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吞海 > 第一百零七章 再相逢

第一百零七章 再相逢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州牧大人的立场尚且摇摆不定。”

    “这位魏公子也似乎不是一个能任由我们驱使的傀儡。”

    “家主为了他,开罪太子殿下,此举是否有失妥当?”在目送袁袖春与阿橙离去后,站在徐陷阵身后的徐通终是忍不住出言问道。

    满脸络腮胡的男人闻言转过头,看向身后已经年过七旬的老人,脸上的神情意味不明。

    “二叔。这是玥儿的意思。”男人如此说道。

    徐通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是在那时想到了些什么,他眸中的光彩一暗,叹了口气,很是默契没有在与男人在之前的话题上多做任何纠缠,他问道:“玥儿什么时候走?”

    徐陷阵面露苦笑,言道:“翰星大会之后吧。”

    “这一走……”徐陷阵低声说着,语气忽的变得有些落寞:“恐怕下次再见就得是,归元宫斩尘之时了……”

    徐通听到此言,脸色也有些难看。他低下了头,再次叹了口气:“有时候我也在想,当初将玥儿送到归元宫,对徐家到底是福是祸,我们这么做,又到底是对是错……”

    徐陷阵随即也沉默了一会,但也只是一会。很快,这位赤霄军的统领便抬起了头,言道:“我爹活着的时候就常说,对错素无绝对,祸福终局方晓。二叔与我都终究没有洞悉未来的本事,既如此就好好着手当下吧。”

    说道这处,徐陷阵一扫方才萦绕在他周身的那股郁气,又朗声言道:“走!二叔!我带你去看看,咱们家玥儿的那个心上人!”

    ……

    “什么?你让我们背书?”白马学馆的演武台上,从孙大仁的大嗓门中吐出的声音来回响彻。

    今日的白马学馆已经开馆,诺大的演武台也因此被分割成数份,教习们领着各自的学员在其上讲解招式亦或者相互对招。孙大仁的高呼自然传到了周围那些学员的耳中,也就不免招来了众人古怪的目光。

    但手中拿着一本名为《天罡正经》的书本的孙大仁对此却毫无所觉,他瞪大了眼珠子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这个老人,继续叫嚷道:“我当年就是因为不喜欢读书,才跟着我爹学了功夫,怎么到头来还是要读书呢?早知道当年我就该去运来书院,至少每天还能看见砚儿……”

    一旁站着的龙绣与刘青焰可没有孙大仁这般厚的脸皮,刘青焰赶忙低下了头,瞥向一旁,一副不愿让人知道自己与这家伙认识的模样。而至于龙大小姐,就更为直接,一只手伸出掐住了孙大仁腰间的横肉,孙大仁的叫嚷顿时化作了嘶哑扭曲的闷哼。

    见孙大仁收敛,龙绣满意的收回了手,然后一脸乖巧的看向曹吞云言道:“前辈放心,我们一定会背下来的。”

    “唔。”仰头喝着葫芦中的清酒的曹吞云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

    “嗝!”他打了个酒嗝,将葫芦收起,又伸手擦去自己

    嘴角的酒渍,颇有些敷衍意味的说道:“那就快些背吧。”

    言罢此言,这位天罡山来的剑仙索性坐在地上,又撑了个懒腰,便要倒头睡下。他身旁的黄狗屁颠屁颠的小跑到老人倒下之地,卧在那处,将自己的身子当做枕头,给老人垫着脑袋。不出十息光景,曹吞云的嘴里便开始发出阵阵呼噜声,俨然已经陷入了熟睡。

    曹吞云我行我素并无所觉,但捧着三本书站在演武台上被周围那些练习拳脚刀剑的学员指指点点的孙大仁等人就没有那般好受了。这《天罡正经》上的内容生涩难懂,几乎到字句不通的地步,就像是随意抽来一些字眼强行拼凑在一起的东西,三人看得云里雾里,背得脑仁发疼,再加上周围那些学员递来的古怪甚至带着嘲弄的目光,三人更觉如芒在背,可谓坐立不安。

    就像那日接待三人的鱼璇儿所言,白马学馆中,每个教习都是相对的独立。教习可以任意的安排他的教习时间,只要学员不提出异议,学馆方面也不会多加干涩。因此周围那些学院虽然大都奇怪于孙大仁一伙人的行径,但翰星大会在即,也不会有人愿意去管这份闲事。

    昨日下过雨雪,今日的天气极好,艳阳高照,却不似夏日那般灼热,反倒让人暖洋洋的惬意得很。

    但手持那劳什子《天罡正经》的三人却头昏眼花,他们的脑袋中好似有万只蚊虫飞舞,嗡嗡作响,让人头痛欲裂。这《天罡正经》中的内容着实太过古怪,根本就没有半点具体的含义,哪怕是读起来都极为拗口,更不提要将之背下。孙大仁甚至都暗暗怀疑这东西是不是老头子自己便出了糊弄他们的,若是放在以往,以孙大少爷那火爆的性子,说不得现在就已经撂挑子不干了。但如今,孙大仁只要一想到昨日夜里与魏来所言的种种,那心底方才升起的想要放弃的心思,马上便会被孙大仁所掐灭。

    转眼近两个时辰过去,时间也快到了正午,周围那些学员们要么盘膝静坐,周身灵气奔涌,要么就在不断的对招之中大汗淋漓,浑身湿透。唯有孙大仁三人在那里摇头晃脑,愁眉紧锁,嘴里却又念念有词,时不时还得被那毫无平仄可言的句子所梗住,一副孩童在牙牙学语的模样。这幅架势怎么看都与演武台上的其余众人格格不入,尤其是还有一位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老人,更是将孙大仁等人的鹤立鸡群演绎得淋漓尽致。

    “孙兄!?”忽然,众人身后传来一声带着些许惊喜味道的声音。

    孙大仁回头看去,却见不远处一男一女正迈步朝着他们走来。而方才发出那声音之人是其中一位身材微微发胖的少年,此人孙大仁自然认识,赫然是前日孙大仁等人从街上将之救回的胡乐!而更巧的是,胡乐身旁的少女孙大仁等人也恰恰认识,真是昨日带着孙大仁等人参观这白马学馆的鱼璇儿。

    “你们怎么在这里?”胡乐快步迎了上来,满脸笑意的问道。经历了前日之事胡乐对于孙大仁等人自

    然是感激不尽,他还想着今日修行之后,再去孙大仁等人的住处拜会,却不想竟然在这白马学馆中遇见了孙大仁等人。

    孙大仁的心思简单,见着胡乐已无大碍,心情也好了不少,他笑道:“还能干啥,修行呗。”

    “修行?”胡乐皱起了眉头,并无法理解孙大仁话里的意思。

    “胡乐,你还不知道吧?孙公子他们如今也是咱们白马学馆的学生了,昨日便是我为他们引的路。说起来你们怎么又认识?”这时鱼璇儿也皱了上来,微笑着对胡乐言道。

    胡乐闻言一愣,下一刻看向孙大仁等人的目光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白马学馆招收学员都有特定的时间,而如今远未到招收学员之时,孙大仁等人却能进入学馆,这便说明对方一定认识一些学馆的高层,方才可以得到如此便利。一想到自己之前还将孙大仁等人当做初来乍到的外乡人,胡乐就暗暗后怕,幸好自己做的买卖虽然取巧,但卖出的东西还算得货真价实。果然婆婆说得很对,这人就不能怀有侥幸,更不要以貌而任何人。

    “对了!魏兄了?”想到这里的胡乐压下了忽然勇气的心思,又看了看孙大仁等人的身后,却并未寻到魏来的身影,他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昨日在见到自己婆婆后,胡乐听婆婆说起过她被魏来所救,免去了被那白鹤客栈中的恶人毒打的厄运。胡乐将这份恩情牢牢记在心中,今日想要晚些去拜会,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关系。

    “他啊……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反正整日都见不到身影。”孙大仁耸了耸肩膀。

    胡乐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睡在孙大仁等人身后地上的曹吞云,笑道:“既然孙兄等人在修行,我与璇儿就不多做打扰了,晚些时候,学馆放馆后,再去府上拜会。”

    胡乐说罢这话,又朝着孙大仁等人拱了拱手,然后与那少女转身便要离去。

    砰!

    可就胡乐转身之时,迎面便有一人急匆匆走来,二人都不察对方,在那时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胡乐一个趔趄,砰的一声便跌倒在地,而对方的身形虽然比胡乐小上一圈,却极为稳当,只是身形一滞却并未如胡乐一般狼狈不堪。

    但对方的怒火却显然要比胡乐浓烈许多。

    “哪来的不长眼的贱民,活得腻歪了不成?”还不待胡乐从地上爬起身子,对方的怒斥便已然响起。

    “你这家伙,撞着了人不道歉也就罢了,怎么还……”一旁的孙大仁算来是个直脾气,见那人盛气凌人如何能忍,张嘴便指着对方愤声言道。

    可话才说道一半,便又生生的停了下来。他的神情惊骇,看着那人,目光之中不免有些畏惧。

    而那人也在这时看向孙大仁,二人的目光交错,那人的脸色顿时一寒,嘴里低语言道:“是你!?”
友情链接:凤凰彩票APP  江苏快三走势图  金华彩票  恒大彩票  多多彩票平台  欢乐生肖平台  豪享彩票  澳发彩票  网信彩票  新华彩票