看见她一个人的时候偷偷试炼这些法门,只是她寻不到诀窍,我们的修行之法在她的身上也没有作用,故而到现在进展甚微。”

    “而我呢?”孙大仁说道这处,苦笑了一声:“我想要为我爹报仇,也想要出人头地,但每天又过得浑浑噩噩。龙绣说是我习惯了你的存在,觉得你可以帮我摆平一切,所以才如此懒惰。说实话,我很想反驳她,但思来想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孙大仁说到这里,再次沉默了下来,而他脸上的神情也随着这番由衷之言的吐出,而变得愈发的落寞。

    但听完这番话的魏来脸色却出奇的平静,他盯着孙大仁看了好一会,然后问道:“你跟我所这些,是想让我安慰你吗?”

    孙大仁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这番肺腑之言会换来魏来如此冷漠的态度,他不禁一愣,好一会之后,方才结结巴巴的应道:“不……不是……我只是……”

    “我可以给你安慰,也可以给你鼓励,但这些真的对你有意义吗?”

    “我看不清我的未来,也看不清你的未来,我只知道我们都有强得无可睥睨的对手,并且他们并非原地不动,所以我们才需要百倍与千倍的努力才能有可能追赶上他们。你的迷茫源于你对未来的不确定,而想要看清自己未来,靠的只能是自己,我帮不了你。不过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若是某一天我有了那样的能力,我很愿意帮你报仇,因为我们是兄弟。”

    “可你愿意将你父亲的大仇,交到旁人手里,而非选择相信自己吗?”

    这个问题落入了孙大仁的耳中,孙大仁的身子一颤,如遭雷击,他喃喃自语道:“我爹的仇,当然得我自己来报。”

    魏来见他如此,面露欣慰笑容:“既然你想明白,那接下应该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孙大仁重重的点了点头:“第一步自然是从明日起好好修行,阿来你放心,我懂的意思,无论未来如何,我们都要把握当下,方才对得起……”

    孙大仁一脸正色的言道,可话未说完,却见魏来一脸摇了摇头。

    孙大仁顿时收声,神情困惑的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这时,魏来的嘴角忽的上扬,脸上挂起了灿烂无比的笑容。他盯着孙大仁,一字一句的言道:“第一步应该是……”

    说道这处,魏来的声音陡然拔高:“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魏来这话一落,孙大仁的腰间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而后他的身子便于那时猛地飞了出去,以一个“大”字形的帅气姿势,直直的撞在了房门之上。在贴着房门,缓缓滑落……
友情链接:辉煌彩票  网盟彩票官网  澳客彩票网官网  网投彩票平台  彩客彩票网  幸运28彩票  加拿大28开奖结果  合乐彩票  宝都彩票  蚂蚁彩票手机版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