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零五章 请旨

第一百零五章 请旨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斗渊的背后站着的是北境公认的第一神宗天阙界。

    天阙界与大燕的紫云宫素来交好,而紫云宫的掌教真人卫流芳前些日子才将那位五皇子袁钰收入门下,做了他的关门弟子。

    这是一条轨迹明显的线,虽说天阙界身处大燕疆域之外,没有任何理由与借口插手大燕的内政。但世上事明面上的规矩与暗地里的做派素来都不是一件可以并驾齐驱的事情。就像半个多月前,天阙界忽然宣布以交流修行心得之名,会接纳数名紫云宫的门徒入其门下,这样的消息一出,顿时让大燕境内那些在为夺嫡之争暗暗思虑之人心头愕然。大燕的夺嫡之争愈演愈烈,自然等不到那些去往天阙界的门徒学成归来,再为金家所用,但这样态度立场摆在那里,便足以让那些摇摆不定之人心思发生微妙的变化——毕竟如此庞然大物都选择站在了金家身后,是否就意味着废太子而立五皇子是大势所趋呢?

    而现在,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天阙界的宋斗渊竟然与袁袖春走在了一起,而且袁袖春张口便要为这位宋斗渊讨要白马学馆中那座天字级聚灵阵的使用权,若说二者只是萍水相逢,恐怕任何人都无法相信。

    那位名为徐通的老人显然也对于太子与天阙界的门徒走到了一起颇为意外,他微微思忖,在数息后恭敬应道:“实非老朽有意为难殿下,只是这天字级的聚灵阵乃是我白马学馆的重宝,此阵的运转需要特殊的法门为引,而此法只有我徐家家主知晓,老朽是真的有心无力,难以帮到殿下。”

    “哼。区区一座天字级聚灵阵便值得你们如此大费周章,当真是蛮荒之地,未经教化。”老人此言出口,站在袁袖春身侧的宋斗渊便冷哼一声,不屑言道。

    这样话自然毫无礼数可言,袁袖春的心性不凡尚且可以保持一脸平静之色,但跟在他身后的那位橙衣少女却不免眉头一皱,神情不喜。

    “那老馆主可否告知徐统领现在正在何处,我也好与之言说借阵之事。”袁袖春又问道,态度依然温良。

    “家主此刻应当在城外赤霄营中,太子可暂且入我馆中休息,我这便派人去寻家主归来。”徐通赶忙应道。

    ……

    “那个穿橙色衣衫的女孩就是当年楚侯的遗女吧?”魏来盯着学馆门前的场景,心头对于袁袖春与宋斗渊是如何走到了一起的也有些许疑惑。而这时,跟在他身后的初七也终于挤入了人群,他来到魏来的身侧抬头看着站在袁袖春身后的那位橙衣女子,语气揶揄的问道。

    但见魏来闻言之后并不理会他,初七也并不气馁,接着又说道:“我听江浣水那老家伙说,你好像对着女孩挺感兴趣的?”

    “确实长得不错,只可惜人家是太子的女人……”

    初七说得兴起,可魏来却在这时忽的迈开了不知,排开了眼前所余不多的人群,直直的走向学馆的门口。

    “我去,这是要争风吃醋打上一场了吗?这小子脾气这么暴躁的?”话说到一半,被魏来此举打断的初七在原地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后盯着少年上前的背影,不禁喃喃自语道。

    而这时,魏来已然走到了白马学馆的馆门前。数道刀戟于那时横在了他的身前,将他去路拦住。

    “太子亲临,闲人勿进。”其中一位黑狼军的甲士闷声言道。

    “军爷行个方便,在下寻老馆主有要事。”魏来态度恭敬的应道。

    二人这番对话,传到了在徐通的指引下正要走入白马学馆的袁袖春等人的耳中,众人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待到看清魏来的模样,众人的脸色纷纷在那时一变——袁袖春的神色诧异,阿橙的眉头微挑,至于那位宋世子,更是脸色一滞,然后转瞬间便变得铁青,仿若被拳头大的桃核梗住了喉咙一般。

    “你是?老朽不曾记得认识阁下……”徐通却是不知魏来身份,他上前一步盯着魏来看了一会,皱着眉头言道。

    “老馆主认不得晚辈并不奇怪,但想来应该认得此物。”魏来拱手言道,说罢又从怀中将那枚徐玥赠与的铜牌拿了出来,双手伸出将之奉上。

    瞥见此物的徐通双眸一凝,转头看向袁袖春言道:“殿下,此物是徐家令牌,只有家主与小姐各执一枚,一般断不会轻易予人,还请殿下让诸位将军放那小兄弟进来,老朽也好一问究竟。”

    袁袖春闻言点了点头,看向魏来的双眸中洋溢起由衷的笑意,似乎这位太子殿下丝毫未因昨日之事而对魏来生出半点芥蒂,他朝着那些黑狼军甲士们伸出了手,嘴里不悦言道:“魏公子是我至交好友,你们拦着作甚,快些请公子进来。”

    那些黑狼甲士闻言哪还敢有半点阻拦,赶忙纷纷收起了刀刃,恭敬的朝着两侧退开。

    得以上前的魏来倒也极有礼数的朝着太子拱手道谢,又看了阿橙与那面色铁青、自魏来出现后便一直低着头的宋世子一眼后,魏来方才走到那徐通的跟前,将那枚令牌递到了老人手中。老人接过此物,细细打量了数息的光景,便看向魏来言道:“这是小姐手中那枚,公子可是魏先生之子,魏来公子?”

    老先生的年纪看上去已经过了古稀,但脑子却出奇的灵光,瞥见了那令牌,便一语道破了魏来的身份。

    魏来自然也不会去隐瞒,他点了点头:“正是晚辈。”

    “那小姐将此物托付给公子,是有何事要吩咐老朽?”徐通也是个明白人,他既然能通过徐玥的令牌道破魏来的身份,那想来也就应当清楚魏来与徐玥之间的种种。但老人却没有多问,反倒直截了当询问起了魏来此行的目的,倒是让魏来免去不少麻烦。

    “劳烦馆主为晚辈开启馆中地字级聚灵阵。”老人既然如此爽直,魏来自然也不会多做虚与委蛇之举,他朝着老人拱了拱手,便将来意直言道出。

    “嗯?”徐通闻言一愣,他昨日便听徐余年来馆中与他抱怨过,那个叫魏来的家伙不识好歹,拒绝了与徐玥的婚约也就罢了,竟然还好意思让徐玥帮忙,将他那几个朋友硬生生的塞入了白马学馆的天字班。徐通为人圆滑,意识到这是一个徐家向州牧示好的机会,他对于徐余年的抱怨一笑置之,然后用心安排好了孙大仁等人去处,甚至将那位算是他半个故友的天罡山来的酒鬼也塞给了孙大仁等人。并肩以那酒鬼的性子,寻常人根本难以在他那里讨到好处,塞给魏来的那些朋友,就当一个顺水人情,成与不成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但无论是将几个学生塞入天字班,亦或者将曹吞云送给几人作为教习,对于白马学馆以及学馆背后的徐家所需要付出的筹码都是微乎其微的。而现在这地字级的聚灵阵却不一样,这地字级的聚灵阵虽然比不得那座天字级的神物,但所需的消耗同样不菲,将这样的代价用在眼前这少年身上是否合适,徐通也拿捏不准。但毕竟魏来手中拿着的是徐玥的令牌,他断是没有为难的理由,在微微一愣之后,老人便再问道:“既然小姐有令,老朽自然遵从,只是不知公子要使用这聚灵阵几多时日?老朽也好托人准备相应的妖丹灵石。”

    “这个嘛……”魏来闻言侧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那位天阙界来的宋世子,他顿了顿,又才言道:“我也说不准。”

    “大概是,需要一直使用到徐家主来为在下开启那座天字级聚灵阵前为止……”

    ……

    这话出口,魏来身后的袁袖春与宋斗渊皆是脸色一变,只是前者很快压下了这抹忽然涌上来神情变化,而后者却是雪上加霜,那本就难看至极的脸色随着魏来这番话的响起而愈发的铁青,若是有心人细细看去,甚至不难发现这位天阙界来的世子身子隐约开始颤抖,双眸之中杀机奔涌,却又被他死死扼住。

    一旁的袁袖春自然感受到了身旁之人的变化,但他却并不戳破,只是安静的立在原地,面带微笑的看着正在对话的魏来与徐通。

    徐通大概也没有想到魏来到来的目的竟然如此之巧,他本就在为这太子殿下的请求而暗自苦恼,魏来的到来无疑让他加深了这样的苦恼。他的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当下便笑眯眯的言道:“这就有些不巧了,方才太子殿下也为那位世子向老朽求取了这天字级聚灵阵的使用,我白马学馆之中只有一座天字级聚灵阵,二位到底何人使用不若先做个商量,我也好再派人向家主禀报,不要为难老朽这把老骨头?”

    袁袖春听闻此言,他双眼顿时眯起,看向老人的目光变得凌厉了几分。而他身旁的那位宋世子更是再也憋不住心头的火气,作势就要上前。可脚步方才迈出,袁袖春便伸出了手将之拦住,而后他盯着那一脸愤恨之色的天阙界世子,朝着对方递去一道稍安勿躁的眼色后,又才看向魏来。

    自从他母后死后,袁袖春便得试着一个人去面对这世间的风雨。

    那些东西并不会因为他是这四州之地的太子而对他有所收敛,反倒恰恰是因为这样的身份,袁袖春需要面对的风雨比起寻常人要来的更大、也更急。

    而在这样摸爬滚打的过程中,袁袖春学会第一件有用的本事便是这察言观色,他得去想去揣测他那位高高在上的父王,所言的某一句话、赠与他某一件事物背后的含义与目的,多去想多去做少去说,才能在这龙骧宫中活得更久,这是他母亲临死前拉着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袁袖春将之牢牢记在心中,也将之在之后的日子里尽数奉行。所以当眼前的老者说出那番话的瞬间,他便洞悉了对方的心思,无非便是想要将这个皮球踢给他们,让自己从这终归要得罪一番的泥潭中挣扎出来。这样的做派倒是像极了大燕朝堂上众多文武百官,按理来说袁袖春对此应当是见怪不怪,但此时此刻,这位太子殿下的心头却不可遏制的升腾起熊熊怒火——他是袁袖春,是大燕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而眼前那个叫魏来的家伙,不过是罪臣之后,无非便是有一个做州牧的外公而已,眼前的老人却因为不想得罪对方而将这颗皮球踢出,由此可见在大燕百姓的心中,他这个太子殿下当是如何的不值一提。

    但不管心底如何翻涌震怒,表面上袁袖春依然摆出了一副平易近事和煦模样。

    “魏兄,宋世子是天阙界的高徒,此番前来我宁州也是为了挑选宁州弟子中有天赋资质之人,送往天阙界修行,于我宁州于我大燕都是善举,却不想遇逢不测,遭了歹人算计,修为受损,故而方才需要这天字级的聚灵阵修复伤势。我知魏兄深明大义,定会明白其中轻重缓急,还望魏兄行个方便,袖春必然铭记徐兄今日恩德。”袁袖春这般说着却并未注意到他身侧的宋斗渊随着他这番话说出而变

    得古怪与愈发难看的脸色。

    当然也不止是那位宋世子,周围围观的百姓、亦或者他身后的阿橙乃至那位踢皮球的白马学馆的馆主都在听闻袁袖春这番大义凌然的陈词之后面色古怪无比。袁袖春多少察觉到了这般异状,他仔细的回想了一番,却并不明白自己是在何处出了问题。

    “殿下昨日才到这宁霄城,想来应当还不知道这位宋世子口中的歹人,正是在下。”魏来微笑着看着袁袖春,极为“善解人意”的为这位太子殿下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袁袖春显然未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尚在,他在那时身子一颤,脸上的神色变得难看了几分。

    他身后的阿橙也在那时皱起了眉头,她确实是知晓此事的,但今日一早太子与这宋斗渊的相遇来得太过巧合,二人又一路相谈甚欢,以至于她根本没有机会将此事说与太子。

    “老馆主不必为难,先请为我开启地字级的聚灵阵便可,至于那天字级的聚灵阵最后到底花落谁家,我想徐统领到来之时自有定论。”而说完这话的魏来是根本看也不曾去看那袁袖春与宋斗渊一眼,转身便迈步走向白马学馆的之中。

    而那位老馆主见状迟疑了一阵,朝着袁袖春一行人行了一礼,又唤来管事为引袁袖春等人入馆暂坐后,便赶忙跟上魏来的脚步,去往馆中那聚灵阵所在之地。

    ……

    白马学馆会客所用的知贤楼外,借故将宋斗渊一人暂时留在大厅中,与阿橙一道来到一处角落下的袁袖春皱着眉头看向那身着橙衫的少女,皱眉问道:“那魏来竟然与这天阙界的弟子交恶,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何不曾与我提及?”

    少女低着头,言道:“昨日殿下来到宁霄城后,先是见了魏公子,而后又与宁陆远密会,一直到了亥时方才回到下榻之地,我恐殿下身体太过操劳,故而方才想将宁州各方的近况今日禀报给殿下,却不想今日一早殿下便与那天阙界世子相遇,更不想殿下……”

    说道这处的少女忽的停下,似乎有所顾虑欲言又止。

    “却不想我如此急切的想要拉拢那姓宋的家伙对吗?”反倒是袁袖春眉头一挑,接过了阿橙的话茬,继续说了下去。

    阿橙闻言赶忙低下了头:“阿橙不敢妄论殿下决策,今日让殿下失了颜面是阿橙之责,阿橙愿意受罚。”

    袁袖春见少女如此,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啊,我娘在世时便常说忠言逆耳利于行。”

    “橙儿想要的是什么?是我登基继位后的鸡犬升天?还是希望我能够给我们大燕天下带来些不一样的东西?”

    袁袖春说这话时的目光清澈诚恳,一位太子能问出这样问题,对于大多数寻常人来说便已经是一件足够令人动容的事情了。但让阿橙有些愧疚的是,她在听闻这个问题之后很不合时宜的响起了就在昨日,那个少年向她问过同样的问题。

    而她在这一瞬间的愣神落在袁袖春的眼中,很理所当然的被那位太子会错了意。袁袖春很满意此刻阿橙模样,他噙着笑意继续言道:“在来之前我便收到了消息,其中便有袁钰得到了古桐城中那头阴龙所化神纹的传承,他的修为暴涨,又有身为八门大圣的卫流芳指点迷津,恐怕不出五载光阴,他便可有所成就,此消彼长,我并无苛责橙儿之意,但未有去到关山槊的传承本就让我落于下风,此事又落入父王耳中,父王心中恐怕对于袁钰早有偏袒。留给我的时间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了……”

    “故而我今日撞见那天阙界的门徒,便有些心急,失了方寸,想要借此为契机尝试着化解金家在天阙界势力方面给我们带来的压力……”

    阿橙听闻这番话,心底不免有些动容,对于袁袖春今日突兀之举也理解不少。

    “殿下的顾虑阿橙很清楚,殿下放心,阿橙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殿下的。殿下也得切记,社稷之事不可假以外力,当年齐国内乱,也曾请九莲金寺的高僧出手,如今齐国深受九莲活佛制约,殿下牢记前车之鉴,方才能为大燕百姓谋得一个太平盛世。”阿橙态度恭敬的言道。

    但饶是到了这时,这位女孩的眉眼依然淡漠,袁袖春也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未有见过这女子露出半点与这番如死水一般的静默不同的神情了。

    袁袖春对此习以为常,他在沉吟了一会又言道:“还有一事,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有必要与橙儿说上一说。”

    见袁袖春面有异色,似乎颇为为难,阿橙便出言说道:“殿下请讲。”

    “橙儿应当清楚,比起金后,即使有茫州为我们所用,我们的力量依然在金后面前显得极为孱弱,因此拉拢宁州对于我们是不容有失之事。但那位魏公子的态度橙儿应当也看见了,来之前周老曾与我言说过一个办法,我本不愿去做,但今时今日,却是身不由己……”

    “殿下到底想说什么?周老所说之计策又是什么?”袁袖春这欲言又止的态度自然是古怪到了极致,阿橙听得云里雾里,皱着眉头便追问道。

    袁袖春到了这时依然有所迟疑,他低头又沉吟了一会,方才抬头看向阿橙,然后咬牙说道。

    “周老所若有必要,他可向陛下为我请来一旨,钦点徐家千金与我的婚事……”
友情链接:鼎盛彩票  9彩彩票平台  全中彩票注册  网盟彩票官网  中原彩票  ag体育平台  秒速快三彩票  天天彩票平台  快三彩票登录  360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